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02章 遗物

“耶?爷爷去哪儿了?今天在下雨呀!难道又去湾子上里打牌去了?”

眼看着锅里的菜快好了,一只粘着奶奶的杨厚土这时候才想起了自己到家那么久居然没有看见爷爷。然而自己居然这时候才发现,不由得暗自骂了自己一句真该死!

“我再添一把柴,锅里先热着,我跑去喊他吃饭去!”说完杨厚土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柴禾碎屑转身就要出门,湾子上就在他们家东边儿一公里多的一个大池塘边上。由于位于大池塘的转角处,所以又叫湾子上。

杨家村各家各户的房子基本上都是零散分布在距离各自田地稍微近一点的地方,很少有村民会聚集在一起盖房子。而湾子上,就是杨家村那很少会出现的那种聚集地,湾子上房子盖在一起的村民足足有十一户,算是杨家村最热闹的地方了,所以平时长辈们闲暇时候打打牌什么的都会选择在那儿.

第一图个热闹,第二嘛,如果有人中途离开方便抓壮丁继续奋战。

奶奶见杨厚土像个猴子一样一窜就要出门不由得赶紧出声叫住了他。

“你爷爷在家呢。就在堂屋,你去看看他吧!”

“嘿!我说呢!这下雨天儿的,我这就去!”杨厚土抓了抓后脑勺嘿嘿一笑,转身就从灶房的小门穿过朝着堂屋走去,他们家所有的屋子都有一个小门,可以直接连通,特别方便。转身的杨厚土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只笑呵呵的奶奶眼神中的那一抹黯然。

“爷爷!爷爷你干嘛呐!嗯?人呢?”杨厚土行到客厅,脑袋稍微一转就把这本就只有三十来个平米的堂屋给看了个透,奶奶不是说在堂屋呢吗?怎么没人?嘿!你说这爷爷也是,就算孙儿脑子被门挤了一时没想起来找他老人家唠嗑,可他也不至于不主动露面吧。

自己这到家时间也不短了,又是喂猪又是烧火的。难道,这老头儿转性了?准备跟我玩玩儿捉迷藏?他脑补了一下爷爷那个老古板突然从哪儿跳出来吓唬他的那个画面不由得有点想发笑。

想着想着,他还真觉得有可能,人家说人越老心越小,要是他老人家真跳出来吓他,那他应该做出怎么样一副表情应对?毕竟从小到大爷爷的威严积压太深,杨厚土想着要是一个表现不好又挨顿揍咋办?

“咦?什么味儿!”他吸了吸鼻子,转过身,“这味道不是...”

突然!他愣住了!嘴里嘟囔着的那个香字还没口,他转过的目光刚好看到了堂屋正中央墙上高高挂着的那一张照片,黑白的?香?那是!!!他感觉脑子有点供养不住似的发涨,感觉有些天旋地转,胸口像是被块砖狠狠的拍了一下一样呼吸困难。那静静挂在墙上,那黑白的色调,那张古板到了极致的脸!

“爷爷啊!!!”杨厚土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轰击得六神无主,下意识的一声哀嚎后一下子便跪倒了地上脑袋伏地直接晕了过去。

静...一片寂静....

杨厚土仿佛做一个梦,一个噩梦。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幽幽的醒了过来,光线有点暗,快天黑了...

首先映入双眼的便是自己熟悉无比的那张有些发黄的白蚊帐。这是自己的床,自己在家,没有在部队。那....不是梦...他无力的闭上了双眼,两行热泪从眼角滑落。

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梦,多么希望这只是个玩笑,像自己想的那样,自己的爷爷突然变成了个老顽童,要跟自己玩儿点刺激的。要是真实这样,自己就算是冒着被他揍一顿的风险也要吼上一声为老不尊!

“二娃你醒了?”一个声音传来,杨厚土抹了抹眼角的泪水从床上坐起身来。

“驼子?你什么时候来的?”他看见了坐在床边不远处的一个人惊讶的问道。刘坨子,他的远房表哥,两人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感情很是深厚。两年未见本是该惊喜的,但是杨厚土现在却是怎么也喜不起来。

“你奶奶说你回来了,晕倒了。她一个人抬不动你,所以就到我家找我帮忙搬你到床上的。”刘坨子道。短暂的沉默后,他叹了口气继续道:“爷爷走的时候你不在,他老人家下面除了你也就没了根儿。所以是我来代替你哭的丧,也是我帮你抬的头棒。本来我想给你写封信告诉你的。可奶奶死活不让,说是怕影响到你。所以我也就顺了他老人家的意。”

在他们这儿,有儿子的是儿子哭丧,然后抬棺材头棒。儿子不在的,就由孙子来。杨厚土想着自己那死板又极度好面子的爷爷走的时候,连个哭丧抬棺材的后人都没一个在身边不由得悲从心来。

良久,他下床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这个好兄弟带着哭腔道了句:“谢谢!”

天已经黑了,虽然心中惨然,但杨厚土也不得不接受爷爷已经走了的这个事实。不过好在爷爷已经年近八旬,在他们这儿算是喜丧,唯独让他难以接受的就是自己没有在身边尽孝的这件事儿,如刺在喉般让他心中沉闷。

遗像的下方,一柱刚点着的清香冉冉飘着细烟。锅里的菜虽然早已变凉,但是奶奶已经热过两三次了,就是想着孙子一醒来就有饭吃。

杨厚土从锅里铲了一大盆儿的肉端到了堂屋爷爷的遗像前,自己拿了个碗儿整了双筷子,还从爷爷的柜子上找来了半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过但是没有喝完的半瓶高粱酒倒上了两杯。

奶奶没吭声,他知道自己的孙子心里不好受,也就没打扰他,自己端着个碗道灶房里吃饭去了,让他们爷孙俩好好唠唠嗑吧。

“来!爷爷,孙儿陪您喝一个吧!以前您不让我喝酒,现在孙子长大了,能喝了,我敬您一个!”杨厚土举着酒杯朝着他爷爷的遗像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酒已经不知道是多久开的了,早已经跑了气,喝起来远远没有刚开瓶的白酒那么辣喉烧心。将那略带甘甜的高粱酒喝下肚后,杨厚土不由得又有点伤心,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终于有资格跟爷爷坐下来喝酒的机会居然已是阴阳相隔。

吃完喝完后已入夜多时,将碗洗干净之后,杨厚土走到了爷爷奶奶的卧室,那儿有个大木柜,也是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里唯一一个看上去有些档次的大家具。当然,年头也不短了,据说是奶奶当年嫁到爷爷家时候的嫁妆。

家里稍微贵重点或者是重要点儿的东西基本上都放在这个柜子里,这里面有很多东西都深深的刻录在杨厚土的记忆中,他想看看这些东西,睹物思人比较能够缓解他现在的心里的抑郁情绪。

爷爷奶奶和自己小时候的照片,有十多张,记录着自己从小到大的变化。自己渐渐长高,奶奶的头发一张张开始变白,当然,唯一不变的就是带着个扎皮帽脸上表情一尘不变的爷爷。看着看着,他自己都有些想笑,不知道怎么的,这时候看来,爷爷那一只死板严肃的表情居然有些搞笑。

随后他又一件件的把一些陈年旧物给翻找了出来,每一件都有着属于它的回忆。随着回忆在脑中不断的充斥,很多年少时觉得伤心、郁闷的事情现在想起来都开始带着甜味,渐渐地,杨厚土的心逐渐开始舒展开来。

“咦?这是个啥?”就在他准备收起这些承载着太多回忆的物件时,一个静静的躺在柜子最下层角落小本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小本子的纸张早已泛黄,纸的边缘翻起了不少小小的缺口,看起来好想有些年月了。至少,在他的记忆里,这种册子只出现过一次,那就是小时候,村上的小学藏书室里有两三本小人书是类似于这种材质的。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将压在上面的东西一件件的拿开,将那个只露出了半截的册子给扯了出来。

清水注解?这是个什么东西?杨厚土疑惑的看着封皮上的四个字嘟囔道。

“水主阴阳,上通天,下接地.....”翻开封皮,杨厚土轻声的念着册子中第一页上的开头。

嘿!这是啥?小说?难道爷爷那个时代的玄幻小说?这么次,连个插图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