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8章 煞鬼杀到

“呃!”巡查阴差让杨厚土一问问的有些不自然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别跟我这个表情,咱俩现在目标一致,你要不跟我说实话,这事儿要是点子硬你别怪我临阵脱逃!”杨厚土一看他这表情心里就来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藏着掖着的有意思么?

“我说!我说还不行嘛!”巡查阴差赶紧出言道,照现在这情况来看这杨厚土还真走不得了,要不然他一个鬼心里就更没底了。

僵尸分为有魂尸和无魂尸两种。

玄尸!属于后天修炼成尸,为有魂僵尸的一种,极为罕见!有魂僵尸的诞生与亡魂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其最大的特征就是魂不离体!人死后心怀怨恨便会化为怨鬼,如若这种亡者死后再下葬于极阴之地便极有可能因为那股怨气在其体内无法释放而魂不离体,最后变为不人不鬼的僵尸。

反之,若是下葬于寻常之所,那股怨气便会带着他的魂魄离开躯体寻找仇恨对象纠缠不休化为怨鬼。

有魂僵尸的灵魂与肉体会完全融合,无法再次分离,不属人也不类鬼,所以才会有传言称其跳出三界不在五行。这类存在,地府可是管不着的,阴差就算找到僵尸也是完全没辙。这玩意儿只能交给厉害的道士对付,可现在这世道,哪儿有那么多厉害的道士?所以这玩意儿只要成形,必定为祸人间。

现在阳间提倡火化,这事儿对于地府阴司来说可是喜闻乐见的,因为这就大大的减少了有魂僵尸诞生的先决条件,地府的黑官司也能少些。

其他的就不说了,要是碰上厉害的僵尸,连阴差什么的一个不对头腿脚不够快就直接给吞了,这对地府来说又是一脑门子的官司。

有魂僵尸本就比无魂僵尸要难对付,而这玄尸就更加凶险了,比有魂僵尸中的第一类尸煞还要高出一个等级,只要成尸必为大祸!因为它的起点比寻常僵尸要高得多,它诞生的先决条件很苛刻,必须是魂尸分离后,尸身意外的被葬在一个特殊的聚阴之地润养。

待到以后离开躯体的亡魂强大到了一定程度,魂体就有能力与已经化为尸壳的尸身再次融合,融合之后,它便会跳过尸煞的阶段直接成为玄尸,不腐不朽,跳出阴阳为祸人间。这玩意儿要是在他的管辖范围内诞生的,没的说,大刑伺候不说,估计马上让他去当个几十世的猪都算是轻的。

“卧槽!那么玄乎?那你还有这功夫在这儿吹悬龙门阵,赶紧烧啊!”巡查阴差差点没让杨厚土这句话给怼死,这特么是你阴阳怪气的硬是要问的好不好?啥时候变成我在那儿吹了!

这时候也顾不上跟这愣头青互怼了,阴差双手高高举起道:“阴火焚尽身前事,飞灰尽落阴冥土!着!”话音一落,两股幽蓝的火焰一左一右凭空出现在了巡查阴差的双手之上,他走近煞鬼的尸身双手成掌一下子拍了上去。

唰!幽蓝的火苗迅速蔓延,眨眼间便布满了煞鬼整个臃肿的尸身!

看着阴火成功的焚烧着这具尸壳巡查阴差长长的出了口气,还好还好!没有融合魂魄的尸壳也仅仅是比寻常的僵尸难焚烧些罢了,他心里还真担心这玩意儿要是跟玄尸一样阴火烧不掉那就恼火了。

“吼~~~”在巡查阴差焚尸的一霎那煞鬼便魂有所感,上游河流之中,一股黑色劲浪冲河而起发出了凄厉的嚎叫!迎面而来的四个阴差刚好撞个正着,正一本正经巡河的四大阴差一下子被冲得是龇牙咧嘴东倒西歪。

“大胆!!!何方孽畜胆敢惊扰冥驾!”恼怒的阴差暴跳如雷的吼道,面对着煞鬼散发出的滔天煞气他们心里同时一惊,不过身为阴差的他们谁都不是善茬,惊扰冥驾是何等罪责?身为地府公务人员要是没点儿脾气那还混个啥!所以他们底气十足的纷纷亮出了手中的勾魂链临河而立面色不善的盯着着眼前这突然出现的煞鬼。

也怪他们大意,只道这是个强大的怨鬼而已。要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在这儿肯定会帮他们捏一把冷汗,他可没那么老实把他在煞鬼手里吃亏的事儿告诉自己的这几个手下,所谓不知者无畏,顶着硕大冥字的几个阴差虽然惊疑这怨鬼的强大,但是丝毫没有输阵,手里的勾魂链呼啸着一拥而上朝着煞鬼围了上去。

受到强烈刺激的煞鬼此刻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她的眼中已经看不到了那硕大的冥字招牌,她只知道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现在正在被毁坏,而面前这些阴差都是毁她尸壳的同伙。

一身煞气再没有丝毫的掩饰轰然炸起席卷而来,阴差们身上强烈的阴气在这气势的碰撞中瞬间便落了下乘受到压制。

“点子扎手!”为首的一个阴差沉声喝道,其余三鬼也感觉到了势头不对,纷纷从怀里摸出了一件像是令牌一般的东西朝着天上一抛同时大喝:“亡魂作乱,镇魂印出!镇!!!”四个令牌滴溜溜的旋转升起四合为一化为一个金黄色的大印夹带着无比气势照着煞鬼当头印下。

煞鬼全然不顾这方镇魂印是否会对她造成威胁,张开大嘴照着离她最近的阴差一口就咬了下去,防备不及的一个阴差脖子一下子被咬个正着当即惨叫一声,浑身的阴气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唰唰唰的朝煞鬼的嘴里流去。

“嘭!”镇魂印这时候终于一下子砸到了煞鬼的魂体上,煞鬼咬着不断挣扎着的阴差魂体只是被震得晃了几晃。其他三个阴差一下子傻眼儿了,这一招已经是他们作为普通阴差最厉害的合击技能了,面前这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怨鬼居然直接硬抗,连伤都伤不到人家这还打个毛啊!

这一下子,就算是个怨鬼不被砸得魂飞魄散至少也得砸的魂体不稳吧!这...这这....

三鬼回过神来一咬牙转身就要走,没办法,不是他们不理同伴心狠淡漠,实在是被咬在嘴里的那个阴差眼看着魂体已经缩小了一多半了,阴气都快流逝殆尽。现在就是把他救回来也会因为魂体无法再次稳固而魂飞魄散,救了也白救,更何况他们现在自身难保,要是不走,等会儿吃完他就该吃我们了。

不再犹豫,三鬼对视一眼同时化作一股阴气冲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夺路而逃。

吼!!!煞鬼狂暴的一口将早已奄奄一息的阴差吞入肚中爆吼一声,同样化为一股黑色煞风朝着一个阴差逃走的方向席卷而去。

“糟糕!”巡查阴差感觉到了这边的气场变化暗叫不好,他转头看了看已经被阴火烧成飞灰的尸壳对杨厚土道:“上面出事了!我现在要赶过去,我先拖住她,你赶紧跟上来帮手!”说话间化作一股阴风消失不见。

巡查阴差离开的太仓促,杨厚土脑子还没转过弯儿来他就已经跑得没影了。一听出事儿,杨厚土心里也揪起来了,自己老表还在上面呢!这要是真出事儿,那他要是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准儿第一个雷就是他顶,联想到先前的感应他不由得更是担心起来,只恨自己不会飞啊!当下撸起裤管顺着河岸撒丫子就狂奔起来。

拼了老命赶来的巡查阴差远远地就看到了那令人睚眦欲裂的一幕,只见煞鬼一口就将一个化为阴风正奔逃着的阴差给吸到了肚子里。

“孽障尔敢!!!”感应不到自己手下的气息了,此刻他心里都在流血啊!四个,整整四个阴差啊!这可不是什么游魂野鬼,这可是在阴间有编制有登记的公务员啊!虽然都是最低等的,但是他们可不是阿猫阿狗,这说没就没了,这个缸让他拿什么来扛啊!东躲西藏了半生,这要是追查下来怎么解释的清楚!

心中暴怒的他对这次行动充满了绝望,他低估了煞鬼的胆子,以为有着冥府招牌这孽障不敢乱来,但是他却忽略了煞鬼本身就是个失去理智丧心病狂的存在,忌惮!远远不能完全束缚和制约她的思维。

巡查阴差的心都空了,哪怕这次就是拿下了煞鬼自己也难逃失察之罪以及四名阴差殉职的责难。

暴怒的他咬牙切齿的对上了煞鬼,两股同样冰冷的气息再次碰撞!

“哼!又是你?烧我尸壳,此仇不共戴天!上次算你跑得快,这次我让你有来无回!”这是煞鬼第一次用语言来表达内心的狂暴,跟巡查阴差一样,她的心里同样在滴血。

鬼虽然是人死之后的灵魂,但是同样可以修行!依靠着心中的怨气她化身怨鬼,更意外成功的达到了煞鬼的层次,相比于其他煞鬼而言,她更是有着万中无一的底牌,那就是她意外未腐的尸壳!

只要她再进一步,再进一小步,她就能融合自己那具尸身变成玄尸!一点点,她就差一点点了!而这一切的奢望,就在刚才,被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阴差毁了!

鬼!不管怎么修行,再厉害,依旧是鬼!只要阴司掌权者发现她之后,依然能够有无数种方法可以收拾自己,但只要化作玄尸那一切都将从此不同!路....断了!这让一心要想跳出阴阳的煞鬼如何能够不狂暴!

两只凶鬼的碰撞必有一殇!鬼的强大与否就是靠着阴气的强弱,他们的争斗能够简单到如醉汉斗殴般直白。

鬼害人首先胜在心理上,其次就是其拥有着活人没有的飞天穿地的能力。而鬼对上鬼的时候就完全省略了这些繁琐的过程,吞噬!再吞噬!只要吞噬掉对方身上的阴气,就能化为自身的根基,所以他们之间的争斗虽然简单直白,但却残忍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