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29章 河妖

卧槽!这是流氓打架么?各种天赋技能呢?

杨厚土喘着粗气赶到两凶相斗的现场的时候只感觉整片区域内那股纷乱的强大阴气压得他心中难受得紧,空中两股阴气时而碰撞时而化作人形厮打甚至撕咬,这跟他原本以为会出现电影中那种华丽特效的场面有很大的出入。

不过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现在首先得找到刘坨子先。

“帮忙啊!”巡查阴差热血过后是越斗心里越怕,因为就这么一会儿,他就已经吃了好几个小亏了,此消彼长之下自己败亡也只是时间问题,现在自己手里唯一的救命牌就是河岸上那个愣着正看戏的愣头青了。

玛德!叫人救命都那么有底气,等完事儿了我再跟你算账。

杨厚土是谁?那妥妥的愣头青一只啊!不要怕,就是干!他自动忽略了自己只是个刚入门的灵士级别道传,只要是用得着,咱就是朋友的超级英雄!

“水掌阴阳,八方母水佑土一方,荡鬼除恶水灵担当,清水传人请水灵将护身!疾!疾!疾!!!”丈余高的水灵将随着杨厚土的召唤再次出现在了水面上,他有些奇怪,难道自己真的能耐了?咋这次召唤也能整出这么大个儿的水灵将?不过瞬间他就释然了,因为他看见了远远的躲藏在岸边芦苇荡中朝着这边张望着的河灵。

“上!干翻她!”水灵将听令冲入战场,杨厚土这次没敢将自己的意识移到水灵将身上战斗,鬼知道这是不是持久战,这么干精神力消耗太大,打着打着到时候自己再一个不小心晕过去了就蛋疼了。

随着水灵将那庞大的身躯加入战场,巡查阴差顿时感觉到身上的压力大大的减小了。若是论与鬼相斗的经验来杨厚土还差不少火候,但是好就好在这水灵将皮糙肉厚超级耐扛,又在河流之上战斗,属于主场作战,自然是占得不少便宜。

有这么个强力的肉盾上场,巡查阴差就开始发扬起了他打一枪换一炮的偷袭精神,一时间居然反压制住了煞鬼的强劲攻势。

“哼!别以为就你有帮手!”煞鬼的凶悍在此时才真正的爆发出来,水灵将的加入虽然暂时压制了她一下,巡查阴差也趁势偷袭了她几口,但她是什么?水煞鬼!同样,在水里,她也无所畏惧!一声嘶吼过后,水面上开始大面积的冒起水泡,看起来像是有一个不知名的怪物即将破水而出一般,巡查阴差与杨厚土突然心里一沉。

“玛德,你不是说烧了她的尸身就破了她煞气的根源么!你自己看!这特么哪儿看起来像是个漏气的!”杨厚土以他现在的能力,调动这么大个儿的水灵将战斗本来就很勉强,可打了这么一会儿了,丝毫没有看到水煞鬼跟着剧本一样越打越衰,反而是遇强则强,而且这会儿可能还会出现个帮手,这让他如何能够不着急。

巡查阴差皱着眉头心里也是叫苦不迭,我特么知道她的尸身居然能够变成一具与魂魄完全失去关联的尸壳啊!

“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走也走不掉,只能拼了!”巡查阴差这时候已经完全没考虑要撤退了,发生了这些事儿,瞒是瞒不住了。要不干死她,要不她干死我...

大不了栽在这儿,总比地府震怒让他做几十辈子的猪要强得多吧。怀着必死的决心,巡查阴差的气势再次强烈起来,这也间接的感染了心中打鼓的杨厚土,想不到,这巡查阴差居然如此嫉恶如仇,为了灭她能够置生死于度外,哼!为了父老乡亲,他也要博上一把!

当然,要是让他知道巡查阴差此刻的想法,保不准他会马上掉头先干死这个想拉着他一起死的孽障!

“吼!!!”河面翻腾,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丝丝的黑气从不断涌出的气泡中溢出并汇聚,一个如狼虎般形状的巨大黑兽出现在了河面之上临空咆哮!

“完了!这下完了....”巡查阴差冒着冷汗喃喃道。杨厚土刚刚还受他气势感染准备大干一场,谁知转背就听到巡查阴差那带着绝望意味的低语差点没气得吐血,骂道:“玛德!有点儿志气好不好。怎么特么就完了!”

“河妖!为什么这条河里会诞生河妖!有河灵为什么会有河妖!!!”杨厚土这时候要是能飞肯定飞到这精神已经有些崩溃的老鬼面前狠狠的扇他两个耳光,你大爷的!河妖是个什么卵?这些问题你都不知道你指望我来回答你么?

巡查阴差的斗志基本已经瓦解了,他在悔恨!悔恨自己长久以来对自己辖区的疏忽大意,工作重点几乎都放到了其他事情上了,除此之外,勾魂吃酒的事儿已经成为了他的全部。巡山巡河这类大家都觉得无所谓的苦力活儿,居然几十年未做...几十年呐!悔不该当初!!

河妖的出现带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这不符合常理,因为河妖实在太过稀少,就连他也只是听过并未见过。水脉聚气有灵则生河灵,水脉邪升则有妖,一条水脉一旦生灵则会有灵气滋养,有妖无灵有灵无妖,两者不可能同时诞生,这是定律!

在有灵的河流中出现煞鬼已经是极其稀有的事情了,现在居然还冒出个河妖!虽然看这河妖的形态应该只是一个刚诞生不久的妖胎,但这已经足以让他绝望。自己管辖范围的河灵居然有煞鬼有河妖,这让他如何还有脸穿着巡查阴差这身官服....

“不对!她是煞鬼,为什么能够驱使这刚诞生的河妖!”杨厚土指挥着水灵将停止了攻击回防到了河岸边沉声问道,按照巡查阴差对河灵的态度来看,水煞鬼不应该能够指挥得动这个与河灵同样存在的河妖。

“嗬嗬...我的孩子,我如何能够指挥不动?”就在巡查阴差同样纳闷的时候水煞鬼居然阴森森的回答了杨厚土的疑惑。

她的孩子?杨厚土不是没见过刘成妻子死的时候的场景,那时候的她腹部并未显示出有孕的迹象,况且,夫妇年岁也不年轻了,这岁数还能梅开二度?这也太厉害了吧!

“唉!你以未死之身被人丢入河中算是巧合,而我失职未及时将你寻出也是巧合,现如今你当年未成形的胎儿居然能怪异的与水脉气息同化化为妖胎更是匪夷所思,难道我老鬼上辈子真的做错了什么事,现在做了那么久的鬼之后也要应这个劫?呵呵...天意啊!我死得不冤....”巡查阴差自知今日已经是在劫难逃了,他面带愧疚的看着杨厚土继续道:“抱歉了老弟,如此多的意外实在是始料未及,连累你了!”

杨厚土初生牛犊自然不会如他这般丧气,骂道:“你现在没伤没残,我现在精力充沛,那边草丛里不是还有个河灵么?拖上她,我们未必没机会。”他在心里多加了一句,老子还是处男,你死我都不会死!

河灵?巡查阴差眼睛一亮,转头看去,不过随即又黯然了,因为之前还在远远观望着的河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消失。唉!也是,人家就算丢了这条河,离开孕育自己的地方汇入更大的水脉,若是水脉无灵便依然能够长存其间。

就算水脉已有灵,她也能化为另一河灵的助力,河灵脑袋是单纯的,也是无私的。她不愿意冒险将自己的灵身有万一的机会化作邪恶的润土也情有可原。

“玛德这年头连河灵这种精灵都那么没义气!老鬼!你现在虽然是鬼,可倒是好好活过一辈子,我杨厚土还没讨媳妇儿呢!要我陪你再死一次?没门儿!今天不管你是不是没信心,我是要干上一场,我杨家九代单传,可不能到了我这儿就断了根!干不干你吱个声儿!”此时早已没了退路,坐地等死不符合杨厚土那光棍的性格,咱当过兵的人,纵然是死也得从敌人身上咬下一口带血的肉才能咽气!

一人一鬼的交流只不过是霎那间的停顿,就这停顿间煞鬼已经带着兽形的妖胎冲了上来。杨厚土仓促指挥着水灵将开始抵挡大吼道:“玛德死老鬼!你再不给我拿出拼命的力气出来,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吼罢再不言语一人一将直接抵了上去,他需要巡查阴差,如果单他一人,估计要不了一会儿就会被这娘俩给玩儿死,煞鬼当面!这要是在这儿嗝屁了,能不能做鬼还两说呢!

“哈哈....老糊涂了啊!做鬼越久脑子就越不灵光了,我是鬼!我是鬼中巡查!尔等鬼怪能奈我何!”看着孤身一人迎上双凶的杨厚土巡查阴差心里也涌起了一股子狠劲儿,事情因他而起反而让这个后生小子把自己数落了一顿真是丢了鬼脸了。

今天要是败了说不准儿就化为煞鬼腹中之物,还谈什么下辈子做猪做狗?破釜沉舟的决心激发了他很久未曾升起过的豪情,他大喝一声:“地府赐我哭丧棒!凶鬼恶魄受刑来!呔!看打!!”手中白光一闪,一根近两米长的硕大银棍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巡查阴差的身形高大,单手提着这霸气的哭丧棒更是显得彪悍生威,左手锁魂链右手哭丧棒,巡查阴差暴喝一声朝着战团冲了过来。

水煞鬼调动着河中的阴气配合着本身的煞气与水灵将缠斗在了一起,而巡查阴差乘势而上与凶兽般的河妖狠狠撞上撕斗,一时间河面之上阴风四起蒙雾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