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31章 苍天有眼呐

在巡查阴差离去之后,河面已经恢复了平静!水下震天的吼声突兀的在平静无风的河面上掀起了阵阵波涛。

“哗!”水煞鬼所化的煞风如奔鱼般随着波涛冲出了水面,她匆忙的回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如影随形般的威胁让她有些慌不择路。就在她停顿的这霎那之间,一股如针般粗细的蓝芒透水而出直接刺穿了那一团黑色煞气消失不见。

“啊!!!”一声凄厉的哀嚎响彻河湾,大片煞气被如箭般的蓝光贯穿之后翻滚四散,一部分煞气直接消散于天地间,而剩下的煞气如散雾般缓缓凝结,重新化为了煞鬼的模样。她抱着自己的脑袋不住的哀嚎翻滚着,那蓝芒直接斩断了她的大半煞身,那如腰斩车裂般的钻心剧痛让她的魂体极度不稳定,差点就魂飞魄散了。

失去了大半煞气,现在的她已经称不上煞鬼了,浑身的阴气也远不如之前如煞气般浓郁。

一个有望化身玄尸的煞鬼主魂在这短短半日便落到尸毁魂险散的下场,她阴狠的盯着又将恢复平静的河面,那下面躺着的就是让她数十年努力毁于一旦的元凶!漆黑的一双眸子黑雾弥漫,怨毒与不甘缓缓的减轻着她身心上的痛楚,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这份原动力将再次让她化凶为煞!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破邪!”不甘的煞鬼在仔细确认那个未知生物的确消失之后,不甘就这么离去的她还是想要再次下水吞噬杨厚土,可这在她霉运集结的今天已经完全变成了奢望。一声清冷的咒声响起,她猛然回头,一股金芒如电般袭来,又是那种如梦魇般的龙形生物。

“这条,怎么会背着个壳....”这是她意识中的最后一个念头,随着金光炸裂,魂体本就震动的煞鬼定定的飘荡在半空之中渐渐的失去了那阴森的灵动,一阵微风袭来,她的魂体如沙粒般随风消散....魂飞魄散...

“咦?怎么这么多游魂?吞噬过这么多亡魂的恶鬼不应该这么弱呀?”疑惑之声响起,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河岸之上。

随着煞鬼的消散,星星点点的从她魂体出分离出了数十个曾经被她吞噬之后未完全同化的亡魂,这些亡魂都已经被磨灭了意识残破不堪,有的缺主魂,有的缺散魄,这样的残魂就算下到阴间也已无力回天,只能永世投生于那没有灵识缺魂散魄的猪狗之身,这在道传人士看来乃极其悲惨的事。

突然,她眉头一动秀臂轻抬,一个青白色的光点朝她飘来,“居然还有一个生魂?看来是刚吞噬不久的,未现亡魂之态三魂七魄均安,应该还有救!”

“孽障!!!我来跟你同归于尽了!!!”正当这俏丽身影转身想要离去时,远远的传来一阵爆喝,阵阵阴风袭来,之前离去的巡查阴差此刻提着哭丧棒一脸悲愤的又冲了回来。

他已向相邻辖区的同事讲明了情况,自己内心实在是放不下对杨厚土的愧疚,反正追查下来也是一死,这无数年来也是真的逃够了,索性就来充个数,跟那个小伙子做个伴也算是壮我大阴司生威了。

“耶?你是?”他怀揣着破釜沉舟的信念和必死的决心杀到,谁知道现在河湾已经风平浪静,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一个,就看到一个扎着马尾辫英气十足的少女。

难道,自己跑路,哦不,叫救援的这时间里,小杨兄弟阎王爷附体大发神威把那孽障干死了?还是这不知道啥时候出现的女孩儿把那孽障干死了?

就在这时,河面上再次翻腾起了水浪,巡查阴差与女子同时戒备的盯着水浪,不过随即他们就放松了,因为水面上出现的不是什么凶鬼恶煞,而是那同样不知何时返回的河灵浮上了水面,手中还平托着昏迷不醒的杨厚土。

“哎呀!小兄弟啊!你!!!我对不起你啊!!!”巡查阴差见状如同哭丧般朝着生死不知的杨厚土扑了过去。

“闪开!你脑子是不是有病?身为阴差连活人死人都分不清楚了?”女子冷冷的说道,巡查阴差被这么一说脑子也恢复了正常运转,所谓关心则乱,这时候他才看清楚了杨厚土身上的生气未断,只是异常微弱而已。

两米有余的巡查阴差挠了挠头老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道:“关心则乱,关心则乱!这位姑娘还请出手相助,这小伙子可是个好人呐!”这女子能直接看到他而且气定神闲的模样肯定不是个正常人,哦不,肯定不是个常人,自己一副鬼身,又不能帮一个活生生的大小伙子人工呼吸不是?

“嗯?第一次见阴差这么帮一个活人说话的,你们不是都一个个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么?”河灵将杨厚土送到岸边之后默默的看了他一眼就再次消失在了河流之中,女子很是惊奇这一幕,河灵和阴差就想救这个年轻男子?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就快点救人吧!那一口气憋久了可就真憋死了啊!”阴差急得跳脚,这死人他能收拾,可这什么呛水急救什么的真的不是他的强项啊!

“砰!”一声闷响,急不可耐的巡查阴差差点被这声响给吓得背过气去。我是让你救人啊!没让你杀人啊!只见这女子嘴角带着一丝古灵精怪在巡查阴差毫无思想准备之下一脚直接就踏在了杨厚土胸腔上,那力道让他听着都觉得牙酸....

“咳..咳咳....”随着这一脚的下去,杨厚土倒是有了动静,他躺在地上噗嗤的一下吐出了一大口水,巡查阴差见状大喜,活了就好活了就好啊!现如今,能活一个,自己的罪过就少一分,活了好,活了好啊!不过之后的十秒钟眼前的一幕直接让他鬼生凌乱目瞪口呆。

“你是谁?”见杨厚土有了反应,俏丽女子蹲下身看着幽幽转醒的杨厚土问道。

杨厚土幽幽的转醒,吃力的睁开双眼,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他闭上眼再吃力的睁开,真的是一个女人?而且,长得还清清秀秀英气十足,是他最钟意的类型。

难道,这里是阴司?我死前最后的愿望阎王爷听到了,要为我了却遗愿?

这!这真是苍天有眼呐!!!难以置信外加心中的老鹿乱撞之下,杨厚土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动作,这动作让他羞愧了半生....只见他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轻轻的伸出了手,一把抓在了半蹲在他身前的女子胸脯上。

河边的战斗早已结束,风和日丽古河无波的景色原本应该让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巡查阴差长舒一口气。可他现在却感觉到冷...很冷...有杀气!!!只见马尾辫女孩儿原本带着俏皮笑意的表情在杨厚土的那只手突然抓在她胸前的一刻凝固了,眼神里甚至出现了霎那的呆滞。

“你找死!!!”三秒钟之后,暴怒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火山终于爆发!杨厚土心中的那一抹激动还未来得及完全释放便遭受到了梦中女子惨无人道的激烈回应,暴怒之下的女子那如榔头般的秀拳如雨般砸落。他还来不及回过神便感觉到了无边的剧痛伴随着耳鸣和强烈的眩晕,他...又晕了。

“这位女侠手下留情啊!再打就真死人了啊!”巡查阴差没敢插嘴,但是见杨厚土晕过去之后女子仍旧像是发了狂一般不停的挥拳砸在已经人事不省的杨厚土脸上、脑袋上,那张本来还算阳刚的脸就这说话间的功夫眼看着就被锤变形了!

“啊!!!色魔!该死!啊!!!”此刻女子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打死他!打死他!巡查阴差不插嘴还好,这一说,女子下手更狠更重了。

五分钟后,女子揉了揉有些生痛的双拳缓缓的起身,脸上又恢复了初时的宁静,一切就像是没发生过一般。这要不是地上还躺着一个已经被打成猪头毫无意识的杨厚土的话,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女的就是蹲下来洗了个手呢!这女的是精神分裂的女变态么?这看得巡查阴差是心里发寒,要不怎么说宁惹恶鬼不惹悍妇呢!

“你是这片儿的阴差?”女子捋了捋刘海转头问道。

“呃!是,吾乃本辖区巡查阴差!”阴差调整了一下呼吸沉声答道,虽然被这女人下手的很辣惊到了,但通名这事儿,可不能弱了地府的名头。

“那正好!我来这里是要找一个道传的支脉传承--水龙杨家!不知道你知道他们住哪儿么?”巡查阴差听了明显身上的鬼气一凝,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女孩儿之后还是摇了摇头道:“没听过!”

女子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问道:“应该错不了,那你知道这片地方有没有真正的道传弟子?我说的是真的道传,不是那种跳大神的!”

阴差闻言顿了顿,再次确认了一下女孩儿身上的灵气,然后瞟了地上那个如猪头般躺着的男子点了点头。

“那他是不是姓杨?”女子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终于首次露出了笑颜,他没注意到巡查阴差的脸色追问道。

巡查阴差再次木然的点了点头。

“哈哈!总算是给我找到了!走走走!辛苦阴差大哥带我去找一下这杨家传人!”少女掩盖不住自己的兴奋连对阴差的称呼都变成了阴差大哥了。

“额咳咳咳...那什么!你要找的是清水传承的杨家吧!”

女子开心的点着头说:“对对对!就是这个杨家,劳烦阴差大哥前面带路!小妹会烧一大包黄钱给您作为带路的辛苦钱的!”

巡查阴差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他有点儿想笑又笑不出来,他眼神一转看着地上躺着的猪头努了努嘴:“喏!地上躺着的这个好像就是清水杨家现在唯一的一个传人,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藏着别的杨家传人我就不知道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