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34章 躁动的心念

渐渐地,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开始闲聊,当然,主要还是杨大湿提问女菩萨解惑。

堂屋里时而传来阵阵轻笑,那言语中不断出现的杨家、葛家两个简单的家族称谓不知不觉中仿佛把两人的关系拉近了不少,这种亲近感不是那种所谓的什么看对眼儿就要扑倒谁的扑街念想,而是仿佛像是两个非常亲密家族家庭的孩子一样,仿佛原本就不应陌生一般。不过,也不排除杨大湿心里有那么一丝的扑街念头.....

冬季,乡村的夜来得非常快,当奶奶知道这个叫葛无忧的漂亮女孩儿要在他们家吃晚饭的时候那脸上才叫个喜上眉梢,非常大气的跑到鸡圈里提了一只大公鸡出来麻利的收拾来烧上了。

那只大公鸡杨厚土盯了好久了,可就是没敢动啥歪心思,这不马上要过年了么?奶奶说那只最大最肥的要留来给祖先敬饭。

这有个疑似孙媳妇儿的女孩儿出现了,奶奶一开心,就把准备给爷爷和祖先们吃的大公鸡给炖了。

一顿朴实的农村晚饭再加上杨厚土在饭桌上因为吃饭的动作时不时被奶奶教训时候的委屈样,葛无忧时不时被逗得笑出声。

这一餐她吃的格外的舒心。她长期跟爷爷两个人居住在城里的那套大祖屋中,奶奶很早就去了,而父亲失踪之后,虽然爷爷对自己很是关爱宠溺,但爷爷很守旧,食不言寝不语这类的规矩颇多,所以,类似于这种饭桌上的祖孙情她还鲜有体会。

吃过饭,杨厚土搬着小板凳儿叼着烟惬意的来到小院子里欣赏这院外的夜景,他们的院子外面是一片片的良田和入眼如海的竹林,他很喜欢吃饱喝足之后坐在院子里抽烟吹风,这让他感觉生活很充实惬意。

“你现在修行到了什么程度了?你从小就有人指导应该很厉害了吧?”感觉到了身旁气息的变化杨厚土闭着眼睛懒洋洋的说道。

经过这么久的交谈,葛无忧也了解到了杨厚土的奇葩修行史,她轻笑一声道:“应该比你厉害点儿吧。不过也说不准,像你这么胡来乱练的,没准儿哪天就无意间打通了任督二脉神功大成了呢!”

“爷爷曾经说过,修行修行,那就得脚踏实地。练灵入士步士为师,师通憾地跃为天师!道传四阶,士、师、地、天!别人连觉醒灵根都需要苦练,需要机缘,你倒好,这么短的时间里脖子一挺就直接能够沟通灵气跨进门槛,步入灵士阶层,而且基本上属于无师自通的,我都不知道该佩服呢还是该目瞪口呆。你这样儿的,要是给你一本七龙珠,你还不得召唤条神龙出来啊!”

面对葛无忧的调侃杨大湿不为所动,切!常人只能咋可能跟我这种天才相提并论?哈哈!

“对了!说到召唤神龙,你赶紧把你那个什么劳什子玄武灵召唤出来给我开开眼呐!它是不是跟电视里的那种长脖子乌龟长得一样?”先前肚子饿了尽想着吃饭了,这会儿酒足饭饱,正是眼睛饿的慌解解馋的时候。

“你才长脖子乌龟呢!”葛无忧白了他一眼道。

“以前爷爷说过,修行到了高深的层次之后,一切都会变得更加容易,通灵术法信手拈来。我们两家的传承与其他道传的有所不同,因为我们继承的极灵之力虽然同样能够克鬼,但是更加偏向于灵。比如说之前你接触到的善类河灵与恶类的河妖,它们的存在与鬼不同,修的不是鬼道而是灵道,我们亦是如此。”侃侃而谈的葛无忧此刻给杨厚土的感觉就像是个老师一般。

她看了杨厚土一眼继续说道:“极灵代表着一条道的极致,能伤鬼,伤灵,亦能伤人!而玄武也是代表着另一种极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极灵之气会以这种形态呈现,但是我相信其中肯定有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关联,你看好了喔!”

一双妙手伸出双掌相合,葛无忧开始一字一顿的以缓慢的节奏示范自己的家传手印。

“临、兵、斗、者....”随着她手印的变化,双掌之上一抹金光缓缓升起,逐渐凝聚称为了一条蛇形金芒缓缓游弋着。杨厚土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从板凳上站了起来微眯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贴着她手背游弋着的神秘生物。在夜晚之中,这光束给杨厚土带来的震撼越发的震撼。

“哇!真的是那个样子!”杨大湿激动了,那双本来肿胀的双眼这时候瞪的滚圆,这可不是什么五毛钱的特效,他仔细得不能再仔细的观察着这个稍微有些刺眼的生物。卧槽!居然还有爪子?这玩意儿是活的么???

“啥样子?你咋咋呼呼吼啥呐啊?也不怕吓到人家小葛!”惊呼声引来了屋内奶奶的指责,杨厚土赶紧缩了缩脖子道:“没啥!我这儿跟她开玩笑呢!您继续看电视哈!”

屋内的声音传来着实把葛无忧给吓了一跳,手印一松,极灵霎那间便消散无踪。她朝着屋内偷偷看了一眼发现老太太又去看电视了随即俏皮的冲杨厚土吐了个舌头道:“你也真的算是个奇葩,没人教你,随时还得担心惊着老太太,我要是你时不时被这么一吓早就走火入魔了。”

杨厚土耸了耸肩道:“没关系!我这人神经大条得很,要是真发生这种事儿,没准儿给我一走火就走火成灵师了,更上一层楼岂不快哉!”

算了,跟这自恋狂没什么共同语言,葛无忧不得不无奈地承认,这货自恋的真的有可能化为他修行的助力。

“我的来意你已经知道了,现在临近年关,那事儿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的,你可以好好的陪你奶奶过完年再来找我。偏安一隅固然是好事儿,可你不觉得你这年龄就过着这采菊东篱下的日子稍微早了点儿么?修行固然需要宁静,但多走走对你没坏处。”

葛无忧走了,她的话依然在杨厚土耳边回响。俩人刚刚认识,孤男寡女的。杨厚土自然没这么大胆子留人家在自己家里过夜不是?就算他有那脸张口,说不准这女孩儿再给他打一顿咋整。

仰望着夜空中的明月杨厚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自己并不是什么妖人,想要出去闯闯的念头在他的脑子里不是没有过,可要是自己真的出去了,家里就剩下了一个孤单的奶奶,这心里又怎能放心得下。

“想出去看看就去吧!奶奶身子好着呢。”和蔼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心中一暖,就自己对奶奶的了解,刚刚他和葛无忧在外面谈论的事情一多半儿估计这老太太在门背后都听得仔细着呢。

奶奶看着院子外的一颗大橘子树说道:“那棵树是你爸出生的时候种下的,你小时候也老爱吊在树上摘桔子吃怎么喊都喊不下来。”她嘴角带笑回忆着往昔的快乐时光。

“一转眼,你爷爷走了,你爸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你也大了,虽然我很希望每天有孙子陪着我,享受这天伦之乐。但这总归不实际,我总不能让你一直这么陪着我到我老死的那天吧?这要是我再活个二十年咋办?你就这么把最年轻的年纪浪费在我这老婆子身上?”

杨厚土看着奶奶努了努嘴没有说话,他感觉今晚的奶奶好像有些不一样,自打他回到家之后,奶奶一直都故作开怀,有些伤心的事情她老人家总是在闲暇的时候独自品味其中的苦涩。

可今晚,他感觉老人好像放下了什么事情一样,这念头一起可把他吓得不轻,奶奶该不会是想不开了吧!

“你别这么看着我。在没抱着重孙之前我这把老骨头还没那么容易倒下。”仿佛看透了孙子的念头,老奶奶一个爆栗敲在他脑袋上没好气的笑骂一声。

“我昨晚上梦到你爷爷了,你爷爷在梦里给我说了很多的事情,我也看开了许多事情。人老了归于尘土谁也没办法阻挡不是吗?而且,我总觉得你爷爷一直就在我身边陪着我。如果真的像你爷爷说的一样,我孙子是有真本事的人,那我活着又或者死去,你不也能看见我么?有什么好放不下心的。”

奶奶的话让杨厚土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然道理没错,可这活着跟逝去,总是有些许区别的吧。

“你出去闯闯我支持,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件事。”

“您说,孙儿听着呢。”

老太太叹了口气道:“我那不孝子,你那个不负责任的爹如今是死是活身在何方你出去之后要放在心上,别的我不指望,我就是想在有生之年回来亲口唤我一声妈!我这心里堵了几十年的心事儿也就了了。”

“孙儿肯定放在心上!”这件事就算奶奶不说,他也会尽力去找寻自己那已经完全记不清相貌的父亲。从葛无忧的话里他了解到,自己的父亲和葛无忧的老爹两人十多年前一起外出办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一个正常人要是突然十多年没了消息,按常理度之应该是凶多吉少了,但杨厚土自诩已经不算个正常人了,就算是只剩残魂,自己也要把他带回来。

“这第二件事嘛....”奶奶看着自己孙子语气突然严厉了起来:“你出去之后,今天这个姓葛的女孩儿我觉得非常不错,腰细屁股大,长得还好看,谈吐又知书达理的!如果你不把她给整回来做我孙媳妇儿,我就是死了都不放过你这不孝孙!”

呃.....

这哪儿跟哪儿啊!今天我们才第一次沟通来着,之前她还把你宝贝孙子打成这德行您咋不管。耶?死了都不放过我这话咋这么熟来着。杨厚土诡异的盯着自己奶奶想道:这....我爷爷附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