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36章 土包子进城

省会锦城火车站。杨厚土一身灰白色的山寨两拐阿迪,身上背着退伍时部队里发放的大背囊左顾右盼的走出了出站口。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省会城市,身为L市人,他活了二十一年,居然奇葩的连市区都没去过一次,他这辈子去过最大最繁华的地方就是他们县的县城了,就这还不是自己去的,都是以前跟着自己奶奶起早贪黑的去菜市场卖菜的时候去的。

所以,刚出火车站,他就被周围林立的高楼大厦给震撼到了。

不怪他没见识,实在是....真心没见识过。

当兵的时候路过过锦城,不过是半夜火车路过而已,回来的时候再次路过,思乡心切的他也没来得及注意。

街边四处回响着流行音乐,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那一个个衣着时尚的同邻人,那新潮的衣着和帅气的发型一个个甩了他七八条街,杨厚土摸了摸自己脑袋,这头发还是上周在镇上花了三块钱理的,感觉自己貌似的确有些太土老帽了。

不过不一会儿他就坚挺的恢复了自信,因为他感觉到了时不时路过自己身边的都市丽人们偶尔会把视线落在他身上,看来!虽然土了点儿,但是本大师那英俊的容颜就算是再怎么掩饰也没办法完全隐藏住哇!

正月的这段时间杨厚土为了赚点儿钱防身还是在老家可劲儿的忽悠了几单生意,早先答应过帮自己揽生意的巡查阴差已经失踪了,连带着山上那俩怨鬼也没了踪影。

被放了鸽子的杨厚土无奈之下只能自食其力,虽然没了巡查阴差的帮助,但是凭借这自己的几分真本事和上次帮杨四爷时候传出去的口碑。靠着初一二的时候帮人看先人,他还真的挣了点儿钱。

没办法,不管去哪儿,盘缠必须得带够不是?况且,这新闻上把这大都市的房价形容得这么恐怖,不多带几块钱,还真不敢来省城晃悠。

都市虽然耀眼,但时间不长,新奇过后的杨厚土皱了皱眉头喃喃道:“这空气也太浑浊了吧。天地灵气稀薄得可怜,真不知道葛无忧在这儿是咋修行的,年纪比我小点儿居然比我厉害这么多。诶?话说,这人说来接我,咋那么久了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身为道传修行者,对于天地灵力比较敏感,周围充斥着的天地灵气稀薄得基本可以无视,而且纷乱不堪。很难想象这葛无忧怎么能在这种地方坚持的下去。

摸出手机,他拨通了葛无忧的电话号码,可电话刚通就被挂断了。

“这儿!这儿!”杨厚土闻声回头,那不争气的心又开始吓乱跳了。

葛无忧今天一身清新的休闲裙,长相清丽的她丝毫不需要像刚刚自己见到的那些女孩儿一样需要过多的装扮。

长发未束,就这么随意的披在肩上。再加上那应该是经常锻炼之下匀称的身材....路过的男性同胞无不侧目。更别提这没见过美女的土包子了。

坐在车上,杨厚土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葛无忧的身子,把开着车的葛大小姐看得是浑身发毛,再一想着这货之前居然敢摸自己的胸不由得浑身不自在。

“你看什么呐!”

“啊...啊?不是,我是觉得你太厉害了,那么年轻就会开车了!真是羡慕!”这话杨厚土说的是格外的真诚,他是真的羡慕。

“切!说你土包子你还不信,这省会里好多的孩子一到年龄就去考驾照了,这有什么好羡慕的。这里可不比你们那儿,我们这类人也算是有一门特殊技能的专业人士,只要脑子不笨,赚钱还是不难的哈。以后你就知道了。”听着杨厚土的解释葛无忧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同情,同样是没了父亲,但是自己爷爷给自己的条件可比杨厚土优厚多了。

车窗外的高楼大厦不断地变换着,杨厚土放松了身子靠在副驾位置上偏着头痴痴的看着窗外的都市心里有些怪异的感觉,一种空空的情绪慢慢升起。

在这里,在今晚之后,至少在一个不短的时间里,自己睡醒了不会再听到奶奶的声音,没有了自己习惯的田间地里,没有了乡亲们的东拉西扯。有的,只是这个陌生的城市。这种感觉他只在当兵时,送兵车到达驻地之后看到那陌生的营地时才有过。

“等下到我家之后我爷爷要见你,你自己小心喔。我爷爷这人脾气时好时坏,你那张嘴可别乱跑火车,小心挨揍!”随着时间的推移,葛无忧的车拐了个大弯开入滨河路,顺着沿河大道开进了一片郁郁葱葱的绿地之中。

呀!这就是有钱人们住的别墅区么?杨厚土心里咯噔一下,眼神的余光偷偷的瞄了淡然开着车的葛无忧一眼。淡定!一定要淡定!虽然自己穷鬼一个,但好歹也是她口中的水龙杨家的传人,可不能被她和她爷爷看扁了。

不过这地方还真不错,虽然不能跟自己杨家村相比,但是这里的灵气还是让自己第一次在这城市中感受到了清凉的气息。看来,一分钱一分货,大别野果然不同凡响啊!

葛无忧的家坐落在这个城市中心的边缘地带,是城中心少有的密林别墅区。这里的别墅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绿地广阔居住密度很低,虽说建筑年代已经有十多年了,但由于其在这城中心的稀有程度,所以非常受达官贵人的青睐。

随着车开入车库,杨厚土背着包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栋宽阔大气的房子。啧啧啧!虽说建筑结构与其他的都差不多,但是这房子在杨厚土的眼里可不简单。

它的不简单是肉眼难辨的,在踏入这房子门口的那一刻,它清楚的感受到了灵气的变化。这房子范围内的灵气与半步之外的绿化带相比简直就是清溪与河流的差别,看来葛无忧的爷爷真的是个高人呐!这里肯定有清水注解上有提到过的聚灵阵法。

“爷爷我回来啦!”

随着葛无忧的呼声,屋内走出了一位身着唐装的老人,这老人一头齐耳的白发整齐的梳理到了脑后,看起来一丝不苟,虽然看起来年龄不小了,但却给杨厚土一种精神奕奕的感觉,有点儿,像个老艺术家。

“呵呵!这位应该就是你提到的杨家的那个小子了吧?”老人笑呵呵的走到杨厚土身前打量着他,不知道咋滴,天不怕地不怕的杨厚土居然让这素未蒙面的老头子给盯得浑身发毛,他站在身前就像是有股无形的压力将杨厚土笼罩一般。

初次见面,可不能弱了我杨家的名头!杨厚土心中一沉,脑子开始运转杨家清水注解上的修行方法,如葛无忧所言,在他的莽撞之下,他的修行已然踏入灵士范畴,沟通天地灵力已经不是难事,一股清流注入识海,身体上所感受到的压力顿时大减。

“咦?小子不错,年纪轻轻居然真的无师自通都能入门,我还以为我家小妹在跟我讲故事呢!”老头儿眼中精芒一闪而过赞许道:“不要紧张,我们两家自古就有往来,虽然来往不甚密切,但也远远的亲于这物欲横流下的叔伯表亲吧!走吧!我们先吃饭,饭菜都快凉了!”说完,自顾转身进了大厅。

哼!杨厚土心中有些不爽,这老头儿还真是有毛病。这修行之人用灵力造成的精神压迫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自己要不是真的有两把刷子,要是让他随意的压迫,说不准儿脑子都会给他玩儿坏。还特么叫我不用紧张?

葛无忧冲杨厚土歉意的一笑:“我爷爷他人就是这样,你别介意。他没有恶意的。”

“呃,没事没事。我可是有本事有肚量的新时代大法师,怎么可能对老人家生气!嘿嘿!不气不气!”可他心里却暗骂道:“玛德!老子要是有本事,你试试看我介不介意!哼!”

不过,半小时之后,杨厚土那点儿小脾气就彻底的消失了,也不能说他这人立场不坚定。实在是.....葛老爷子的招待太丰富了。杨厚土长这么大从来没吃过的鲍鱼,桌上一大盘;杨厚土长这么大从来没吃过的大闸蟹,盘子里整齐的码上两层.....

当兵的吃饭,那可从来不会故作斯文。纵然是杨厚土之前在心里给自己提过醒,但是在美食面前这自省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吧唧吧唧~~~”除了开席的时候他客气的敬了老爷子一杯酒之外,整整十多分钟,他一句话也没说,面前的盘子里已经堆满了螃蟹壳鲍鱼壳之类的残渣。就算葛老爷子跟他说话,他也只是嘴里塞着东西支支吾吾的点头或摇头示意。坐在一旁的葛无忧已经在桌下踢了他好几次了,可丝毫没见他有收敛的迹象。

老爷子看着闷头吃饭的杨厚土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孩子狼吞虎咽的样子真的跟无忧他爸好像。唉!我儿啊!你到底....唉!

晚饭后,老爷子本来想要跟杨厚土聊聊,但有些神伤的他觉得有点儿乏了,让孙女安排他先住下之后就独自一人去了卧室。

“你爷爷怎么了?”杨厚土有些奇怪。

“应该又是想念我爸了吧!”葛无忧看着老人的背影有些担心,自己爷爷的身体现在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父亲的事儿一直是他的一块儿心病,那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也长大了,曾经也背着爷爷悄悄的出去寻找过,但是茫茫人海没有线索无疑等于是大海捞针一般,总是无功而返。

“对了!你上次说让我帮你,我这人都来了,有啥吩咐尽管说!”

“呵呵!你先睡吧,睡醒了我带你去看看你就知道了。”葛无忧轻笑一声道:“这事儿可关乎到一方民生,办成了可造福一方积阴德的好事。”

杨厚土一听心里有点儿没底儿道:“你这不会忽悠我吧?有这好事儿你们爷孙俩不早就干了,还能等着我?就刚刚你爷爷那气场,甩我十条街都不带喘气儿的。”积阴德的事儿杨厚土自然不会推脱,因为这涉及到下辈子的好坏,人的一辈子很短,懂这其中门道的道传都希望多做点儿类似的事儿给自己留条完美的后路。

这辈子你是道传弟子,没抓住机会,那下辈子万一投个呆子傻子又或者是天煞孤星什么的,那就真的连哭都不记得朝谁哭了。当然,世上有阴就有阳,信奉活在当下坏事做尽的邪道也肯定是大有人在的。

“我忽悠你干嘛。这事儿吧!非你们杨家传人不可为。啰嗦什么!睡觉去!”

“好...不过,我睡哪儿?”

“跟我来!”

“耶?好好好!我跟你睡!”

“你是不是找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