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37章 城中鬼事

城市夜晚的月亮没有老家的明亮,朦胧的光亮透着纱窗照射到房间里,借住在这从未试过的豪华别墅中,杨厚土觉得浑身不自在,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刚出来一天,牛高马大的他就想家了。

想他的奶奶,想他故去的爷爷,想念他家的青砖小楼。刚退伍回到家,再次接触到那熟悉的味道之后他反而觉得自己更想念了。

他不是那种喜欢攀比的都市青年,所以对这种安逸的都市生活不会有太多的向往。恋家的他每每在接触到新的幻境是总会感觉到有些孤独不安,这也不能说他没长大,只能说他初心未改而已。

第二天天微亮,失眠过后的杨厚土顶着两只硕大的熊猫眼像个丧尸一样摇摇晃晃的起床了。虽然睡得晚,但是最近养成的早起修行的习惯他还是坚持得比较好的。

“天地初开,阴阳混沌,水泽万物.......”轻声默念着清水注解修行经,露天阳台之上,杨厚土盘膝而坐双手交叉渐渐的放缓了呼吸,从默念到心念,这是修行之人排除心中杂念进入修行的一个过度状态。很快,他便心无旁贷如老僧入定般陷入了精神修行中。

闭眼感受着这片陌生的天地,徐徐微风带着熟悉的气息轻柔的包裹着他,渐渐地,在潜意识中他将这陌生的幻境与家乡的气息所结合。天地之间那星星点点的水灵之气缓缓浮现,那些犹如精灵般轻舞着的水灵之气感受到了杨厚土身上缓缓散发出的牵引气息,像是婴儿闻到了母亲的味道般欢快的朝他贴近着。

浑身放松的杨厚土很享受水灵气徘徊在他身旁的感觉,那些光点有的隐没在他的身体之中变为他修行的助力,而有的确又如调皮的顽童一样,先是没入他的身体,然后又蹿了出来。杨厚土没有尝试将他们留在自己体内,因为他现在的精神力还不够强大。

灵士之流只能是沟通牵引自身所需的灵力修行,还远远达不到直接吸收的层次。是自己的终究会是自己的,这天地之间水灵力无穷无尽,而他修行的是水灵力,没人跟他抢,只要他坚持修行,相信达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层次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而不贪恋不强求则正是一个修行者最好的心态,所以,当这些调皮的水灵力从他体内跳出的时候杨厚土的心境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反而真的像是个慈祥的母亲般嘴角浮起一丝爱怜的淡笑,仿佛在轻笑着孩子的调皮。

点点滴滴亦可凝为大河扩江,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内的那如丝般细小的灵力线越发的凝实盘坐中的杨厚土越来越觉得自己的修行非常充实,他不会奢望再来一次走火入魔般的跳跃,能侥幸没变成疯子而省了好几年积累的时间就能够达到牵引灵力的阶段他已经很满足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上了这种类似于枯坐般的修行。

这让他身体和思维都非常的放松,就这么一会儿,昨夜失眠所带来的疲惫感就一扫而空。

“嗯!不骄不躁不贪功冒进,这孩子的心性不错啊!”天台的落地窗内,老人眼中的金光渐隐,他在这里观察了杨厚土有一会儿了,在他的灵眼之下,杨厚土身边的灵气轨迹全都被他看在眼里。

到了他这个境界,灵眼这些初级技能早已达到眨眼即成。

修行,修的就是一颗心!像是刚刚这小子修行的过程中,他完全可以尽量的把那些灵气禁锢住,但他却没有。修行之人大都图个快,反而落了下乘。大部分的人都会想方设法的尽量多的吸取灵气,都会将这么做的隐患抛诸脑后。

殊不知修行越往后越需要如此,否则,体内过多的灵力无法融会贯通,就像是隐藏的肿瘤一般随时会危及生命!

要是他知道这杨厚土心里是不敢大于不想,估计老爷子对他的打分会直接除以二。在经历过一次脑袋像是要炸掉的危机之后,杨大湿对于循序渐进这个词是时刻谨记,就差没写在脑门儿上刻在门板上了。

“爷爷。你怎么起这么早?”葛无忧穿着一身可爱的大耳朵兔子睡衣揉着眼睛嘟囔道。

“你这丫头,让你好好修行你就是不听!每次都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才起床。你看人家杨家的小伙子,这都修行了半天了都!你说人家才修行多久都道灵士了。你从小就开始练才是比人家高一个境界的灵师,等到哪天人家一个不小心突破了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传到他家去还以为我葛念不会教孩子呢!”老人一看自己孙女儿这状态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还好,习惯了。可这有杨厚土作为参照物,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这孙女儿怎么看怎么懒。

葛无忧缩了缩脖子,心里嘟囔道:“您这么大把年纪了,还不是也就是比我高一个等阶的地师么。就算是地师巅峰层次,也还不是只比我高一个大境界.....”不过这话她也只敢心里面儿念叨。她嘿嘿一笑道:“唉呀!爷爷放心,我黄昏的时候加班儿修行就是了嘛!再说了,这夯货只是走火入魔才碰巧撑大了灵根进入灵士的,想要追上我,早着呢!”

对这个孙女儿他简直是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吹胡子瞪眼的哼了一声背着手走了。

早饭是豆浆油条,这城里人吃饭就是麻烦,两三根儿油条非得切成一小截儿一小截儿的摆一大盘子,杨厚土是怎么吃怎么不得劲儿,昨晚躺在床上深深的自我反省了一下晚饭时候的失礼,这老头儿又是个老古板,食不言寝不语。你说这一家人吃个饭,聊聊天儿说说话多好?

艰难的控制住自己细嚼慢咽,让食物在自己的嘴里多待一会儿,尽量做到多喝豆浆少吃油条,要不然,就这盘子里这点儿,早让他一个人给解决了,让你这老头儿抱着个豆浆碗哭去吧。

“吃完饭带小杨去看看那条河吧!若是能解决最好尽快解决,若事不可为,那咱们再想对策。”放下碗,老头儿轻飘飘的说完就离开了,嘴角不带走一丝豆浆。

等到葛念走远了才听到一声:“云妈!中午开始饭菜加倍,我看着他吃都觉得累.....”敢情杨厚土再怎么控制,那腮帮子一直嚼着舍不得咽下去的动作还是落到老爷子眼里了。

听到这话,饶是他脸皮再厚也不由得老脸一红。

“哈哈哈~~~~”实在憋不住笑的葛无忧看爷爷走了再也忍不住了拍着桌子哈哈哈大笑起来。

这别墅虽雅,但的确少了点儿人气,多个人真的感觉不一样啊!听着孙女的笑声,葛念站在阳台上轻叹一声,只是多了一个人而已,但这也让老人感觉到了家里的温度仿佛提升了不少。

真怀念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啊!

今天葛无忧并没有再开车,而是跟杨厚土一人骑了一个自行车出行,照她的话来说那就是坐车就如走马观花,要想了解这座城市,骑车才是最好的办法。两人优哉游哉的骑着自行车一路有说有笑的沿着别墅区的滨河路骑行,这让穿梭在这城市之间的杨厚土有了一种恋爱的错觉.....电视里那些男女主角不都这德行就那啥了么...

“嗯?”不知道骑了多久,喝着水的杨厚土突然感觉到了阴气的存在,这大白天儿的。他从裤兜里摸出灵眼液开了灵眼想看个究竟,这不开还好,一开差点没把他给惊死。

只见大街小巷天桥站台,放眼之内阴魂遍布,灵眼之下的天空并不是正常的颜色,受到阴气的干扰,杨厚土只感觉后心儿直冒凉气,在他眼中,这城市引起漫天,无数的亡魂游荡其间,这特么哪儿像是个省城,这简直就是个鬼城嘛!他极不自然的扭过头看向身边的葛无忧,咦?这葛大小姐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呵呵!发现了吧?可以呀!感觉这么敏锐,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大城市非常的不一样,不是一二般的刺激?”葛无忧轻笑着解释道:“这大城市跟你们乡村之间地府的管理模式是不同的,你们那儿地广人稀,所以实施的基本上都是老规矩,因为那更便于管理。

而城市之中却又不得不使用另一套管理办法了,农村那套不管用。这可是居住了千余万人口的大城市,要是阴差每天要一个个的清查,那地府里大部分的鬼怕都得征召成鬼差了。就算这么干,忙不忙的过来还是两说呢。”

涨姿势了!杨厚土仔细的听着葛无忧的讲解,对于他不知道的东西他都保持着良好的好奇心。

原来,大城市由于人口众多,外地人又占了大多数。按常理来讲,人死后,亡魂要魂归故里回魂下葬,可这天南地北的哪儿的人都有,有定居的有路过的,每天的意外这么多。

这些人死之后不可能专门派人把亡魂给送回去吧?再者说,这尸身也不能跟亡魂分离太远的啊!所以,随着阳间城市建设的加快,持续千年的地府管理制度也相应的发生了变革。

属阴司管辖的华夏大地各都市均实施新一代的城市亡魂管理办法。所有亡魂不管活着的时候是何方人士,只要死于各大都市之中,就当即登记在册建立档案,鬼籍便属死亡当地城市管辖。不管是要受刑的还是需要等待轮回的,都落户当地阴司管辖部门。这就大大的方便了新时代都市亡魂管理。

这些闻所未闻的新奇鬼事听得杨厚土一愣一愣的,他脑子里反复的想着清水注解上所述的鬼事以及自己在杨家村所接触到的。这简直就像是不同的世界一样。他发觉,在这城市中,不光是他土,连带着他家乡的亡魂阴差这些好像都土得掉渣,跟不上时代了。

“那...这么多亡魂,所形成的气场不会对活人的身体造成伤害么?”

“阴阳不和肯定会的呀!喏!那边那两个穿黑西装的你看见没?喔,那边,那天桥上面也有两个。”顺着葛无忧手指的方向,远远的,杨厚土的确看到了两个阴气远超一般亡魂的西装男子。

“阴差们负责监督滞留阳间的普通亡魂,不让他们有长时间亲近活人的机会。这都市中居住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精力旺盛阳气重。一般偶尔短时间被亡魂近身是不会有什么副作用的。而且,这些能够被允许滞留阳间等待轮回的亡魂大都本性善良,在等待轮回的漫长时间里,基本上都能够做到与阳人和谐同处,再加上有阴差的监督,经过长时间的磨合,这城市的人鬼之事就变成这样了呀!”

杨厚土目瞪口呆,他再次定睛一看有些难以置信道:“你说那是阴差?”也难怪他有点儿接受不了,远远看去,那阴差们两两成组,一个个身着笔挺的黑色西服,人人黑超遮面。那话怎么说来着?喔,简直潮到爆啊!再回忆了一下巡查阴差那一袭的的黑色长衫,那手持铁链凶神恶煞般的形象,就这....还是个巡查阴差,是个官儿来着。

算了,不想了....在颜值装扮上,那伙子阴差简直给家乡亡魂拖后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