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39章 冥蛟埋骨

“耶?这是?”杨厚土尝试了两次终于让他的视线再次找到了那个角度,可这么一看,他不由得揉了揉眼睛,愣住了。这是他下意识的举动,灵眼即灵台之眼,怎么可能眼花.....

葛无忧默默的看着杨厚土神神叨叨的在河边上转悠了半天,都不知道在干啥。这时候更离谱,只见他以一个极其别扭的高半蹲姿势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定在那里一动不动了。那姿势真心销魂!怎么看怎么像是蹲高马桶。

旁边时而路过的女孩儿看到杨厚土这姿势,基本上都掩嘴一笑,把他这动作当成了新的行为艺术了。葛无忧感觉这货有点儿丢人,走过去照着他那怪异撅着的屁股就是一脚:“你够了哈!你要再做出这个教坏小孩子的动作别怪我替天行道。”

“哎哟!你踢我干嘛!”杨厚土屁股一痛终于回神了。

葛无忧没好气的说道:“我还想问你在干嘛呢!撅着个屁股丢不丢人啊!”

呃!杨厚土脑子转的比较慢,他还没反应过来咋回事呢。脑子里就想着刚刚他看到的景象,他赶紧说道:“来,朝着儿看!你看到了什么?”说着,眼睛盯着前面又开始找角度,那屁股不自觉的又开始一点点儿的往上撅了。

“你要是想死你就明说!”葛无忧都快崩溃了,这是个什么人呐!居然想让我跟他一样做那个动作?

“嗯?为毛我要想死?”杨大湿还是没搞懂这女人咋滴突然就发火了,难道女人都是这德行?那我奶奶咋跟她不一样....

不过他没多想,有些小激动的说道:“嘿嘿!我想我知道为啥这条河会变成这德行了。”说完他神秘的一笑有点儿得瑟的看着葛无忧,意思很明显!你修为不是比我高么?家里还有个老家伙呢!咋这原因让我给找出来了呢!

“找到了就好!”葛无忧没有在意他的得意,不过总算是给了他一个好脸色,道:“找到了就赶紧把它处理好吧!这也算是为一方人做了件大好事了,有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听了这话还没得意完的杨厚土脸上一垮跟噎了个苍蝇一样,卧槽!你当这是吃饭这么简单么?

“怎么?有困难?”葛无忧疑惑的问道。

“我...我估计搞不定!那啥,先回去请教你家那个高手再说!”说完,不理葛无忧这个不会聊天的女人自己转身就走了。

“嘿?这人怎么这么奇怪?搞不定就算了,这还有点儿小脾气喔!”

午饭后,在葛无忧家那超大的客厅,杨厚土满足的摸着肚子打了个响嗝儿。心里想着:这老头儿还真心不错,知道我饭量大中午的菜加了好几个,有鸡有鱼的,这日子啊!硬是过得!

嘿嘿!不过,他真的不会秋后算账么?这要是这么给我吃下去,到时候再给我一次结算餐费住宿费什么的....他下意识的捂了捂口袋瞄了一眼在椅子上正悠哉的喝着饭后茶的葛念一眼。

“说说吧!今天上午你们去看了那条河,有什么收获没有。”看着悠闲品茶的老头儿杨厚土有些遗憾自己的爷爷走的太早了,要是他老人家还在,自己怎么也得想办法让老人家跟这老头儿一样悠闲度日。

“咳咳..”杨厚土坐在葛念旁边的椅子上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述他在河边发现的端倪。

他将自己之前发现的矛盾情况讲了一遍,随后便讲到了他看到的景象上面:“我也是偶然间发现的,那河面之上有一条,也可以说是一层灰白色的薄模般类似于阴气的东西存在,而且这个东西就算是在开了灵眼的状态之下,也需要用适当的观察角度才能发现。我觉得这个东西应该就是导致了这条母亲河死亡的根本原因。”

葛念皱了皱眉头道:“我曾经尝试过凝聚灵气,想要尝试如同西医输液的原理一样的方法,将其他地方的灵气凝聚起来灌输进去,看看能不能起到作用,但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效果。因为我们葛家的极灵与水脉不同源,而我修行到了地师的层次,能够调动抽取的也只是来自于大地的灵气。所以才会拖到今天你到这里。”

“你既然找到了问题所在,那为什么今天在河边上一点行动都没有就走了?”葛无忧揶揄了一句。

杨大湿摸了摸鼻子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如果要是真的跟我猜的一样,那凭借我的本事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可能性能够救活这条河。”

祖孙两人一听杨厚土这话都心里有些奇怪,条条大路通罗马,一般阴事灵事,但凡只要找到了症结所在,基本上都能够找得到相应的办法破解,况且这小子还是根正苗红的水龙杨家传人,你不行,谁行?就算难点,话也不能这么说吧!身为道传,这不愿意为民做事的心态可不好!

眼看着老爷子的脸就垮下来了,杨厚土赶忙道:“您先别着急上火,这事儿真不是我不肯努力,而是真的像是个死局一样没办法解开啊!”他没有一丝隐瞒的讲自己所知道的全都给说了出来。

书上说,阴冥有黄泉,此泉横贯地府从虚无中来又消逝与虚无,也就应了那句老话,黄泉路无头无尾无穷无尽。

黄泉水为魂体存在的克星,触之必死!故,黄泉水又名死魂水。所有亡魂都会对其敬而远之。但黄泉河之中也并非完全是死寂一片,至少,今天杨厚土所见的这个,就正是他在清水注解上所读到过的东西,它,来自黄泉!

注解中写到,黄泉有蛇,名曰冥蛇。其性寒,噬鬼!

当其成长到千丈之时,便是它由蛇化蛟的关键时期。它会离开黄泉出阴司来到阳间世界蜕皮,而当它蜕皮的时候将会面临天地的考验,通过则化蛟,失败则魂飞魄散化为无根劫水消散于天地之间。

“呀!几年前有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我就说听到了怪异的吼声,爷爷你还说我幻听了!”葛无忧突然说道。

“哼!你又知道了!”葛念白了孙女一眼捋了捋胡子沉声问道:“你的意思是?”

“不错!我先前在河面上看到的那层薄如丝高于水面但低于气层的灰白色存在,跟书上所述冥蛇化蛟失败后所残留的无根劫水很是相似。”杨厚土点了点头道:“这无根劫水是不会自动消散的,若我家传注解中所言非虚,那这东西存在的覆盖距离应该和冥蛇的长度相当,也就是说这千丈的水脉都已成死水,而且!虽然现在对支流没有影响,但,不排除会有扩散的情况。”

这就有点儿难办了啊!葛念皱着眉头思考着,这里是他们葛家世代居住的地方,出了这档子事不管怎么样那是必须要管的。要不然家门口这档子事都处理不好,传出去还不让外人笑掉大牙。

但是要处理,又怎么处理这就有点儿伤脑筋了,他问道:“这不会自动消散的话,能不能人为的驱散?又或者你们清水杨家对水灵方面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能够作用上?”

杨厚土有些脸红,这情书注解上原本应该有解决之法的,不过这页后面,不知道让哪位祖宗给撕了,后面也就没有了....

“唉!这冥蛇化蛟失败,尸身在咱们这河里化为劫水,也就是说变相的把我们这赖以生存的母亲河愣生生的作为它的埋骨坟地了。千丈啊!这可是个不短的距离啊!这段水脉横穿一个千余万人口的大城,市区的饮水供给大部分都来着这河中净化所得。这要是出了事,可就真的是天大的事啊!我葛家身居此地如何有脸存世啊!”老爷子看着杨厚土那憋红了的脸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小伙子还是年轻了啊!

本事不高再正常不过了,自己的期望还是太高了啊。

可这本身以为只是水脉灵气上出了问题,谁知道会牵扯到这上面,怎么解决?现目前还没有出现异状,但这始终是个火药桶,让人难以安心呐!

葛无忧歪着脑袋想了想道:“这冥蛇不是来自黄泉么?我们搞点黄泉水从上游冲一下试试看?”

“不行!”

“胡闹!”

两个声音同时发出,葛念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平时让你多听,多学,多看!你就是不放在心上,这黄泉水连鬼都不敢碰,要是沾染上这水源,你知道有多可怕么?再者说,这河中水鬼无数,很多都为无意间溺亡等待投胎的,你想让他们都魂飞魄散不成!最重要的是,阴间是你想下去就能随便下去的吗?你脑子里学的东西都放哪儿了!!!”

听了老头子的指责两个后辈同时缩了缩脖子,葛无忧是心虚,杨厚土时心里堵.....河里水鬼无数,这话听起来就感觉浑身不自在,之前又听老头子说这城里的饮水供给又都从河里来,虽然这中间没啥冲突。但杨厚土就跟喝了泡尸体的水一样感觉胃里不舒服。

气是发了,但是解决方法确是一点儿没有,客厅里三个人有些沉默。

半晌后,杨厚土受不了这沉默的气氛道:“要不然,我们找个阴差问问?他们来自阴间,应该对这冥蛇知道点儿什么吧。就算不知道,有点儿传说故事我们也可以作为参考方向不是么?”

“没什么希望!”葛念摇了摇头道:“这城中阴差大部分都是新鬼,最老的也就百把岁而已,他们不会有机会知道这身居黄泉的冥蛇相关传闻的。”

杨厚土撇了撇嘴,这老鬼又上哪儿找去?而且还得不是一般的老鬼才行。

“诶?爷爷!说起老鬼我倒是想到一个。”葛无忧眼睛一亮突然抬头道:“这城西郊有个破庙,那儿不是有个...”

“嗯?不错!如果找他的话还真有可能掏出点儿消息来!”葛念捋了捋胡子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笑意,看来自己孙女还是不笨嘛!

杨厚土有点儿不明所以的问道:“你们说什么哦,城西郊有老鬼?”

“嘿嘿!不是鬼。”葛无忧嘿嘿一笑道。

“那是啥?”

“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