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40章 所谓仙神

锦城西郊,在这座千万人口的大都市中,这个片区是属于较为落后的存在,除了稍显陈旧的老建筑群之外,一块块广阔的规划用地已经被围挡圈得严严实实的,可以预见几年之后这里也将会变成锦城的新型商圈。

杨厚土在这里感受到了与城市的另一头截然不同的生活节奏,这里老年人很多,不像是其他地方以年轻的群体为主。走在街头,仿佛感觉到时间都缓慢了几分似的,让人觉得非常轻松惬意。

城隍街,一座老旧的街道。这里是老城区遗留下来的古街,现在的老旧大部分都是修复出来的,其实这里已经是经过改造后的城市小景点之一了。老城的城隍庙就在这条街的中央,来来往往的有许多的游人以及本地居民在此烧香求平安。

还未步入街道,那股子浓烈的香烛纸钱味儿远远的就已经填满了杨厚土的鼻腔。

“我们到这儿来干嘛?”不是说找神仙么?难道在这儿找?

“你那事儿不是要找个老鬼来问问消息么?”葛无忧神秘一笑道:“据我所知,这里面就住着方圆数百里之内最老的一个大神了。”

杨厚土有些不明所以,他忍了半天的问题终于问了出来:“我有点搞不懂,鬼就鬼嘛!你干嘛总是跟神仙扯到一起?你也是学道的,你这样成了习惯可不好,这可是对神仙不敬喔!”

葛无忧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转身直愣愣的盯着杨厚土看,那眼神直勾勾的,好像他问了个很可笑的问题一样。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怪渗人的!”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小白?”葛无忧的问题让杨大湿面子上有点儿挂不住了,我就随便问了一下,咋?还问出毛病了?

“哈哈哈!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啊!”看着杨厚土那有些不自在的样子葛无忧突然笑起来,她道:“虽然说你没有长辈带,但是我感觉你经常能从你那本儿书上引出故事,我还以为你啥都知道呢!”

杨厚土有些恼怒了,这特么到底我应该知道啥?知道啥以后我才不算小白?

“诶~~别上火!你看你这样子,哪儿像个虚心向学的年轻人了?叫声大师姐!叫了我就给你科普一下这常识,还说我不敬呢!你要是啥都不懂见着鬼就装二大爷,我保证你哪天就让神仙用仙术让你睡落枕你信不?”看着葛无忧得瑟的样子杨厚土很是想仰着头转身就走,可听了她的话又有点儿卖不开步子,这难道我真的有点儿啥最基本的没学到?

不对呀!这最基本的不都应该写在最前面么?这清水注解前面两页挺全的嘛!不行!我杨厚土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能大能小,低个头学点儿东西,划得来!

想罢,他跟变脸似的一下子那笑容就爬满了整张脸,笑得跟抽筋似的道:“哎一古我的大师姐~~~你就告诉我嘛~~~”

葛无忧本来还想逗逗他呢,谁知道这货节操如此廉价。当即嘴角抽搐的骂道:“你给我滚!离我远点!!!”

玛德!杨厚土暗骂一声绿茶婊!这电视里不是多男人骚起来女人才没办法嘛!怎么这女的不按套路来......

郁闷归郁闷,但是接下来葛无忧给杨厚土科普的知识可真的算是晴天落地雷,直接把杨厚土刚稳固没多久的三观又给劈得是粉碎,连渣都不剩了。

在他的思想里,有鬼的事实他已经接受了。相对的,有鬼自然就有神仙。有河灵这种精灵般的存在,那就肯定有山野中的精怪存在。既然接触到了这一行,那有什么新奇的都就不会觉得太过震惊。

但是这一刻,他震惊了!

根据葛无忧的话来说,那就是这世上有神仙没错,但是跟电视剧和小说里的神仙有点不一样。

灵魂得道是为神!精怪灵物得道是为仙!就这两句话差点没把我们杨大湿脑子里那个刚成型的锅给打烂完了。这是个啥意思?自己脑子里所想的神仙难道就没一个正常的么?

他刚听了两句就不由自主的问道:“那玉皇大帝呢?二郎神呢?”

“切!枉你还学道术呢!连玉皇大帝你都信......”看着葛无忧那鄙视的眼神杨厚土差点抓狂了。

卧槽!我修道的信有玉皇大帝怎么了?那我的三清祖师呢?难道这还能杜撰出来?那我算个啥?我是不是该改信唯物主义,然后整个洋鬼子挂家里墙上供着?

“人间即当下,阴间主轮回!活着便是活着,死了便等轮回,多简单的事儿!瞧你那三观尽毁的样儿,这有多难接受的?”

杨厚土脑子里有点儿乱,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懂了不少了,可今天要是没跟着葛无忧到这儿来,要不是一个问题,那他不就连一个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问题都不知道?

“那你的意思是,人死了变鬼,鬼死了轮回。传言的三界....就只有两界?”杨厚土不知道时不时脑容量有点儿不够,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嗯!其实要是硬要说三界也没错,因为除了阴间,精灵精怪等异类基本上与人没有对话的机会,在它们眼中,人就像是空气一般不存在,所以,把它们区分为一界也没什么问题。只是它们所在的空间与我们人是一样的而已。所以,这第三界所指的就是非人非鬼之外的存在。”葛无忧这个科普老师做的很到位,考虑到了杨厚土的感受,语言中还是带了些许的安抚。

人死了变鬼,鬼修行到了满级就是神....这是特么什么理论....原谅电视剧看多了的我接受不了...我想静静.....

城隍庙今天来上香的人蛮多的,不过都是以中老年人居多,毕竟现在的年轻人百分之九十九的基本都是不信鬼神直说的,剩下的那百分之一,要嘛就像杨厚土他们一样是靠这个吃饭的,要不就是撞过鬼的倒霉蛋....

大红色的外墙以及古香古色的瓦片将眼前这座城隍庙衬托得无比的庄严,这换做几分钟前还好,可这时候的杨大湿却怎么看怎么不是个滋味儿。你要让他突然接受这庙堂之上端坐的那位居然就是个鬼这让他那揉碎捏烂了的三观如何能够重组?

原来,人活一口气,神争一炷香的根源居然在此,鬼嘛!不争香蜡纸钱的,还争个啥?

看着身边的杨大湿从走进城隍庙大门儿开始,那表情就怪怪的,葛无忧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她道:“你要脑子转不过弯来你就心里还是保持原来的想法不就行了?人家本来就算神,是魂体没错,可人家那是享受万民供奉,魂体早已跟普通亡魂的阴身不同了,跟庙里和尚拜的金身是一个概念。我跟你讲的是本质,从概念上并没有什么差别,你这幅表情干嘛?”

“呃,没啥。就是心理有点儿堵而已,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杨厚土不是个死板的人,相反他的脑子还蛮灵活的,凡事都需要个过程,自己出来除了寻找父亲的线索之外不就是想多见见多看看增长见识么?所以,他告诉自己,现实就是现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这特么也太坑了吧!来拜个鬼,居然还要掏三十块钱的门票,真心是日了狗了....

走进宽阔的大厅,跨进门槛迎面便看到一个五米多高的大型人像立于拜台之上,身边一左一右各站立着一个略微要小一些的童子。这神像给杨厚土的感觉有点儿奇怪,以往他所见到的大大小小的神像也不少,大到玉皇大帝,小到不知名的山神爷爷土地奶奶什么的,这些神像无一不是慈眉善目看起来非常的亲民。

可眼前这座,浑身的肌肉疙瘩凶神恶煞的,一脸的络腮胡子,看起来怎么看怎么像个山贼...哪儿有点儿神的样子....

“城隍庙里的神属于一方老百姓自愿供奉的神灵,并不特定是谁。一般都是本土历史上出来的英雄或是大善人,其实就跟你们乡下供奉的土地山神差不多一个概念。不过你最好还是虔诚一些,眼神别乱瞄乱看嘴巴也别瞎嘟囔。我们有灵根的道传弟子这些神可是有感应的,说不准儿就在哪儿盯着你呢!要是挨了收拾可不怪我。”葛无忧善意的提醒着,生怕这个二货出什么幺蛾子。

她继续道:“城市中你如果要说谁面子最大,应该就要数各个城市所供奉在城隍庙中的那位了。他主管一方,相当于阴间任命管理一方鬼事的市长,权利大着呢!”

“嘶!”杨厚土倒抽一口凉气,市长?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儿是谁?村长?还是老家那个死活不知的巡查阴差?市长!就光这官位,在他眼中那就是个神一般的存在啊!而且还是处理一方鬼事的阴间市长,大神!绝对的大神!

原本心里那股气还有点儿不畅通的杨大湿一下子被葛无忧这句话给震通了。不为别的,就为人家这级别,那也必须当神来拜....

来往拜祭的人们络绎不绝的上香祷告着,大家都很有秩序的排着队上香,这一幕让刚踏进来的杨厚土有点儿手足无措了。这么多人?这要是有个天赋异禀的,发现自己拜的神现身了,那还了得?

虽说天生阴阳眼的人很是稀少,但也不是也有,万分之一的比例还是有的,这大厅里人流量这么大,谁能说得清万一冒一个出来咋整?

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葛无忧白了他一眼指着神像后边不远处的一个门道:“那边儿,走吧!”

穿过小门,经过一个小院儿,两人进入了一个类似于内堂的地方,这里相较于外面空间小了许多,不过好在安静。走进这间内堂,里面的摆设与外面大厅几乎一致,这里同样供奉着一大两小三尊神像,除了像是缩小版一般其他毫无差异。

一个正在擦拭着拜台的中年男子一见两人走进来就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走到他们跟前笑道:“呵呵!葛小姐您又来拜拜啊!”杨厚土疑惑的看了一眼葛无忧,看这感觉好像跟葛无忧还蛮熟的一样。

“恩!有点事情想问问。”葛无忧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们忙哈!我就不打扰了。”中年男子很麻利的收了工具说完转身就走出了内堂。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杨厚土问道:“你经常到这儿来?他好像跟你很熟的样子。”

“不然呢?身为传承世家,总得时不时来向父母官请请安吧。”

“呵呵!也是噶!”杨厚土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自己不也是刚摸到门槛就接触到阴差了么,人家在这大城市土生土长,轻车熟路的也很正常。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点儿那啥的,自己就认识个巡查阴差,还没准儿让阴司给下课了。

人家多高大上啊!连市长这级别的都认识。看来,这家传关系很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