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46章 城隍张翼德

“住手!”

正当门口的恶斗一触即发之时,城隍庙内霞光乍现。再加上这特色的大嗓门儿,不用说,城隍大人又再次迟来的现身了。彩色光晕穿门而出,高大的城隍现出身形。

“无忧!你怎么又回来了?”城隍疑惑的看了葛无忧一眼又看了看其余人剑拔弩张的样子虎目一瞪:“这又是怎么回事!”

两个阴差一见自己的领导来了一下子就像是找到主心骨了一样说话都有点儿带哭腔了,“这积怨而成的怨鬼跑到城隍庙散魂,他们不知道怎么的就跟过来了。二话不说就要动手,城隍大人!他们这是要搞事情啊!”

我勒个杨家老祖!这特么阴差也学会段子了?果然城里面的鬼就是不一样啊....

见城隍到来,三戒冷哼一声收了身上那有些迫人的灵力。虽然心中有气,但是他可不是一根筋。普通小地方的山神土地小城隍他有自信能打上一场,这一座千万人供奉的大城城隍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他撇了一眼有些吹胡子瞪眼的城隍道:“城隍!我敬你是一城之主,不过你这工作态度我可不敢恭维!享大城的阴神神位果然很忙啊。连怨鬼上门鸣冤都迟迟不见城隍大人现身,真不愧是大神!哼!”

面前这城隍是谁?那可是二级阴神,阴司堂堂正正的授予神位的正神,阴阳两界逍遥惯了的主。他可不是什么山村里供的野神,哪儿受得了这种挤兑?

“嘿!我当是谁,原来是三戒小和尚。你不在庙里超度怎么有空到我城隍庙来了?我城隍做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评头论足!我告诉你,你爷爷都不敢这么怼我!”话语刚落,杨厚土就感觉到了自己身心上突然受到了强力的压迫,我勒个去,大神发火了。耶?看这情形,城隍貌似也认识三戒师兄。

感受到了城隍气场的压迫,三戒不为所动,然后,他不卑不亢的正视着城隍淡然道:“我大悲寺两代住持都被阴司授予超度使之职,对鬼事同样拥有监察上报的权利。当年我爷爷明觉没有想到有那么严重的后果,所以没有上报阴司,那场灾难酿成尸骨无存的苦果他也只能承受。而今你们这些地方大神,又想埋下祸根为之后的轮回安排做伏笔!别用命数那套吃人不吐骨头的理论来到处忽悠,你们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上面给你们的担子能够轻松点!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三戒想着自己爷爷的悲惨结局不觉的越说越是激动,说到后面干脆指着城隍的鼻子开骂了:“我告诉你城隍!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了,我虽然道行不深人微言轻。你要是执迷不悟,我哪怕是走遍四海正野神,我也要告到阴间,我还就不信你们真能够蛇鼠一窝手盖天听!”

城隍眉宇间的抽动已经明确的表示出了他的怒火,他阴沉的看了一旁俏然而立的葛无忧一眼,他知道这事儿肯定是从她那儿传到这和尚耳朵里的,要不然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知道超度亡魂的和尚怎么会这时候找他闹腾。

一旁的杨厚土现在是真的热血沸腾了,大神都敢骂的三戒不知不觉已经成了他的偶像。

“既然你们已经有了想法,我也不便多说!这冥蛇之事我的确是有心无力,你们爱信不信。”城隍转身不理依旧对他怒目而视的三戒冷声道:“我还是那句话,阴间之事自有阴间的安排。你们要胡来我也不拦你们。做得成自然是给你们积阴德的好事儿,如若做不好反而引起了别的什么事情,你们自己好自为之。”

“嘿!再说了,你不是和尚么?阴间这档子烂事儿还不是你们说了算!跟我这儿发什么横!”

看着一步步朝城隍庙大门行去的城隍三戒虽然对后面一句有些不明所以,但同样冷哼一声:“哼!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勇猛如虎嫉恶如仇的张翼德也变得如此的注重大局了?看来,这神做久了还真就变了!”

城隍即将踏入大门的脚步顿了顿,那高大的身躯仿佛有些颤抖。

他并没有多言,只是轻悠悠的叹了口气后身影渐渐的化为虚无,众人耳边都听见了那声叹息,“世人都说神仙好,凡事都想跟天比高。神也不是没有私欲,若能全都放下,畅快的再活一场..该有多好..你们一代代的道传一代代的质问,听得耳朵疼,烦.....那怨鬼之事交由你等,化怨之事,爷爷我赦他无罪。”

反正杨厚土现在的三观刷新时间是以小时为计算的,听到张翼德这名字他已经不再震惊的丢人现眼了,等会儿再问即可。怪不得这城隍嘴上总是爷爷我爷爷我的,原来是史书里那个出名的莽夫。不过话说这大神既然走了,那门口这两个扯虎皮的二傻子嘛......

感觉到了杨厚土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两个阴差腿肚子都转筋了。老板!不带这么玩儿的,您这装了无形的13之后飘然就离去了,我们对上这三个夯货该咋整?两鬼对视一眼转身就化作一股阴气朝着远处窜了出去。

“想走?”葛无忧见两个阴差有溜边的迹象轻笑一声玉手一抬就是两枚铜钱飞射而出。两鬼所化的阴气逃窜速度并不慢,但葛无忧的铜钱速度更快,“砰”一声,两个阴差哀嚎一声倒飞了回来。两枚铜钱就这么神异的在他们身前化作了一堵淡金色如金箔般的幕墙,慌忙逃窜的他们直接撞在上面只感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的耳鸣都给他们撞出来了。

三戒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城隍离开时的那句话,他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的话说重了?这神做久了还真有不少想再轮回做人的,这要是自己把这还算耿直的城隍真给伤到了直接撂挑子轮回了。再换一个更黑的咋整?不行不行,看来哪天自己还得找个机会来探探口风。唉!看来爷爷说的没错,自己还真应该戒嗔呐!瞧自己这张嘴....

脑子里正想着,突然听到声响,三戒抬起头看见了两个摔了个屁股墩的阴差不由得嘿嘿一笑。不敢对城隍动手,可不代表着我三戒和尚不能揍你们消消气!

两个阴差看着缓缓朝自己逼近的胖光头不由自主的坐在地上手扒拉着往后退。城隍大人不是说他是和尚么?怎么表情看起来比我们还凶恶,他..他撸袖子干什么!别,你别.....

现在正朝他们靠近的这个大和尚随着脚步的临近在他们心里的形象已经无限的朝那些抓阴差抽魂炼魄的邪神靠拢!只闻胖和尚撸起袖子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嘿嘿笑道:“我告诉你们,我现在心情不好。你们让我打,不准还手不准跑。我快活快活就走......”

杨厚土:...........

葛无忧:...........

阴差:.............

一小时后,大悲寺的禅房内。

“舒坦....”三戒坐在沙发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摸着肚子说道。

杨厚土默默地竖起了敬佩的中指,一个和尚,晚饭吃的大鱼大肉,吃完了就去骂城隍,饭后运动就是揍阴差,还不让人家还手。运动完了回寺庙...瞧瞧人家的这禅房,我勒个杨家老祖。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这是禅房?这特么活脱脱就是个奢华的总统套房啊.....

那个怨鬼让三戒给收起来放到佛堂的香炉上了,这怨鬼由于之前的自残行为,魂体不稳定,所以需要香火给养一养。不能问出个所以然来,三人也不能闲着不是?所以就到三戒的禅房里去翻箱倒柜的倒腾起来,希望能把三戒不知道往哪儿塞的那本儿书给翻出来。

找东西的时候是最无聊的,其间葛无忧跟三戒也分析过这事儿,觉得有可能这锦城的城隍为什么会这么的不闻不问应该跟其他地方的城隍们有关系。阳间官场潜规则尚且无数,这阴神们之间的事儿怕是更说不清楚了。

估计这直来直往惯了的张翼德也是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受够了气才会变成这样爱咋咋地的个性。毕竟张翼德身为史书上的猛将,死后受万人供奉而得封阴神,靠着的就是那股子嫉恶如仇的狠劲儿,应该不会自己变性子。

两人甚至都商量好了,找个时间一定登门致歉,因为听城隍那口气,应该是早就受够了一样。这要是真的给说伤心了,一个想不开那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杨厚土现在是爱学习的好宝宝,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当下就让三戒给自己科普这阴间的神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三戒也没藏着掖着,简单的给他讲解了一下。

神!这浑身闪着霞光享受供奉的存在可不是自封的。阴司有五级神位,最小的就是五级阴神,这类基本上都是山神土地这种小神。当然,还有那些不入流的野神,野神并非阴神,就是有的地方时不时会有人上供的不知名的古人,其实有很多的这种存在早都已经轮回了,不存在了,所以这些香火自然就是浪费了无人享用。

但凡事无绝对,也不排除有代代传承被供奉的野神千年都不愿轮回的异类。这类存在能力有多大就不好说了。

以此往上推,神位越高就代表着享受的供奉越大,越厉害!城隍一职按管理范围大小不同而阴神等级也不同,有的四级阴神也能当城隍。而像锦城这种大城,城隍张翼德就是二级阴神,在阴司中这等级已经是很叼了。

神跟鬼的等级并不完全挂钩,因为神对于鬼在气场上天生就会有压制。所以有的野神或是五级阴神也能阴死煞鬼这种级别的存在。杨厚土听了后心儿直冒冷汗,一个煞鬼就差点把自己给整死。

人家野神都能耗死煞鬼,可想而知这身为二级阴神的张翼德会有多么的勇猛!自己先前还想着,只要是三戒和葛无忧动手,自己就站在后面挥板儿砖来着.....

真心.....胆儿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