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03章 清水注解

“奶奶!这本书是爷爷的?”随意的翻看了一会儿,杨厚土拿着这泛黄的本子到灶房里冲奶奶问道。

奶奶这时候正坐在土灶前烧火煮猪食呢,听到孙子这么一问就抬起头眯着眼睛看了看他手中的黄本子,愣了愣道:“这东西你从哪儿翻出来的?我还以为早就让你爷爷给烧了呢。”说完又往灶里加了一把柴后站起身来从孙儿手中接过了本子。

“这是爷爷的么?”杨厚土继续问道,他现在想要知道这东西是不是爷爷的,因为他想要将爷爷的东西都整理到一起好好的保存起来,要是就这么随意的扔到角落里天知道哪天就再也找不到了。

奶奶拿着本子好想陷入了短暂的回忆,听着孙子问着这才呵呵笑了一声说:“这啊。这时你太爷爷的东西,我认识的字不多,所以我也不知道这里面具体是个什么内容。

不过,这在当年可是属于禁书啊!你爷爷年轻在村里当队长的时候,家里来人帮忙开荒地,这书丢在家里不知道怎么的就让对面山上的陈麻子给看见了。结果就举报你爷爷,说他传播封建迷信。

要不是你爷爷脑子灵活死活不承认这是他的,估计得被抓去戴高帽子跟以前那些道士和尚一样在村头被斗争喔。”

听着奶奶的话杨厚土气得牙痒痒,陈二麻子他记得。是他们村一个比较讨人厌的单身汉,他小时候就是因为调皮摘了他家树上剩下的俩小橘子,就让这个讨人厌的老头子抓住用麻绳给拴在了橘子树上,硬要爷爷赔偿他十斤大米才肯放人,为这事儿杨厚土被爷爷带回家后挨了好一顿胖揍。

现在知道这可恶的老头居然年轻的时候还举报过自己的爷爷,不由对陈二麻子又是一通的咬牙切齿。

太爷爷的?那这小书不得有差不多近百年的历史了吧!杨厚土瞠目结舌的看着手里的这本小册子,这算得上是他们家迄今为止出现的最为“古董”的东西了,这要是再是太爷爷小时候得来的,那不得更久远?保存!必须得好好保存!虽然,看起来只是一本小说没什么收藏价值,不过,重在传承嘛!

夜深了,也许是睡习惯了部队里大通铺,杨厚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他住在他们家青砖小楼的二楼,而奶奶是独自一人住一楼。

屋顶上铺的是已经经历了二三十年风吹雨打的黑色瓦片,由于年久失修,与木房梁交接的缝隙间有很多瓦片已经裂开了,这屋的酸爽城里人可没办法体验得到,遇阳透光,遭雨漏水....农村的夜空很是清澈,从屋顶的那些缝隙间隐约透出的星光让他难以安然入睡。

自己已经长大了,想着从前,如今,将来,他的心绪有些纷乱,自己应该做什么?怎么做?怎样才能让奶奶过上更好的生活呢?这些都是已经成人的他应该考虑的事情了。

想来想去没个头绪,反正也是睡不着。索性他打开了灯半靠在床头上再次拿起了那本名叫“清水注解”的跨时代小说慢慢的翻看起来,看着看着,杨厚土不由得渐渐的觉得这本书有些意思。

里面记载的内容很是新奇,让他找到了在部队藏书室里蹲着看网络小说的感觉。唯一不同的是这书里写的更为引人入胜,跟看山海经似的,飘渺虚幻却又让人觉得真实贴近。

册子本身并不是很厚,前前后后也就是二三十页而已,其中还时不时会出现断页的情况,两页中间有着被撕扯掉的痕迹,也不知道是不是爷爷小时候蹲坑的时候看着看着没有草纸的缘故,杨厚土心里偷笑了一下。

看了几页,书中字里行间所描述的内容让他觉得有些纳闷儿,这怎么看着看着有些不像小说,反而有点像一个人所写的有点像是自传类别的日记一样,有正经记述,也有抱怨叹息,反正越看越让他觉得有些好奇。要是这真的想自己想的一样,那到底是个什么人才能够把自己的自传写成这样?

从书里时而出现的“清水一脉”不难判断出主人公的来历,清水一脉?难道是类似于少林武当一样的武林门派?不过又不像呀?这书里可没有什么武功插图,也没有什么内功心法什么的,反而写的尽是些离经叛道的神叨叨的东西。

呃!他仔细的看了看,还真有不少像是结手印什么的小图在旁边,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密宗大手印吧!杨厚土瞎猜着....

看着看着,当看到其中一句话时,杨厚土突然脸上抽抽了一下,不由得有些无语。

“我清水一脉虽不是像茅山正一一样的名门大教昌盛传承,可断续间也传承了近千年,现今居然已经彻底沦为了江湖骗子中的水碗妖人之流,吾道之殇,吾辈之过......”

敢情...敢情这还真是个私人传记,而且,还真的够神叨的。水碗妖人是个啥杨厚土身为地地道道的农村子弟当然知道,不就是照水碗嘛!在农村,照水碗这个名词任谁都不会陌生。

谁家孩子有个大病小痛的首先干的事儿不是找太医,也就是郎中。一般的老人第一个就把当地有名的水碗先生给请来给孩子照照。又或是谁心里不踏实了,也会找水碗先生来给自己照照,看看未来什么的。哪怕就是怀疑自己媳妇儿偷汉子了,也有很多乡里汉子会这么干。

具体操作流程也很简单,就是整点儿香烛钱纸,然后水碗先生在一旁拿个大碗装上大半儿的水,整张黄符纸神神叨叨的边念边画,最后把这张符纸烧了丢碗儿里,据说这就能让人看见自己想看的,更神的是还能够让人看见过去未来前世今生。

有的水碗先生更会让事主把那碗黑乎乎的符水给喝下去,当然,各个先生的方法可能略有不同,不过在见识过几次的杨厚土眼中也差不多大同小异罢了。反正他大小就觉得这些个人说白了就是个骗子,因为小时候他曾经紧挨着一个水碗先生旁边啃甘蔗,那水碗先生嘴里叽里咕噜念的咒语差点没把他一不小心呛了甘蔗渣。

因为他明明就听见这个正在施展无上法力貌似辛苦的水碗先生嘴里正模糊的念叨着:“弹棉花啊弹棉花~~半斤弹出了八两八~~八两八~~~”

这至少是从太爷爷手里传下来的玩意儿居然是这么个跳大神的写的自传?杨厚土心里有些凌乱了,这照水碗的江湖骗子都能够整得出这至少二三十页而且还不算缺失部分的自传了?牛人的世界果然是复杂的,凡人们不会懂的.....

看着这自传中自述中夹杂着的各种怪事的记录,杨厚土逐渐的又沉迷了进去,这里面涉及的方面比他想象中要广得多,有涉及茅山道士的,也有包含鬼怪的,里面居然还夹杂着不少像是咒语一样的东西,当然,更有像水碗先生一样涉及推算的。

而且重点是,它不是像如今流行的网络小说一样是可以浏览的着看的白话文,每一段,每一句都能让人看进去,并想着它的意思,有时候杨厚土甚至看完下一句以后又掉头盯着前两句推敲。

在有些暗黄的灯光下,杨厚土看得津津有味,这本断页的小册子像是不断的给他讲述着一个又一个的离奇故事,向他陈述着一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老头儿的故事。

渐渐地,他的眼皮越来越重,他的脑中一闪一闪的幻想着这个不知名的老头儿的形象,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