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47章 九瓣冥莲

“诶师兄!你说这张飞都能当城隍,那古时候这么多名人是不是现在都在阴间当神啊!那得有多少.....”

三戒很是享受这种给近乎于白痴,哦不,白纸般的杨厚土传授知识,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爷爷给自己讲解的时候。

他惬意端起杨厚土端给他的茶水咂了一口。“你以为什么人都能死后做神仙?那可得有很多因素综合才行。光是阴间册封还不行,重点是阳间还得有人帮你塑金身给香火。还有其他的什么生前功德生前债什么的,反正想做阴神可没这么简单....”

“我说乃大师兄,差不多行了啊!人家修为也就比你低一个层次,别搁那儿装大尾巴狼哈!”葛无忧抱着一堆看上去有些年头的书籍一下子朝两人扔了过来,“有那时间吹牛还不赶紧帮忙找找...”

被书砸了个结实的三戒师兄嘿嘿一笑赶紧起身来帮忙翻找着,他对葛无忧可了解得很,那必须的实打实的暴力女道士,咱惹不起就听话点儿没毛病。

时间缓缓流逝,总统禅房里除了翻书的声音之外再也没有了交谈。这些书籍有很多都是关于佛礼方面的,在灯光下看多了让人有些脑子发胀。不说别人了,就说这三戒住持自己看得都哈欠连天的。都不知道他平时是怎么忽悠其他人的....

杨厚土已经看了好几本佛家相关的书了,不久前终于让他翻到了一本泛黄的手书,里面记录的鬼事内容非常精彩,他看着看着就像是看升级版的清水注解一样,渐渐的沉迷进去。

不得不说,这里面所记录讲述的鬼事见闻真的是既精彩又惊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明觉大师的文笔比写清水注解的那位杨家老祖要好还是咋滴,反正杨厚土越看越觉得精彩。

看来,这明觉大师年轻的时候也是有过精彩人生的啊!看着看着他都真的有那种幻想,幻想着自己生在那荒乱的年代,凭借着自己的一身本事走遍大江南北。把那如同里的故事一个个都亲身经历一遍那得有多刺激,想着都觉得热血沸腾。

突然他眼睛一亮,赶紧又把刚刚翻过的那篇儿给翻了回来。一张黑白色画的有些潦草的巨蛇插图出现在他的眼前,那蛇盘立着有些狰狞,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图片下面写着“冥蛇”二字。

文凭不高的杨大湿还是怕自己认错了,赶紧用胳膊碰了碰葛无忧问道:“呃!你帮我看看这俩写得有些潦草的字儿是不是念冥蛇?”

这话问得...葛无忧扭头白了他一眼有些无语,随即低头一看。“咦?还真是!”她接过了他手中的书有些惊喜的低头查看起来。

冥蛇化劫此事古有记载,正如城隍张翼德所说那般,还真没什么前辈高人去清除过那封河般的劫水。但这本手书里却记载了明觉大师对此事所闻。

黄泉有蛇,曰冥蛇。噬鬼!其本源为九幽水灵所化,为阴间阴兽。与阳蛇化灵同理,其进阶的唯一途径便是经过天雷的洗礼才能化为冥蛟。冥蛇出黄泉,不化冥蛟无灵归。而天道残酷暴雷无情,能够度过雷劫成功化蛟的冥蛇几乎没有。

短短一句道尽了这天地间精灵精怪要进阶的残酷。那河中尸魂无存的冥蛇便是最好的例子。从无到有,从懵懂到拥有灵智,再继续...这一步步的阶梯精灵们爬的无比吃力。

三人沉默不语的继续往下看,终于让他们看到了想要找的线索。

黄泉水能散魂,神鬼皆避之。冥蛇生于黄泉长于黄泉,自然也是阴魂阴神们所忌讳的对象。可以说这冥蛇在阴间就是一霸,不出则已,一出肯定霍乱一方亡魂。万幸的是这冥蛇数量及其稀少,就如这阳间的蛟蛇一般非常罕见。没有长成的冥蛇并不强大,所以一般都不会在阴间露面。

传说,有冥蛇化蛟成功后重回地府,祸乱阴司,致使大批的亡魂被其吞噬化为食粮,就连逍遥自在的阴神都有被其吞噬的危险。

终于,在冥蛟肆无忌惮之下,有阴神按耐不住出手了。

但奈何化蛟的冥蛇阴气之重吞噬力之强是这位阴神没有料到的,最终,这位阴神战败,被冥蛟吞噬。阴神有供奉之力,不是寻常地府中的煞鬼能够比拟的,所以,在吞噬过阴神之后,冥蛟越发的强大,更是肆无忌惮的四处吞噬阴神。

阴间就如阳世的反面,幅员辽阔阴魂亿万。虽酷刑严苛,但阴神的管理可跟阳间公务员的管理不同,管理十分的松散。因为阴神是神,习惯了逍遥自在的他们不会太过在意自己治下的亡魂日如何度日的。

所以,当他们发现冥蛟真的变成阴间的祸乱之时,寻常阴神已经早已不是它的对手。大量的阴神和其治下亡魂被吞噬之后,冥蛟居然有了化龙的征兆了。

阴神们恐慌之下只能向冥王求助。冥王盛怒之下亲率阴神们大战冥蛟,冥王主宰阴阳断天地善恶,是阴司的皇,也是阴神们的皇,神力无边。就是这样的存在,反手之间即将作孽无数的冥蛟给拍成了阵阵阴风。

本来只是为了侵泄怒火才出手的冥王却被震惊了,因为这冥蛟居然无法彻底灭杀。每次被打散之后不久,冥蛟便又会借助黄泉之水死灰复燃,而且大有越拍越强的态势。

无奈之下的冥王只能一次次的将其灭杀,就这么周而复始,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像小强一样的独角冥蛟在被灭杀了无数次之后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没有征兆的进化成了双角冥龙!在阴史之中,还从未有过冥龙的出现,冥王更不会想到,冥蛟要化身冥龙居然是要经过黄泉水无数次的洗练之后才会化蛟成龙。

化蛟为龙的之后的它实力已经能让冥王大为头痛,并不是说已经能够威胁到冥王,只是高高在上的冥王大人却不敢再胡乱灭杀了。谁知道这玩意儿打着打着又会变成什么鬼东西?正在僵持不下之时,阴间佛皇地藏明王用无上愿力从黄泉之眼取来万千九瓣冥莲练成莲花法座,经过一番恶战才彻底的将冥龙铲除。

自此之后,冥王下令阴间各地阴神,凡发现黄泉有灵冥蛇出没必须上报铲除,绝不给冥蛇有成长之机!

不过经过阴间这种管理模式的层层传达,这一纸神令又能够有几个阴神能够真正的完全执行?要是真的全面监察黄泉,这么大一条三千丈已经要渡劫化蛟的冥蛇怎么会死在这儿。

唉!看到这儿,杨厚土暗骂一声挨球....你要是渡过雷劫,再回阴间去好好教育一下那些个吃干饭的阴神们也好嘛!不过看完这记录之后三人也是有点儿郁闷了,本来还以为找到方法了。

这方向貌似是有点儿了,可这九瓣冥莲可是在阴间,抛开这个不说,人家地藏佛皇那么大个神都是用愿力才把那玩意儿从黄泉里弄出来的。咱几个这小猫两三只的,咋整?还能指望着跑阴间去喝上一口黄泉水,完了惊喜的发现像喝银耳汤一样,嘴巴里居然神奇的包着一颗九瓣冥莲的莲子?

不过话说,这么偏门儿的传闻这明觉大师是咋知道的?

杨厚土好奇的又看了一下那记录下面的一截儿小子,不看还好,这一看他一张脸就黑下来了。

“记载源自清水杨氏不知名前辈墓室壁画,此乃鬼事奇闻,当记录传于后人.......”

这明觉大师....难道是个盗墓贼还是咋滴?这怎么还刨上我杨家祖坟了?杨厚土虽然不知道这壁画的来自杨家哪代祖宗的坟墓,可这被刨了祖坟的感受那可不是一般的酸爽...

三戒师兄疑惑的看了看变脸的杨厚土然后也看了一眼那一行小字。“呃....这么巧?”他也无语了,自己爷爷年轻的时候干了很多的事儿他老人家以前都跟他吹嘘过。不过,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爷爷居然还刨过杨家祖坟。这特么就尴尬了....自己以前也是匆匆一瞥,压根儿没主意过这行小字,要不然他也不会白痴到让杨厚土一起翻了。

“嘿嘿,我爷爷以前也是被逼无奈整点儿副业,不过我敢给他老人家担保,他绝对都是用死人财救活人的。”三戒看杨厚土那满脑门子的黑线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赶忙解释道。

郁闷归郁闷,但杨厚土也没真跟三戒红脸的打算。

九瓣冥莲啊九瓣冥莲,这究竟是祖辈也是听的传闻还是确有其事?关于它的记载也太过玄幻了,但自己现在不是已经身在普通人的玄幻世界里了么?神都可以是鬼,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整了半天还不是白忙活。”葛无忧懒懒的伸了个懒腰轻叹道:“就算这九瓣冥莲确实存在,难道我们还真的能下到阴曹畅游黄泉採上一朵么?”

之所以说阴阳相隔便是因为阴阳两界属于完全不同的两个界面,阳人不可过阴这是千万年来不变的定律。虽然阳间这么多的亡魂可以滞留在人潮之中,看起来像是阴阳共融的样子,可这却不代表着阳人就可以下到阴间。

亡魂们在阴间被判定生前无大过之后,会被允许滞留阳间。新亡之人谁都有着割舍不下的牵挂,比如亲情,爱情,又或是友情,都想多看两眼多陪两天。

可这都是暂时的,时间是最柔和的疗伤药,也是最残酷的现实体现。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你的亲人,爱人都会重新找到生活的方向,会渐渐的淡忘掉你的存在。到那时,亡魂们几乎都会选择离开阳间回到阴间等待轮回往生。往事如烟,留下看着只会徒增伤感。

虽然随着阳世间近百年来的巨大变化连带着也让阴间跟随着有了相应的细微转变,但阴司的根本制度是不会动摇的,因为阴阳界相交的每一个通道要通过的基本条件就是必须是灵魂状态下才可通行。

曾经也有前辈有着各种理由以灵魂出窍的方式下到过阴间,不管是什么理由,他们最终的宿命无一例外的都是壮年离世,极少可以活到寿终正寝。因为一个道传在阳间可以利用自己强大的精神灵力斩鬼诛邪,但一旦变为灵魂体下到阴间之后,便会跟普通亡魂一样,受到阴间强大的阴气所侵袭。

亡魂没有还阳的意愿和可能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活人就不同了!一旦阴气过度的侵入生魂,自然就会变得与亡魂的存在非常相似,那便是变为一个纯阴的阴魂。阴阳调和是活人的特征,一旦身上的阴气过重无法与自身的阳气中和,那也就不再能够称为一个正常人。

道门中人虽然有办法能够强行还阳,但却无法真正的使自己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所以,有因有果,下过阴曹的道门弟子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便是坦然接受现实,当身体中的阴阳二气失控之时便是自己寿终正寝的时候。其次便是走上道传不同的道路,化身邪道。吞魂炼鬼,变成不人不鬼的怪物,让自己能够继续苟活世间。但这种行为是所有道传所不齿的行为,但凡碰上这类存在不管修为高低都得斗上一斗!

“唉!看来又是个死胡同....”杨厚土郁闷的想着,学东西自然重要,但是看来要做成一件事并不是想到就去做就完了,前路崎岖任重道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