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49章 一探究竟

“唉!又是....”三戒也叹了口气,现在社会进步了,新一代亡魂的思维观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在地府一尘不变制度下的那些阴差们还照着封建社会的那种秉性来执法,迟早是要出大乱子的。

“那你们出事的地方你去找过么?如果是你女朋友当时魂魄没有跟随着尸身一起归来,她极有可能会变成孤魂游荡在事发地附近。”葛无忧道。

“我尝试过,但我没办法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在阳间,我的魂不能离开锦城的。而且每当我想要尝试着离开,只要碰上了阴差就会被他们押解回来。”陈清泉无奈的捂着脸叹了口气。

听了这话葛大小姐才回想起滞留阳间的亡魂是不能离开距离自己尸身太远距离的。这阳间城中,不同分区有着不同的阴差巡视着,只要让他们碰上了有胆子不安分待着乱跑的亡魂,少不了一顿好打。有时候甚至会被踢回地府永不能再踏阳间。

“放心吧!既然你到了我这里,我自然会帮你散掉怨念。你先将那小艾的生辰八字写给我,我们先试试看能不能招回来魂魄!”

清香一柱八字一张,这便是葛无忧的招魂工具。招魂这事儿三戒不是很擅长,他只是擅长送魂而已。只见葛无忧活动活动了手指扭了扭脖子,那身上咔哧咔哧的响声让杨厚土有些惊讶,这难道葛家招魂还需要变身不成?

“君上敕令,乙丑年有女段小艾,死命劫!夫入阴妻未随,魂归不知处!夫魂喊魄!招!”一声急招之后,葛无忧手握八字纸“啪”的一声双手合掌十指结印转头对陈清泉道:“喊!”

“小艾....小艾.....”陈清泉得到指示后竭力的呼喊着女友的名字。亡魂的声音虽然一般人听不见,但是却可以传得异常的遥远。

“阳八字寻踪!敕!”葛无忧反掌之间双手用力的将写有八字的那张纸用力一搓。一阵红霞突然从她双掌之间冒起飞出窗外消失不见。而那张原本用朱砂写着小艾八字的黄符纸也变成了空白的符纸。

“在这炷香烧完之前,若是你女友没有出现其他什么原因,应该会跟随着八字和你的喊魂声到这里。记住!每在心中默念九个数之后就喊一声她的名字。如果她还没去过阴间,没有恢复神智。没有了你的喊声她会迷失方向走错路!”

看着陈清泉那带着泪水一声声的呼喊,三人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哀伤的场景,纷纷关闭了灵眼。室内有些沉闷,三个人就这么静静的盯着那柱缓缓腾起青烟的香,希望!有情人能终成眷属吧。

经过了近半小时的沉默,那柱香总算是烧完了。杨厚土心里有点儿堵得慌,“你说,这怨鬼能得偿所愿么?”

三戒顿了顿道:“当然是希望他能心愿达成吧。现在的他身上怨气已经不会再继续凝聚,如果找到他女朋友,这样应该会散掉他的怨念,这样的话他也能重下阴间了。”

在最后一丝香灰掉落之后,那柱香已经完全燃尽。三人重新开了灵眼。

禅房的一个角落,陈清泉抱着膝盖蹲坐在那里浑身发抖的一声不吭。房间里除了他之外并没有出现其他的阴魂。

看来,招魂是失败了。自己找不到小艾的魂魄,连道士都招不到魂,这代表什么?难道....小艾连魂都已经不在了么?在他死之后在阴间重新恢复意识,经过了短暂的心伤之后他很快的就恢复了心态。

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虽然阳间的缘分未尽,没机会给她带上属于她的那颗戒指。但是在阴间若是他们能够在一起等待轮回,那在这很长的时间里,他们俩也能把这未尽的姻缘好好的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怀揣着这种期望,他四处寻找着自己的另一半,尝试过无数次的挫折之后他也没有放弃。甚至是成天受到那些不可一世的阴差用锁链抽魂的痛楚他也没有绝望。直到他终于承受不了这巨大的折磨化身怨鬼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想要弥补的那简单的幸福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甚至有一刻,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想要缠住一位长得与小艾有些相似的女孩儿。既然找不到小艾,那就让这个女孩儿陪他在阴间过日子吧。

可心里又有一个声音不停的在问,若是这么做了,要是万一真的再碰到小艾,自己还有何面目去面对她?能够用心中那最后一丝的理智来控制住怨鬼伤人的本能,不得不说陈清泉身为一个怨鬼真的算是个异类。

“你别灰心,这世上有很多的事是没有绝对的。”眼看着这浑身颤抖的陈清泉身上那股子怨气好像有死灰复燃的势头,葛无忧赶紧宽慰着道:“也许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有很多因素也许是我们也不知道的。她现在是没有意识的孤魂,在她的身上有着很多的可能性会发生。不一定就都是坏的。”

陈清泉抬起头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真的么?”

“嘿!当然是真的,我就是个刚入门不久的道士。在不久之前,我甚至连你们鬼魂的存在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现在不也天天都能见鬼么?所以说,不要灰心!我们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杨厚土认真的冲他点了点头。

这个怨鬼是个好鬼,不应该承受着如此悲惨的结局。若是散不掉这一身的怨气,下不了阴间。若是解不开这心结,他就算能控制住现在,也难保以后不会越陷越深甚至伤害到无辜的活人,到那时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把他打得魂飞魄散再死一次么?

“反正现在我们也成天困在这屋子里翻书,倒不如出去走走,找找看这小艾的孤魂是否是滞留在那深山之中。”三戒转头冲陈清泉道:“你将发生意外的所在大概告诉我们,你去不了,我们帮你去一趟吧!就当是登山散心了。”

陈清泉眼中希翼的光芒越发的明亮,他连忙跪在地上对着三人又是一阵的磕头道谢。整得三人又不得不扭着身子躲闪着他扣头的方向。

三戒宽慰了一声道:“你就暂且在我这寺院附近等待消息吧。并不是贫僧不让你住,而是我这佛堂中供奉着那么多金身佛,万一要是哪个还在的老祖闲的没事儿跑来住两天休休假,看到你在这儿就不好了。”好一个开大宝马的贫僧!这一声贫僧真心辣透了杨厚土的耳朵...

半天后,城南高速的路口。

杨厚土脱下了他身上那套天价的唐装换上了从部队带回来的迷彩服,穿着野战靴背着迷彩背包的高大身形看起来异常的帅气。不管是山寨的休闲服还是那贵的牙酸的唐装,在他心里面总是觉着还是穿这身舒坦。

“这个死三戒,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早知道我就自己开车了。”葛无忧气愤的把背包扔在地上嘟嘟囔囔的一屁股坐了上去。

先前他们回到了葛家把这事儿跟老爷子汇报了一下,老爷子对孙女和杨厚土的想法非常赞许。这道家传人就得有一颗这样的心,虽然是无偿的帮助,但只要是符合道家理念的事儿那就得义不容辞。

钱嘛!下次碰上个土豪狠狠的宰一下就有了。做道士就要做像葛念这样知名的道士,宰一个大客户之后就能不愁吃穿的好几年啥也不干,闲着没事儿就帮这些可怜之人做点力所能及的善事也算是圆了自己的一颗道心。

“哎哟!兵哥哥啊!失敬失敬啊!”两人正郁闷了,一辆明黄色的悍马“呲啦”一下停在了他们面前。车窗摇下,三戒带着个大墨镜笑嘻嘻的冲他们打了个招呼。

尼玛!这年头做和尚真的这么来钱么?又是宝马又是悍马的,你家马圈里到底有几匹马啊。杨厚土真心的服气了,他暗自在心里又对以后不知道啥时候会碰上的那位冤大头客户再次提升了一个价位等级。

坐在车内,杨厚土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卫星地图查看着路线。他们的目的地是锦城边缘的那片名叫马背山的山脉,距离锦城市中心足有三百多公里的路程。这些时间足够他一个退役侦察兵做足功课了。

“诶我说二娃师弟啊!你这神衣服很是不错啊。还有没有?一会儿整一套给师兄我换上。”惬意的开着车的三戒眼睛时不时的瞄向专心看地图的杨厚土,换装后的他再次变成了社会青年。

杨厚土真心怀疑这货这一趟的目的,貌似他还真的整得跟旅游似的。这时候杨厚土才关心到三戒这一身的装束,这货肯定是个从来没登过野山的家和尚。

瞧这一身休闲装扮还穿着一双看起来价格不菲的软皮鞋。我勒个杨家老祖!那可是荒山,你这装备大概是准备腾云驾雾上去呢吧?

“你别告诉我你就只穿了身上这一套东西就来了。”

“切!咋可能~我可是准备齐全了才出的门儿。东西都在后面呢!放心啊!嘿嘿。”三戒拍了拍胸脯底气十足的说道。正如杨厚土想的那样,这三戒是真的在那个寺庙里关了太久了。要不然他这身肉不至于堆成这德行。

虽然出家人慈悲为怀,他也是真的想要去找陈清泉女朋友的魂魄,但是这跟他想要出来旅游找刺激不冲突。就跟他们道家人帮助冤魂和积阴德两者不冲突一样。

谁的心里都有着一匹烈马,这三戒心里可是住着一群野马!

别人在网上晒各种刺激的挑战照片,他就只能晒晒自己那些个车啊文玩啊什么的。唉!真心,穷得只剩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