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50章 受虐的三戒

不到两小时的高速,拉风的悍马便进入了省道。

这一路上杨厚土再次深入的了解到了脱掉僧袍后的和尚有多么的狂野。这货开车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赖。凡事有人超过他,他就必须得把这面子给找回来。就这短短的两个小时高速车程,这孽障就甩了三四个车的盘子。虽然这车的稳定性能非常强,但杨厚土还是不自觉扣紧了脚趾头....

“前面没路了。”拐下省道在蜿蜒的乡村公路上按照着卫星地图上标注的地点再次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前面的路已经不能称之为路了。高坡矮坎的看起来似乎是一条仅能供马车通行的小道。

放眼望去,环绕四周的群山开始逐渐清晰起来,人烟和耕田已经不再像先前一路上看到的那么密集了。看来,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跋涉之后应该就能进入野山范围了。

至此,拉风的悍马完成了它拉风的使命。

将车停在了一块靠近路边干涸的小田里,三个人开始整理行装准备进山。杨厚土和葛无忧的东西早就在背包里了,所以不需要过多的整理。当他们看到三戒的包时葛大小姐差点没跳起一脚踹在这个生存技能属于白痴等级的住持方丈身上。

杨厚土看了看三戒,又低头看了看包,一脑门子的黑线,尼玛!这货居然带的是一个硕大的.....提包!

“你脑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全是佛经么?你准备抱着这玩意儿进山?”葛无忧强忍住用极灵轰这货脑门儿的冲动咬着牙问道。

三戒摸了摸大光头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是说在开发景区么?我还以为有住宿啥的....”

“野山!你懂不懂什么叫野山!!!你认为陈清泉两口子是死在龙门客栈的么!你脑子里是不是进猪油了!!!”葛无忧看着三戒那德行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暴龙之力伸出手指像是戳儿子一样怒骂着不停的戳他的大光头。

那力道,那准度...三几下就把着胖和尚脑门心上戳了个红彤彤的点儿。

光头....红点....那画面太美,杨厚土都有些不敢看了。

“算了算了!我包里还有些空位置,我尽量帮他多塞点儿吧。”杨厚土见三戒眼神都有点儿被戳得迷糊了赶忙出言劝解道。

打开三戒的大提包,杨厚土都有些控制不住想要撸这货一巴掌。这都装了些什么?两套睡衣,牙膏牙刷,毛巾洗面奶....最让他觉得难以接受的是,这货居然还带了一大包的面膜。

居家旅行的东西他一样都没拉下,可包里唯独却没有一件儿像样的登山装备。

最终,三人还是上路了。

杨厚土跟葛无忧背着背包走在前面,三戒住持穿着他的休闲装脖子上挂了两串佛珠哆哆嗦嗦的跟在后面。脑门儿上星星点点的好几个大红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给抓了呢....

这里不愧是即将开发成原林景区的所在,一路上杨厚土狠狠的欣赏了一把这秀丽的山色。重峦叠嶂延绵不断,有的峰顶甚至直插云霄,远远看去犹如人间仙境。

侦察兵最喜欢的就是丛林,以前杨厚土在部队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趴在山林中一动不动的幻想着自己今后的人生。在这种环境下,人的想法才能最贴近内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沿着杂草丛生行进的他们已经有一个多小时没有再看到过农户的房屋和山坡上的林地了。估计到这里,已经没有了人家。四周的树林开始茂密起来,走在其间很容易会迷失方向。

“早知道就早上出发的,这点儿没选对,这刚进山天就要黑了。”三戒挥舞着蒲扇大手不断的驱赶着飞舞的蚊虫,他有点儿后悔了。自己这身装扮,估计晚上要受罪。

葛无忧看着他脖子和脸上那些被蚊虫叮咬后起的红包道:“就这一会儿你就被咬成这德行了?你没听陈清泉他们可是往山里走了两三天呐!这还亏得有杨厚土这个道士侦察兵找方向,要不然你要想到达他们出事的那个地方,估摸着十天半个月也找不到。”

三戒心里苦,但是他不说.....唉!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日子过得太好了,没事儿来这种地方找什么刺激?日了狗了...呃!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杨厚土看着地图上标注的方向仔细的用指南针对照着,这他可不敢马虎,在这种近乎于原始山林中行走,稍微一走错方向只要一进入茂密的山林中,没准儿直接会朝着目的地背道而驰也有可能。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三人开始打着电筒在荒山中开路而行。这时候三戒才开始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痛苦。

三人呈一字队形,杨厚土一马当先的提着一把开山刀不停的挥砍着挡在前面的各种缠绕着的植物和荆棘。虽然有着他这个强力的开路急先锋,可站在他身后的三戒还是避免不了防不胜防的皮肉之苦。

杨大湿虽然在前面开路颇为辛苦,可他身上穿的是部队配发的战地迷彩,在这种条件下行进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咱三戒和尚身上穿的可是实打实的今春新款休闲衫,那些个带刺的荆条和从前面时不时弹过来的树枝不停的光顾着他这脆弱的防护,在这寂静的荒野山林中不时的传出“啊.....啊....啊.”的惨呼声。

“要命了....休息下,休息下!”当杨厚土握着开山刀从密林中突然一下子开到了一个荆棘并不茂盛的开阔树林中时,三戒再也忍受不住那种非人的折磨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不起来了。

一身粘人的汗液早已把杨厚土的内衣湿透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咽了口唾沫。有段儿时间没有试过这种长时间的开路行军的他也有点儿吃不消。

喘着气转头看了一眼同样是气喘吁吁的葛无忧,杨厚土放下了背包道:“行!大家体力都消耗的挺厉害的,这路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走完的。我们就在这儿休息休息吃点儿东西吧。”

打着电筒,杨厚土从背包里拿出了压缩饼干和矿泉水,“这儿有些面包和肉干是给你准备的,你吃这些吧。压缩饼干什么的就我和三戒吃就行了。”他打开一包压缩饼干叼在嘴上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了坐在一旁的葛无忧道。

葛无忧也正在翻着包,不过有点儿让她脸红的是自己也有些考虑不周到,包里是装了不少的零食什么的。不过在来的路上他就坐在车里给吃的七七八八了,结果从下了省道之后就再也没碰上一个商店。

自己之前还戳了三戒一脑门子的大包,结果.....

“我说你小子就是个重色轻友的色道士,刚刚要不是看无忧师妹累了,你是不是压根儿没准备给我留这半条命。有肉干儿都不知道分点儿给师兄,就让我吃这硬饼干....”三戒有些郁闷的看着手里硬邦邦的压缩饼干愤愤不平的道。

杨厚土被他道破了心思老脸一红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你一个出家人,半天不吃肉会死啊!”

“我......”他说的好有道理,三戒此刻竟然无言以对......

林中的夜晚寂静的有些让人心里发闷,三人有一口没一口的解决着手中的食物都没怎么说话。

葛无忧这时候其实心里还有些小怕,虽然她是个汉子性格,可这关于荒山之中的恐怖片她貌似看得有点儿多,这时候在电筒光线的范围下,她看哪儿都像是会窜出个东西来一样。

女道士不是女超人,这要是突然窜出一头狼,一条大蟒蛇咋整....

一阵微风袭来,三戒皱了皱鼻子道:“阿弥那个陀佛,这啥玩意儿这么臭....”

杨厚土嚼着压缩饼干也闻到了一股子让人反胃的味道,他心里一沉皱着眉头环视了一眼四周,尸臭?而且是那种刚开始腐败不久的尸臭味。

“也许是山林的动物尸体发出的味道吧。”

也对,这荒山之中有个什么动物尸体很正常。

也许那不知名的动物尸体正好在上风口,随着夜幕中山风的徐徐袭来,这味道是越来越重,三个人都放下了手里的干粮再也没了食欲。

心里有些郁闷的三戒鬼火冒的打着电筒朝着前面的树林照了照,佛爷也会发火的好不好!连个压缩饼干都不让好好吃了,人艰不拆好不啦!

电筒就这么一扫,还真让他看到了这味道的来源。原来就在他身前两米不到的地方,一颗只有三米来高的树上挂着一个黑乎乎的塑料袋,塑料袋看起来并不大,这一阵阵的恶臭就是从这袋子里传出来的。

“我勒个去!刚刚本住持就是坐在这玩意儿旁边吃的晚饭???这是谁这么缺德挂个鬼玩意儿在这儿!”鬼火冒的三戒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两步走上去抬起脚就朝着那颗小树上踹去。

“咦?师兄别!”杨厚土刚抬头看见那个黑塑料袋就看见三戒已经一脚踹上去了。

随着三戒的那一脚,那挂在树上的塑料袋“啪”的一下就直接从树上掉了下来口袋直接就摔破了。一股刺人心脾的恶臭随之弥漫。

“卧槽!好臭...”三戒看着袋子掉下来,还好他闪得快,要不然这一大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直接砸他那光头上了。

葛无忧捏鼻子着一张脸都快被臭白了:“你个死和尚,又干什么了!”

杨厚土用电筒照着仔细的看了看那个袋子里的东西,一直已经开始腐败的黑猫尸体静静的躺在里面。

“咦?这荒山野岭的,谁会把一只死猫挂在树上?”三戒也看清楚了里面的猫尸奇怪的说道。

“有可能是来考察的队伍,又或者是到山里来打猎的猎人养的猫死了顺便挂在这里的吧!”三戒和葛无忧虽然道行比杨厚土高了一个等级,但是由于长期居住在城市之中,对于这种农村风俗是远远及不上乡里的孩子杨厚土的。

“在农村,猫代表着灵性。长辈们常说,猫这种动物魂魄是散乱的,有两魂九魄,跟人不一样。老人们常说,猫死了之后是不能埋在土里的,而是必须将尸体装在一个袋子里高高的挂在书上任其风干,这样子,魂魄散乱的猫才会下到阴曹地府下辈子才能投胎做人。”

“还有这说法?”三戒惊奇的张着嘴巴。

葛无忧皱着眉头开口道:“如果说要挂树上风干,那你们那边的传说有没有说如果这尸体没干掉下来了会怎么样?”身为经常跟鬼打交道的道传弟子,她从来不会把任何看似荒谬的传言当作传言来看待。

因为她所接触的,在正常人眼里本身就是荒谬...

杨厚土摸了摸鼻子有点儿不确定的说道:“好像是说会尸变还是会变成青面獠牙的啥喔,反正....”

“厚土...你...你说的尸变....是这样的么....”

杨大湿还没来得及在女神面前卖弄一下,身后的三戒突然感觉舌头有点儿捋不直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