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53章 聚阴魂阵

猫魂在空中不紧不慢的朝着山脉中的另一座野山飞去。

三人在密林中艰难的尾随着这只被超度后奇异的没有散于人间的猫魂,虽然山路崎岖艰难的跟进中距离被越拉越远,但好在灵眼之下的猫魂在空中依旧能够依稀可见它身上散发出的淡黄色光晕,要不然在这漆黑的夜空还真没办法找寻到它的踪迹。

“咦?不见了?”大约两三小时后,猫魂消失了。

三戒提着开山刀满头大汗的抬起脑袋仔细的确认了半空中的情况,一片漆黑,再也没了猫魂的踪迹。

“难道是下阴间了?”杨厚土不确定的说道。

“不会!”葛无忧轻声否定了杨厚土的猜测:“被超度之后的魂魄会静立在原地直到被地府的牵引之力带到阴间,而不是像这只猫一样看似没有目的的飞这么远才消失。”

“那...我们还过去么?”三戒郁闷的问道,虽然从视觉上感觉那只猫消失的大概方位并不远。可这毕竟是夜晚中眼睛对光点的距离判断,更别说现在是在这深山里了。真要走起来,鬼知道具体会有多远....

“去!明知可疑而不为不是我葛家的风格。我们到这里来不也是为了帮那个怨鬼么?我看这方向与我们原来的路线偏离并不大,去看看免得心里有疙瘩。”两人听了葛无忧的解释点了点头,随心所欲才是真道者该有的心态。

让尸猫这么搅合了一阵,三人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疲惫感了,就这么打着手电不断的在山中艰难行进。杨厚土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觉,这可是野山,人迹罕至,碰上鬼都无所谓,这要是碰上狼群或者是林子里蹦出个熊瞎子什么的。估计葛大小姐就算放大招都不顶用。

到时候锦城除魔卫道三大高手在山里让熊瞎子拍死了就乐呵大了。

在林子里三人没有过多的交流,除了喘息声之外就是开山刀唰唰的砍伐声。不知道走了多久,几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小瀑布,快要累瘫了的三戒一屁股坐到石头边上再也起不来了。

“不行不行,我要休息会儿了。再这么下去,那怨鬼没帮上,我这条命都没了。”

杨厚土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个小瀑布的四周,在这种山里,一般靠近水源的地方都会有动物出没。在确认了十数米内没有大型动物停留的痕迹之后,他捡了一些枯树枝升了一个火堆。

他现在是身心疲惫,实在没啥心思设个陷阱搞点儿野味什么的,现在只想找个大大的石头做靠山好好休息一下。

明亮温暖的火光让大家在这未知的山林里心里都踏实了许多,大家都有些累了,一个个的都盯着火堆上噼里啪啦烧着的柴火有些发呆。三戒坐在火堆旁边心里有些烦躁,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爷爷就葬身在另一处陌生的荒山乱石之中。在爷爷故去之后,自己尝试着招魂,但不知为何,爷爷从未现身过。

渡人渡了这么多年,却唯独没办法好好的给自己爷爷做一场,这算不算是佛者的悲哀?

“稽首皈依苏悉帝.....”心中烦闷的他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开始诵念清心咒.一念神佛,身为佛者,他不希望这件事会成为他心中的魔怔。修行就是修自己,善恶皆在一念间。

有多少的道者那颗赤诚的心变质都是在经历了太多之后发生的转变。自己不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又如何能渡心中有怨的众生.....

杨厚土自从在杨家村踏上这条阴阳路之后还是头一次切身的感受到了自己与别人的差距。自己在老家斗过鬼,虽然不是很清楚那个煞鬼是咋挂的。不管是打她还是被她打,自己好歹也算是跟煞鬼这级别的鬼物交过手。可今天呢?一只猫就把自己整得如此狼狈。

葛无忧今天的淡定刺激到他了,灵师!自己一定要尽快修行到这个阶段,连人家一个女孩子都比不上,拿什么行走阴阳路,靠什么去找父亲的下落?

心中有着执念便无法安然入睡,他抬脚踏入瀑布下的小水潭在水中盘膝而坐开始修行清水术。这时节凌晨的水还是比较刺骨的,但他不在意。来自于大自然的水脉对于他所修习的清水术有着天然的辅助功效,自从到这锦城之后,自己还没有好好的亲近水脉修行过呢。既然有缘在水边休息,倒不如入水修行,让自己的灵魂彻底放松。

半眯着眼睛假寐的葛无忧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执念。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夜去朝起!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叫醒了这一片未被开采的原始大地。

瀑布旁,盘膝而坐的三人非常珍惜这宁静的早晨全都一动不动的静静修行着。金、青、黄!三种不同的灵力气息在这不算宽广的山涧中相互呼应着。

“舒~~~~服~~~~”杨厚土起身精神奕奕的伸了个懒腰。修行虽然是近乎于枯燥的静坐,但这对他来说真的很不错,要是有这毅力,这修道的还真能不睡觉来着。

“这景色好美!”他们现在位于半山腰之上凹进去的小山涧,山下与其他山脉相连的景色一览无余。葛无忧惊叹的起身看着已经被朝阳染上了一半颜色的原始山林有些痴了。

感受着这与城中完全天差地别的灵气差异,她心中想着:怪不得这精怪灵物尽出山中!这么好的修行圣地,要是能够不死,就算是个灵智堪忧的动物修行个两三百年也会成精吧!

“山清气明,好一个灵地啊!像这样灵气活跃的无人之地,咱国家怕是不多了吧。”三戒也对这景色深深的敬服,修行的基础说一千道一万依旧离不开天地所赐予的这份灵动的气息。灵气让人们生存,阴神们依靠着它壮大,不管是死去的又或是活着的,它!代表了三界万物的生机。

陶醉其间,他们忘我的想要融入这一片净土。

“嗯?无忧你看!”三戒突然指着远远的一片山林冲葛无忧说道。

葛无忧正闭目享受着四周这灵动的气息。她睁开双眼疑惑的看向了那一片同样生机勃勃的地方,“咦?”好像很正常,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头。

当然,这时候的杨厚土只能闷声听,认真看。因为他真的花了三十秒仔细认真的看了,毛都没看出个啥来。

“你发现了什么?”葛无忧心中虽疑但却不知道异常的症结所在。

三戒皱着眉头看着远方思索了片刻道:“气不对!虽然我们在这里远远的看过去似乎灵气的涌动是融洽的,但我总觉得那片地方感觉有些...怎么说呢!好像是愣生生断开的一块一样。看起来融洽但感觉有些假!”他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的感觉了。因为那个地方看起来虽然是同样生机勃勃,可仔细看又觉得有点诡异一样。

三人里面论修为的话三戒无疑是最高的一个,他已经无限的接近了地师的境界。二十多岁的地师可是鬼才得不能再鬼才的存在了,要知道,葛念这老头子修行了一辈子也不过才地师巅峰,想要踏入那传说的天师之位实在是太过艰难。看起来似乎只差一步,但能够迈出那一步的数遍道史又能有几个?更别说现在这个传承断代,一切靠悟性靠运气的新世纪了。

所以,就算是古灵精怪对三戒非拳及脚的葛无忧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位和尚师兄的修行天赋真的很赞。

地师对于大地气息的感受无疑要比葛无忧加上杨厚土还要敏锐好几倍,所以三戒才能朦胧的看出有些怪异。

“从方向上看,昨天夜里那猫魂消失的方位大体就在那边。”杨厚土摸了摸下巴道:“这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看这山里灵气如此活跃,要是能碰上个地灵眼什么的把我修为突然给拉到了地师。你看我回去不吓死我们家老爷子去!”葛无忧已经背上了包有些期待的看着远方那片山林说道。

天地万物神奇的多着呢,没啥是不可能的。就像是常年捡金沙,谁说的准没准儿突然地上捡到坨金子呢?

三人再次上路,清晨空气清新万物复苏,怀揣着期待的三人自然走的就比夜里要快很多。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接近了之前看到的那片区域。

“不对劲啊!”三戒眉头都快皱成川字了,这越靠近目的地四周能够感受到的灵气就越稀薄,现在干脆快感受不到了。这不科学啊!要知道一日之计在于晨,每日上午九点之前大地还未喧嚣万物还未真正活跃,这个点之前灵气是最为浓郁活跃的时候。看了看表,现在还差几分钟才到八点。这跟先前感受到的那股子舒爽完全有点搭不上。

这时候不用说,就连杨厚土都感觉到不对劲了,他已经快感受不到四周的水灵气了。茂密的山林中枝叶上的露珠都还在,水灵气却突兀的降低。修清水术的他对自己专属灵气的敏感可丝毫不下于一只脚迈进地师门槛的三戒逊色,有水没气,这还能正常么?

众人继续向前,突然!三人同时停住了脚步。

“阴气!”一股与先前完全不同的气息出现在了他们的感知中,正是亡魂身上独有的气息。道传子弟在没开灵眼的情况下自然都能凭借着自身的灵觉清晰的感受到这股与他们职业相伴相生的气息。

“这阴气,好重啊!”杨厚土有些接受不了灵气入体和阴气入鼻的快速转变捏了捏鼻子说道。阴气在他们身上,除了能感受之外,甚至阴气重的时候,他们还能够闻得到。

修行的人会比普通人敏感很多,阴气过重时,他们就能够问道那股味道。那股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味道,阴暗、潮湿、发霉等等味道相融合令人心中压抑的味道。

看来,这次还真来对了!葛无忧和三戒对视了一眼都一言不发的继续往前走去,如此重的阴气加上能够迷惑视觉的怪异景象,此处必有蹊跷!

十分钟后,三人站立在一排灌木前不再前行。

三戒躬身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小石块儿朝前面的树林扔了过去。奇异的一幕发生了,那石块儿就在他们眼前不到两米的地方凭空消失了!

“阵法?”

“阵法!”

杨厚土问,葛无忧和三戒同时皱着眉头答道。

他们面前的灌木一株株整齐相连呈现出了非自然的流线形状一直蔓延至肉眼难以触及的密林深处,每相隔八棵树,树身上便刻着一个八卦图案。这明显是某个同行布下的阵法!

“倒八卦?这是....聚阴引魂阵?”葛无忧仔细的研究着树上所刻的图案和树木排列的延伸方向轻声说道。关于阵法,杨厚土的层次更低了,他就用过简单的爆阳术这类的玩意儿。

像这种明显下过大功夫的大阵他是压根儿没碰到过。

“聚阴引魂阵?这不是个邪阵么!”三戒惊呼道:“看这树上所刻的图案都有些变形了,应该这阵已经布下了很久了。这里面!”难以想象如此大的一个阵辐射范围会有多广,阵中又会有多少的亡魂聚集。难怪远远的连鼻子都能闻到这里面溢出的阴气。

“邪道?”葛无忧眼睛一亮,碰上这种可比碰上恶鬼的机率要小得多喔。

不行!必须进去看看!想罢她转头瞄了一眼三戒二人眼中那层意思非常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