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54章 暴露

“走!”

葛无忧一马当先的抬脚踏向阵内,三戒怕这个师妹出意外也赶忙紧随其后。

走在最后的杨厚土看着两个大活人就这么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在自己眼前心里震撼不已,原来高级阵法还真的跟书上说的一样神奇,不仅能够引魂困魂,就连最直观的视觉都能直接骗过。

跨入阵内的杨厚土如同穿越一般,前一秒还阳光明媚生机勃勃的世界在他前脚踏入之后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黯淡无光阴气弥漫的地方。

沉重压抑的阴暗气息像是高原反应一样压迫得他脑门儿生痛。

抬眼望去,四周被无边的阴暗笼罩着,残墙断壁随处可见。若不是知道外面的阵法,三人真的会以为这里便是阴间的一个荒废的角落。

这是什么地方?在这荒山野岭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个另类的地方存在,三人都心怀疑惑的缓缓向里走去。

刚走没几步,葛无忧便抬手示意停下,她轻轻朝着旁边的一处只剩一小半的墙角走去。

杨厚土二人紧随其后,一具早已干透的尸身出现在了他们眼前。葛无忧蹲下身仔细的看了看这具已经风干了的尸身,这具不知名的尸身已经死去很久了,身上的水分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了一层干干的皮包裹着枯骨。在这种状态下的尸身面部已经没办法看出什么端倪了,除了狰狞就是恐怖。

“身上穿的登山服,应该也是来爬山的。”葛无忧轻声说道。“这里果然有古怪!”

四周一片寂静,没有阴魂或者其他什么出现,一个大活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死在这个地方。

“继续往前走吧!如果这个阵法辐射范围够大,也许我们就不用再跋涉那么远去陈清泉说的那个地方了。”三戒起身警觉的盯着四周压低着声音说道。

“你的意思是,他女朋友也会跟那只猫一样魂魄被阴到这个地方?”杨厚土明白了三戒话里的意思。“既然这样,那陈清泉为什么会跟着尸首返回锦城?”

“那天我看到他胸前带着一道护身符,应该是这道符起了作用吧。”三戒心里也觉得惊奇,这货的运气也太好了吧。都不知道在哪儿搞到一张真的符箓,具体用处不知道,但最起码,这张符保住了他魂魄的安稳。

不过这也有够讽刺的,活人求符拜神无非是想求个平安顺利。这个符倒好,魂保住了,人还是死了.....

不管怎么说,进都进来了没理由不探个究竟就离开。三人轻手轻脚的继续朝着荒村的里面走去。

越往里走阴气越重,三人就不约而同的提高了警觉。

“有声音?”三戒取下了脖子上的佛珠单手掐指将佛珠呈于掌间盯着前面的一个转角,杨厚土跟葛无忧紧紧的跟在他身后观察着。

随着他们缓慢的向前移动,一阵类似于低语的声音远远传来,就在最里面那个转角的后面。

就凭着这声音来判断,最起码有数十个阴魂在齐声诵念。三人都是心中一紧,这么多阴魂!若都是普通亡魂还好说,但凡这里面有一半的鬼不普通,估计他们三个人还真不够人家分的。

单对单他们可不会输了气势,可现在这情况,万一头伸出去看到百八十个恶鬼咋整?杨厚土有些纠结,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转眼看了一眼葛无忧征询下她的意见。

葛无忧摇了摇头朝着前面抬了抬眼,示意杨厚土跟上三戒。他转头一看,就这一愣神的时间,三戒那个夯货已经都快走到转角那儿了。

曰了狗了!这和尚是不是傻?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转角之后,杨厚土伸出的半边脑袋看到的是一个硕大的广场。广场之上密密麻麻的跪着起码上百个亡魂,这些亡魂无一例外的都正朝着一个地方跪拜着,仿佛是在朝拜着什么。

广场的中央有一个两米左右的一个石像,杨厚土静静的打量着那座石像。这石像好想跟印象里的哪个阴神人物都挂不上边,可仔细看又觉得有些眼熟....

咦?这衣着....道士?

正当三人还在悄悄打量着广场上的一切时,突然!葛无忧觉得后心窜来了一阵凉意,她猛的一回身抬手就是一个灵手印准备拍下去!

“嘘!”

前面两人突然被身后葛无忧的动作吓了一大跳,他们回头一看。一个女鬼正把手放在嘴边示意他们别出声。

三人对视一眼轻轻的开始后退,他们跟着女鬼的指引又渐渐的离开了广场范围回到了先前那具尸身附近的一个破屋子里。

“你们三个活人怎么进来了?快走吧!要不然等被他们发现了就走不了了!”女鬼悄悄的看了看屋外的情景转身有些焦急的朝三人说道。

她可是亲眼见过外面那具尸身是怎么死的,他就是误入这里被几个鬼给活活缠死的。现在,这个可怜的登山客也是那广场上跪拜着的众多亡魂中的一员。

“别怕!我们是修道的。一般的鬼可奈何不了我们!”三戒抬了抬手上的佛珠安慰道。

“你是哪里人?为什么魂魄会到这里来。广场上那些亡魂是这个村子的人么?”葛无忧轻声连问道。

“我是山外村里的,一直在家务农。三年前在河里担水的时候不小心掉到河里淹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儿,反正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儿了。”女鬼轻声说道,“不光是我,我们村里在我之后又陆续来了三四个中老年的同村人,他们都是死了之后就到这儿来了。”

果然是聚阴魂阵!葛无忧心里一沉,不过她最为关心的却还不是这个,她所关心的是,如果按照这个女孩儿所说的一样,那这些亡魂就都没有去过地府。

没有下到过地府的亡魂就没有经历过地府阴气凝神,那他们是怎么恢复神智的?

要知道,这里虽然阴气极重,气场也非常类似于阴间。可亡魂到阴间之后才能凝魂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因为亡魂凝魂所需要的天时条件必须是阴间才行。就跟生孩子必须是女人才行的道理是一样的,男人就好比这里的气场,就算再怎么娘,他也生不出来孩子啊!同理,这里就算再怎么像阴间,它也没有那个规则存在,无法使亡魂凝魂。

“你说的他们是谁?”杨厚土盯着女鬼问道。

女鬼有些害怕的答道:“他们就是神仙手下的几个恶鬼,专门监督我们每日朝拜的。跟你们刚刚看到的一样,我们每天都需要定时的向神仙朝拜。不然神仙要是生气了就会派那些恶鬼打我们...”女鬼说着,还拉开衣袖给三人看了看她手臂之上遍布交错的伤痕。

那些伤痕触目惊心,由于亡魂是没有肉体的,这些伤口少了活人的那种红肿,像是在死尸身上愣生生抽打出的伤痕一样,这些交错的伤口青白相间比之血肉模糊看起来更让人触目惊心。

“这些孽障!”三戒怒目一瞪恨声说道,普通亡魂魂体并不像恶鬼怨鬼这么凝实,长期受到这种程度的折磨,难保不会直接散掉!这简直就是毫无人性的杀戮,魂飞魄散之后的亡魂可就没有以后了。

这根本就是断人后世,穷凶极恶!

“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为什么你没有跟他们一样去朝拜那座石像呢?”

“我因为之前被打伤了,昨天朝拜的时候晕倒了。他们觉得我会影响到其他的人朝拜,所以今天就没有让我去。”女鬼指了指他们刚刚路过的另一个屋角说道:“我的魂就依附在那个小坛子里,那里是我的家,你们刚刚路过的时候把我惊醒了。”

三戒叹了口气怜悯的看了一眼这个浑身伤痕的女鬼,他们刚刚没有注意到的那个屋角远远的的确有一个小坛子孤单的立在那里。被困在这里,像个孤魂一般,没有香火,没有尸身阴宅。

受了虐待也只能单纯的依靠阴气来滋养,这日子得有多难熬。

三人的心情都颇为沉重,恶鬼并不能让他们感觉到为难。可女鬼口中的那个神仙却让他们三人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当然,这个所谓的神仙不可能是阴司正职的阴神,阴神们大部分还是比较习惯阴间的环境,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跑到阳间圈这么一块儿地方来构建这么个存在。他们心中都几乎确定了,这里应该是一个邪道的隐匿之所。

不出所料,那个邪道应该就是女鬼嘴里说的那个神仙!

“你干什么!!!”葛无忧心中正在想着对策,她突然看见杨厚土手里的动作不由心中一惊连忙出声喝止道。

杨厚土一愣,他见这女鬼如此凄惨就想到了自己修行的清水术。清水术以水灵力为支撑,属阴,柔和!若是驱使水灵力来洗涤一下这个女鬼,她应该会好受很多。

可他刚开始调用灵力,那轻柔的水灵气才在他手中稍稍凝聚便被葛无忧这一声轻喝给吓了一跳。

“遭了!”三戒这时也是脸色一变。

距离他们直线距离数百米之外矗立着一个阴暗的阁楼,整个阁楼被如实质般的阴气完全包裹着。

“灵力?”阁楼中,一个闭目盘膝的黑影突然睁开了双眼,眼中黑雾四溢。这个阵法之内的空间是属于他的私人领地,甚至可以说是他的世界!但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都绝对逃不过他的感知。

哼!有道传子弟居然敢闯入他的领地,简直是不知死活!

“鬼差何在!”

“在!”两个鬼气缭绕的恶鬼闻声现身匍匐在地恭敬的问道:“仙人有何吩咐!”

“有活人进来了,抓住他!赏你香火!”虽然黑影盘坐在地,但两个恶鬼根本不敢抬头看他。他们可是亲眼看到过这个仙人翻手间就把一个与他们同样的恶鬼给烧成了飞灰。

“遵命!”两鬼趴低着身子磕了个头领命而去。

黑影缓缓起身,一身鬼气逼人。他走到阁楼窗口看着远处的残屋断墙喃喃道:“有灵根的灵魂啊!若是将其擒下,天天跪拜于我,那愿力将好过这里所有的亡魂。嘿!既然一头栽了进来,那便永世别再出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