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55章 野神邪道

“快走!”三戒急声喊道,这时候再责怪杨厚土的莽撞已经无济于事,必须先行离开再做打算!

不是三戒怂还是怎么,只是进来之前并不知道这里阴气如此重,而且这邪道居然还有恶鬼为爪牙,估计这邪道本事不小!若想成事紧紧依靠他们三个怕是悬得很,这事儿还得赶紧回去通知葛念才行。

葛念可是地师巅峰的道者,经验比他们丰富不知凡几,有他老人家在必定能救出这众多无辜亡魂。

杨厚土彷佛也知道自己犯错了,不敢多说话,跟着两人就跑出了这座破屋。

“哈!果然有人,来了还想走么?”三人刚出屋子,四股鬼气便迎面扑来化为四个恶行恶状的亡魂,观其身上阴气的浓烈程度,这四人均为恶鬼无疑。“嘿嘿!看来你还没长记性啊!等会儿收拾了这几个活人之后,看我们怎么收拾你!”恶鬼们一眼就看到了隐藏在三人身后的女鬼不由得目露凶光。

走不了了!三戒暗叹一声倒霉,他取下佛珠冷哼道:“区区恶鬼见到佛爷我还敢大放厥词?还想着作恶?”一个佛修是有气势的,特别是像三戒这样的金刚僧。佛珠扣于手中三戒一身灵力开始凝聚。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也就没必要想太多,葛无忧清冷的面容下看不到一丝的慌乱。身为女性的她其实已经发怒了,看着身后的女鬼在受到威胁之后那瑟瑟发抖的样子她已经掩盖不住内心的愤怒调动着灵力准备揍人了。

“水主阴阳,水灵将!起!”杨厚土心里有些小愧疚,此刻多说无益,只能用行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了。

他两步走到旁边的一个水井旁单手轻贴着井边感受着那冰冷的气息。水根未断,有水气!欣喜的他当即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

不过当他召唤出水灵将的时候差点没把他自己给吓了一跳。

只见这从井中窜出的水灵将跟往常那种灵气逼人威风凛凛的样子截然不同。

高大的身躯上居然阴气森森,要不是能够明确的感受到它身上有着水灵将独有的气息,他还以为自己召唤失败把住在井里的一个老鬼给揪出来了呢。

三人酷炫的开场把几个恶鬼着实惊了一跳。他们心里有些摸不准,三个活人难道都跟神仙一样?被仙人常年的压迫让他们对拥有类似能力的人产生了本能的畏惧。

不过他们对视一眼之后还是一脸狰狞的看向了三人,仙人的残暴手段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畏缩不前必定难逃一死!身为鬼的他们清楚的知道,这要是再死了,那就真的什么都完了。死过一次的他们比谁都更加的害怕死亡。

“上!缠死他们!仙人很快就会到,到时候看他们怎么死!”不管如何,缠住他们等待仙人到来才是他们唯一的活路。

四鬼化身黑流冲向了杨厚土三人。

“斗佛金身!唵嘛呢叭咪吽!”三戒一马当先的迎上了一股黑气,随着他的大喝!一股耀眼的黄光在他身后大放,一个硕大的金色佛影宝相庄严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随后那佛影一下子窜入了三戒的身体,一瞬间!三戒便犹如神魔附体一般双目精光四射。

“砰!”那肥大的拳头一拳就把冲向他的那股黑气砸得直接飞了出去,以战斗见长的金刚僧肉搏战实力可见一斑。

我勒个去!杨厚土在一旁指挥着这个像鬼多过像水灵将的家伙迎上恶鬼的同时看见威风凛凛的三戒不由得惊呆了。

尼玛!神仙是鬼也就算了。我特么怎么感觉,这力大无穷的佛门金刚僧,越看越像鬼上身啊!老子那廉价的三观.....

“临兵斗....”葛无忧一脸冰寒,玉手正快速的结印。

“诶!!别啊!师妹你别这么残忍,这些恶鬼不是太恶!你那大招一出来还不给打死了啊!留着,我超...哎哟!”三戒看到葛无忧动不动就要放大招赶紧喊道。

谁知话还没说完就被正对上的那只恶鬼狠狠的在他头上来了一下,“你大爷的!”暴怒的三戒冲上去就就是一顿罗汉拳。

结印让三戒打断了,葛无忧抿了抿嘴摸出两张黄符念道:“镇魂,破凶,虎魄出!”玉指一翻两张黄符应声燃起,双手之上那两团小小的火焰中同时窜出了两只浑身冒着火焰的老虎嘶吼着扑向了迎面而来的两只恶鬼。这两张虎魄符是她从动物园死掉的老虎身上请来的,虎为丛林之王,在动物园中悲哀的老死是它命数的悲哀!

身为极灵传人的她能够与有灵之物交流,身为王者,虎的灵魂只求能够轰轰烈烈的死去,而不是带着这憋屈的一世再入轮回!

它们奄奄一息的向葛无忧哀求着这一夙愿。葛无忧同意了,这既能满足虎魄的诉求又能方便自己何乐而不为呢?所以葛无忧将它们的魂魄请出安于符箓之内,以魂斗魂也是她捉鬼除凶的手段之一。

释放出的两只虎魄吼声震天带着无匹的气势将两只恶鬼迫得连连后退,葛无忧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她知道,激战之后它们将再无遗憾的消散于天地之间。有什么超度能够比得上夙愿得偿的畅快呢?虽然不再有下一世,但有谁又能够有真正的下辈子呢?在踏入轮回的那一刻,此生此世便已经死了。

下辈子!虽然灵魂依在,可那还是你么?

带着这种有死无生的霸气,两只老虎的魂魄将战斗二字诠释得淋漓尽致,一扑一咬间无不充斥着本能的霸气。就连一旁金刚佛加身的三戒也不由自主的时不时用眼睛的余光关注着这两头猛虎。

女鬼带着希翼的神情看着这三个将那几个平时作威作福的恶鬼打得抱头鼠窜的高人,到这里这么久,她第一次有了希望。如果他们真的能把包括她在内的一众孤魂解放出来送往真正的阴间那该有多好。

恶鬼,魂魄强度仅在普通亡魂之上,况且这几个恶鬼远不是三戒预料中的那种穷凶极恶之徒,仅属于一念催生的恶鬼,所以三人与相斗几乎感觉不到什么压力,差不多都在压着打。只不过想要收服他们需要费点儿功夫而已。

场中斗得正欢之时,突然三人警觉的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屋顶上。三戒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阴气似乎锁定了他,那种压迫感让他心中一沉。

他朝前疾挥一拳身子往后爆退了好几步喝道:“点子硬!退!”

杨厚土与葛无忧灵觉也同时感觉到了压迫,二人迅速的与爆退而来的三戒组成了一个遥相呼应的三角。

“桀桀桀!道传居然跟和尚混一起了,你家长辈知道么?两个道传一个佛传,货真价实的灵根呐。难道老天爷开眼了,要助我成神么?哈哈哈哈....”屋顶之上黑影一闪而逝,下一秒,那黑影便出现在了几只恶鬼的旁边阴恻恻的大笑着。

那几个恶鬼忍着刚刚的争斗受挫身上魂体不稳的痛楚赶忙跪倒在地磕头道:“我们没能拿下他们,仙人恕罪!仙人恕罪!”

“嗯~好!恕罪,恕罪!”黑影森然一笑突然大嘴一张一口将丝毫没有警觉的四个恶鬼给吞到了肚子里。他砸了砸嘴状似回味的道:“有了他们,你们的存在将再没有丝毫的作用。”挥了挥手,四周阴气渐渐平稳了下来,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的形象显露了出来。

葛无忧心中狂震,此间首恶会是个邪道她心中早有猜测,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个邪道,居然会是个已死的鬼道!!!

邪道让人参拜有可能是为了其他目的,但若是鬼道如此这般,那边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瞒天过海想要证得阴神位!而此时的鬼道虽无阴神之位加身浑身鬼气缭绕,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浑身那可怖的鬼气强度代表着,他!至少已经是个名副其实的野神!一个与道传地师巅峰一般精神强大的鬼道!

“枉你曾是道家人,这种占山为王丧尽天良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你的道心呢!”三戒沉声喝道,此时此刻他的心已经沉到谷底了,这鬼道魂体看起来已经近乎于实体般的存在了。一身煞气内敛,这已经是煞鬼即将突破的征兆了。要知道,在阴间,巡查阴差那种五级阴神碰上强大的煞鬼都有被吞噬的可能,更别说这种吃鬼香火走野神路的道鬼了。

他们碰到这个野神道鬼算是栽大发了,面对他无异于面对一位实力堪比四级神将的存在!他们,没有胜算!

“嘿嘿!道家人又如何?一辈子奔波于除灵灭凶的路上却仍然逃不过生老病死。他阴神能够逍遥自在与地长存,我为什么不行?况且...我做什么天管地管也轮不到你们和尚来对我说三道四!”邪道木然道:“等到我灵魂内产生了香火根基,下到阴间吞掉一个正司阴神,那他灵魂中的香火根基便会与我的同化,到那个时候,他的香火就会变成我的香火,而我,将成为一个真正的阴神!哈哈哈....”

他猖獗的大笑着,彷佛面前的这三个年轻的道传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一般,“我需要一个契机,而你们!就是我的机缘!留下你们的灵魂吧。你们将助我踏上神位!”

葛无忧冷然道:“道传以除魔卫道为己任,我们做正确的事,阴司给我们论功积德。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我们道传志不在今生,图的是心安理得的来世逍遥。一个道传前辈居然妄图篡神!!!哼!好大的白日梦。要我们的灵魄就亲手来取吧!小心烫到你那飘飘幽幽的鬼魄!”

两只虎魄是斗不过这个邪道的,所以葛无忧并没有让它们有所动作。它们刚才与恶鬼的争斗中已经赢了,心中已经了却了遗憾,她不会残忍的让它们在最后的意识中被这邪道轻易的抹杀,保持着胜利的心消散于天地之间是对它们最大的奖赏。

葛无忧看着两只虎魄缓缓消散,她轻声说了句走好!

“哈哈哈!笑话!天大的笑话!功德?来世?哈哈哈哈!”那鬼道听得葛无忧的话彷佛是听到了这世间最为可笑的事情一般狂笑着,不知道是不是杨厚土的错觉,他居然觉得这一声狂笑中带着那么一丝悲凉!

“极灵!玄武傍身!”金芒一闪,金色玄武从她的灵台一闪而出盘旋在她耳边。极灵最厌恶的便是邪恶的气息,金龙一出便立刻朝着邪道的方向发出了怒吼。

“水灵将!攻!”在杨厚土心中,不管多强的鬼也不过就是鬼罢了。你要整死我,我怎么的也得咬你一口再说。

“玄武葛家?水灵将!杨家人?”邪道见到这两个道传世家的标志性灵术之后面露森然,他狰狞的哈哈一笑:“真是老天有眼呐!今天我要让你们两家把欠我的都给我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