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05章 郁闷的任务

在礼单上写上了“杨厚土”三个字以后,他冲正朝他鞠躬的一个主人家深深的还了一礼。

“二娃驼子你们过来!”他闻声转头,正在院子里指挥着大家忙活的队长正朝他招了招手,二人赶紧朝队长走了过去,他们知道,这是要给他们安排任务了,不过他们来得稍微晚了点儿,不知道会分给他们干啥。

“你们俩怎么来的这么晚?不积极嘛!以后轮到你们结婚的时候,要是别人也慢吞吞的,看急不急死你们!”村长杨高亮故作严肃的看着他们数落道,两人赶紧陪笑着说下次不敢了。

毕竟人家说的也没错,谁家没个大事儿小事儿的,这帮忙的习俗可不是开玩笑的,谁心里怎么想的谁都不清楚,要是真的谁小心眼儿把他们来晚了点儿这小事儿给记在心里,那以后总是心里不痛快不是?农村人嘛,实诚的人是不少,可小心眼儿的也比比皆是啊!

不一会儿,依旧还在竹林里不停烧开水的杨南就看见了自己的两个老表耷拉着脑袋一脸郁闷的跟着几个叔叔辈儿的拿着铁锹和锄头走了出来。他一看差点笑出声来:“哈哈!所以啊!做人要实诚,你们这任务艰巨啊!”

“笑毛!你家隔得近罢了,瞧你得瑟的那样儿!”刘坨子郁闷的说道,他心里暗骂队长大人的理论操蛋,再怎么说来晚了也是杨厚土那货的缘故,我是去喊他啊!也跟着倒霉....

不过他也就心里想一下,这话他可不敢说,杨二娃那炮仗脾气随他爷爷,鬼知道他当过兵之后有没有改,万一变本加厉了那自己虽然是表哥,但是说不得也要挨上两拳。一旁的杨厚土心里也老不舒坦了,暗骂道现世报来得快,这才刚刚嘲讽了杨南,转背就挨了。

也怪不得刘坨子心里不痛快,他也没想到这不靠谱的队长居然会给他们俩小伙子分配这么个堵心的任务---打金井!

打金井,也就是挖坟坑。按照规矩来一般都是由那些中年汉子,有后的那种人去干,不过由于他俩来得晚,其他人都已经有活儿干了,正在凑人数呢。

老人常说八大金刚金井抬丧。意思也就是说这打金井的得八个汉子,然后抬棺材的也得是八个汉子,这才符合这片儿的丧葬习俗。而就在他俩刚刚好踏进院门儿的时候整好凑足六个,结果这两个姗姗来迟的人直接就装上了。

杨四爷的阴宅是隔壁村儿的王先生给看的,就在他家对面儿直线距离七八百米的一个山包上,一行八人就跟着穿着一件儿皱不拉几的黄色道袍的王先生晃晃悠悠的来到了打金井的地方。

这个地方感觉不怎么样嘛!杨厚土心里暗道。这块地方杂草丛生,山包上也没见有其他的坟。周围连几颗像样的树都没看见,还能是个啥好风水?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嘟囔出来,此时此刻打头的王先生正一马当先的站在前面嘴里叽里咕噜的念叨着一长串听不懂的咒语还是什么玩意儿。

冬天的风在这有些光秃秃的山包上呼呼的吹得僵脸,可站在这后面的八条汉子都是一声不吭的站着等待前面的王先生下令破土。

“阴见阳兮合就阳,阳来阴兮穴堪藏,着!!!”杨厚土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突然声音突然大了起来王先生突然“叮~”的一下子朝天上弹了一个硬币一样的东西,大家的目光都随着那个小东西转动着,“噗”很小的一声,硬币落地。“来!从这儿破土!”

听得王先生下令,一群早就冻的瑟瑟发抖的汉子赶紧拿起了手中的家伙开始干了起来,当然杨厚土也听话的准备开干。

村上的一位大叔举着锹破了第一锹土之后,王先生又喊了一声“慢!”,随即从邪跨在腰间的布口袋里摸出了一大卷子红绳和几根铁钎,只见他麻利的顺着破土的地方唰唰唰的不到两分钟就将铁钎插好并用红绳子在铁钎的范围里崩了一个大大的长方形出来,喘了一口气才慢悠悠的道:“好了!记住,挖内不挖外哈!”说罢就径自走到了一旁的石头上坐下来,一副监工做派。

六个叔叔辈的汉子倒是没啥,直接就跨进圈儿内站好位就动起手来,看起来就知道肯定不是第一次被抓壮丁干这事儿了。就杨厚土和刘坨子两个人站在那儿看着有点儿懵逼。那红线崩出来的长方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这八个汉子站在里面又是锄头又是锹的,很容易误伤诶。

“站着干嘛?还不赶紧进来,这活儿得八个人同时干才成!不然不吉利!喏!二娃你站这儿,驼子你站我旁边就行了。”一个正在铲土的表叔冲两人说道,两人愣愣的点头听话的站了进去,开始干活儿,这干起来才知道,原来这站位还挺讲究,锄头在外铁锹在里,错来错去的还真就干着顺手了。

按他们乡下的习俗,除了没儿子的打三尺七之外,有子三尺九,多子四尺七。这杨四爷有一儿一女,这就有点儿笼统,但是王先生还是吩咐他们按照多子的规矩来打金井,也就是得按四尺七来挖,刘坨子一听就龇牙咧嘴的看来杨厚土一眼,这愣生生的就给多出那么多深度,坑又这么大,忒累人了。

不过这既然长辈们都一声不吭的挖着,他们俩小辈就更没那胆子说话了,没办法,只能闷声干活。

随着时间的流逝,八个壮丁的配合越发熟练,速度也慢慢的提了起来。临近中午十一点左右,坑已经挖得快差不多了,一个长方形的深坑已经成型,大家的背心都湿透了,不过村里人实诚,都没想着歇口气什么的,一想到中午的那一顿有酒有肉的,就想着憋着一口气加把劲给整完,整好,这才对得起主人家的那顿饭不是?

就在这时,整卯足劲儿往下挖的杨厚土一锄头下去“锵”的一声,挖到石头了。他紧握着锄把的双手被这突如其来的反震力道震得发麻,大家都转过头来一伙的看着他,他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脑袋,提起锄头一看,锋口都给整了一大个缺口,擦了!这谁家的锄头?怕是要报废了。

众人笑了笑没说话,转头继续干自己的活儿了,虽说是个喜丧,可毕竟这打金井这活儿十个人都会觉得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忌讳,所以都是多干事儿少说话。可接下来这两分钟,“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大家伙儿在这深深的金井里都挖到了石头,这就不好操作了。

这些声音也惊动了正待在上面打着哈欠的王先生。他听着这声儿不对,就赶紧跑到金井边儿上皱着眉头朝下面看去。

“你们把上面的泥都给清理掉,看看下面这些石头是大是小再说!”捋了捋胡子,王先生道。

大家听了都就开始用铁铲开始铲泥巴,挖到这儿基本上都是粘土了,铲起来很费劲,所以大家都卯足了劲清理着,心里都想着:“这破石头可别是一整块儿才好啊。不然就恼火了。”

天不遂人愿,一个高低不平但是非常大的青石面在众人的清理下逐渐的显露出来,从上面几个星星点点的锄痕大家都知道,这不是容易敲打的砂石,而是非常坚硬的青石石料,大家都苦着脸抬头看着依旧在坑边皱着眉头的王先生。

此时此刻的王先生心里也是有点想骂娘了,自己在这十里八乡的办丧事看阴宅好歹也有二三十年了,附近的村子基本上的业务都让他给包圆了,就连隔壁几个镇的人时不时都会慕名而来找他办事儿。

虽说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自己心里明白,但是就这最基本的判定土质这门技术他自问也是炉火纯青了,这金井下面居然整出来这么大坨的青石,加上这几个汉子直勾勾的眼神把他一张脸整得火辣辣的,感觉十分的没面子。

到底是老先生,虽说皱着眉头,但是脸色不变,依旧是一脸的淡然,他从布袋里摸出皮尺,拉着一头然后把皮尺起始的一头扔到下面道:“帮我拉一下,看下现在的深度是多少。”刘驼子听话的把皮尺的头给拉到底压住。

“四尺四?啧!就差三寸。”王先生看了看手里的皮尺心里嘀咕了一下,随即眉头一展冲下面的几人笑道:“哈哈,主人家真的好运气,不多不少正好四尺七!这是天意啊!看来主人家有福了啊!”

下面的人一听,诶?真有这么神奇?不由得看着上面的王先生的眼神更是恭敬了,真的是神人啊!这都能看得那么准,以后家里有什么白事肯定要找这种厉害的高人。看着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王先生神秘的笑了笑没说话,不过心里还是暗自为自己的反应得意了一下,有子三尺九嘛!多子才四尺七,这一儿一女的,四尺四足以!反正又没人看见自己手里那头具体是多少。

听着先生的话杨厚土也吐了口气,这总算是完了,然后拍了拍手上的泥巴冲一旁的驼子道:“搞定!走走走,回去干饭!”大家一听,这饭点儿还真快到了,随即汉子都收拾了家伙上了坑,折腾了一上午了,终于可以喝酒吃肉咯!

山上的风呼呼的吹着,众人头也不回的扛着家伙离开了,王先生虽说心里有个小疙瘩,但是对他这种久经战阵的老先生来说也只是心里堵了一下而已,在多看了一眼后也是背着手扬长而去。

挖完金井了,也没那么多忌讳了,众人开玩笑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谁也没有注意到,金井的底部,他们的铁锹、锄头在青石上留下的白色痕迹开始慢慢的变得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