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59章 你...跑快点儿喔!

杨厚土被抓住衣服之后本能的半蹲回身,双拳如暴雨般砸向了面目可怖的邪道。

小腹、裆部、咽喉等下意识部位他一个都没放过,可奈何这次他可没这么好运了。僵尸的肉身实在是太逆天,拳峰上都快被他打出血了,邪道依旧还是抓住他的外衣纹丝不动的站立着,那只瞪圆的单眼中满是怨毒。

“呃...打个商量。我带你去锦城医院做个手术装一只新眼睛,你放过咱仨成不?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不知道打了多少拳,杨厚土的双臂都打得没力气了邪道依然纹丝不动,心寒无奈的杨厚土抬起头赔笑着说道。

“死!!!”邪道提着杨厚土的衣服一把将其抛起握住他的一只脚直接就把一米八个子的杨厚土给抡了起来。

“砰”

“砰”

“砰.....”

暴怒的邪道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弄死这个小辈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了,他只知道要狠狠的狠狠的,一定要让这个小辈死得很惨....也许,等他们死之后挖掉他们的心脏吞掉估计自己的心里会好受些吧!

杨厚土就这么悲惨的被气得神魂不稳的邪道僵尸当作了一个泄愤的沙包抡着不断的砸在那坚硬的干土地面上。

这地面很干燥,全是干硬的泥地。就算杨厚土已经很尽力的将部队里学的倒功用上,每次在快要接触地面的时候都用力的用两个前臂主动拍地减少伤害的力道。可奈何玄尸的力气太大,每一次都难免的会让自己的头部与地面亲密接触。

很快他就头晕目眩耳鸣不止,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我就这么被一个暴怒的玄尸抡死了,会不会很丢人?”

就在葛无忧晕倒,杨厚土已经被虐的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墙角一个身影出现,正是刚刚醒来但脚步还有些悬浮的三戒和尚。他单手扶着墙视野刚刚进入广场就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我...我能不能再晕一下?”先前他的确晕了一小会儿,可当杨厚土跟葛无忧二人大发神威之后追击邪道逃逸的虚魂的时候他又迷迷糊糊的看到了。等两人追过墙角他才艰难的站起来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透支了灵力的他是真的很虚...就这么一段路,他基本上都是扶着墙一路走过来的,天知道他刚刚转过墙角看到的居然是这么一副画面心里的阴影面积有多大....

一切都变化得太快了,杨厚土他们从追过来到现在也不过就短短几分钟时间。就这几分钟时间他们就能反胜为败惨成这德行,这让准备过来共同庆祝革命胜利的三戒内心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

一把好牌打得稀烂啊!

有热血的人都不怕共赴黄泉,最怕的就是本来还三个人一起挨的,到现在就自己一个清醒的那酸爽就别提了。

“恩?”邪道这时候也看到了刚露出半个身子在墙角目瞪口呆的三戒,他停下了对杨厚土的虐摔,单手提着他的一只脚面露阴寒的看着内心淌血的和尚。

“那什么...你能不能先整死我再整死他?”三戒郁闷的说道,说实话。踏上这条阴阳路之后,基本上就不会再害怕死亡了。因为他们都知道,死亡并不是尽头,只是心中放不下的是阳世的牵挂,亲人不再能看见自己的痛苦而已。

一时的伤痛在所难免....可他无所谓,老子挂了,爷爷也挂了。自己就剩下一座庙,穷的只剩钱了....

不过在这儿他可不敢随随便便的死,这货活着的时候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道士来着,要是真的死了让他弄来当磕头鬼那玩笑可就真的开大了。

邪道一声不吭的丢掉了手中杨厚土那只脚一步步的朝三戒走去,这里的两个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解决掉这个残废和尚,他有大把的时间去好好的炮制他们的灵魂。

这几个年轻人对他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能早一分钟尘埃落定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如果说这三个人就仇恨度而言,他最为恨的就是这个和尚,无他!只因为他是和尚!!!

“噗...”

“诶?你还没死呐?好好好...赶紧起来,咱俩一起干他!”三戒见鬼道身后像团烂泥一样瘫在地上的杨厚土“噗”的吐出一大口血,嘴巴上口水跟血水已经完全分不清了。不过至少还没断气是肯定的。

邪道闻声也是转头看去,他心中也很惊讶,这个杨家后辈身子是铁打的么?被自己当个破布口袋一样摔了几十下居然还有气?

“打....打..你妹....”杨厚土在邪道惊疑的目光下居然缓缓的撑起身子坐了起来,他手想抬起来,但现在的他浑身跟散架了一样提不起一丝的力气。

只能“呸”的吐了一下嘴巴里的沙子和尘土耷拉着脑袋无力的还了句嘴。

这时候的邪道脑子已经有些转不过弯来了,自己躲在这里十几二十年,难道世道变了么?不怕死就算了,这一个个的居然还有心情当着他的面拌嘴?这让站在他们两人中间自以为掌握生死主动权的他情何以堪!

“我说!现在这情况已经这样了,还搞不搞一把?”三戒也一屁股坐到地上淡然的无视了站在他俩中间的邪道。

“两个选择,第一,你扛着,我出去找救兵。第二,我扛着,你去找救兵。虽然我比较倾向与第一,但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我还没跑出阵你就玩儿完了。所以,便宜你小子了...”

“救兵?”杨厚土抬起头露出了一张已经肿成了猪头的脸有些茫然道:“找谁?几百公里跑回去找葛老爷子么......”

“唉...果然,智商是硬伤,没得救啊!”三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骂道:“几百公里对活人来说算远,对那位高级公务员来说,只要他想,这点儿距离完全不是问题。”在这聚阴阵之中,不但困住了阴魂,也同样阻隔了请阴差的灵术。

要想找到救兵就只能到阵外方可。

想着自己三人无所畏惧意气风发的一脑袋扎进这阴阵中,再到现在这一个个连脱身都困难的窘境前前后后才去了多少时间?真的是.....太年轻,太尴尬了....

“你是说.....”说道高级公务员,杨厚土只认识一个,那就是锦城庙堂之上那位三爷爷了。想到这儿,他眼中的灰败一下子消散了不少,张三爷的本事在小说中可是杠杠的,只要飞将军出马,那还不马到功成?

看着两个后辈小子居然完全无视了自己的存在,邪道气得是三尸神乱窜。

“呵呵...哈哈哈!不知道你们是哪儿来的自信,难道你们认为自己还有机会跑出去不成?”越是想要掌控节奏的人对于别人的无视是最难以忍受的,他咬牙恨道:“我对我要证的道知根知底,我想要做什么我光明正大!可你们杨家杨山林呢?那个虚伪的真小人!我真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

是杨厚土第一次从其他的道传口中听到父亲的名字,这邪道...居然真的是被自己的父亲给搞成这副德行的?看来,自己那个消失了那么多年的老子可没闲着,就是不知道现在他又在何方?

“厚土师弟啊!你信我么?”三戒打断了杨厚土的思绪道。

杨厚土愣了愣随即龇牙咧嘴的笑了笑道:“这里除了你就只有晕过去的葛大小姐,小弟没得选呐!”

“信师兄,你就迈开大步子走吧!这不尸不鬼的怪物交给我了。”三戒深深的吸了口气呼的一下子站起身来,他双眼中迸射出点点金芒沉声道:“自古只有站着死的金刚僧,你这老家伙老糊涂了吧!真以为我会这么么瘫在那儿让你掏心挖肺?”不得不说,战意升起之后的三戒浑身散发出的气势的确有些退邪三分的架势。

还没等杨厚土心生崇拜,他就冲杨厚土喊道:“不过,你可得跑快点喔!要是来晚了,我这波逼可就装炸了!”

我曰.....

“小辈狂妄!”邪道森然道:“你们谁都走不了!你也谁都救不了!”说罢他转身就想要先捏死依旧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杨厚土,他是水龙杨家的传人,仇人一脉必须死!他冲向杨厚土挥出了他那惨白的手臂。

三戒见状再次凝聚灵力大喝一声:“金刚僧!”随着他的爆喝,那附身金刚再次凝现入体。疾步而来的三戒瞬间速度暴起三分眨眼间便冲到了邪道的身前将杨厚土护在了身后,双手一抬便“砰”的一声直接接住了邪道挥下的那一爪。

“走!”三戒头也不回的喝道。

杨厚土听罢咬着牙直接站起身没有一丝停顿的迈开步子朝前走去,此刻他已经将身后的一切置之度外了。就算他再怎么担心也不能为三戒分担丝毫的压力,这时候每多走出一步都是对自己三人最大的负责。

身后砰砰声四起,他知道!三戒已经跟邪道硬碰硬的缠上了。

看见杨厚土的身影逐渐的离开了广场直到转过墙角消失不见,邪道此刻心中怒火已经抑制不住的燃烧起来。

他一次次的迫退了这个可恶的和尚,但每当他想要追出的时候,这和尚就又不要命的粘了上来就跟个狗皮膏药一般甩之不去。更让他羞怒的是,这和尚每次的攻击对他并不是不能造成伤害的,所以他又不得不停下脚步来应付他。

“臭和尚!既然你想要舍身成仁,那我今天就成全你!”全力杀掉这个和尚自己才能脱身,既然如此,那就尽快杀掉他!希望那个小子到时候还没跑出去,就算跑出去了!自己也得把他掏心挖肺以报杨家杀身之仇!

三戒摸了摸嘴角的血迹嘿嘿一笑道:“少大话连篇!你刚刚不过是趁着我那两个师弟师妹心神未定才能一举重创他们。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具玄尸虽然速度一流,但我还能感受到你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灵魂气息。”

念头通达之下,浑身的佛光仿佛实质般游离在他体外让三戒看起来无比的威严,他拧了拧脖子语气也变得森然:“真正的有魂僵尸可是魂与体完全融合,你有灵魂气息存在,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虚弱的灵魂和一具未熔合成功的尸壳强行融合而成的怪物而已!我三戒好歹也是灵师巅峰,燃烧灵力之下,我就是干不死你也得砸断你几条肋骨你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