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60章 张三爷杀到

“不疯魔不成活!燃我阳灵,敬尊我佛,杀贼!无生!凝我佛身,唵嘛呢叭咪吽!”三戒点燃了自己的灵力霎那间佛光耀眼犹如罗汉降世般立于天地之间,他施展的正是佛门伏魔罗汉神通。

杀贼代表无明烦恼已断,无生代表已了脱生死,证入涅槃。

罗汉!明王座下神位!这是修佛的最终目标,与阴神类似但又不完全等同,属阴间另一系统,徜徉阴阳两界普渡众生。罗汉果位也代表着修佛者至高无上的追求。

佛代表着慈念,他们是另类的阴神。在阴阳两界,他们随遇而安感化无边罪孽他们化身不动明王,震慑邪魔。无畏无求,所以就不能像普通阴神一般管理诸多事务。就这样,他们的存在便成为了异类的阴神。

在这阵中虽然阻隔了灵术与外界的沟通,但却无法阻绝三戒以愿力所演化的金身罗汉神通附体。

佛门修的是愿,此时此刻的三戒就正被那股玄而又玄的愿力所包裹着,他感觉到自己浑身充满了无可匹敌的力量,眼前那个一心想要将他掏心挖肺的玄尸仿佛自己一巴掌就能拍死似的。

虽然这种感觉很爽,但他知道,这只是佛门大无畏的愿力在脑中作怪。他可不敢真的膨胀到以为自己加了状态就天下无敌了,他爷爷以前就犯过这种错,凝罗汉身之后就去找人单挑,结果差点门牙都让对手给打掉了。

况且这一招几乎算是他的看家本事了,自己等级不够,还无法长时间凝聚佛身战斗,而且,这一招是以燃烧自身灵力为代价牵引愿力以达到战力增幅,类似于超强亢奋剂的效果一样,不仅极其伤灵根,而且这招过后,就算他安然度过此劫,最起码一个月得做个普通人了。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是死是活,只要能够拖到杨厚土携救兵赶来就够了!

“哼!自认为清高的佛修们最是可恶!是谁害得这天下如此多的道传连死都不敢死!!!正是你们这群入魔了的秃驴!!不是自己的始终不是自己的,我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邪道怒吼一声直接朝着三戒扑了过来。

正如三戒所说,他现在魂与尸壳并未完全契合,可以说他现在正是自己虚弱到不行的时候。

但就算是这样,僵尸的速度与力量也不是闹着玩儿的。一个不小心极有可能让这个怪物抓得肠穿肚烂也是霎那之事,所以,虽然三戒依旧不断的在刺激着邪道那颗高傲狭隘的心,但真正相斗起来,三戒也不得不停住了最全神贯注的应对。

“邪物猖狂!吃你住持爷爷一拳!”面对扑面而来的怪物,三戒毫无保留的燃起愿力面目狰狞的一拳呼了上去。

一时间佛力与阴邪在广场上四处翻涌,两个战红了眼的人眼中再无他物。

再说杨厚土,正当广场上的两人已经战到白热化的时候。他正咬着牙一步一个脚印的艰难前行着,脑子里阵阵的眩晕让他不得不一路扶着墙根前进。

两只眼睛由于过度的肿胀已经严重影像了他的视线,不过还好,从眯着的那条缝里还是能辨别清楚方向。已经听不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了,也不知道三戒能挺多久....

那种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个怪物追上来吃掉他的心情别提有多酸爽了。

尼玛!他用力的给了自己两巴掌,甩了甩头深吸一口气一瘸一拐的加速迈步。老子这绝对是被打出脑震荡了,真心曰了狗....

一路上有不少受惊后隐藏于暗处的亡魂看见杨厚土前行的身影都纷纷悄悄的伸出脑袋看着,这时候杨厚土才真心懂了欲斗兽先斩其爪的重要性啊!

这一路的亡魂那么多,还好自己三人最先就把那几个恶鬼给报销了。要不然,别说一个了,就是半个恶鬼现在都能在杨大湿身上为所欲为....

四周的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了,他的双眼盯着前方那个三人进来时的入口机械般的蹒跚前进着,虽然这阵法是看不见明显的出口的,但他知道,不远了!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随着他无意识的一脚踏出,眼前再也不是那阴风阵阵的情景,放眼望去艳阳高照满目尽是绿油油的世界。

三人进去的时间并不长,但杨厚土这时候仿佛真如在地狱中煎熬了不知多久后重踏人间一样的重生之感。他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想要让他什么都不管就这么躺下,可他强撑着不让自己身上有丝毫的放松,这时候若是稍有放松他肯定自己马上就会晕过去,那样的话里面的两个人必死无疑!

在这荒山野岭里当然不会有什么三牲让杨厚土摆上请阴神,特事特办一切从简。

神之所以为神,受人香火不入轮回者自然是拥有着不同寻常的特异之处。阴神的名讳只要是从嘴中念出一般他都会有着若有若无的感应,只是看他想不想关注理不理你了。

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指的就是如此,诽谤神邸对阴神不敬要是刚好被那位闲的蛋疼跑过来瞧一下看见、听到.....那估计你的下场就得看人家心情了,随便找个阴差盯着你至少都能让你倒霉个一年半载。

杨厚土到抽着凉气龇牙咧嘴的取下身后那已经皱里吧唧的贴在他身上的背包,从里面翻出了两柱已经被摧残得像两根光棍儿的香抖了抖,那仅存的香灰都让他快抖干尽了。

“有怪莫怪,不是我心不诚,而是我人都给摧残成这德行了,何况是香呢....”他点燃了那两根只剩点儿香灰的棍子插在地上虔诚的跪在地上念道:“走阴过阳,清水传人杨厚土今遇邪道祸乱阳间,生死攸关!特请锦城城隍张翼德现身相助!”

现在这官场气候,请神可不能乱请。杨厚土直呼其名的意思就是要直达阴神的感应,要是一不小心请来个小阴差来了不仅没用还浪费时间。

再者说....他也就知道这么一个高级地府公务员的名字。还好他知道这锦城阴神名讳,要不然他真的要乱喊二郎神了。

心急如焚的他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之后顿了顿,然后又再次不停的磕头。现在真心是争分夺秒的时候,要是这张三爷又像上次一样再打一圈麻将再现身,估计黄花菜都枯了....

也许是自己像捣蒜一样磕头的诚意打断了城隍大人的牌局,就在他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之后四周的山林中落叶纷飞,起风了...

“哇呀呀~~~~三爷爷在此!何方妖道胆敢作乱!”

杨厚土刚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远处就传来了那标志性的大嗓门儿声,杨大湿要不是这时候身上痛的不行还真的差点激动得跳起来,这大嗓门在这一刻听起来是无比的亲切!张将军!我的亲人呐!

“踏踏~~踏踏...”只见树林中阴神那标志性的彩色光晕闪现,远远的传来了一阵马蹄声。杨厚土定睛一看,我勒个去!只见城隍张翼德大人正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从远处疾行而来,那一身炫酷的战甲加上手中那杆丈八长矛将张三爷衬托得神勇无比。

关键是,他身下那匹超大的战马居然是临空奔袭。我擦!从内心来讲,杨厚土这时候已经被城隍大人威武的出场方式深深的震撼了。

“吁~”直到张三爷勒马驻足才杨大湿身前,他脑子里都还有点儿当机。没办法,这逼格太高了....

“你是?你是杨家那个小伙子?卧槽!咋给揍成这德行了?”城隍大人一看杨厚土这惨不忍睹的样子真的是给吓了一跳。

要说这吃阴阳饭的明面儿上跟阴间属于合作关系,大家互惠互利同求阴阳两界的稳定,有个啥帮衬一下那是很正常的。可那也不是谁都能请的动这身为二级阴神的张三爷,他出马自然是考虑到诉求者是世家传人,从古至今,多多少少跟他们的祖辈也算有过交集,不露个面不好。

其次嘛,那就是张三爷实在是手痒得慌,自己都不知道多久没有跟人动过手了。上次动手貌似还是自己死皮赖脸的拉着明觉干一架,谁知道明觉不经打,让自己打掉了两颗牙之后这老和尚就再也不跟自己愉快的玩耍了。

“哎哟我的大神!咱就别说了,阵法!您赶紧进去,要不然三戒跟无忧两人怕是都硬了...”杨厚土脸色涨红有点儿不好意思,他连忙催促着张三爷动身,就他们说这话的时间,都够掐死两三个人了都。

“嗯?他们俩也在?”张翼德眉头一动翻身上马,“说吧!朝哪儿走!咦?你还跪着干嘛?我都来了,这么客气干啥?你赶紧起来啊!”虽然他是阴神,可他也不是万能的,自然不能一眼就看穿前面隐藏的阵法。

“直接走!直接走就进去了!赶紧的您!”杨厚土这时候恨不能把自己的脸埋在土里,人艰不拆您活了几千年难道不知道么?我这是腿软了爬不起来,你当我想一直跪着啊!

阵法?哼!看来自己治下的这群饭桶巡山工作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他一勒缰绳双腿一夹胯下战马甩开蹄子就冲了起来,眨眼间便消失在了杨厚土的眼前,他知道,这时三爷已经进入阵法了。阵法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但以张翼德二级阴神的神通,应该瞬间就能赶到。虽然僵尸极难对付,一般阴差都是绕着走的,可那也得分对上谁!

不管那货有多厉害多难灭,等级悬殊太大那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任其再怎么凶狠肯定也难逃张三爷丈八长矛之威。

杨厚土瘫坐在地上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虽然强力BOSS已经进去了,可他还是放心不下想要进去看看,三戒是死是活那得去瞄一眼,关键是葛无忧可千万别死了,我奶奶还等着我把这个俏娘们儿娶回家当媳妇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