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62章 命数嘛。就是个屁!

“我这是....”不知道过了多久,葛无忧清醒了过来,她靠着墙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耶?你醒了啊!”杨厚土见葛无忧有了动静连忙凑了过来关心的查看,可当他的脸才出现在葛无忧的视线里就被葛无忧狠劲儿的一个大耳刮子扇得眼冒金星。

“你疯了啊!干嘛打我....”他无辜的看着葛无忧嚷嚷道。

一巴掌下去葛无忧就知道打错人了,不过她没有认错的习惯,只是有些讪讪道:“你自己看看你那德行,一张脸跟个猪头三一样,我刚醒,你这突然出现,不打你打谁!”

这话说的叫一个理直气壮,真心日了狗了!合着老子被打成这德行还碍着你眼了啊?

他郁闷的嘟囔道:“我这还算好的了,你去看看那个本来就有点儿胖的家伙,现在那脑袋都肿大了快一倍了都。”

一场战斗下来,葛无忧虽然也受伤了,但容貌上基本没啥变化,也就是憔悴了不少,脚有点儿跛而已。杨厚土嘛,猪头三一个。

三戒就更惨了,撇开先前被玄尸揍的那顿不说,就最后那踹脑袋的那十几脚直接把他的大光头踹成了浮肿不堪的紫红色气球,看着活脱脱一个大头怪婴似的。

葛无忧坐起身来听着杨厚土唾沫子横飞的讲了一下她晕倒之后的事儿,秒懂...合着自己三个人要不是城隍来得及时,估计全都得报销在这儿。

她看了看四周,阳光明媚,虽然入眼之内依旧是残墙断壁,但已经完全没了先前的阴森之感。在她还未醒来的这段时间,杨厚土提着开山刀跑到外面去把那些个布阵的树木砍倒了一大片,阵法一破,大地的气息自然就能循环了。

这荒村终归是恢复了平静,但唯独那个坍塌的阁楼之后那个黑洞依然散发着阴气,在这其间格外的醒目碍眼。

“这难道真是...”葛无忧喃喃着。

“嗯,阴阳路!不过这个通道应该是个隐蔽的存在,至少在我大锦城的范围内并没有这一处通道的记录。”一旁不知道又从哪儿整了一壶酒正喝着的张翼德接口道:“也不知道这东西隐藏在这里多久了,最终让那道人寻到此处,并借此地修那邪法。”

原来真是阴阳路...葛无忧内心震动不已,不过,这也就解释得通为什么这里被困的亡魂会恢复意识了。这通道的那头直达阴间某处,贯穿阴阳的气息自然能够让他们达到凝魂洗魄的功效。

阴阳路的由来就连张翼德这种活了上千年都的阴神都说不清楚,反正从他当阴神那时候那通道就差不多是现在这样了。

阴阳两界相连的通道均有着阴差的看守,每逢府门大开之日,阳间的阴魂都会在阴差的押解之下下到阴曹,而心有牵挂生前无恶的亡魂也可凭借地府出具的路引返回阳间滞留,当了无牵挂之时便再次凭借路引回到阴间。

自此!便长留阴间等待轮回,与阳间一切再无牵连。

连通阴阳两界的通道虽说不多,但也不少,几乎各地都有!而且这道门是阴阳的分界线,故每一道阴阳路的出入口都会有强大的阴差看守着,免得地府有冤孽逃出扰乱世间秩序。

而这条阴阳路,并无记载。

所以,这是个隐患。

“寻得阴阳路,也算你们的另一个功德。你们这顿打没白挨哈!”张翼德嘿嘿一笑,其实说穿了,地府与阳间也没啥大的不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别说下面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了。

阴间的常住人口现在已经完全超过了阳间,没办法!现在这社会行情,生一个孩子有的人都觉得承受不起了,更别说多生几个了。有的孽障甚至还叫嚣着丁克光荣,要是他张三爷能打人的话,估摸着早把这类人给打得半身不遂了。不生孩子?你不生孩子让我们地府还怎么正常运转?

可以负责任的说,阴间那些逃犯比阳间的多得多。那么大的阴曹地府,随便找个地儿藏起来谁都寻他不出。

要是运气好点儿,一不小心发现了这条阴阳路很容易就会逃窜到阳间。到时就又是一笔糊涂账。所以他们几个发现这个东西,张三爷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自己治下的一个火药桶还没炸就让自己给拆了,好事儿啊!

“啥?这个洞能直接到阴间?”杨厚土震惊的瞪着双眼,虽然,他瞪着的双眼也只有两条缝而已....

三戒也顶着一个紫红色的大脑袋惊奇的研究着那个黑洞,他见过阴阳路上的门,不过他见过的那种是有阴差把守的正常阴阳路,那门整得高大上得很,像这种野门他还没见过。

听城隍这么一说,葛无忧突然眼睛一亮,她转过头的时候刚好看见三戒也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自己。

“你觉得怎么样?”葛无忧道。

“呃...我觉得可以试试。”三戒点了点头。

杨厚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俩,听不懂。不过感受着他们两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自己,那眼神里满满的全是套路的光芒不由得后心儿有些发寒。“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怪渗人的!”

“喂!之前是你自己提议要下去找九瓣冥莲的,当时找不到门路。咋了?现在这康庄大道就摆在眼前,怕了啊!”葛无忧瞥了瞥嘴斜眼看着杨厚土道。

“啊?”

“什么?”

城隍和杨厚土同时惊声道。

卧槽!后生可畏啊!现在的年轻人胆子也太大了吧!城隍连忙摇着脑袋摆手道:“你们可别乱来,阴间可不是像阳间一样那么有秩序,下面的社会秩序跟以前的封建社会有点儿类似。搞不好就会出事儿的,这可开不得玩笑。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嘿!我说城隍大人,您不是随时都把命数挂在嘴边么?那锦城水脉埋了这么大一个霍乱你说那是命数,现在我们在这深山老林里都能找到这么一个天然的通道,难道这不是老天爷想要让我们成事儿么?这难道就不是命数了?其实,在我眼中,命数嘛。就是个屁!就像阳寿一样,本来有八十岁阳寿,因为做了什么坏事就变成五十,又因为做了什么大善事又变成七十!那这最初命数所定的八十,不是个屁是什么?”

三戒本来就是个吃不得亏的和尚,他用张翼德自己的话来堵他的嘴。这话一出直接就把本就不善言辞的张大神给直接堵得一张脸涨红,尼玛!有这么怼前辈的么!你师父是谁,让他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不过一想到他那已经过世的爷爷明觉和尚不由得又有些心中黯然,唉!这和尚...是真好人,跟地府那些秃子不是一类。也不知道那老头儿的魂出了什么问题,居然没有在地府登记在册。还是他好!至少不会像他的后辈一样会这么怼人。

“真的行么?”杨厚土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他们三个之前的推测都是基于理论的猜想,这毕竟谁都没真的死过,鬼知道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要是一个不留神真的就这么挂了,那自己这处男之身不就.....

“我说,你们别胡来!下面真的不是你们想的这么简单,况且,这洞口通向哪头谁都不知道。对于你们来说太危险了!”张翼德依旧坚持观点不让这些小辈们以身犯险。

“哟!这城隍大人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们的安全了?既然如此,那就劳烦您一趟,下去把那九瓣冥莲整一朵上来那不就啥事儿没有了嘛!咱谁不想早点儿回家吹空调吃大虾啊!您说是吧?”三戒一听心里就窝火,总是忍不住要怼城隍两句。

本来嘛!你又不帮忙,还总在这儿叽叽歪歪的加倒油,没看见那杨厚土本来意志就不坚定。要是让你给吓得不敢下去了,我就....玛德!打又打不过,心塞...

“你!”张翼德恼怒的指着三戒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那黄泉河是随意可以靠近的么?那玩意儿要是沾上了,神鬼难逃!孟婆那碗卖了不知多少年的孟婆汤就是从黄泉河边上的一些阴间植物中熬炼出来的。

这就算是用它附近的植物熬点儿水喝都能让人直接忘掉一切,你居然想让我去帮你在那河里采花?哼!总有刁民想害朕!老夫痴长你千把岁,不与你这小屁孩儿一般计较!

见杨厚土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葛无忧放低了声音轻唤了一声:“厚土....民生功德为重...”

哎妈呀!杨厚土一听这声儿直接从脚后跟儿酥软到了后脑勺,这是怎么了?撞邪了么?尼玛,受不了!

“嘿!怕毛!干了!”杨厚土拍了拍胸口豪气的说道。

三戒瞠目结舌....这特么这货的左右脑是什么组成的?精..子吗?自己还在想着怎么说服他呢,谁知这师妹一声厚土就把他拿下了?看着他那坚定的眼神,三戒真的很想问他一句,你的自尊呢..你的节操呢....

一旁的城隍也是被这几个小辈给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啊?给点面子好不好?我堂堂锦城城隍不是说了不行么?你们难道没有感觉到我在反对么?居然就这么决定了!这让他感觉他的存在感几近于无....

面对着城隍的怒视,他们直接无视,两人直接拉起杨厚土开始商议着怎么下去,下去了怎么搞了。

哼!让你捣蛋,一边儿玩儿去!

张翼德无奈。功德?也就是大人们骗骗你们这些小孩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