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63章 阴间,你大爷来了!

自古以来,为情为理下过阴曹的道家人并不罕见。而要过阴阳界,也只有灵魂状态才能做到。

所以现在杨厚土要做的,就是灵魂出窍走进那个未知的阴阳路。其他的,下去之后再走一步看一步吧。毕竟谁也不清楚下面什么情况不是?

虽说这黄泉水在阴间所有人都远避之,但他始终觉得,有清水术,应该....应该还好...吧?

阴阳路前,杨厚土盘膝而坐心中不免有些忐忑,虽然嘴里说着不怕,可真要下去的时候却难免觉得有些心里没底。

转过头,他有些纠结的看了看葛无忧和三戒,“我觉得,这事儿吧。应该还能有其他办法,咱先回家吃顿火锅从长计议,下次再去行不行?”

“不行!”

“不行!”

两人异口同声的打破了杨大湿想要临阵脱逃的念想,这阴阳路现在刚被他们发现,能够摸着城隍的脾气钻个漏子下去。若是城隍回头将之标记了,自然就会有阴差核查这条阴阳路的出入口,这样,这路也同样会变为官方通道,附近方圆数十里范围内的亡魂今后也许都会经由这里下到地府。

到时候有阴差把守,还下得去个毛啊!

见杨厚土有点儿心虚,三戒靠了过来冲他挤眉弄眼儿的小声道:“男人,该硬的时候就得硬起来嘛。我看你那眼神,嘿嘿!对小师妹有点儿意思吧?”

杨厚土听完老脸一红,还没等他张口狡辩三戒就摆了摆手道:“别狡辩,小师妹这么漂亮,是个男人都喜欢。我要不是现在还在庙里当主持,我都想下手了。”

啥?这是个什么话?合着你不准备当和尚当一辈子?杨大湿一听不乐意了,看三戒的眼神一下子充满了浓浓的戒备。

“你别这么看着我,这一趟你必须硬起来,要不然小师妹看你这么怂你铁定没戏。你想想看,小师妹吃阴阳饭的,平时哪儿有空去认识普通男人?就算有空认识了,看对眼儿了。长期下来,一个普通男人还不得被这鬼啊神啊的事儿给折磨成神经病?所以,近水楼台,最有机会的还是咱俩。我现在是和尚,自然是没戏,然后....”三戒指了指自己,最后指向了杨厚土。

听完三戒的话杨厚土心里一缩,对啊!他有些做贼心虚的看了一眼不远处轻靠在石头上脸色有些苍白的葛无忧,真心漂亮啊!这么说来,还真是自己机会最大啊!

这一趟.....他心中充满了激情....

“别说了!”他看向黑洞的眼神这一刻居然充满了期待,不就是在河里采花么?多大点儿事儿,想罢盘腿宁神道:“来吧!我准备好了!”

“嘿嘿!真男人,我看好你喔!”三戒笑嘻嘻的冲他比了个大拇指,“我来了喔!”

“卧槽!你好好说话,老子不搞基....”杨大湿一脑门子的黑线...

“嘿!来咯!”三戒顶着个紫红色的大脑袋鼻孔里还时不时的在淌血,收拾心情,三戒盘膝而坐脸上不悲不喜。不过他现在这张脸看起来跟佛门的宝相庄严完全搭不上边,越看越有喜感...

“天、地、人,三魂主七魄,凝则为阳虚则近鬼!阳魂厚土,出!唵嘛呢叭咪吽!”随着他平伸的双掌上佛光微亮,双掌轻抬,杨厚土盘膝闭目的身上渐渐出现了一个虚影缓缓从他灵台向上悬浮而出。

虽然杨厚土现在已经能够自己简单的玩儿灵魂出窍了,但三戒始终是佛门中人,经由他的手来使灵魂出窍会多一层类似于超度的辅助优势。现在是下阴曹而不是去逛公园,多一丝的优势都是好的。

修行就是修自己,也是修灵魂。这一点从杨厚土的灵魂状态就能看出差异,随着他的生魂渐渐离壳,一道非常凝实的魂体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道传的灵魂远强于普通人,这也是为什么道人敢于灵魂出窍的原因。灵魂凝实就代表着在灵魂状态下能够自由行动,不像普通人一样灵魂像阵风一样没有重心飘来荡去的。

意识逐渐离开身体的杨厚土此刻的感受是最直观的,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自己的双手看了看。现在他的感觉实在是太奇妙了,就像是小时候一直梦想着上月球的太空人一样,整个身体像是没什么重力似的。

因为三戒的佛力加持让他的灵魂之上包裹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黄色光芒,这正是佛家特有的超度守魂之力。

他连忙转头看向了身后,身后自己的身躯依旧盘膝闭目像是睡着了一样。这是他第一次以另外的视角看到自己,这种感觉很奇妙。当然,要不是那盘坐的自己鼻青脸肿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太狼狈就更好了。

“怎么样?灵魂出窍的感觉爽不爽?”三戒一见杨厚土灵魂出现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实说,他还真的想试试看这种感觉,见过这么多鬼,超度过这么多亡魂,没玩儿过,自己还真不知道那种穿墙遁地可以随意乱飞的感觉是啥样。

葛无忧也颇有兴趣的看了过来。

当然,他们已经全然忘却了身边还站立着一个吹胡子瞪眼的大神。

城隍张翼德看这情形脸上不自觉的抽搐了两下,你们这群熊孩子到底有没有尊重老人家的习惯?就这么完全不把他当回事儿的把人杨家传人的魂魄给搞出来了,你们确定你们家长是这么教你们瞎搞的?

“万事俱备,去吧去吧!不知道有多久没有道传下去过了,下去别光想着去采花,多看看多听听,回来的时候给我讲讲现在下面是个啥情况哈!”三戒双眼放光的看着杨厚土说道,整的好像这就是地府一日游一样就差没让杨厚土给他带点儿礼品上来了。

杨厚土傻愣愣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要朝着那个阴阳路走去。城隍这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他大喝一声:“你给我站住!”那大嗓门再加上心里有那么一股子气这一嗓子吼出来直接把两人一魂给震得够呛。

“去去去!去找死啊!你们家里到底是怎么给你们讲地府的,啊?下面是海洋公园还是欢乐谷啊?”不得不说张翼德对于这些后辈道传还是关心的,要不然他才懒得理呢。

“我知道你们让这杨家小子下去就是因为他修的是水灵力,偏向阴柔,在下面能够坚持得更久不被阴气入身是吧?”

两人不敢欺瞒暴怒的张飞点了点头。

“我还以为敢指着我鼻子吼的人能有多大本事,敢情也只是个愣头青嘛!”张翼德冷哼一声指着杨厚土说道:“自古以来,有很多道者为情所困又或是为什么原因,他们下地府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哪个道者不是先把自己弄成假死状态再摆下七星灯抛开生死再下到阴曹的?为什么要把自己整到频死的边缘才行?那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灵魂才会更加的与阴魂相似。你以为下去之后光光抵抗阴气入体就够了?下面隐藏的凶神恶煞多如牛毛,他是现在是什么状态?他是个生魂啊!就这么送他下去万一碰上了那些东西,你们还指望着他能完整的回来?”

这一通骂直接把葛无忧和三戒骂的脑袋都抬不起来,的确!虽说他们家传修行,道行不深不浅也算是道者了,但对于很多东西他们了解不透彻自然就不会有那么多顾忌。

想着张翼德所说的这些他们也有些后怕。他杨家现在跟他们一样,也就这么一根独苗。真的差点就这么把杨厚土给忽悠下去要是出了什么事儿那就真的愧疚一辈子了。

两人都朝飘飘悠悠有些傻缺的杨厚土投去了愧疚的目光。

“那现在该怎么办....”葛无忧轻声问道,她有些不甘心的盯了不远处的阴阳路一眼,唉!看来真的只有回去再从长计议了。

看着他们的表情张翼德知道他们应该知道后怕了,脸上严肃的表情稍有缓解。道:“我知道如果让你们就这么放弃了,你们不会甘心,谁知道你们这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又会干出什么事来。这件事我虽不会参与,但我也破例帮你们一把!”

他伸出手掌翻手间掌中便出现了一团彩色光团,他沉声道:“记住!阴曹地府不是过家家的地方,那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贯穿古今的严苛律法那是针对弱小灵魂的,驻守阳间的阴神与常驻阴间的阴神是两个概念。阳间的阴神一般较为和善比较亲近活人,而一直在那阴暗的地府的阴神则不然,他们长期受到下面习性的熏陶,阶级感非常强。不像我们,受当代社会影响,或多或少会有一些人人平等的观念。所以!哪怕是你在下面被一个慈眉善目的阴神一口吞了,临死之前你也不要怨别人,只能怨你们不知天高地厚!”

说罢他挥手将光团甩出,那光团一下子便冲入了杨厚土半浮着的灵魂中。

“啊!痛!!!”杨厚土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是个什么玩意儿的时候,浑身就传来了一阵的剧痛。要知道他现在可是灵魂状态,先前肉身上的痛自打他灵魂出窍之后便没了。现在是纯纯的灵魂伤害,真心是痛到灵魂深处了。

不过这痛也只是眨眼间就消散了,只见他的灵魂缓缓的落地变得更加的凝实,那团彩色光球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浑身阴森气息外放的杨厚土。

给人的第一印象,活脱脱的一个高阶阴魂。

“我能做的也仅此而已,分一点香火愿力融入到你的魂魄中。现在的你看起来已经没有生魂的气息了,有了这一些香火愿力到你身体里,你现在的状态看起来与乡野间的野神没什么大的差别了。这样,你下去之后普通的小鬼儿也不会主动招惹你。记住!两天时间,至多两天时间你必须回来,阴间的阴气浓郁,不及时赶回来你的魂魄离开身体太久将没办法再与这具身躯相融。哼!到时候别怪我不关照你,我城隍庙还差个守大门儿的低级公务员!”

在场三人都感激的朝城隍恭敬的行了一礼,他们知道,城隍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杨厚土再不多言,他看了一眼两人后冲城隍一抱拳头也不回的踏入了阴阳路,两天时间,早去早回!

阴间呐阴间....你大爷来了!

看着这个年轻的身影消失在了那黑洞之中城隍郁闷的拍了拍脑袋,“唉!年轻人真是事儿多,你们是不是每代传人年轻的时候都得玩儿我一把才开心....”他脑中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葛念,想起了明觉,也追忆起了他们的上几代。

他转头对依旧注目在阴阳路之上的葛无忧道:“我说葛家小妹,我那愿力可不是白给的,回头给我多整点儿香烛,让你们家老爷子给我烧,我就喜欢你们道传敬的香烛。”

说完他瞪着嬉皮笑脸的三戒吼道:“你们庙里那些个老秃驴基本上都轮回完了,还供着干啥?你也给我多整点儿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