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64章 地府小村

怀着忐忑心情踏入阴阳路的杨厚土自他一脚踏入之后就两眼一黑啥也看不见了,仿佛置身于一个完全黑暗的空间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能感受到双耳便传来的速感,这是唯一能让他感觉到自己在前行的感知。

这种穿越空间的感觉是无比神奇的,他心里想着,这华夏的阴阳路要是让国外那个霍大神发现之后会是个什么情况?这不正是活脱脱的虫洞穿越的即视感么。而且目的地将是活着的人类无法企及的所在。

现在的科学家这么厉害,没准儿过几年还真能研究出中西方地府地狱一日游的攻略来....

在这过程中,杨厚土好几次想要尝试迈步前行,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坚持着一动不动的造型站立在这漆黑的空间内。这万一一步跨出去又造成什么异变就不好了,咱规规矩矩的以不变应万变嘛。

就这么坚挺的站着,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眼前终于出现了丝丝的青涩光亮,远远的,一个洞口似的出口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内。

嗯?有风?在加速!

这就到了?他脑子里刚刚想着,突然一下子就像是被抽水马桶冲出来一样,“呼~”的一下,他直接从洞口被“喷”了出来。

“啊~~~~耶?卧槽!”被抛得老远的杨厚土被吓了一跳,他手舞足蹈的在半空中胡乱的抓着闭着眼睛发出一声惨叫。不过等他像个逗比一样在空中蹦跶了半天之后他才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空中飘着并没有摔下去。

真心曰了狗了!我现在不是灵魂状态嘛!没听过鬼还能被摔死的....他鄙视了一把自己之后缓缓的朝着地面上落去。

“这就是阴曹地府?”他抓了抓脑袋环视了一遍四周,放眼望去,这里与阳间的深山差不多,到处都是山林树木。不过这些植物看起来都阴森森的,就像是阳间的树木光合作用之后产出的是空气,而这些植物产出的是阴气....

整个天空是昏暗的,没有阳光。但却又不是漆黑一片,有点类似于阳间暴风雨来临前的黑暗。在它的映衬之下,这空间的大地与一草一木看起来就如同没有色彩一般,一个完全被黑白色笼罩的世界!

怪不得张翼德说常驻地府的阴神会有点儿凶残,要是自己在这压抑的空间待个千儿八百年的早就变成心理变态了。

他回头看了看把自己像排泄物一样撸出来的那个阴阳路出口,同样的荒山,同样的隐蔽,而且还是在半山腰上。怪不得这条阴阳路不管是在人间还是在阴间都没有被发现,这特么就是发现了,这荒山野岭的利用率也不高啊!

只能说是得加以看守防范下面的窜上去上面的掉下来而已。

黄泉呐黄泉.....黄泉到底在哪儿呢?他有些摸不清路子,只知道九瓣冥莲要黄泉河里才能寻得到,那他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得先找到有鬼的地方,问问黄泉河在哪儿然后顺着河找就行了。在这阴间的荒山野岭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自然是没办法开展工作滴。

走!找鬼去!

他从身旁的树上扯下了一片树叶随意的一扔,“嘿!这边,走你!”反正在这里也分不清东南西北,所以他就这么照着树叶尖指向的方向走了....

山中难行再也不是问题,因为他可以飞....他像是个懵懂学步的婴孩儿一般不停的在山中或是飞行或是疾走逐渐的熟悉这灵魂个状态下的舒爽。

真心是!太特么爽了。有着玩儿的心态,他渐渐的熟练了灵魂状态,时不时的模仿着卧虎藏龙中大侠们的经典轻功,不断的踏着树叶在树林之上飞行。

要不是这是死人待的地方,他真想就这儿待着不回去了,从小就想飞的他没想到在这阴曹地府中实现了梦想。

杨厚土的小孩子心气还没发泄够呢,他远远的看见了山外一出地方有着火光,看起来就像是小时候的杨家村一样。

“卧槽!终于找到有鬼的地方了。”他也是无语了,这阴间还真的是幅员辽阔啊!找个鬼都得飞这么久,这要是走路的话还不得走断气啊。

前面还不知道深浅,所以他没敢大摇大摆的飞过去,而是选择了一个隐蔽的角落降下身形一步步的朝着那个村落走了过去。

在这阴暗的世界,村落看起来并不似阳间一般宁静祥和,反而那时上时下的有些惨白色的火焰看起来倒像是鬼火似的,怎么看心里都堵得慌。

有着张翼德帮衬的那股香火之力转换而来的阴气,杨厚土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大步踏进了这个鬼村。

走进村中,许多鬼影来来回回的行走其间,有的交谈,有的下棋,看起来煞是热闹。甚至他还看见了一群孩子在鬼群中来回的追逐嬉戏着,不过那追逐的方式就有点儿渗人了。一个个孩子一闪一闪的跑得飞快,尼玛!这是有多少人被灭门了么?这么多孩子...

他环视四周,入目的各式房屋让他有点儿愣神。先前由于太远他没看明白,这会儿走进来才清楚的看到这些房屋的结构。一眼看去,他有些哭笑不得。这村子里有茅草房,有中式阁楼,有欧式独栋....反正各式各样的别墅,这里怕是都给收集全了。单独看还没啥,可这全凑到一块儿就感觉很扯。

不出意外,这些东西应该都是阳间的亲人烧给亡人的,看来,要是在地府等待轮回的日子里,要是活着的亲人们舍得,那小日子还真过得不赖。

至少,这里面有很多的房子都比杨厚土老家的青砖小楼高端大气上档次。至于那茅草屋嘛,应该是荒坟吧。

杨厚土的出现给这本来还热热闹闹的小村子带来了变化,那些亡魂们见杨厚土一踏进村子就纷纷远远避开了,孩子们更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嗖的一下跑了个没影儿。

“呃....我有这么可怕嘛!”杨厚土摸了摸鼻子有些怪异的自嘲道。自己还想找他们问黄泉河在哪儿呢,这跑得鬼影儿都没了,问谁,问鬼么....

正当他郁闷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这位大人!小老儿刘福,给大人请安了。”杨厚土一愣,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瘦瘦的老头儿穿着一身寿衣杵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到他身前冲他做了个揖一脸的畏惧。

“别,不敢当不敢当。”杨厚土赶紧避开,虽然他现在是灵魂状态,可他还是习惯性的会避开鬼魂行礼,开玩笑!我会倒霉的好不好。“我就是问个路而已,又不吃人,你们这么害怕干啥?”

老头儿抬眼有些疑惑的看了杨厚土一眼,不过随即又恢复了那敬畏的神情道:“大人说笑了,您身上阴气凝实,一看就是有大能力的野神。怎么会看得上我们这种小村子,小老儿是这个村子的村长,有什么能帮的上大人的尽管吩咐。大人经过我村的事情小老儿也绝对不会上报巡查阴差的,请大人放心。”

说完,还努力的做出一副我不怕你,我们也是有后台的神情。可他那有些发抖的小腿肚子还是出卖了他,他....真心怕。

看着老头儿的态度杨厚土不由得回想起了张翼德的话,看来,地府真的跟阳间大不同啊!这等级观念实在太过严重了,这平时阴间的阴神们铁定官僚主义作风太过日狗了,瞧把这鬼都压迫得...没有鬼格了。

杨厚土摆了摆手装作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废话这么多,我就想问问,这是哪儿!”既然有这一身伪装,那他就必须要拿出与之相匹配的态度才行。

“呵呵!大人莫不是与小老儿开玩笑吧。”

“我一路行来不知飞了多久,现在已经分不清楚在何处。怎么?有问题?”杨厚土冷哼一声本来只是想要装出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谁知道这话一出把那老头儿一张脸一下子吓得黑里透白双膝一软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我们村子里都是些老弱虚魂,吃了我们也顶不了多大事儿啊!您高抬贵手饶我们一命啊!”老头儿眼泪都快吓出来了,眼前这个阴气强大的野神肯定是个奔走于各府之间的惯犯。

地府里有很多野神煞鬼流窜于各府之间到处吞噬普通亡魂。

这个野神肯定是刚在其他府做完案被那左右神将给追得辨别不清方向撞到他们村来了,碰上这样的煞神他们村子怎么可能跑的掉。他现在只能不停的祈求,希望这煞神知道他们没用,万一不吃他们了呢。

杨厚土先是被这老头儿突如其来的哀嚎给吓了一跳,闻听他所言又有些哭笑不得。他努力的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喝道:“吃不吃你们那得看你回答问题能不能让我满意了。”

老头连忙应声说道:“大人,我们这个小村子是刀山府域下辖的一个小村子,我们这里地处偏僻,属于刀山府域边缘地带,与冰山地狱接壤。”

我擦!杨厚土听了一脑门子的问号。十八层地狱他知道,不是一层一层的么?可这边缘地带、接壤又是几个意思?这听起来跟自己听的十八层地狱感觉咋不一样呢?

反而有些与阳间省市的划分有点儿类似。他眼神一动,道:“我有些乏了,想休息一会儿。”说罢他直接坐在了路边的一个大石头边靠着墙角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道:“我睡觉的时候喜欢听故事,你若想要活命,就给我好好的讲一讲这阴间的事儿。别这么看着我!这些事儿我当然知晓,只是我休息的时候就喜欢听这些我听腻了的事儿才容易睡着。”

啥?还有这倒霉习惯?村长老头虽然觉得怪异但也不敢违抗杨厚土的命令,他拍了拍杨厚土身边的一片地方然后跪坐在他身畔无奈的开始讲起他所知道的阴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