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65章 悲催的鬼村长

从这鬼老头的口中了解的信息把假寐的杨厚土整个人都听得有些不好了。

阴间!亡魂无数,幅员辽阔。可这老头儿说的阴间可跟他听到的阴间有着很大的不同,其最大的不同就是先前杨厚土觉得怪异的地方。

他所知的阴间是有着十八层地狱的,而这老头儿所形容的确是正如他的猜想一般,但不是十八层,而是十八府!就像是阳世间十八个省的概念一样,府与府就像是省府接壤一般。而这小村子就是刀山地狱所在,也可以说是刀山府域下辖的一个小村子。

这尼玛....又要唰三观么?

而照这叫刘福的村长所描述,这阴间十八府主城均沿着他所要找寻的黄泉河而建,如果是从天空往下看从上往下数,如果硬要说这十八府是十八层也未尝不可,而要想找黄泉河直接往刀山地狱主城去即可。

这描述中最让杨厚土觉得毁三观的就是,这特么每个府跨越黄泉河都建有一座奈何桥,那传说中的孟婆,居然不是一个特定的人,而是一个类似于奶茶妹的一个职务的称谓。

原谅我道书读得少.....

听多了脑子有些转不过来,杨厚土干脆坐起身来道:“算了!你这讲的不够腻歪,睡不着!带我到你村里转转!”

老头儿吓得一哆嗦苦着脸就又要告饶。

“哎呀你烦不烦啊!都说不吃鬼了!”郁闷!我又没长獠牙,有这么可怕么?这也就是他的想法,他可不知道这幽冥之中把那些个流窜犯传的有多么的邪恶残暴,虽然,他们的确残暴....

这村子里约莫有一百多户人家,房屋有规律的围城了一个圈儿,虽然建筑结构看起来非常不协调,但总体感觉还是不错。特别是中间的那个大广场特别的开阔,比阳间有些楼盘的休闲广场看起来要舒服得多。

要不是那些茅草屋影响了视觉,这里还蛮像阳世间的高端别墅区的。

“耶?那是个啥!”杨厚土看着广场上一个巨大的屏幕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

我...我曰....走近一看杨大湿有些凌乱了,这尼玛!好....好大的一个液晶显示器.....

没错,广场的一头屹立着的那一块大屏幕正是一个与阳间商业广场有的一般无二的超大液晶显示器。

这玩意儿....长宽都是十多米,阳间真心是弱爆了啊!人家阴间一个村子广场上摆的都比那什么达广场的显示器要大.....

惊叹之后,他把目光转向了屏幕上显示的文字:“陈远丽:五十五年零十六天四小时二十八分钟;王光达:五十八年零一百四十二天两小时五分钟;.......”

“这是?”杨厚土轻声喃喃道。

“哦,大人,这便是本村的轮回告示牌了。上面所显示的便是本村常驻亡人的轮回时间,一般快要接近投胎时间的五年左右,亡人就要跟随阴差统一到达府域的轮回殿等候轮回了。”

怪不得,杨厚土随后看见那些名字与时间后面还有一个长得像钟表一样的指针转轮,只不过是逆时针转动的,敢情儿是在倒计时啊!

他又在看了看那显示器上密密麻麻的名字之后眼神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看自己身边的这个老头儿。

“刘福:一百七十二年零二百四十八日九时十八分。”

这老村长居然赫然排在那显示器最下方的最后一个,杨厚土问道:“你怎么会是最后一个?你死了多久了?”

唉!要不是你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老夫非怼你一拳你信不?人艰不拆啊!老村长郁闷道:“老朽阴八字到今日,已有一百三十余年。”

我勒个去!一百三加一百七十二,我就是算数不好也知道这加起来得有三百年了吧。他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老头儿,看起来慈眉善目的,不像是有个啥的样子,咋会投个胎要等几百年?计划生育就算再怎么影响投胎,也不至于等几辈子的时间吧。

“你....下辈子都是投胎做人的么?”

老头儿虽然已经习惯了眼前这位大人有些奇怪神叨叨的问题,可你特么情商是的有多低才能问的出来这种问题?

他脸颊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不得已咬着牙点了点头道:“自然是做人了。魂魄不全下辈子做畜生的在他们的容魂所中,生前有恶需受刑的亡魂都在那主城的牢狱之中,只有我们这些在阳间已经没了牵挂回到地府等候轮回的善魂才会聚居在府域各处。”

“那你告诉我,为啥你得排三百年的队才能轮的到你投胎?”杨厚土实在是真的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因。首先,这是为了增长见识。其次,这也是回去跟三戒吹嘘的好噱头。

最重要......这为啥会这样他必须知道啊!要是自己也有这方面倾向,那得改啊!

老头儿这时候真的是有些体会村里刚来不久那两个年轻人嘴里经常说的那句口头禅了,十万头草泥马在他心中奔腾而过.....

“唉!人生在世,谁能逃得过阴间的那本账本。”老头抬头叹了口气。

原来,这刘福在世的时候是清朝光绪年间的一个大财主。家财万贯是父辈传给他的,他一辈子也没做过啥伤天害理的事儿,反而还经常救济穷人,乡里乡亲谁不喊他一声刘菩萨。

一辈子匆匆几十年,没啥大成就,平平淡淡的做个了富家翁。

要说他为啥要被判驻留阴间三百年不能投胎的原因杨厚土听了还真有点儿瞠目结舌,原来这刘福没别的喜好,就爱纳点儿小妾,对房事有些痴迷。一心就想着多生几个大胖小子给老刘家传宗接代,开枝散叶。

可谁曾想,六个小妾五个都曾怀上过,但却都因为种种原因没给他留下根苗儿。整得他久思成疾,病怏怏的躺在床上梦呓着对不起祖宗就撒手人寰了。

到了地府在判官殿翻查他一生善恶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并不是他的这几个小妾不争气给他生不出儿子。而是他那个没有生育能力但却心胸狭隘的正房在作怪。每当有小妾怀上的时候那个毒妇总会想尽千方百计把肚子给整黄了。

弄明白了这一切的刘福差点没又给气死过去。可事已成定局,他也无力回天。

虽然在这些事情中他并没有参与,但阴差判官还是判定他护子不力,硬生生的将他未出生的五个后代未得享的阳寿都给加在了他的阴寿上。当然,他那恶毒媳妇儿死了之后会更惨。

原本刘福是善人,这类人士由于非常清白,也积有阴德,等候轮回的时间应该极短才是。就因为这个,这才造成了这老头不得不在这阴间要等待比寻常人要等候得多得多的时间。

这老头也是倔强,自打头七回门喝了断阳酒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阳间看他那些小妾一眼,更别说看那正房毒妇了。因为他怕他撞上这毒妇的时候会控制不住滋生怨气,到时候还把自己给坑了进去。

眼不见为净,跟寻常的亡人喜欢驻留阳间一段时间不一样,他索性直接就待在阴间了。

杨厚土听完张大着嘴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真心....日了狗。

还好,我还是处男.....

“我想要去黄泉河附近办事,该往哪个方向走?”杨厚土到现在差不多大致了解到了阴间的情况,他要动身了,时不待我。自己可只有两天时间,要是赶不回去翘辫子了,那葛师妹就真有可能落入那胖和尚之手了。

“大人你看!”老头伸手指向了远处,“沿着这个方向一直去,越过那座高山再行数日便可到达刀山府城。”

尼玛!杨厚土听了一脑门子的黑线,数日?我特么数日之后人都硬了.....

“呃!”看见杨厚土黑着的脸老头儿马上陪笑着说道:“瞧我这嘴,我们这些善魂魂魄虚浮,飞行一会儿便要歇息换做步行,自然行得慢。若是大人赶路那速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要是赶路,约莫一日工夫大人定可到达府城所在。”

“嗯!”听他这么说,杨厚土那皱着的眉头才稍微缓解了一下,不过这一日下来时间也不够啊!这不是还得回来么?就算那九瓣冥莲堆在岸边上让自己不费功夫就拿着往回跑估计时间也够呛。

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他不再多想,转身就要离开。

“大人留步!”

“嗯?有事?”杨厚土疑惑的问道。

老头儿冲他做了个揖道:“大人宅心仁厚未害我一村子的人性命小老儿谢过大人了,我观大人魂力强大似有香火愿力,想必大人便是那野神存在!大人这一路去刀山府城可要注意隐藏身形,莫要碰上了那左右神将。像大人这样的陌生野神碰上了他们,免不了一番纠缠,说不准他们还会抓你到那刀山府走上一遭,那受的罪可就大了。”

左右神将并非是一左一右两个,而是各府域神将的职称。这些存在可不是什么野神,而是实打实有着香火愿力的阴司受封四级阴神。他们是各府维护所辖治下治安的中坚力量。

四级阴神呐!估摸着自己现在碰上估计怕是只能夹着尾巴逃的份儿了。

杨厚土点了一笑:“多谢提醒,我会注意!”

说罢转身朝着老头儿所指的方向纵身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