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68章 快到碗里来!

九瓣冥莲有很好几种名字,只有对其知之不深的人才会直接呼其九瓣之名。

在阴间,它被称为无根莲,也被称为神殇冥莲。又因其特性,冥莲无根,花开无岸,生于黄泉不达彼岸,所以更多的人也称之为彼岸花!

“呃...”杨厚土有些怪异的看着巡查阴差,“你是说这玩意儿就是那虚无缥缈的彼岸花?”

“怎么?有问题?”巡查阴差道。

杨厚土讪笑道:“没...您继续...”他心里嘀咕着:你是没到阳间多体验下生活,要不然你就知道因那个吹灯的盛行,这彼岸花在我们阳间的知名度几乎要与催情圣花玫瑰齐名了。

听着巡查阴差对这九瓣冥莲的讲述,杨厚土感觉自己对地府的认知度又拔高了一个层面。

神殇冥莲在这黄泉之中存在已久,但要说起其从何而来却只有老鬼中的老鬼才能知道。

阴神,自其证得神位得那一日起,便需对阴司赋予其的专属职责担起责任。只要不发生意外,这类存在几乎与僵尸一样不老不死。

不老不死不堕轮回!这便是神的特性。但人与人皆有不同,何况是神?有许多的神在为人之时都是有着大毅力大善行的存在,他们初为神之时也是豪情满怀励志造福世间。

可阴间是个什么地方?这里的规矩又存在了多久?岂是能因你一个阴神而改变的。

当一个热血的思维与死板的世界相结合之后,结局可想而知。

让一个近乎于永生的存在每日不断的去接纳、度化、审判....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见证者别人的生老病死。这对有心的神来说简直就是种无边的折磨。这种东西因神而异,那些被阴间同化掉每日只知高高在上的神邸却不会这么想。

长此以往,阴神们会因为无法承受这种心里矛盾而选择转世重生。

但神始终是神!哪怕是转世之后的匆匆几十年过后,他们最终也会重回地府,若无大错,上一世的善行神位将再次加身,他们又将再次开始....再次转世....一切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无边的循环。

“这不就是那啥么...”杨厚土不由得腹诽道:“这特么跟阳间工作压力大了跳楼的有啥区别?看来,这神也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超然嘛!不过,像这种死了再来,来了再死的经历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啊!”

巡查阴差没有理会杨厚土那怪异的神色,而是看着那一朵发着幽光的冥莲淡淡的继续道:“终于,有一天....一个神选择跳入了这神鬼退避的黄泉河。从那之后,那位阴神再也没有出现在轮回线之上。他...归于虚无!而这神殇冥莲便是由此而生。”

“你是说?”杨厚土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朵圣洁的冥莲有些结巴的说道:“这...这莲花,是神死后所化?”这特么也太劲爆了,神居然也有自杀成功的,真心...厉害了我的神!

“任何非黄泉的物质在落入黄泉之中都难逃侵蚀消散的结局,神魂虽为神之魂亦不例外。”巡查阴差点了点头道:“当神魂消亡之后,那残存的愿力与黄泉便催生出了这神异的神殇冥莲。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莲花也可以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阴神的墓碑。”

感受着巡查阴差言语中的黯然杨厚土有些怪异的看着他,这货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看那眼神好像一副有故事的样子,深邃、幽静...这眼神我咋感觉这么熟悉?卧槽!梁朝伟.....

不对头啊?这儿地处这么偏僻又这么险峻,这老鬼咋知道这缝里有这么一朵九瓣冥莲的?看来这老货真有故事啊!

“发什么愣?还不赶紧的把这冥莲给取出来啊。”见杨厚土又在盯着自己看巡查阴差有些恼火,“你以为这冥莲除了这一朵之外就凭你还能取到第二朵?”

呃...杨厚土看了看那朵距离他们站立的地方仅仅只有两米多远的那朵冥莲,貌似...这朵还真心的近啊!要是这朵我都搞不到手那还说个卵...

想罢他开始环顾四周。

“你干嘛..”

“我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棍子什么的可以用来捅一下啊?”杨厚土抓了抓脑袋。

“捅...捅一下?”巡查阴差脸上抽搐着一脑门子的黑线,“捅你妹啊!谁告诉你这黄泉河里的东西可以用实物来捅的?”

“耶?我告诉你,你要是再对我人身攻击我可要跟你干架了哈!”杨厚土老脸一红扯着脖子嚷嚷道。

巡查阴差无语了,他一巴掌拍在杨厚土后脑勺上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九瓣冥莲吼道:“你给我仔细看看,看清楚!我不跟白痴说话。”

尼玛!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杨厚土这辈子最讨厌谁打他后脑勺了,以前在家的时候他爷爷就爱这么干,后来到部队之后班长又爱这么打。日了狗了!可悲的是他居然一个都没敢还手....

瞪着牛眼狠狠的剜了巡查阴差一眼,杨大湿还是怂蛋的没有还手....

看就看!谁怕谁?我还怕长针眼么?他转头瞪着双眼朝着那莲花看去。

看了一小会儿之后,艹!没啥差别嘛,又没长虫啥的....“咦?”正当他又要转头找巡查阴差扯皮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神,凝神静气的朝那莲花看去。

道传之人有个特性,双眼看尽阳间事,静气洞得气悠长。在凝神之下,他们的双眼看到的就不仅仅是表象。而杨厚土...很少有平心静气的时候....

那莲花依旧随着黄泉的涟漪轻轻荡漾着,可现在杨厚土却越看越觉得不真实。这让他很是奇怪,什么东西还会越仔细看反而觉得越模糊?

“怎么样!傻大个儿,看出不同了吧?”巡查阴差抱着双手冷哼道:“这神殇冥莲之所以无根能活,就是因为它本身便是神魂中留下的愿力精华与黄泉之气凝结而成,你居然天真的以为它与普通莲花一样。还找杆子捅....都不知道你觉醒灵根的时候是不是脑袋上插了根木头!”

“你够了啊!那现在咋办你给个有建设性的意见啊!。”杨厚土鬼火冒的瞪着巡查阴差没好气道。

“怎么办?一个字,引!”

引?杨厚土有些懵逼的看着一副高深莫测状的巡查阴差不明所以。

“哎呀!笨啊...用你的灵觉去引,把它引到你的身上。你修的是清水术,黄泉对你的排斥不会那么强烈。”不知道怎么的,就这短短的一段时间里无数次的被巡查阴差这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来看去。杨厚土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很笨了。

灵根是迈入道传大门的钥匙,而灵觉的大小便决定了道传本身的修行层次。杨厚土现在的灵觉不上不下的,比灵士要浑厚那么一点点,但比灵师又要差上那么半公分。

“冥莲是愿力显化出来的形状,用寻常的手法根本无法将其采摘到手。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灵觉牵引将其吸纳到灵台之上,灵台是灵根所在,也是灵力转换的核心地带。只有这里,才能够承载冥莲。”

原来如此!杨厚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过,之前城隍说融给我的那一团东西是愿力,这玩意儿也是愿力....吸进去..不会出毛病吧?灵台是道传的根本,可那里也是一个正常人的根本啊!脑子不就在那儿嘛。万一一个不小心把自己整成傻子了咋整?

不过按照道传的说法,傻子分先天后天两种。先天的傻子是在轮回的路上因为其他的原因缺魂少魄造成的,而后天的大部分都是因为身体或是精神受到了猛烈的刺激之后魂魄纷乱导致三魂七魄无法归位所致。

那要是按这么说,就算我傻了。葛无忧他们应该也可以把我给治好的吧。

想到这儿,杨厚土再无后顾之忧当即盘膝而坐开始闭目调动灵觉。

灵觉是否强大,直接决定了道者本身对于灵力所能调用的多少。杨厚土现在已经能够熟练的调用灵力,这证明他已经半只脚已经踏入了灵师的层次。

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契机,在经过积累之后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修行者闭目之后并不是像常人一样就漆黑一片了。相反,闭上双眼之后的世界才是他们最真实的感受。在灵觉的覆盖之下,所有的存在都会被化作气息所感知到。

人的气息、鬼的气息....冥莲....在这暗黑的视野下,那一朵像是与目视一般无二散发着幽光的冥莲格外的醒目。

好神奇!杨厚土脑中想着,难道这就是纯净的愿力所代表的颜色么?

神!就算是消散之后,只要香火没断,那他所凝结的愿力根源便不会衰败。虽然这一切已经不能再作为他修行的助力,但它也会一直存在着,直到完全没有香火的那一日...所以,神也不是真正的长生不死。可这只是一个概念而已,哪怕是阳间无人信奉,这阴间的无数亡魂依然能够给他提供源源不绝的“养料”。

擦!想偏了...杨厚土暗自鄙视了一下自己。他开始尝试着与冥莲沟通,既然这本是神的根基所在,那自然应该不是个死物才对。他将灵觉小心的探像了冥莲。

“来吧~~~来吧~~~”

“小乖乖~~你来唱我来弹...”

“快到碗里来...”

......

在经过很多次的尝试之后,杨厚土郁闷的抹了一把汗。他转头对巡查阴差翻了个白眼儿道:“搞不定啊!”

巡查阴差脸上不住的抽搐着,身为高级阴差,他拥有着洞察人思维的能力,杨厚土的那些个所谓的沟通差点没让他暴走!此刻他的心里早已是万马奔腾恨不能两脚把这二货揣到黄泉河里一了百了来得舒坦。

“你是白痴吗???我让你引,谁让你对着一朵花去卖萌?你清水术学来洗澡的么!”巡查阴差气得脑仁儿生痛,他扶着脑袋破口大骂道。

“耶?卖萌这词儿你都知道?看来你在阳间看过不少电视剧喔!”

杨厚土已经不想反驳了,笨点咋了?老子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