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69章 卧槽!要傻了!

“你这夯货!最初激活灵根的时候是怎么沟通灵力的?我不信你是这么干的。”

嗯?杨厚土一愣,当初...当初好像什么也没干啊。

对了!什么也不干!他脑中灵光一闪,什么也没干保持心态的空明,就像平时修行一样。

他重新盘膝闭目进入状态。空明状态是修行时必须的心里状态,无为无求的感受这天地。

道德经中讲求的道法自然便很精辟的阐述出了道家人修行所需的心态境界,那便是自然而然。天地灵气是这天地之间最为虚无又确是存在着的东西,它不会理会任何违心的扰乱。

哪怕是修行到了高级阶段,也只是调用一小部分而已,更别妄想着要去掌控。激起灵气的暴乱,最终凄惨的也只会是自身。

所以,感悟灵力的基础便是自然而然。

这冥莲为念力所化,与灵力属差异不大的存在。要想与其产生什么,那也只能是释放出灵觉自然而然的去感受。

抛开杂念,杨厚土的灵觉轻轻的盘旋在那圣洁的冥莲四周,那莲花所释放出的冰寒气息渐渐地与杨厚土一直修行的水灵力产生了丝丝的共鸣。

有戏!

杨厚土心中一动不敢多想如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的继续尝试着。

一旁的巡查阴差见杨厚土好似找到了方法陷入入定状态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怪异的神情,那表情有纠结有欣慰....

感悟着,杨厚土惊奇的觉得这朵看似飘渺的冥花居然像是活物一般,他甚至能感受到它那柔光之下的细微情绪。这让他产生了错觉,这花时而显得高高在上圣洁无暇,时而又阴柔黯淡貌似生无可恋....联想着这玩意儿居然是一个神的遗物,那这是不是代表着这朵冥莲的主人没有死透?想到这他有些后心发凉...

正当他脑子里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异变突起!那冥莲突然柔光大放,杨厚土突然觉得头皮一紧。他放出的灵觉一下子像是被这冥莲“抓”住了一般紧紧的束缚住了。

“要遭!”他心中一凉。这时候他连喊救命的机会都没有了,灵识是道者的根本,传说修到至高境界甚至可以灵识成神化身阳神。这时候他的灵识被那莲花丝丝的扣住,整个人就像是失魂了一样,虽然心中焦急,但依旧只能一动不动的盘膝而坐。

巡查阴差眼中神光一动,他死死的盯着气息开始变化的冥莲一声不吭。他知道这是冥莲开始与杨厚土灵识碰撞后的现象,是好是坏他也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这时候与其瞎掺和还不如静观其变。

这下完蛋了!杨厚土心中哀嚎。这特么哪儿是朵花?这特么简直就是个妖怪好吧。谁家的花还会抓人灵觉的....

现在他浑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冥莲缓缓的化为了一股乳白色的微尘在自己的灵识上缠绕。完了完了,没救了!他看过动物世界,那蛇抓到猎物之后就是这么干的。叫什么什么缠绕来着....

灵觉的束缚直接透入到了灵台,杨厚土现在就像是孙悟空带上了紧箍咒一样完全没招了。

“我会不会被夺舍.....”他脑中一片混乱不断的在想着自己即将迎来的惨剧不由得悲从心来,自己本来在杨家村好好的当着一个村的村帅,吃饱了撑的要跑出来。

自从踏出了杨家村,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直接就从电影中的主角开始慢慢的掉档次了,碰到葛无忧的时候他还勉强算男一号,三戒出现之后他就变成了男二,在之后就是城隍三将军....

原本以为自己修行了水灵力就已经脱离了常人范畴,这辈子怎么的也得发生点儿生么才能对得起自己异于常人的家传绝学吧!

就算不成神,那干掉高富帅迎娶白富美这种简单的剧本至少要演一次才不算白活。

现在好了,自己已然变成了一个跑龙套的,马上就要跟那被贬来守桥头的老鬼一起常驻阴间了。唉!也不知道葛无忧到时候会不会在自己坟头上流半滴眼泪....

踏上修行路,虽然经历的不多,但也算不少了。对于死亡他并不算很畏惧,只是觉得心有不甘而已。要是自己死了,以后谁还能给爷爷上香?谁还能给奶奶送终....这辈子善事做的还不够多,也不知道自己下辈子能够走个什么好胎。

就在他脑子里一团乱麻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冥莲所化的白雾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就这一小会儿的时间已经完全与他释放到它周围的灵觉完全缠绕覆盖,甚至已经脱离了黄泉开始朝着他盘坐的地方散来。

他想要做点什么,但却实在是无计可施,内心的焦急与灵觉的当机让他只能机械性的浑身颤抖着。

“不要慌!你这不是已经完成沟通了嘛。现在正是冥莲往你灵台移位的过程,没什么大不了的!”巡查阴差仿佛感受到了杨厚土的焦急淡然说道。本来他是不想开口的,这时候是最需要静的时候,半句话都嫌多。

可要是不出言安抚一下,鬼知道这个夯货受刺激了会干出什么来到时候反而不美。

好在行动受限的杨厚土听力还在,他听闻巡查阴差的话之后一下子平静了许多。心中暗骂:“你特么的不早说!”可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巡查阴差的下句话又把他气得想要骂娘。

只听巡查阴差不阴不阳的道:“了不起你灵台撑不住魂魄移位而已,至多不过变傻,放心吧!”

你二大爷的!虽然知道这魂魄移位变傻的缘由,也知道只要回去找到葛无忧他们之后恢复的问题不大。可当身边唯一跟自己一伙子的这老货完全不把自己的神智当回事儿的时候心里还是跟长了颗肾结石一样堵得慌...

就像是那啥一样,既然没办法反抗,那就只能学会享受了...

杨厚土无能为力的看着那网状的白雾渐渐的临近,当那白雾接触到自己的额头的时候他一下子感觉到像是无数的针在刺着自己的脑袋一样剧痛无比,耐力如他都差点忍受不住哀嚎出声。

“别动!忍住!只要你能意识清醒的将它融进识海对你有好处。”巡查阴差见杨厚土额头上青筋毕现,又开始浑身颤抖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由得赶紧出言提醒。

冥莲中含有神的残留部分愿力,这可是修行者的高级食粮。虽然杨厚土这种灵士阶层的道者还没办法像那些修为高深的阶层相提并论,无法将这种愿力化为己用。但这可是实打实的愿力,神的根本啊!

杨厚土修为还低,不能让愿力在他灵台之中循环。可就算他不能全都给吃下去留在肚子里,哪怕是强行吞下之后拉肚子。这肚子里还剩下这点儿残留都够杨厚土这种修行渣渣提升了。

当然,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他能挨得住这股精纯的愿力入体的痛楚。要是一不小心晕过去或者三魂七魄被撑乱了,那就白搭....

“尼玛!你来试试!”杨厚土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用榴莲锤在脑袋上,哦不,是被人用一堆榴莲不停的锤他的脑袋。剧痛让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强烈的耳鸣状态下,巡查阴差的话他都快清不清楚了。

撑住!他咬着牙不断的给自己催眠。这一招他以前在部队受罚的时候经常用,而且屡试不爽。

现在正是考验他意志力的时候,遥想当初在部队,不管是被罚在石屑上撑拳头俯卧撑又或是其他什么伤人至深的惩罚的时候,他都是凭借着自我催眠这招才每次都安然度过。

你现在很舒服,很舒服....放松...放松...放空.....

那冥莲白雾此刻已经有小半已经进入了杨厚土的灵台,修为还未迈入灵师等阶的他灵台之内所能储存灵气的空间并不大,就这进来的一小半冥莲白雾已经完全将它识海灵台占得满满的了。

这一切都在杨厚土的第三视野中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一苦。“完蛋了!这就是把他脑子撑爆了也撑不下后面的那一半啊!现在看来,变傻...怕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随着灵台中的气息不断的挤压,那些早先进入灵台的白雾开始缓缓的旋转。

“啊!!!”杨厚土再也无法承受这入魂之痛惨呼出声。

因为那些完全找不到宣泄口的白雾居然开始钻入他的灵脉!灵脉遍布全身,是修行之人调用灵力以及吸纳灵力修行的根本。灵士级的修者灵脉只能说是初步成型,就因为其脉络较为细微狭窄,灵士能够调用的灵力并不多。这是修行的初级阶段,必须靠着不断的灵力入体才能将其强化、拓宽。

随着灵脉的慢慢强化,道最后能够将其融会贯通之后。修者自然而然就步入了灵师的阶段,术法使用以及灵力调动也迈入新的台阶。

现在那强大的精纯愿力正不住的往杨厚土那本不算强劲的灵脉里钻,这让他如何承受的了那种来自灵魂的痛楚。这跟用筷子穿鸭肠是一个道理,一根筷子穿自然是没问题的,这尼玛要是一把筷子一起穿那还了得!

“完了完了!相比于撑爆灵脉报废了我的灵根,老子宁愿变成个傻子!”

在已经接受了自己清水传人的身份之后若是再让他变回原形他宁愿变傻,要知道,这条路是他所知唯一能找寻父亲的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