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70章 晋级灵师

冥莲白雾可不会理会杨厚土的哀嚎,不管他如何的抗拒,它还是一往无前的继续朝他的灵脉中钻去,后续的白雾也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自他灵台而下强行涌入灵脉之中。

杨厚土忍受着那非人的剧痛,比之正常人,这种痛楚灵魂状态下更是多了一重隐患,因为灵魂远不如肉身,如果长时间承受如此剧烈的灵魂波动,说不准下一刻就真的散了也说不一定。

堵不如疏!杨厚土脑中突然想起了清水注解中有讲到的灵眼修行。灵眼是灵力浓郁到极致的存在,修者要是有缘碰到了,那肯定是卯足了劲儿要胡吃海塞一番。在灵眼之上修行同样是属于填鸭式的灵气灌体,这种方式与他现在的情况有些类似。虽然,他现在可不是灵气灌体这么简单,但既然类似,那自己怎么的也得搏上一搏!

想罢,他咬着牙强行凝神开始结印,“水主阴阳,上通天,下接地...”随着手印与法诀相应,他自打踏入阴间便与他相随的一身阴煞之气逐渐开始转换为他灵魂中独有的水灵之气。

一旁本来还打算静观其变的巡查阴差看见杨厚土的变化和动作吓得一个踉跄,一张脸都给吓紫了。

“我的小祖宗!使不得使不得啊!”他连忙出声想要阻止杨厚土这二愣子乱来,可为时已晚。

随着口诀的完成,杨厚土身上的水灵气陡然毕现,然而他此时此刻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灵脉内四处乱窜的念力上了,浑然未觉此时他身上的气息居然与身旁不远处的黄泉之气有了两气相汲的征兆。

阴间天地哪儿来的正常水,在这儿用清水术召唤出来的灵力还能叫水灵力么?

杨厚土现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灵台的那摊子烂事儿,这可把一直淡定的巡查阴差吓得够呛。

“给我分!!!”巡查阴差嗖的一下蹿到了杨厚土的身前双手快速的凝聚着大量的阴气强行将弥漫而来的黄泉之气给推了回去。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阴神沾上黄泉水都得喊炸,虽然黄泉水跟黄泉之气并不完全相同,可鬼知道让他黏上来之后杨厚土会变成什么德行,就算不魂飞魄散,怎么着回去再当活人也困难了。

这小王八蛋尽乱来!看着杨厚土旁若无物的居然修行起来了,巡查阴差心里早已开始骂娘。

“要不是看在你跟那位是兄弟,鬼大爷我才懒得这么费劲的给你擦屁股呢。”不过骂归骂手上他却一点儿也没敢大意,两股同源不同质的水气被他强行阻断开来,杨厚土那偏弱的水灵力也就算了,可那黄泉河里头的那股子他可半丝都大意不得。

无奈之下,只能是像个蓄电池一样不断的调用阴气来进行阻拦,这玩意儿要是他还是以前的状态他还能傲然的得瑟一下。现在嘛,沾上一点儿估计就够呛。

“我特么这是做了什么孽喔...”超强负荷的调动阴气使得他本来就青黑色的棺材脸缓缓变成了酱黑色,看着杨厚土一动不动的消化着那冥莲的愿力不由得悲从心来。

有个事儿他没说出来,这神殇冥莲,是他的啊!说是他的并不是说是他找到的,而是这朵冥莲本身就是巡查阴差前身遗留之物。要不然谁还能神到掐指一算就能知道这河湾里的石头缝中会恰巧有着这么一朵奇花?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消受着自己前身的神基,自己还得帮忙在一旁当苦力抵挡着黄泉之气。

虽然前身已去,这冥莲他拿来用处也不是很大。可就算是西门庆登门,武大郎也不至于沦落到他这境地还帮着看门的啊!

.........

阴阳路之外,葛无忧与三戒正翘首以盼。由于对地府实际情况了解不深的他们把杨厚土送进去的时候没想太多,虽然两人都是修者,比同龄的常人要多出一分超然。

但不管如何,到底是年轻人。年轻人做事谁会想清楚后果了才去做?所以...杨厚土就被他俩这么稀里糊涂的忽悠下去了。

焦心等待最磨人,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就连修佛者以淡然渡世的三戒都坐不住了。他再也不装模作样的打坐,而是像个普通的年轻人一样围着阴阳路口来来回回的踱步。

“你烦不烦啊!转得人眼睛疼。”一旁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的城隍张翼德不满的说道。

“你要是愿意下去把杨师弟给我带回来,我就不在你面前转了。”三戒翻了个白眼儿嘟囔道。

这时间一眨眼就去了一天了,阴阳路口依旧死寂一片没有丝毫有谁要冒出来的迹象。杨厚土的身子处于失魂状态,虽然不是真正的死亡,但也需要葛无忧不间断的使用灵气给他透体,这样才能保持他身躯的气息不衰败。

可人力有时穷,这办法也只能在短时间内有效。身躯长时间没有魂魄,就像一个电脑没有CPU,整熄火了之后,就算通电也没什么卵用了。同理,要是等到这具身躯生机已尽,那就真心是玩儿完了。

城隍一听不吭声了,之前他支援了那杨家小子一股愿力之后他就有点儿后悔了。这事儿本来自己就不该管,阴间所有的事情都是提前有安排的。何时、何地、何人...等等事情非常繁琐,一旦成型,那就得按照这个剧本来。

身为这规则的执行者之一,他并不是不敢或者是不愿去管,而是不能去管。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完整的方案但凡有一丝的变动那影响的事儿就多了去了。

像这次锦城河的这事儿,也是其中之一。

就像是阳间的应急预案一样,这坑已经埋在这里了。一旦爆发,那所有的东西既定方案就开始按计划实施。

还是做个看客好,自己生前就一直想改掉那得罪人的暴脾气,自从做城隍的那一天起,他就开始约束自己的言行尽量的与大家融洽相处。

唉!都不知道为什么,三兄弟中间居然就自己有这福分成了阴神做了城隍。搞不清楚这阴间到底成神凭借的是什么,要按他来说,自己那大哥做个阴神那不是妥妥的么?可谁知道判官居然说所有在世有过真龙命的都不能成阴神,阴间只需要一个真正的王。结果就因为这狗屁规定,大哥只能重入轮回。轮回之后会怎么样就算他是神也无迹可寻,只能听大哥的话帮他护佑一方子民。

关二哥义薄云天,阳间又有不少关帝庙作为成神的敲门砖,死后的确是做了几百年的逍遥神。由于他阴阳二界信徒众多,所以神力强悍!在配上他一根筋的性子,短短几百年死在他手上的阴神煞鬼不知凡几,反正是看不顺眼提刀就砍。

你想要武神跟你讲潜规则?砍不死你!

就这样,融入不了大群体的关二哥在做了几百年的神之后,觉得这做神也没啥意思。除了自己这做城隍的三弟时不时的来跟自己唠唠嗑,自己连个朋友都没有。干脆,撂挑子不干了!

在一次跟张飞喝完酒之后撒酒疯说自己要回轮,他告诉张飞让他帮忙看着大哥留下来的基业,自己提着青龙刀就跑到轮回殿去撒野了。

轮回殿主早就被这个武力值爆表的二愣子给憋出内伤了,他假意大怒,威胁他若要不听劝阻强入轮回那就再也不可为神!

关二哥早就活够了,哪里会在意这等无谓的威胁。痛快的干了半桶孟婆汤青龙偃月刀一扔,直接就投胎去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张翼德着急忙慌的跑到轮回殿的时候,只看见轮回殿主那满脸的阴笑和地上那把孤零零的青龙偃月刀...

这不是天意弄人是什么?想当初桃园三结义,三个中间就张飞是个炮仗性格。结果到最后,就剩下他一个坚挺的融入到了阴间管理层这个大熔炉里。这科学么?不科学.....

岁月是块磨刀石,千年岁月早已将当初那个火爆的张翼德磨得毫无棱角,只有这样,他才能安稳的守护着大哥当初交付给他的责任。虽然漫长岁月沧海桑田,现在的锦城早已不是他大哥的那片故土,但守护这里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现在阴间已经非常乱了,乱到难以想象!

他不想因小失大的为了这一件事情影响到了大趋势,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的那场灾劫种下因时他同样保持沉默的缘由。

葛无忧虽然心中同样焦急,但她知道,着急改变不了什么。所以她更是卖力的转换着灵力朝着杨厚土的身躯里送,多一分灵力就会将他的生机多保留一瞬,只要拖得够久,希望就会越大。她相信杨厚土,他的韧性和毅力比他们俩任何人都要强得多,这一趟,也只有他下去成功的几率才会更大。

地府,黄泉河畔....

葛无忧心中的那个坚毅青年现在已经浑身感官炸裂般到了最后关头。在强行催动清水术之后,他化折磨为动力开始利用愿力拓宽灵脉。在水灵力的辅助下,那股剧痛已经得到了缓解,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无边的麻痒....那感觉,差点没把他嗨翻天!

“要通了~~~通~~~噢~~”随着那股愿力从头到聊缓慢的贯通了他的灵脉之后,开始出现回流的状态。在他那刚刚强行拓宽的灵脉中来来回回的打着转儿,从脚底到灵台再从灵台到脚底。

愿力流经之后他的灵脉会出现细微的回缩,而下一波愿力的经流又再次将其撑开,痒到极致的酸爽就这么一波一波澎湃着。

这过程中有不少的愿力开始朝外逸散,在离开他的灵魂之后便消散不见。这一点,杨厚土无能为力,因为现在的他根本留不住这么多的好东西,他的桶只有这么大,给再多给他他也只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来之不易的信仰精华从桶边往外溢。

许久之后,他的灵脉已经趋于稳定,那余下的愿力便重新回归到了他的灵台之上缓缓的凝聚,白雾飘渺逐渐显现出了一朵比先前小了许多的九瓣冥莲静立在他的灵台之中。

“成了!!!”杨厚土激动的想要吼一嗓子。这破花到手还真心不容易啊!

“你大爷的,还不赶紧把你那不阴不阳的灵力给收回去!”

杨厚土心中正爽呢,耳边突然传来了巡查阴差那要死不活的声音。

抬眼一看,巡查阴差现在的状况吓了他一大跳。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黄泉之气已经冒起了丈于高正朝着自己这边掩面盖来,巡查阴差屁股对着他伸出双手凝聚着阴气吃力的朝前顶着,屁股后面是自己散发的灵力给他撑着。

而自己的灵力对于阴气过重的魂体又有着天生的伤害,他用自己的灵力撑着他的屁股,整个屁股就跟要被点着了一样黑烟缭绕。

“呃!马上马上!”杨厚土有点不好意思的赶紧收敛了浑身的水灵力,一身野神气息再次出现。再次出现在他身上的阴暗气息比之前更加的浓郁。在经过了愿力透体的一波折腾之后,他感觉自己对于灵力的调动已经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了。

虽然这里不比阳间,可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收放,已经比自己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灵师!自己一脚跨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