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71章 拦路神将

在杨厚土收敛了灵力之后,黄泉之气没了杨厚土水灵力牵引便自动朝黄泉河缩了回去。巡查阴差一个不留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的气息都有些纷乱了。看来是累的不轻。

“怎么样!你没事吧老鬼!”杨厚土紧张的上前查探着巡查阴差的情况。经过几次的接触,这他心里,已经将这个秉性不错的老鬼当成朋友了,要不是他这么卖力的帮自己挡着,那黄泉之气袭来....想想都觉得后怕。

巡查阴差摆了摆手示意自己问题不大,他抬头问道:“搞定了吧?”

“嗯!搞定!哈哈,想不到这九瓣冥莲居然还帮我迈入灵师级了,这趟没办来!哈哈!”杨厚土自得的道。

巡查阴差撇了撇嘴心中暗骂道:“一朵这么霸道的神殇冥莲给你,你就把另一只脚迈进去还得意成这德行...我就是给头猪,只要那猪不死没准儿都能修成猪妖了...”

“你这脑子里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这是在阴间!阴间你懂不懂?你动不动就把你身上带的那点儿属于阳间的灵气给我露出来,要不是我俩这是在这鬼迹罕至的黄泉河边上,还在这石缝中!你这跟在一片黑暗中竖起根灯塔有什么区别!你是不是傻!”

面对着缓过气来指着他破口大骂的巡查阴差杨厚土讪讪道:“不好意思...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洪荒之力...”

“算了!懒得说你。我现在魂气儿大损,我不管!你得负责带我到阳间。”巡查阴差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放心放心,小事儿小事儿。”杨厚土陪笑着没当回事儿,这老鬼帮了自己这么大忙。又是带路又是救命的,要是没有他自己这会儿估计早就没骨气的捂着脸回去了,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战果?别说带了,就是抱回去都没问题。

见杨厚土丝毫没有犹豫的应承了自己巡查阴差脸上终于咧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小子!也算没白帮你。

两人事罢再无一丝继续呆在这凶险重重的黄泉河边上的心情,顿时不做丝毫停顿顺着来时的路动身返回。

离开黄泉河畔,挂念着肉身的杨大湿灵台之中有着神殇冥莲坐镇浑身鬼气弥漫,归心似箭的他飞行的速度已经远超了魂体受挫的巡查阴差。他大气的单手一挥,体内便涌起一股夹带着愿力的阴气一把将脸色苍白落在后面的巡查阴差包裹住拉到了自己身边。

他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想当初,自己恭恭敬敬的摆酒请这老鬼上门寻求杨四爷那事儿的解决之法。就这短短的时间之后,自己都没曾想会有这么个逆转。现在,该大湿我带你装逼,带你飞了....

搞定了这一切的他心中轻松不少飞行的速度自热就快了许多。

“嗯?”就在即将进入奈何桥范围的时候,远远的杨厚土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停下身形降落到树林间有些疑惑的朝着远方眺望着。

“怎么了?”巡查阴差看了他一眼疑惑道。之前抵抗黄泉之气他用力过度,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灵魂感知力自然不如灵台之中有着神殇冥莲辅助的杨厚土。

杨厚土摸了摸鼻子皱着眉头道:“奈何桥头,有神!”

“什么?”巡查阴差一听心里一沉,自己这才离开这一小会儿,就已经被发现了?他连忙追问道:“是什么神!”

再次看了一眼,杨厚土依旧有些不确定。虽然他大概了解阴间的神,可具体的他还是有些吃不准,他犹豫了一下道:“看起来跟我先前在刀山府城楼上看见的差不多,应该是个神将。”

闻听之后巡查阴差松了口气,神将还好,这左右神将虽然比较厉害。但也只是比他巡查阴差高一级,依旧属于这阴间的四级神将范畴。自己两人小心一点应该能溜过去。

“绕道!我们不走原路,从这奈何桥与刀山府城之间的密林中过去。注意收敛气息,神将对亡魂气息非常敏感,虽然你现在状态不错,可要是被他感知到了陌生的强大魂魄追了过来我俩谁也别想溜得掉。”

杨厚土一听有些疑惑,他自己悄悄下来又没有引起谁的注意,这神将难道是来找老鬼麻烦的?他莫名的盯了老鬼一眼,这货虽然是巡查阴差,在阴间也就属于刚入品的神级存在,怎么会这么快就引起了守城神将的注意?

有奸情!

不过这时候也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他是个讲义气的人,就算是巡查阴差的麻烦事儿他也不会抛下他不管。再说,自己现在也是属于那种没有户口的黑魂,被发现了同样要遭殃。

两人掉头朝着另一个方向行去,那里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山脉,它横断在奈何桥与刀山府城的中间一直延伸至前往奈何桥的中心大道。从那里离开对于他们俩现在来说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没有发现还好,但既然发现了奈何桥头那个矗立着的高大神将,他们就必须格外的小心。任务已经完成,杨厚土现在一心就想回到阳间,不想横生枝节招惹到这么强大的存在。

就算他认识锦城城隍这么个二级神,貌似那位大神对他还算关照。可他还没自大到人家就一定会来地府大牢里捞人。

在阴间,除了那些隐藏在暗处的煞鬼邪神之外,一般的亡魂都会顺着大道前行。而这里靠近刀山府城,自然不会有什么不长眼的邪道二愣子会跑到这个山脉中隐藏。所以,两人窜入山脉之后便悄无声息的消散在了荒林之中。

“废物!我让你盯着点,有什么就马上向我汇报。这人就在你眼皮子底下没了?”

奈何桥头,那浑身笼罩在霞光之内的神将怒气冲天的将手中的长枪往地上一跺朝着守桥的阴差咆哮着。这人是上面吩咐下来重点监控的对象,要是在自己手里消失了,搞不好那些大人物一个巴掌就把自己的神基给毁了!这让他如何不惊怒交加。

面对着神将的咆哮,他面前站立着的阴差浑身不住的瑟瑟发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位神将会发这么大的火,之前他交代过自己好好的盯着这位新调来的巡查阴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自己一直盯得好好的 ,人家就说碰上个熟人要跟人家聊两句。

自己一个普通的阴差能屌到不让人家一个已经算是神的巡查阴差去?

人家是脾气好,调过来这段时间一直都对自己和和气气的。可自己真敢说出这种话来,估计等不到你过来。我就先让那巡查阴差两巴掌给呼死了。

“大人您先别着急,他只是说碰到个朋友过去聊聊天。没准儿....没准儿一会儿就回来了。您稍安勿躁。”形势比人强,阴差只能唯唯诺诺的轻声安抚着。

神将眼中冷芒闪动,“哼!最好是这样。要不然我就让你去那刀山之上赎罪百年!”说罢再不言语,转动脑袋两只眼睛开始投射出七彩神芒不住的朝着四面扫视着。朋友?哼!要是他真的是上面所怀疑的那个存在,他能有朋友就怪了。

此时的神将心里紧张程度并不亚于在他面前战战兢兢的阴差。

阴间等级制度森严,自己对上上面的,比这引差对上自己还不如呢。

唉!真怀念以前的阴间呐......

阴差闻言打了个冷颤心中哀嚎着祈求地藏明王保佑,那位大爷您一定得回来啊!自己活着的时候没做过什么坏事,死后才谋得这么一个阴差的位置,再多干个百把年,下辈子至少能投个富贵人家!

那刀山地狱他没去过,可他见过啊!虽然传闻这刀山地狱在地狱十八府中量邢算是轻的,可他自从见过那些受刑的亡魂之后就再也不敢去看了。连阴差都怕成这样,地府刑罚之重可见一斑。

“快点!”杨厚土的包裹之下,在山林中穿梭着的巡查阴差不住的催促着狂奔中的杨厚土。“踏出山林隐于大道之上,只要脱离这刀山府的中心区域就安全了。”

杨厚土头也不回的点了点头示意收到,他已经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现在他们身在阴间,这阴间的树跟鬼的关系就像阳间的人和树一样,魂魄可以对阳间的树视若无睹穿行而过,但这阴间的树就不行了。为了避人耳目他又不敢临空飞行,只能压抑着身上不弱的灵魂气息在这树林中不断的飘忽穿梭着。好在这山脉并不算太长,就算麻烦了点儿,但以灵魂的速度应该到达那大道并不会太久。

忙于闪避树木的他还不忘开口问着:“你是不是在阴间得罪什么人了?那神将在那儿跟个棍子一样杵着肯定不是为了逮我吧。”

“问那么多干啥!快点!”巡查阴差目光闪动,看来应该是上次自己回阴间的时候屁股没擦干净,还是有人怀疑到他头上了。看来还真是阴魂不散呐!对一个已经褪去神基的我居然还这么的契而不舍的紧盯着不放,就连自己纵身跳入黄泉河都不能让他认定我已经消散于天地。

哼!不愧是自己的好兄弟,明王的好狗啊!

见巡查阴差不鸟自己,杨厚土撇了撇嘴也没再追问了,眼下赶紧回阳间才是重中之重。这阴间又没太阳,自己也摸不准具体下来了多久了。要是赶回去刚好晚上那么一丢丢,自己怕是要被自己气成怨鬼了。

“什么人!”

正当两人闷头赶路的时候,前面树林中突然窜出一个浑身煞气缭绕的黑影冲他们大喝道。

“尼玛!”杨厚土被吓了一跳,正待稳住身形看清楚来人是谁的时候。前面那个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的家伙已经抢先一步凝起煞气朝他们绞杀而来。

真心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煞鬼!自己居然能在这离刀山府城这么近的山林里面真碰到了这么一个二愣子!

“给老子住手!”杨厚土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在这种状态之下他并不畏惧这个煞气并未强到极致煞鬼。可特么关键是他在跑路啊!而且是在别人眼皮子底下跑路啊....暴怒之下杨厚土运起灵台中那依旧充盈的愿力大喝一声誓要将这害人不浅的孽障给擒下。

“野神?”煞鬼见眼前这两鬼中的一个身上突然暴起一股不弱的愿力心里一惊,愿力是神的特征!而他眼前这位没有四级神以上那霞光遍身的另一特征。

而没有霞光的五级神是巡查阴差,身上的愿力为地府赐予的,不是来自于信徒,所以没办法拥有那耀目的神光。正常的巡查阴差也不会向他一样跟个贼似得在这荒林中狂奔。所以他苦着脸第一时间将杨厚土划到了跟他同样不受阴间待见的野神当中。

野神....不被地府承认的野路子神也。

尼玛!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么?自己躲在这儿想要趁着押送阴差不备窜到大路上去抢一波亡魂的。可特么刚藏好就碰上这么个东西,从气息上判断,估摸着自己干不过人家。

不管阴间阳间,同属歪路子存在,干不过人家就得被别人干...今天..悲剧了!

“别...”巡查阴差毕竟魂体受挫,反应慢了半拍。当他急忙想要阻止的时候,两人厚重的气息已经重重的碰撞到了一起。“砰!”一声,这寂静的山林中阴气纷飞,四周的树木也被这霸道的碰撞给震倒了一片。

“苦也!”巡查阴差暗叫不好!他焦急的朝正冲那煞鬼龇牙咧嘴的杨厚土喝道:“快走!!!”

奈何桥头。

“嗯?”苦等无果正焦急万分的神将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远处密林中的波动,他眼中神芒一闪面露喜色,“是他!肯定是他!不,一定要是他才行!”

带着狂喜,他纵身跃起,整个身体化作一股耀眼的神光如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朝着那散出波动的所在飞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