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72章 亡命狂奔

“还瞪个什么鬼!快走!”巡查阴差恼火的喝道。

杨厚土这时候脑子才清醒过来,遭了!他二话不说抄起依旧怒骂着的巡查阴差头也不回的撒开脚丫子就开跑。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阴暗的树林之中。

那煞鬼本来已经不抱希望,正心中默念着自己的悲催准备让杨厚土为所欲为了,可就这么一闭眼的功夫,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他咽了口唾沫悄悄的睁开双眼,面前哪儿还有杨厚土两人的影子。

“难道...今天我运气好,碰到两个假的野神?”他愣了愣有些不敢置信,还有不吃魂体的野神的?难道他不屑于吞掉自己?不至于吧!自己好歹也是个煞鬼来着,那野神就算比自己厉害也厉害不到哪儿去,不至于瞧不上自己这点儿煞气吧。

嘿!管他呢!鬼大爷逃得一命,就当做个善事。今天我就不去山下偷袭那押送队伍了。煞鬼就是煞鬼,从本质上就不会善良。今天不下山吞噬亡魂就已经是他庆祝自己绝处逢生的大善之举了。

还没庆幸完,突然他的表情一僵。

只见他的身前一道彩芒从天而降,一个身形高大手持银枪的神将屹立在神芒之中双目淡漠的注视着他。

“人呢!”那不带一丝情绪的冷声让煞鬼不由自主的浑身打着哆嗦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指向了杨厚土遁去的方向。

那神将听完一声不吭的转身便走,转眼就消失不见....

今天...今天是怎么了....孤零零愣在当场的煞鬼到现在腿肚子都还在转筋。尼....尼玛!不带这么玩儿的。等级高有神基了不起啊!要杀要刮你们倒是说话啊!这么吓唬人有意思么?

哼!等老子什么时候修行有成也去整个邪教,弄个教主当当!到时候信仰不绝老子自然千秋万代。

他心中暗自咒骂着准备离开这片倒霉催的树林,妈个蛋!这里距离刀山府城那么远居然都会有神将出现,肯定是从那奈何桥那边儿过来的。真心日了狗了!以后再也不来这儿了。

刚迈出去没两步,他的脚又顿住了,一股来自于灵魂的压抑充斥在他的脑海。

要遭!!!他暗叫不好。浑身煞气一散化作一股黑流就要逃窜。

“哼!想走?”身后的密林中闪出一丝耀眼的神芒,正是刚刚已经离开的神将不知什么时候又转回来了。

他冷笑着一巴掌照着煞鬼挥了出去,那煞鬼就如一只弱小的飞蛾一般被他一掌拍在地上动弹不得。

“着急追人差点儿把你给忘了,苍蝇再小也是肉,凑合吧!”他将挣扎的煞鬼一把抓了起来张开嘴巴用力的一吸,那在寻常亡魂眼中不可一世的煞鬼就这么哀嚎着被他吞到了肚子里。

嘿!运气不错!神将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煞鬼邪神平时习惯了东躲西藏,可不那么容易撞见。他先前也是故意让这煞鬼放松警惕,虽然这玩意儿实力远远不如他,可若是在他有准备的情况之下自燃灵魂那就不美了。

追!他定了定神再次身化彩芒冲向空中。

刀山府城外围的荒山之中,一股灰黑色的暗影在半空中一闪而过,黑影在这黯淡无光的山林之中并不起眼,这正是托着巡查阴差疲于奔命的杨厚土。

他并不知道先前碰到的那个倒霉煞鬼误打误撞之下居然帮他争取了一丝的逃命契机,要不然他真的要给这煞鬼好好的上柱高香表示谢意。

虽然,这倒霉蛋现在已经变成了神将的腹中餐,杨厚土就是烧一车...他也收不到了。

当然,这也有神将本身的因素在里面。他不能确定逃窜的就是他的目标,为了一个不确定的东西放弃送上门的大补之物是个人都会觉得划不来。况且他对自己的速度很有自信,他不相信一个巡查阴差能够快的过他一个正儿八经的四级阴神。

“快点!再快点!”巡查阴差趴在杨厚土背上不住的催促着。

“大哥!快不起来了。我这都已经是把城隍送给我的愿力当作燃油了,现在这速度差不多是我的极限了。”杨厚土苦着脸闷声答道。

“距离你说的那条阴阳路入口还有多远!”

杨厚土看了看自己的大概方位之后道:“快了!翻过前面那座山就是我来时碰上的那个村落了,那入口就在那村落不远处的另一处荒山之中。”

“那行!赶紧的吧。越快越好!”巡查阴差听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神也不是万能的,到现在都没有被锁定的感觉。这说明他们已经脱离了那神将的感应范围,只要别再像之前一样自暴目标应该问题不大了。毕竟阴间这么大,一个追一个逃,跑了这么久,稍微错开一点方向估计早就奔其他地方去了。

“得勒!瞧好吧您的。”见巡查阴差脸色缓和下来杨厚土的心情自然也放松了许多,他毕竟修行时间不够久,虽然已然踏入灵师修为。由于不善做主,所以他觉得,这巡查阴差都不紧张了,那肯定就是没事儿了。

对于一个习惯了沐浴在阳光之下的活人来说,在这暗无天日的阴间待了这么长时间的杨厚土实在是有些闷得发慌,都不知道那些村落里居住着的亡魂们是怎么熬过那段适应期的。

在这里,没有白天,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夜晚。一个拥有正常思维的灵魂在这里一住少说几十年,真的不会变成神经病么?他在电视上看过一则新闻,说的是挪威有个叫朗伊尔的城市,一年下来有一百多天没太阳,一百多天没夜晚。有群专家去做什么劳什子研究,一个多月下来就精神错乱了。

试想在这么个地方呆久了,那生物钟怕是都得炸了。

也许,也只有真正的死后下到阴间来。没得选了,也就自然会适应吧。

“看!那里就是之前我去过的村落。”翻过山岭,杨厚土松了口气指着山下的一个村落开心的说道。

这深山中的村落看起来格外的宁静,这里可是他下地府来碰到的第一群亡魂。村里的一切都显得与世无争,大家都是没有孽债的普通亡魂,每日相濡以沫和和气气。如果在阳世间若是真的了无牵挂,死后能够在这么个村子里安家落户貌似也不错。

两人就如那神话故事中的仙神一般踏着虚空从山顶缓缓飘下,“要不然我们去村里打个招呼吧。我能找到那刀山府城可多亏了他们给我指路来着。”杨厚土看了一眼巡查阴差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还是算了吧!”巡查阴差翻了个白眼儿,“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被一个神将追着呢,要是让他追上来发现我们跟这个村落有牵连,到时候他们可就真的要遭灾了。”

“嘿!不至于吧。这阴间好歹也是个有法度的地方,谁还能公然的瞎搞不成?”杨厚土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他好奇的问道:“诶,你到底是得罪了谁?能让一个神将咬着你不放,你刨人家祖坟了啊!”

“哼!阴间可没你想的这么单纯。等出去之后合适的话我再告诉你缘由吧。现在,赶路要紧!”说罢巡查阴差转开了身子朝着另一个方向飘去,意思很明显,他要错开这个村落不想露面。

“切~不去就不去呗!”杨厚土撇了撇嘴,临空踏步跟了上去。

突然,他脚下一顿连忙回头看着身后的山上。

“遭了!老鬼,刚刚有灵识扫过去,我好像被他发现了。”他由于自身刚晋升灵师不久,对自身包括身体中的愿力还不能做到灵活隐匿,刚刚抬步跟上巡查阴差的时候不自觉的提升了一下速度。而就这一下,他一下子感应到了身后的一股波动。强大的灵魂散发出的气息是相斥的,这也是为什么阴神们会用这种办法来筛查所在区域内的其他高等灵魂存在。

正常情况之下这么一霎那的起伏波动并不会给杨厚土带来什么麻烦,而现今这种感觉的出现只能说明一个事情,那就是....他们距离已经非常接近了。

“白痴!”巡查阴差转身气急败坏的骂道。他抬眼看了看四周,神将的速度是他们无法企及的,怎么办!怎么办!看到不远处那个宁静的小村落,他一咬牙喊道:“快走!去那个村落中隐匿起来!”

杨厚土知道自己的不小心又闯祸了,连忙点头答应,随后抄起巡查阴差直奔刀山村落而去。

“灵魂气息相似,嘿嘿!想不到我运气不错嘛。”

杨厚土两人的身形刚刚消失不久,那山巅之上神将的身形便已然出现。若是先前两人全力奔行,说不准现在已经踏进了回阳间的阴阳路之中了。但就算是老练的巡查阴差也不会想到,他身后的这个神将居然就按照那煞鬼魂陨之前指的那个方向一路不拐弯的乱飞一通,到现在,居然会能够鬼使神差的直接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神将高高在上的屹立在山脉之巅放开了灵识双眼如炬的扫视着四周,他皱了皱眉暗道:“怎么回事?怎么会又没了踪迹?这不可能啊!”在他的印象中,所有等级比他低的灵魂在他的探视之下都应该无所遁形才是。自己之前明明清楚的感知到了这里冒出的那一丝与先前相差不多的灵魂气息,怎么这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村落?

刀山村落在这荒岭之中自然能够被神将一眼看到,他心情现在很不好,非常不好!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追的对不对,忙活了大半天还是找不到人。

也罢!就想那守桥阴差说的一样,没准等我回去,他要是已经乖乖回去了呢?嘿!最好是自己想多了,人家根本没跑,自己吓自己。

也不知道这一路跑到这山里的是个谁么玩意儿,那么能跑,害自己追那么老半天。真特么晦气!

他怪笑一声踏步飞向了那山中的小村落。

“怪你们倒霉!就拿你们出出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