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73章 他怎么敢!!!

刀山小村广场上,安然等待轮回的亡魂们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消遣着这过剩的时光。他们有的闲聊着生前那不知说过多少次了的趣事,有的在打牌下棋,围观者们都聚精会神的观战。整个村落跟平常一样,很是安逸。

就在大家都有说有笑的瞎掰着下辈子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大的灵魂压迫笼罩了所有人。

原本热热闹闹的广场一下子寂静了下来,所有的亡魂都不安的聚拢在了一起。这么强大的灵魂压迫,肯定是来了大人物。他们都不敢吭声,生怕触怒了这还未到达的高高在上的存在。

在这刀山府域,类似他们这样小小的村子不计其数,而那些大人物大都聚集在府城中心地带,极少有会出现到他们这种小地方。

亡魂中,老村长颤颤巍巍的杵着拐杖走了出来。他看着天边疾驰而来的霞光松了口气转头对大伙儿道:“大家不要紧张,是有神路经我们村子,没事的!大家过来,都依次跪下迎接上神!”说完他佝偻着身子带头跪伏在地上等待着神邸的降临。

在他身后的群鬼听完村长的话依旧非常畏惧,无奈之下也都只能赶紧有样学样的跪下把头深深的埋在地面上。

虽然他们身在阴间,在杨厚土这类人眼中他们已经与神生活在同一天空下了。可即便如此,他们也跟阳间的人心里对于神的概念没什么两样。偌大的阴间,亡魂数量实在太多了。在这种基数之下,阴神就显得太过罕见。

亡魂大多散居各府域的广袤疆域之中,他们有很多都只是初到阴间的时候在那主城之中见过一次,有的甚至最大的也只见过巡查阴差这种级别的小神而已。

都是小人物,到了判官殿也不会真的有判官去亲自判罚他们这样的小人物的一生,同样只会是阴差代劳...

碰上这种会冒霞光的正神他们惶然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对待,只能跟随着老村长跪拜以示虔诚。

神将优哉游哉的缓缓降下,那高大威武的身躯神光闪耀。他非常享受这些亡魂们的参拜,只有这时候他才能真正的感受到自己身份的存在。平时大部分时间他都窝在府城里,在那里他可没资格这么堂而皇之的受百鬼朝拜。

“你们这里叫什么?是否记录在案!本神将追寻刀山府要犯路经此地,先前你们有没有看到陌生的大鬼!”神将看了一眼趴低在地的亡魂们淡然问道,那语气超然物外,仿佛眼前跪着的并不是人魂,而是蝼蚁。

老村长闻声连忙应道:“回禀上神!我们这里是刀山府有记录的刀山散村,我等都是待轮回的善鬼,绝对不是野鬼聚集。那边的投影上也有我等的投胎预时。还请上神明察!”说完老村长连忙又朝着神将磕了三个头继续道:“至于上神所说的大鬼我等就更不知了,若是遇上那等存在,小的们安能还有命在。”

在地府,所有的亡魂聚集生活的地方都必须有各府域的登记和批文,这样才方便府城对于亡魂们的安置或轮回管理。若是私自聚集的话,一经发现,那下场可就是一个不留全部铲除以儆效尤。

老村长轻轻抬起一点头大气不敢喘的用眼睛的余光小心的去观察神将的脸色,生怕这上神一个不小心发脾气真的就把他们当刁民处理了。全村人都在这儿,到时候连个喊冤的人都没有了。

好在神将闻言轻撇脑袋看了看广场一旁的那个显示屏之后脸上没有变化,老村长这才重重的出了一口气。

在地府中想要好好的生存对他们这样的弱小存在必须小心翼翼举步维艰,不仅要防范着外来的煞鬼野神们的夺魂劫掠,更要谨慎的对待着巡查到此的阴差和神邸。一个不小心之下,虽然对方是府域的官方存在,可下场有可能都是一样的。

............

村落不远处,一个阴暗的角落中,杨厚土盘膝而坐全力的催动着灵台中的九瓣冥莲。冥莲气息外放而出轻盈的飘动在他的前额处凝结出了一朵漆黑如墨的莲花缓缓的旋转着。

而巡查阴差则在他的身后平举着双掌将莲花护在其间,周身的阴气不断的透入花瓣,使其在旋转的过程中不停的将花身上的灵动阴气挥洒在他们的周围。就是这种经过了冥莲而再次散发出的柔和阴气将他们完全的包裹住,从外面看来,他们两人所散发出的气息俨然就如这阴间的普通树木一般无二。

先前在避无可避之下,巡查阴差灵光一闪想出了这个办法。还没来得及找好地方,那神将已经快要到他们身前了。所以他们只得在这村子旁边就近施法以求藏身。

在他们这个角落正好可以看见广场上的情形,对于杨厚土这样的典型阳间青年来说,他很是反感地府现在依旧延续着的封建等级秩序。看着那些善良的亡魂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样子他心中堵得慌。

想着自己的爷爷奶奶以后也会到这么个地方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他心里就极度的不踏实。

刚刚晋级到灵师的他心里是憋屈的,这要是个巡查阴差等级的他还真的想出去斗上一斗试试看水深水浅。谁知道出来就碰上这么一个高端货,而且不知道为啥的就追上来了,整得自己这堂堂灵师跟个野狗一样东躲西藏。

村中。

神将暗叫一声晦气。明明追到这里了,怎么的又突然不见了?难道是本神将脑子出了问题感应错了?不过嘛!这里还真够偏僻的,他淡漠的看了一眼依旧恭敬匍匐在地的亡魂们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然。

“自从有了这神将身份之后真的就跟被关在那鸟笼子里没什么区别,上面有凶神恶煞的上神,平时时不时的被那些吃饱了撑的罗汉们盯来盯去的,今天自己为了追那位到了这儿,难道不能开开荤么?那阴魂的味道.....好怀念呐!”像他这样的神将,不管是在阳间还是在阴间,供奉的人并不多。但与巡查阴差不同,他身上的愿力可是实打实的来自于自己的信徒而非地府赐予。

有时候他真的有些羡慕那些天天被通缉却还活的逍遥自在的野神,又不受规矩管制,想干嘛就干嘛。

他吃过恶鬼也吞过煞鬼,但他却独独最为钟爱无恶无怨的善鬼的灵魂,那种纯粹的味道让他为之着迷。但受阴间管辖的他不敢胆大妄为的明面上行凶,只能巴不得哪个不开眼的小鬼冒犯他,在这等级森严的阴间,他才有借口尝一尝那味道。

这次是追着上面让留意的那位出来的,这算不算是借口?

想到这里,他神色一动深吸了一口气随后脸色一沉喝道:“大胆!还说没有看到过,好重的煞气!那府城重犯肯定到过这里!小小村落竟敢欺瞒神灵,好大的狗胆!!!”

一声爆喝将刚刚才松了一口气的老村长吓得三魂不稳一脸惊恐的瘫坐在地,身后的群鬼也不知所措的抱在一起瑟瑟发抖。一个神的怒火岂是他们能够承受的了的?现在的他们就像是一群受惊的小鸡,只知抱成一团不知如何反应。

“上神在上,小老儿真的...啊!!!”老村长虽然资格老,但他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他鼓足勇气想要求得神灵息怒,怎知他刚一开口便被一只大手直接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嘿!本神将已有所觉,你还敢狡辩!”说罢张嘴一吸,可怜的老村长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呼出一声就直接化作一阵青烟被他吞入肚中。

“唔!!!”远处的杨厚土见此情景双目怒睁睚眦欲裂,他刚把嘴张开就被巡查阴差一把捂住。见他还要挣扎,巡查阴差沉重的冲他摇了摇头,现在的他们就算冲出去也完全不是那神将的对手。

“村长!!!”亡魂们见平时主持村中事物和和气气的老村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烟消云散不由得悲呼起来。他们这里的每一个亡魂在最初被阴差安排到这里的时候都受到了老村长善意的接待和贴心的安置。这么一个与人为善的老人居然就这么去了,这天地间再也没有了他一丝的印记。这让这群老实巴交的亡魂们如何不惊如何不急。

神将舔了舔嘴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那群鬼中悲呼声最高的亡魂伸手又是一抓,“嗯!看你这么激动,肯定也知道点什么。这样的话,你也就死的不冤了。”说罢又是一口将那亡魂吞入腹中。

真是....太美味了!神将感叹着,这亡魂遍地都是,就是不能随便吃。能随便吃的恶鬼煞鬼又不好抓。啧啧啧!当神难呐!

远处隐藏着的两人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杨厚土咬着牙浑身不住的颤抖。“他怎么敢!他怎么敢!!!难道这阴间没有王法了吗!!!”他原以为阴间是一切的起点。在这里,就算等级森严,但一切都应该得到最起码的公正!那他眼前见到的这一切是什么?这就是所谓的一切自有命数么!!!

这一刻,他心中森寒。阳世间那些滞留的亡魂们应该是对地府的这些还不熟悉才会在了却心愿之后心甘情愿的回到地府等待轮回。若是让他们这些新鬼知道下面如此阴暗,高等存在对亡魂们的生命漠视到了如此程度,他们还会心甘情愿的下来么?

不行!自己的爷爷一定不能让他下来,虽然这地府不至于到处都这么阴暗。但身为孙子的他哪怕是有万分之一的机率,他也不会让自己的亲人下来遭这份罪冒这份险!

“嗯!差不多了,尝个鲜就行。吃多了这村子里的轮回本子可就乱了。”神将砸了砸嘴冷哼一声道:“这俩阴魂欺瞒上神,协助逃犯脱身,现已伏诛!下次阴差前来押送登记的时候尔等据实上报即可!”说完,他抬起手指随便指着一个瑟瑟发抖的亡魂继续道:“以后,你们的村长就是他了。你好好安抚亡魂,本神将还要继续追那恶鬼呢!”

话声刚落,一众亡魂还惊魂未定的时候,那神将大笑一声化作一阵刺眼的神华冲天而起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