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74章 霸气城隍

在神将离去许久之后,杨厚土和巡查阴差才谨慎的收手起身沉默的看着那依旧哀声四起的广场。

“别想太多,有的事情并不是你一个小小灵师可以左右的。”巡查阴差见杨厚土的面色依旧低沉不由出言开解道,他的眼神中露出追忆,“很久以前的地府并不是这样的,那时的阴间虽然同样等级森严,但却法度严明。人与神除了因果之外不会有一丝的交集,阴间十八府神灵各司其职。虽不敢说人人平等,但若是有冤,最起码会有上达天听的路给你申诉。”

杨厚土神色一动,很久以前的地府?难道这地府中还能有过什么大变动不成?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说了。该告诉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等出去再说吧!”巡查阴差看了看前方转头对他说道,“那村子我看我们还是绕过去吧。虽然那惨剧不是我们直接引起,但这神将确的确是由我们引来的。神将刚走我们就出现在他们面前,大家都会不好受。”

说完,他带头转身迈步走入林中,这小子还是太嫩了啊!也罢。谁没有个年轻的时候呢。愤青就愤青吧,只要不瞎胡来就行了。

“老村长,因我而受这无妄之灾,对不住了!”杨厚土屈膝跪下朝着村子的方向深深的磕了三个头。我不敢说将来我会有能力拨乱反正,但我,杨厚土,清水传人!从今天起,不管是为人为己,不求阴德,只求问心无愧!若有一天我修行有成,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在远离刀山村之后,杨厚土与巡查阴差再次腾空而起朝着来时的那条阴阳路疾驰而去。

来的时候,他的心中充满了新奇与刺激,而归去之时,他的心里却只有沉甸甸的忧虑,晋级灵师的喜悦早已荡然无存。灵师又如何,地师又怎样,还不是什么都改变不了....若是连地府都没了清明,这存活在这天地阴阳中的众生,又有谁能逃得开那一抹灰色。

时间无声的流逝,两人就这么沉默的飞着,一路再无波澜。

终于,杨厚土再次回到了那阴阳路口的隐秘所在。

“果然,这些未被发现登记在册的通道都藏得很深吶!”巡查阴差惊叹道。

杨厚土依旧是心里不舒服,他挥了挥手道:“走吧走吧!这里我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下去了。”

两人转身,突然!一股威压突兀的出现并霎那间锁定了他们。

“不好!!!快走!”巡查阴差惊呼一声拉着杨厚土就朝着那阴阳路窜了过去。

杨厚土反应自然也不慢,白痴也知道这时候还阴魂不散的用灵识到处扫的是谁。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疾速将灵台中那朵冥莲的愿力调用起来化作动力,瞬间把自身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撒开脚丫子就跑。

“桀桀桀~~~我就说嘛!灵识怎么可能出错呢!你这只蟑螂果然在这儿。”远远的,神将所化光华还未至,那畅快的大笑声就已传入两人耳中。

“嗯?野路?哈哈!不错不错,这也算是功德一件。莫跑莫跑,让本神抓一下!”神将那远在杨厚土之上的灵识自然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阴阳路的存在,对于发现这类隐患的有功之臣地府自然会给予丰厚的奖励。人也发现了,还附带着这么个功德这让郁闷了老半天的神将如何能不惊喜!

关键是,这巡查阴差为何要跑?既然要跑,那就证明他有问题!嘿嘿!

激动不已的神将身形未落地就伸出大手朝着两人抓了过来。眼前这两个虽然在鬼里面已算不弱,但在他眼中,他们的奔逃都显得多余。难道他们觉得在自己一个神将面前,他们还能逃出生天?就算让他们逃入那阴阳路又如何!自己还不是照样能够追进去,难道逃到人间就能躲得过自己了?哼!天真!

近了!近了!不管是那己近在眼前的阴阳路还是身后那如芒在背的气息都让杨厚土清晰的感受到了生死只在一瞬之间的压迫。

“妈拉个巴子!”那身后传来的压迫已近身,杨厚土牙关一咬。他一把抓住了身侧的巡查阴差单手极速的掐诀,“极灵!!!出!”大喝一声之后,杨厚土猛地一转身一掌就对着自己迎面而来的大手轰了出去。

“吼!!!”一股水蓝色的光芒闪现而出,与神将那无匹的一抓悍然相撞,水龙杨家的极灵终于第一次在杨厚土没有任何辅助的情况下被召唤而出。

“嘭!”两股截然不同的巨力相互碰撞发出的巨响震彻天际。

在杨厚土绝望中的奋力一击之下,神将所化的那一爪被彻底的震散。而杨厚土的极灵也是应声散去,一个随意一抓,一个奋力一击。高下立判!

神将双目中闪过一丝惊疑!这是?他脑中闪过了无数种可能,但却不能肯定。他唯一肯定的就是杨厚土刚刚那一下子散发出来的气息绝对不是阴间所有。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孤陋寡闻。毕竟极灵世家就算有名也早已不如祖上时那么声名远播,就算那时候不认识他们招牌的都大有人在,何况是现在。更何况是这个不知道在阴间憋了多久的巡城神将了。

杨厚土卯足了浑身灵力发出的一击被震散之后,他整个魂体都不好了,浑身像是被无数的利爪撕扯一样剧痛难当。这是魂体不稳的症状,一锤子买卖!当锤子挥出去之后他已无力做出任何抵抗了。

但,就在这时!杨厚土的嘴角居然勾起了一丝笑意。他大笑道:“拜拜了您得!”说完,他与巡查阴差整个身子都被那一击所引起的震荡给掀飞了出去。这惯性速度已完全超越了之前他们的奔逃,目标直指阴阳路。

趁着神将狐疑的这一瞬,两人的身影已消失在了阴阳路之中。

“哼!小辈狡诈!”神将冷哼一声追了上去,跑?这阴阳界我看你还能翻出天去。

阴阳路,一个神奇的空间通道。它所肩负的使命便是阴阳两界的迎来送往,此刻,杨厚土与巡查阴差两人正一动不动的站立其间任凭通道中的阴风将他们推动向前。

“遭了!他追进来了!”杨厚土一回头便看到了身后远处那神将的身影,神将那一身的光华在这暗黑的阴阳路中显得格外的刺眼。

“别担心!”巡查阴差也转头看了一下,“在这阴阳路中很多东西都是不稳定的,只能任由通道内的阴气带着你往前走。若是乱来极有可能引起通道中的异变,到时候罡风肆虐,就算是神也在劫难逃!那神将不会为了追我们而冒此风险的。”

说完,他皱着眉继续道:“我所担心的是出了这阴阳路怎么办,就算到了阳间,我们也很难逃脱一个神的追踪!等下出了阴阳路,你我二人分开逃,他针对的是我,你只是被牵连而已,我们能走一个是一个。”

杨厚土听完眼睛一转突然心里有了计较。他嘿嘿一笑,“放心吧!等下,等我们出去之后保管给那牲口一个惊喜!”

在这漆黑的通道里等待那最后的一搏,要说不紧张那肯定是骗人的。杨厚土身上那久违的便秘紧张感让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他不敢有一丝的走神。若是错过了时机,那外面那个大神帮谁还两说呢!

阴阳路外,葛无忧与三戒两人正围着杨厚土的肉身急得团团转。

两天时间眼看着就要到了,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侣他们一无所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厚土身上的生机一点一点的流逝,不管用什么方法都锁不住。

“嗯?”一直如老僧入定般在一块大石头上枯坐的城隍感应到了波动,他双目微睁抬头看向了那如漩涡般不停转动着的阴阳路。

看到大神有了感应,两人欣喜的也同时盯向了那洞口。这杨厚土生死难测的样子实在是把他们折磨得够呛,若是再有这种情况,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干了。就算要干!那也得思量再思量,一定一定不敢这么乱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阴阳路之上的漩涡开始有了些许的光华闪现。

“唰!”一道黑影突然窜出一闪而逝直接冲进了杨厚土的肉身之中。

“嘿!胆子不小啊!”张翼德坐在石头上见状一愣,他冷然一笑缓缓的站起身来。刚刚冲出来的这个灵魂强大的黑影绝对不是杨厚土,敢在他一个堂堂二级神诋面前占别人的肉身?开什么玩笑!

正当他要耍耍大神脾气的时候,突然!那阴阳路又闪亮起来,一声惊呼随之传来。

杨厚土晚巡查阴差一步终于出了阴阳路,他的灵魂还未冲向他的肉身,就直接就朝着张翼德冲了过来。

张翼德乍一看这货面目狰狞的朝他冲了过来吓了一跳。卧槽!干嘛!想袭警啊?

“张爷爷!快点!后面跟了一群大鬼,里面还有一个野神。他们追着我们发现了通道,现在已经跟着我们屁股后面快要出来了!”杨厚土冲到张翼德面前超级没节操的一扑直接就跪下了。这时候还要什么面子?要命重要。要是那些个作者没有忽悠我,那这张三爷应该是个真真儿的暴脾气,您赶紧爆啊!要不然就晚了。

嗯?张翼德一听脸色一整,这阴间的魑魅魍魉还真眼尖。这阴阳路自己都才发现两天,怎么?这下面的就已经组好了观光旅行团了?他将神识渗入通道内,果然!一股强大的灵魂正快速的接近这阳间的洞口。

“好大的狗胆!!!”这里是他张翼德的锦城,岂能容忍这么一堆不要下辈子的恶棍上来捣乱?他盛怒之下挥手照着那阴阳路就是一拳砸了进去,那拳头之上瞬间凝聚的恐怖气势压得这小空间之内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每个人脑中只闻“嗡”的一声,那无匹的一拳就夹带着无边的威压冲进了阴阳路。

妈拉个巴子,这几个小屁孩儿不给我面子就算了,你们特么又是个什么鬼!

一个二级阴神带着怒气的一拳有多恐怖?威力杨厚土不知道,不过单单那气势就远远不是阴间那位神将所能比拟的。估计....够他喝一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