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79章 别拿城隍不当干部

朝阳初升!

锦城河上游,杨厚土与葛无忧连带着刚刚赶来的三戒住持三人身背修行袋,呼吸着晨间磬人心脾的空气缓步走在河岸边的树林之中。

静心寻源,是修行之人寻找聚灵之所在最常用的手法之一。天地灵气有强有弱有稀有浓,而灵气又是一种能够随着气场的变化又或者环境的变化而随时转向的存在。所以要想找到绝佳的聚灵之所,修行之人必须将本人的灵觉调整到空明状态,心中无谓无求,仅凭着那灵台中传来的感应带自己到达。

今日所需找寻的为水灵力的绝佳场所,自然得由杨厚土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

放开灵识的他看起来一脸的淡然,他任凭着脑中传来的感应随意迈着步子,心中不急不躁。虽然他不知道会走多远,但他喜欢这种淡然的感觉,因为,这与他光棍的性子十分不搭。虽然不晓得其他人修行到了最后会不会都变得跟那传说中的鬼仙一样那么超然,可他知道自己这性子就算修成天老二也变不了。

他今日要找的聚灵之地要是让那些有钱人知道了铁定会抢破头来跟他要位置。虽然他的风水知识不怎么样,但他本身所修行的清水之法却能让他轻易的找到隐藏在世间的好地方。

要不怎么说现在真正的道传在现代社会中挣钱容易呢!

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可见,“水”在风水学说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可身为道者的杨厚土本人却对风水这一说不是很看重,为什么呢?因为修行之人对生死之事非常的明了,自然不会太过在意这些东西。风水这东西,好的地方,养人养魂。

久居于风水宝地自然能够让他精神振奋身体康健,至于什么转运啥的,你身体好精神好自然做什么都有干劲。若是把这样之后的成功归结到风水之得益上也未尝不可。

水是生命之源,老子道德经中讲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从古至今,大地上的人们依水而居,影响潜移默化,骨子里都带有水的品行,善良,处事祥和淡然。

这也是为什么风水之中水为上的缘由。

“快到了!”感应着四周开始变得浓郁的水灵气,杨厚土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修行水灵力的他踏入这种水灵气聚集之地就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中一样亲近。

三人又往前走了大约半个钟头之后,杨厚土在锦城河边的一个小溪前停住了脚步。他有些惊异的看着这条仅仅只有不到两米宽的小溪

有些发愣。

难以想象,这出城逆流而上走了这么久才找到的水灵聚集点居然就在这个连说是支流都有些勉强的小溪之中。没错!就在那不到两米宽的溪面之下。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里聚集的水灵力异常的活跃,那些水灵气就像是个喷泉口一般聚集在一起不断的翻腾着。谁也不能解释聚灵之地的中心为什么灵气会喜欢聚集在那里。但杨厚土知道,他现在得跟练九阴真经一样下水操作了。

但愿....这水里不会有螃蟹小龙虾之类的扯蛋玩意儿吧。

“摆四方贡香,上三牲!”杨厚土冲葛无忧点了点头吆喝道。这一声吆喝是喊给山神阴差以及路过的游魂野鬼听的,不管他们在不在,礼数是必须要做到的。前者要是在,那摆上的香以及三牲那就随意享用。而后者就只能听着,这只是客气话。意思是这是道家人的贡香,打过招呼了!游魂野鬼看看也就算了,别乱动!

以小溪为中心,三戒与葛无忧很快便将四个方位的贡香以及贡品摆上了。东西拜上之后,他们便一左一右安静的在小溪的边上盘膝而坐。今天的主角不是他们,一动不如一静,他们安心看着杨厚土做事便是。

他们今天来的目的当然有想要受点那九瓣冥莲弥散之际的精纯愿力,这对现在的他们而言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但最重要的还是来给杨厚土护法的,做这等事最忌讳就是分神,大神易送小鬼难缠。要是让个不长眼的东西坏了大事可就不好了。

杨厚土脱掉了上衣放在了岸边赤着脚缓缓的步入小溪之中,他闭着眼一点一点的用脚去踩那个聚集点,突然!一股异于另一只脚的冰凉从右脚传来,他立马一个盘膝“哗啦”一下就坐到了水中。那股冰凉之感一下子从他的尾椎骨直冲大脑,整的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可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身的舒爽。盘膝坐在类似于灵眼的水灵气聚集点上那股子酸爽真心是....心飞扬....

还好溪水并不深,坐下之后仅仅到了杨厚土的下巴处。要是再深这么一点点,他就真心不知道再这点位上扎着马步施法会不会玩儿炸了。

“冥莲....”杨厚土运起周身灵力开始催动静立于灵台之中的神殇冥莲,折腾了这么久!终于能物尽其用做一件大好事了。虽然他心里有一丝的舍不得。因为他发现,这玩意儿在他脑子里的时候他修行的时候就想装了一个作弊器一样,速度比平时不止快了一倍都怕有多。

但他是个知好歹的人,放弃...也就放弃吧。

神殇冥莲缓缓从他的灵台处显现,顺着他手印所指方向开始慢慢的朝着水面上降落。

“莲来!”杨厚土睁眼喊道。

三戒麻溜的将早已准备好的一朵纸莲花扔向了杨厚土。“去!”杨厚土手印再起,将冥莲一下子引入了那朵纸扎莲花之中。来自阴曹的神花必须要有载体才能够在阳间停留,要不然他们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所以,这纸扎的莲花最合适不过了。

只见那纸扎莲花在冥莲没入之后落入水中居然溅起了水花,纸花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开始渐渐的变得真实起来。眨眼间,一朵娇艳无比生机勃勃的莲花便亭亭玉立的出现在了水面之上。

“水主阴阳!上通天...下接地..水灵齐聚!凝!”随着杨厚土身上的灵力变化,周边的水灵力开始不断的朝他汇聚而来,而他身下那本身就活跃无比的水灵力开始往他身上涌来。“极灵!出!”

“吼~~~”一声龙啸,青芒闪现,那已如成人手臂般粗细的极灵在水中骤然显现,它就如一条有灵的真龙一般顺着杨厚土的手臂朝冥莲所化的莲花游去。龙头上的小角推着那莲花直接出了小溪的岔口往锦城河的河中央游去。

待得莲花到达河面中央之时,杨厚土再也不去压抑身体中早已快要溢出的水灵力,双手一合!那如箭在弦的灵力就像是突然找到了宣泄口一样顺着他的手掌一下子都蹿了出去。目标直指河中央的莲花。

当水灵力与莲花发生碰撞的时候,河面之上霞光大放!本来静立的莲花开始无风自转,花身之上那无比精纯的愿力开始朝着四周逸散开来。

“终于开始了!”葛无忧跟三戒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都闭上眼睛开始敞开灵识吸收愿力,这玩意儿平时都是有根有主的东西,根本轮不到他们去想。现在有现成的还不赶紧能搞一点是一点。

在两人开始了各自的修行之后,杨厚土这苦力现在可是一秒都不能停下。他周身的灵力开始高速的运转,而他身下那水灵聚集点就如同一个充电器一样不断的往他的身体里输送着源源不断的灵力。就是他们这一输一送之下,那冥莲才能得以充分的释放。

一股股精纯的愿力夹杂着黄泉的气息以冥莲为中心不断的释放,周围所有的事物都包裹上了一层勃勃的生机。而这股世间难寻能够净化凡尘的有限能量也同样随着水浪的带动顺势朝着下游涌去。

凡人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就在他们身处之地远处的一个山包上,城隍张翼德正翘着二郎腿惬意的躺在太师椅上眯着眼睛看着他们这边的动静。这几个小辈,真是能耐啊!

“嗯?”他正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时候,一股彩霞正夹带着强力的神威从天边朝他这边飞速而来。他坐起身皱了皱眉,这些死鬼来的够快的啊!

他神色不动的摸出酒壶往嘴里倒了一口,一抹嘴,又轻悠悠的靠了下去,这神威凌厉无比,看起来与他不相上下!但他却连一丝起身相迎的意思都没有。

张翼德!”眨眼间,那彩霞便降落在了山包之上,一声不善的声音随之传来。

“我又不聋,吼着么大声干啥?比谁嗓门儿大么!”张翼德坐起身同样面色不善的盯着来人道。

霞光散去,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张翼德身前,那魁梧的身板居然跟猛张飞不相上下。

只见他手持一把三尖两刃枪一脸怒气的指着完全不给他面子的张翼德喝道:“我们上次已经商量好了,十年之后,你这里给出二十万的轮回名额。你现在什么意思?就坐在这儿看着?”

“哼!相比这个,我倒是想知道我这锦城庙里面,是哪条狗吃了我家里的饭又跑出去吃你家的屎?我叫你一声府君是给你面子,你以为我怕你不成?不给你面子我就喊你一声三眼怪又咋地了!”张翼德虽然脾气被这现实磨得差不多了,可他好歹也曾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存在,让人这么欺上门来不吭声可不是他的作风。

自己这一亩三分地的事儿,还没整完人家就找上门来了,难道真的是自己脾气太好了,已经没人记得三将军的威风了?

“你别岔开话题!这灾劫之后的东西我们都已经商量好了后续,你这里出了乱子,那这一个烂摊子谁来收!你!还是我?还是另外的谁?你难道不知道现在下面投胎名额不够,整个阴间都快卡住了么!”来者正是杨厚土之前去过的刀山府域掌管者三眼神君。

没错,民间所传的二郎神就是以他为原型塑造的。每个强大的神邸都需要时不时显圣来维持自己那部分的信徒,保证自己的神魂永存。

可就算强如三眼神君,面对着这突然好像转了性子的张翼德他心里一突突,咋了?这货只是当初来到地府的时候脾气很暴躁,可之后不都相安无事相处了这么多年了,这脾气突然又冒起来了?

想着这个与他同样身为二级阴神的张翼德,说实话他心里没什么底。虽然他成神的时间比自己晚的多,可这货生前可是万人敌的武将,阴阳两界到现在都还存在着为数不菲的信徒,论神力完全比自己这个老牌阴神不逞多让,战力不可估算!

他按耐住心中的恼怒放缓了语调:“这也是地府的民生工程,阴阳需要运转,阴间如此多的亡魂需要轮回安置。你是这锦城的主宰,看事情不能这么单方面。人死了会活,活了也会再死,你也不希望你治下出什么乱子吧!”

张翼德斜着眼睛撇了三眼神君一眼面露不屑,道:“我当然不希望我的地盘上出乱子,可阴间现在已经在那些光头的主导下被你们整得乌烟瘴气的。我不是说你们没用,大家都想把这盘棋下活!我只是想说,每个人都有他活着的权利,我们这些做神的没权利随意就决定别人的生死。反正说一千道一万,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阳间,这阳间的人和阳间的魂都是我治下,我一视同仁!”

三眼神君气得三尸神乱窜,这些驻留阳间的阴神就是麻烦!在他们阴间的府君眼中,阳间的活人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阴间的亡魂们不断的循环轮回安置的指标。在他们心中,活着的这几十年完全不是他们所关心的那一环。

以前冥王在的时候是非常在意阳世因果的,万物轮回根本轮不到他们操心,可现在不是不在了嘛!没了冥书,这些东西谁能够做到顾全方方面面,那事情自然就可以灵活处理了。

“哟!这着急上火的,你那小三眼儿你瞪谁呢?是不是要干一架?要动手就别吵吵,让别人骑在脖子上久了你是不是连阴间府君的霸气都给磨没了?”张翼德见三眼神君中间那只破妄眼瞪的滚圆的不由得身上的气势也起来了。

既然放开了,那他张翼德还真没怕过谁。

“你...”三眼神君那个气啊!你特么是不是没事儿找事儿?是个鬼都知道老子中间那只眼睛一直是这么瞪着的。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你府君是领导,可你也别不拿我这城隍不当干部。这事儿我说不管就不管,你要上去干涉道传做事儿,你尽管上去试试看!”

说完,张翼德单手一伸,一根缠绕着暗红色煞气的丈八蛇矛出现在他手中。

“砰”一声闷响,张翼德单手持枪傲然而立,仿佛又找回了当年在那长板桥前孤身喝退百万曹军的盖世英姿。

三眼神君皱着眉,半晌。他张口道:“地府早已不是你心中那理想的存在,难道你还能期望谁能如冥王一般再次一统地府将那冥书法统重治阴间么?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对这情况无奈么?现在非佛修之神个个都信徒大减一身实力也只能装装样子,如果能丢下刀山府域不管,我堂堂三眼神君怕过谁!”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化为一道流光愤然离去消失在了天边。

听完这话,张翼德神色复杂的目送他的离去,转头再次看向了远处依旧在努力着的杨厚土几人喃喃道:“会的...会有这么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