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走阴过阳 80章 功德天降

矮山之上,三眼神君离去之后,一个黑影悄然出现在了张翼德的身后。

“多年不见,煞神风采依旧啊!”张翼德回身咧嘴一笑朝着黑影拱了拱手,那态度与之前面对三眼神君的时候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要是那三只眼这时候看见这个油盐不进的张黑子居然能变成这德行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呵呵!我现在连神基都让那小子彻底给磨灭了,还谈得上什么煞神。倒是你,还是老样子啊!怎么?当真打算就这么守着锦城做那永生永世的城隍?不厌么?”黑影现出身形,正是同样在远处注视着杨厚土三人的黑无常。

张翼德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倒是想像我那大哥二哥一样永世轮回饱尝这时间的冷暖,不管如何也总好过一直这么耗下去。可这局势摆在这儿了,谁又能够真的超脱呢!”

他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指着三眼神君消失的方向继续道:“我若在,还能镇得住这帮老顽固守得住这一亩三分地。我若轮回了,给他们百余年时间,没准儿他们能给我把这锦城给玩儿没了。再者说,看我不顺眼的大神小神多了去了,特别是那些个罗汉,我若进了那轮回,还不得任他们揉捏?到时候估计怎么烟消云散的都不知道。划不来,划不来啊....”

两位阴神中的强者相视苦笑,说来可笑!强如他们这类的存在,居然连死都不敢死了。。。

现在地藏部众力压十八府一头,没了冥王、没了冥书....现在这地府人人自危,那十八府的府君都想维持自己治下的稳定。殊不知,当他们开始这么做的时候,这地府,就已经开始乱了。

九瓣冥莲....黑无常有些黯然的站在矮山上有些怀念的看着那正在一层层散发着愿力的神花。这曾是跟随了他无数岁月的根基所在,当初投身黄泉实属无奈,想不到....自己现在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股最初伴随着自己成神的愿力缓缓消散于世间,一个神,没有了神基,那还算是神么?

现在的人已经不再像古时候那么好糊弄了,互联网这么发达,想要再有大批量的信徒助自己重开神基无非是痴人说梦。

等他们死了之后,阴间的明王部众也会瓜分掉他们的信仰,这也是冥王一脉越来越势弱的根本所在。

散吧!散吧....往好了想其实也不错,要不是自己这丝残魂已经与神基剥离开来,那这神基散去的时候就是他这灵魂消亡之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至少,我还能留着这残躯将冥王找出来!

九瓣冥莲散发的勃勃生机已经让附近河岸花草树木焕然一新,这神奇的一幕让葛无忧不由得惊叹神花的奇妙。看着那力量一股一股的朝着下游逸散,她知道,他们心中所担心的事情今日过后将不复存在。

当初,葛念与明觉大师想要做与自己三人同样的事情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是她爷爷一直以来的一块心病,他老人家不说,但身为孙女的她还是能够感受得到。现在,自己也算了了他老人家的一个心愿。

想到这,她看向那盘膝在小溪中闭目持续凝聚着灵力的青年目光不由得又柔和了几分,浑身被淡青色水雾包裹着的他此刻看起来还真的蛮帅的。

修行时间这么短,居然就能够踏入与自己从小苦修的相同境界,看来,他真的是个修行的好苗子。这现代都市的年轻人大都浮夸,与自己这样的修行之人终究不是一条路上的。若是能与他....

正出神,眼睛的余光突然瞟到了小溪对岸的三戒不由得一下子一张脸涨得通红。

只见三戒那个贼秃驴正一脸坏笑的看着葛无忧又看了看杨厚土嘴巴里还不停的无声的张合着。与他自小一起长大的葛无忧哪儿能看不出这野和尚调侃的意思,她两只眼睛一瞪将手放在脖子上狠狠的一比划,三戒一下子收起了那副嬉笑的表情,秒变高僧,一脸的不悲不喜专心修行去了。

他们从上午一直就这么无声的修行着,直至日落时分那九瓣冥莲才真正的消散于无形。

随着最后的愿力散去,闭目修行了十余个钟头的三人同时睁开了双眼。有庞大的愿力作为修行支撑,他们居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饥饿之感,反而每个人都觉得神采奕奕。

杨厚土散去了一身的灵力缓缓站起身来,他神奇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他这辈子还没试过在水里泡这么长时间,这身上居然连点儿褶子都没给泡出来。果然是跟水是一家人呐,估计自己现在灵师层次之后在水里憋气应该能坚持更久了吧。以后要是不干这行了,就专门去整个憋气比赛,绝对赢不少钱。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畅快!谁说年轻人干不成大事儿的,这不,这么大个事儿不是说搞定就搞定了嘛!

还没来得及张嘴说话,突然!一股浩瀚莫名的气息从天而降将他们突兀的笼罩住了。三人一愣,这是个什么鬼?他们没有戒备这股气息,因为他们并没有从中感受到威胁,甚至...他们居然在其笼罩之下还觉得有点儿...舒服?

“三个笨蛋!还不赶紧抱元守一,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功德之力!对你们的生魂有很大的益处。”正当他们纳闷儿呢,黑无常一下子出现在他们身边有点怒其不争的冲他们喊道。

功德?功德不是阴间记在本子上的么?他们一脑门子的问号。

“还愣着干嘛!这玩意儿不可遇更不可求,眼睁睁看着它们散去,以后有的你们后悔的。”

听黑无常这么说,杨厚土连忙一个屁股墩坐在地上赶紧盘腿开始凝神静气,这老鬼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又是个大神。没必要忽悠自己,听他的准没错。

见杨厚土的动作,其他两人也不再犹豫,同样麻利的抱元守一感受着这股不知道是什么的存在。

“至诚谓功,至善谓德,是谓功德 !你们三个小家伙这也算是做了件大好事,现在这阴阳界,估计唯一还能让我们这样的存在感到心安的就是这功德的存在了。”黑无常见三人听话的盘膝而坐欣慰的点了点头。

功德天降,多少年没有见到过了啊!

他仰头望着黄昏的天幕轻叹道:“功德乃上天为有功怀德之人降下的奖赏,是养人养魂的无上至宝。抛开那些邪神不论,但凡一个坦荡的神,多多少少都曾体会到过这天降功德的益处。所以他们才会畏惧,畏惧是否真的有天意。有了畏惧,他们才能够真正的做自己认为顺应天道的事。这也是身具功德之人轮回之时都会得到最大限度的优待的原因。可...若真有天意,为何又不还地府一个冥王还这阴阳界一个安定与祥和....”

杨厚土感受着那股子麻麻痒痒无比舒爽的力量一丝一丝的融入自己的身体,融入自己的灵魂....耳中传来了黑无常喃喃的自语。他心中不由得再次迷茫了起来,功德何来?难道....真的有天么?

.......................

运城!一个偏远山区村寨之中。

寨子不大,只有区区二三十户人家,家家户户都依山而生聚集在一起,房屋多数还是那种现代城郊已经难得一见的土墙茅屋。而这时,寨中的村民们都集中在了一起,近百人均嘴里念叨着什么朝着一个方向叩拜着。

他们朝拜的方向,正是离他们寨子不远的一个山头上孤独屹立着的一座破庙。只见那破面之中不时会散发出一阵阵金光,在这偏僻的山区之中,每当那破庙中发出耀眼黄光的时候,他们都会觉得这是大神显灵,整个寨子的人都会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带着家人出来朝拜。

金光散去,朴实的山民们便完成了心中的祷告,各自回到家中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山头之上,隐藏在一片荒林中破败不堪的庙宇和那扇紧闭了不知多少年有些腐朽的山门仿佛在诉说着这里掩盖的年岁。这里距离寨子不算太远,但却一直鲜有人至。因为长辈们经常说这边不干净,闹鬼!所以就连不懂事的孩子都很少会有到这破庙中来寻寻刺激。

虽说人比鬼可怕,可真要有鬼,又有谁能不怕呢?

穿过破庙的前院,居后的佛堂却与外面的荒凉截然不同,这里虽然同样破旧,但却异常的整洁,仿佛一直都有人居住一样。

佛堂中,两个中年男人正一动不动的站着,他们有些漠然的看着身前一座浑身依然在散发着淡淡金光的佛像,那佛像在他们面前仿佛拥有生命一般,脸上不断的显现出痛苦的面相。

一身的金光已近迟暮,而溢散出的阵阵佛力却依旧一丝丝的朝着另一边一个盘膝而坐的青年身上飘去。

“阿..阿弥陀..佛....”一声微弱断续的佛号之后,佛像身上的光芒彻底消散,只听“哗啦!”一声,那原本安安稳稳的一座佛像居然直接轰然碎裂。

“山林兄!”两人中长相颇为儒雅的中年人侧过脸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子脸上露出些许不忍之色。如果葛念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激动的跳起来,因为这说话的人正是他那失踪多年的儿子--葛常笑!

另一个脸上带着风霜的中年人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不想...但,我们这也时实属无奈...”他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黯然,曾经的他们年少轻狂,降鬼镇妖!什么危险他们就去碰什么。遥想当年,估计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等人如今居然会将一个世人敬仰的神佛生生抹灭。

葛常笑叹了口气,道:“可他们也并非全是....也有很多宅心仁厚渡人为人的好佛啊!我们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猎杀,真的对么?”说罢,他看了一眼在另一边依旧在调整着自己刚吸收完佛力的青年不再言语。

“你说的我又何尝不知!但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路走了。你想想这些年,我们抛家弃子惶惶不可终日,那些满脸伪善的神佛们恨不得把我们扯碎了拿到地藏面前去领赏!亲人,我们不敢去见。朋友,被他们生生折磨死,连投胎的机会都没了!你说!我该怎么办?难道让这佛陀回去之后再次领着一群神佛来追我们么?这次....我们已经没有朋友可以再为我们死了....”粗狂男子虎目含泪,对于家的思念和道友的愧疚让他这么多年没有睡过一天的好觉,个中折磨也只有他自己知晓。他,正是杨厚土之父,杨山林!

唉!葛常笑叹了口气心中不由得有些悲凉,若是自己当年没有横插上一杠子,现在,估计会生活得很幸福吧。这么多年如丧家之犬的东躲西藏,他已经快要记不起自己那宝贝女儿的样子了。

不知道....她会不会记恨自己.....

蒲团之上,终于将那佛陀的神力吸收完成的青年在阴影的昏暗中睁开了双目,双眼之中银芒一闪而逝。他轻轻的站起身来冲心绪纷乱的葛常笑深深的施了一礼,“多谢叔父!”

葛常笑这才收回思绪转头看着青年,看着这青年逐渐长成现在这般模样他心中也是一暖,这些年自己的生活没什么波澜,唯一让自己觉得欣慰的,大概就是这孩子了吧。想当初,他还是个小小婴儿.....

他把依旧躬身的青年一把扶了起来笑着说道:“你这小子,别跟你爸一样,跟叔还客气个啥!”

若是杨厚土在这里也肯定会被吓一大跳。青年起身,那面容!分明就是一个翻版的杨厚土,样貌身形一般无二。唯一稍显不同的就是这青年身上的气质与杨厚土有着一些差别。

杨厚土当过兵,做事有些光棍但雷厉风行。单论这点的话,他与他父亲杨山林的性格倒是十分的相似。

相反,这长相与杨厚土十分相似的青年身上却带着一股沉着与阴柔。此人正是杨厚土一奶同胞的哥哥冥王残魂--杨黄天!

杨山林见儿子从冥想中醒来也连忙过来查看他身上的情况,杨黄天见父亲过来,也恭敬的朝他施了一礼。

“哎呀!你这性子这么多年了怎么的就是转不过来呢!都说了父子之间不要这么多礼节,现在早就没这么多讲究了!怎么样?吸收完了么?”杨山林一把将施礼施了一半的杨黄天抓住道。

杨黄天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他是一个非常注重礼节的人,而在这么多次轮回转世中,他的记忆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神魂封闭而出现缺失。

虽然前世贵为冥王,主宰阴阳。但身为人子就应该有身为人子的样子!所以这毛病一直还改不过来。若是有朝一日他能够重回神坛,前几世的双亲他也一定会将他们寻出,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这尊佛的神力已然踏入三级阴神了。想不到这不知道什么年代供奉的一个小庙佛陀居然都已经有了这份能量,看来他们的速度也不慢啊!”杨黄天内心有着深深的忧虑,现在的他丝毫不敢暴露自己。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曾经的属下们到底还有几个对他保持着忠诚。想当初,地藏手下的那群小罗汉至多不过四级阴神的水准,现如今看来,局势已经与当初有了很大的改变。

仿佛看出了儿子的忧虑,杨山林爽朗一笑,道:“放心吧!有我跟你葛叔在,在我们有生之年,一定竭尽全力帮你将这混沌的阴阳拨乱反正!谁让你是我儿子呢!哈哈!”说罢,他拍了拍杨黄天的肩膀鼓励的看这他。

杨冥王笑着深深的点了点头,自己这一世能遇上这么个父亲真的是自己的幸运。正因如此,他才没有再继续轮回寻找契机。

因为,能够有这么一个爹,本身就是一个难得的契机了。他转头看着庙外悠悠的山野,自己那素未谋面的弟弟啊!父亲为了我将你抛之不顾,不管是为了亲情也好,大义也罢!

哥....欠你的!会还的!

还有娘亲,两个极灵世家的结合让自己出生时就被灵力塑造成了灵胎,又因他灵魂中所夹带的气息过于庞大而耗尽了生机,若是真有归位的那日,必当找回娘亲魂魄一家团圆。

殊不知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杨厚土也机缘巧合的踏进了道传这个圈子,此刻的他正凝神闭目的感受着功德加身的玄妙。

看来,自己的人生目标要变一变了!

找回父亲,哥哥,救回娘亲的魂魄,给爷爷奶奶一个安宁的轮回!

等等!还得找个媳妇儿!

嗯!先找媳妇!

哦不,先找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