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81章 别啊!我要...

上午九点半,花城云梦小筑的别墅区内。

“叮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打破了其中一座独栋别墅内的宁静。

一个原本正躺在床上沉睡着的中年男子,被这声音吵醒之后明显有些恼火的睁开双眼皱着眉慢吞吞的坐起身。

虽然心中恼火,但他还是下床接起了电话。做生意的经常行走应酬,熟悉他的人应该都不会在这个时间点给他打电话,除非是真的有事。

“说吧!”看着来电显示是自己的助理他的脸色柔和了几分,这小子最近也不容易。可接起电话那边一句话出口他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

只听电话那头一个急促的声音喊道:“谷总!出事了!!!”

“好好说,不要慌!天还能塌下来不成?”被称作谷总的男人有些不高兴的训斥了助理一句,看来这家伙跟了自己这么久还没什么长进。

电话那头闻言顿了顿,但声音里还是掩饰不住焦急:“金沙大厦又出事了!”

“什么?”谷总一听这话连忙坐直了身子自己都有些不淡定了,金沙大厦出事?这可真不是闹着玩儿的。他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跟前几天的情况一样!”

这话一出谷总心里就凉了半截,这怎么..怎么又....要知道自己最近不停地忙里忙完应酬,不就是因为前段时间自己的这金沙大厦莫名其妙倒下五个人的事儿闹的么!

这事情刚要尘埃落定了,又来!

他强忍着心里的不安问道:“事情稳住了没!”

“稳..稳不住!刚上班没多久,突然就躺了六个!是不同楼层不同公司的人,所以来不及反应医院跟警察的人就已经赶过来了!”电话那头的人显然也是没了主意方寸大乱,他焦急的问:“谷总现在该怎么办!”

六个!谷总听完差点没就这么晕过去,这金沙大厦是撞了什么邪了,还是自己时运不济要开始走下坡路了?他谷磊二十多岁开始做生意,近二十年,费尽千辛万苦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在外人看来,他是坐拥数十亿资产的成功人士,在花城这圈子里已经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但他自己是非常清楚的,自己公司所有的流动资金几乎都砸在这个金沙大厦里了。

耗时两年半,整整五个多亿的资金愣是把这金沙大厦打造成了花城唯一一座集写字楼与卖场于一体的5A级商厦。原本是想要凭借着现在商业地产的红火势头以这栋大厦为名片往周边市县扩散的,可谁曾想刚投入使用没多久就出了这档子事儿。

如果这次没办法处理好,金沙商厦的名头怕是要一落千丈了,到时候.....

“谷总!您还在听吗?谷总?”电话那头见这边半天没动静不得不再次出声问道。

沉默了半晌,谷磊才沙哑着声音说道:“你知道点消息么?”

“跟上次差不多,没什么征兆,就跟中邪了似的直接就倒了!听说医院那边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助理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自打上次的事情以后,虽然把事情压下去了,但时不时的他还是可以听到金沙商厦闹鬼的传闻。

要是简单闹鬼还容易说点儿,可他们传的是那些倒下之后被医院抬走的人。说是,说是他们的灵魂一直在大厦里,而且嘴里一直念叨着:“我有罪,我有罪....”

这些人,可一个都还没死啊!全都躺医院里呢,怎么可能!

“不要慌!你先尽力稳住业主们的情绪,我稍后就赶过来,你一定要记住....”谷磊在电话这头吩咐着,但他说着说着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头,电话那头好像安静的有些过分了。

“小李?”

“你有罪.....”电话那头突然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把谷磊吓了一大跳。

“小李你干什么!现在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谷磊喝道。

“我...我..我有罪....”这时,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很是怪异,就像...就像是被人掐着脖子说出来的话一样。

“啊!!!!”还没等谷磊追问,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女声尖叫,然后只听啪的一声,手机那头传来了忙音。

谷磊被那声尖叫吓得心里一缩拿着电话久久不能言语,这事儿...大了!

...............

锦城,夜市大排档。

“老板!再来五串大腰子,多撒点儿孜然哈!”一个青年抹了一把满嘴的油腻抓着啤酒咕噜咕噜的狠狠的灌了一口然后长长的打了一个酒嗝。

“呃~~~~舒坦!嘿嘿,师兄师姐随便整,今儿我请客!”

旁边一个胖光头正抱着半个卤肘子啃得正嗨,闻言嘿嘿一笑:“今天你开张,不客气,不客气!”说完他又低着脑袋咬了一大口那卤肘子嘟囔着说道:“这家烧烤味道还真心不错,以前我咋就没发现来着?唉!浪费光阴,浪费了光阴呐!”

“你们俩差不多得了啊!整得跟什么似的。”梳着马尾辫的靓丽女孩儿见两人这德行不由得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抓起一串火烫猪腰子就开咬的青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爷爷让你去帮人清理一下阳宅,你倒好,活儿干得是不赖,但是你收钱的时候收个五千块钱是个什么鬼?脑子瓦塔了是吧你!”

二人正是杨厚土与葛无忧,抱着猪肘子的那个光头自然就是乃大住持了。

杨厚土听完一愣,五千块?五千块怎么了,有问题?出门儿的时候老爷子明明就跟他说的这个数呀!还说这钱算是他自己第一次出活儿挣的,不用上交。这不,一完事儿不就带着他们两人出来庆祝一下了嘛。

难道....那家人状况不好,五千块收多了?不能够啊!那房子看起来按锦城的市价少说得值个两三百万的吧。

“我...难道是...五万?”杨厚土咽了咽口水心里有些小颤抖的问道。

葛无忧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加个零。。。”

“吧唧...”杨厚土张大嘴手里的半串大腰子应声落地。

“多少???五....五十万?”

“不然你以为能托关系找到我爷爷的人真能说得出口五千块钱?你是看不起玄武葛家的招牌还是看不起地师这个境界。”葛无忧看着杨厚土这一脸懵逼的傻样突然心里又没这么气了,这夯货!

要知道,刚刚在出门的时候杨厚土一脸不好意思的问人家要五千块钱的时候自己差点没一口矿泉水呛死。不过话都说出口了,自己再扫杨厚土的面子好像又有点说不过去,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用道术挣钱,图个吉利。

再说了,这家主人也忒不厚道了点,善缘早就通过中间人谈好了,就算碰上个愣头青不懂行情自己难道就不知道纠正一下?合着看人家年轻就顺着蒙一把。

看来这人被鬼跟着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回去提醒爷爷,以后再有他的事儿,咱不招待了。

“哎哟我的个杨家老祖哇!!!”愣了半晌的杨厚土突然一屁股坐地上捶胸顿足的哀嚎起来,“我特么错过了什么!我错过了起码几万串大腰子啊!!!我...”

葛无忧被这货突然而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看见周围正喝酒的几桌人都一脸看戏的神情朝他们这边瞄的时候不由得涨红了脸,她站起来一脚踹到杨厚土屁股上怒声道:“丢人现眼的,给我滚起来!”

杨厚土眼中含泪一脸委屈的站了起来,瘪着的嘴角上还带着不少辣椒面儿和孜然,跟个被虐待的小媳妇儿似的神情配上那一米八出头的身高看起来怎么看怎么心酸。

“啧啧啧!你看,这就是找锦城本地媳妇儿的下场,你看!刚我没吐槽错吧!活生生的例子啊!”旁边桌子上一个男人红着脸打着酒嗝得意的吆喝道,这话一出,周围好几张桌子的人看向杨厚土都是一脸的同情。

“呃。耶?不是..我们不是...”杨厚土听完吓得一机灵赶紧摆手要向其他人解释。

“说什么,不嫌丢人啊!坐下,吃你的腰子!”葛无忧被闹了个大红脸羞恼的低声喝道。

“啊?喔。”杨厚土闻言听话的又坐下竟然真的就这么拿着串腰子又开始吃了起来,仿佛,仿佛被葛无忧怎么一吼,连那四十九万五的事儿都给忘了一样。

一旁没停过嘴的三戒抱着肘子冲葛无忧嘿嘿坏笑道:“师妹,这么听话的男人现在可不多了,你就凑合着收了吧!”

见葛无忧伸手要打,三戒连忙继续道:“你知道重点是什么吗?”

葛无忧一愣,一巴掌没继续拍下去,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她也想听一下是什么。

三戒放下了猪肘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油一脸严肃的说道:“据我观察,这杨师弟这应该是属于钢铁直男那一类型的,那是真傻啊!哈哈哈哈~~~”

“你去死吧!”葛无忧听完好歹没让胖子给气死,一脚就踹了过去。

.........................

第二天一早,杨厚土破天荒放弃了朝露的修行,趁着葛念老爷子刚起床的那会儿就乖乖的把早茶给人家沏上了。在葛念一脸茫然的时候,这货就老老实实的把这事儿说了一遍,说完之后一脸戚戚然的看着老爷子。

那眼神能说话,两只眼睛里迸发出的光芒只为表达一个字:“您行行好,赶紧去帮我把那四十九万五给要回来吧!那可是我给您孙女存的老婆本儿啊!”

葛念听完哈哈一笑,道:“咱修行的人讲求一个缘字,既然缘分过去了,那自然没有强行去要得道理。这跟...恩!反正就这么个理儿吧。你啊!道心自然,别想太多了。”

杨厚土听完心里一苦,你难道是想说强那啥么....你个老货也不是个正经人。

“诶?对了,说到这事儿我这里昨晚刚接到一个介绍,要不,还是你去?”

杨厚土一听来了精神当下就双眼放光的赶紧点头答应。

“不过,这人是外地的,这趟出去怕是得耽误不少时间...”葛念话还没说完呢,就见杨厚土那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这不开玩笑嘛!自己是打死都不会离开葛姐姐半步的,他又不是傻子,这段时间两人的关系正朦胧着呢。昨晚葛无忧没让他解释两人关系的那事儿他可是闷着头塞心窝子乐呵了老半天来着,明白人儿呢!那花和尚一天吃饱了没事儿干的,谁知道他会不会惦记着挖自己墙角。

“喔!不去就算了吧,我还说这事儿那边没说清楚,摸不清深浅,想着让无忧陪你一起去呢。”说完老葛还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毕竟三百万的善缘可不是个小数目...”

杨厚土一听腿差点没软下去,只见他突然一把拉住了老爷子的手有些颤抖的冲一脸惊讶的老爷子喊道:“别啊!!!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