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84章 山...神!

“发什么春!还不赶紧给我滚起来!”葛无忧站起身一脚踹杨厚土屁股上羞恼的骂道。

那个暂且称之为杂天使的东西近在咫尺,这货的脑子里不知道装的都是些什么,这时候了居然还有功夫思春.....

杨厚土后知后觉的翻身坐起,见葛无忧有些炸了连忙大义凛然的站起身来,道:“师姐。这里危险!我们还是先战术撤退吧!”

反正这些个生魂已经给带出来了,一个个都鲜活着呢。这里是阳间,没阴气影响。生魂弄医院去揉吧揉吧塞进去那人应该都能回来。

这玩意儿看起来好像不好欺负,先撤~咱从长了计议吧....

葛无忧正待点头,可就在这时候,那杂天使的举动直接让他们愣住了。

只见那天使淡然的看着那些生魂离开的方向轻轻的一抓,远远的一团团白光居然直接穿过了杨厚土二人飞回到了天使的手中。

他手轻轻一挥,十多个人影显化出来,这不正是那刚才已经逃走的那些个生魂么?怎么?怎么还带这么玩儿的!

“不要忘掉心中的罪,逃避也是原罪,忏悔吧!”

随着话音落下,那天使与一众生魂直接消失在了杨厚土二人的视野之中。

“呼~~”一声,一团黑气从大厅门口喷涌而出化作了一个阴差装扮的男子狼狈的倒退了好几步,仿佛是被人扔出来的一样。

“怎么样!没事儿吧!”另一团黑气适时出现一把扶住了这个刚刚出来的阴差关切的问道,正是最先与杨厚土他们打过照面的那个阴差。

杨厚土见他现身连忙问道:“这什么个情况?你们不是跑了吗?怎么还给召回来了还是咋的?”

那阴差苦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状况。刚刚他带着那一众生魂明明已经出了这商厦的范围了,但却不知道怎么了,眨眼之间,那些生魂全都又给拘了回去。

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已经断成两截的锁魂链他有些痴了,这链子可跟了自己一百来年了,说断就断...

此刻再待在这里已经没什么用了,这事儿没来的时候想的这么简单。

当前第一个事儿得先弄明白这里怎么会冒出来个外国货,葛无忧冲那阴差问道:“你们这儿的城隍庙在哪儿?我们还是先去找城隍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在想后面该怎么做吧!”

凡事先拜山头,找这里的扛把子才是最靠谱的嘛!

谁知那阴差有些古怪的瞄了他们一眼后道:“我们这儿没有城隍庙。”

葛无忧愣了一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你们是属于这里的山神管么?”

阴差点了点头。

“那还劳烦带路,我们要找此地山神查一下这里的阴司府志。”葛无忧说话很客气,她曾听葛念说过,没有城隍的地方阴司的职员是有点儿心里不舒服的,这跟签了劳务合同的正式工和临时聘用的心态差不多。

而现今社会网络发达人们的心思都变了,已经没有什么地方能够轻易的诞生信仰了,毕竟这个时代很难再轻易的有集体为谁立碑刻传产生信仰。

有的都是老辈人留下的传统信仰存在,所以,没有城隍基本上就代表着这片区域属于后起的聚居地,没什么历史遗留。

这在他们阴差眼中就是硬伤,就好比这待遇来讲,同等级的阴差,在张翼德那种大神手下做事,有可能做个五十年就能投个好胎。

而在这种地方没人撑腰的,起码得熬个一百年往上。而且投胎的优等级别绝对会逊于大神手下的阴差。

换现代点儿的话说,就是省厅的和派出所,级别一样其他的嘛.....

这算是个小忌讳吧,毕竟人艰不拆嘛!

“这路吧我可以告诉你,带路怕是很不方便。”那阴差有些为难的甩了甩手中的链子,道:“这城是后头建起来的,咱头儿不在城里,山神庙在那边山上,你们过去怕是要花点儿时间。”

顺着阴差手指的方向杨厚土心里有些突突,卧槽!这特么叫那边么?这跟他大爷的在天边有什么区别!

只见阴差手指向的地方直线距离大概有个十多公里是没山的,中间隔着偌大个城区,隔着那下边儿的一条大江,完了江那边还是城区....城区那边才是一座山,而且这可不是唯一的一座,这要是这座山后面的那座,那不得走到齁啊!

“我们也得赶回去跟头儿复命,这出来了这么久没消息他该着急了。山神庙的话你们打车,地址在南区外的普陀崖上,路能直接通到山下,问路的话都能问到哈。”阴差细心的跟他们交代着,“你们要是打车的话师父会很愿意载你们的,因为这一趟不近,就这样,我先回去告诉头儿一声,一会儿我们山神庙见。”

话说完,两个阴差头也不回的唰一下.....飞走了!

杨厚土咽了口唾沫,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还在自己附近游荡的极灵,你自己倒是会飞,你啥时候托着我也飞飞看啊!至少,至少这得省多少打车钱呐。

........

一个半小时后,普陀崖下。

“大爷!你确定那地方就是山神庙?没错?”花城的阳光很烈,杨厚土和葛无忧坐了这么久的车已经有些油腻腻的不舒坦了。

可当这一脸实诚的大爷告诉他,那山神庙就在眼前这座看不到顶的高山的山尖儿上时他还是有些懵逼....

葛无忧问道,“这山看着挺荒的,有路能上去么?”

那大爷听完笑着答道:“有的,这山神庙吧我们年轻的时候经常上去,以前里面是有人的。带着米上去拜拜还能管午饭呢!”说着大爷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呐不怎么信这个咯!久而久之那山神庙也就没人守着了,荒了怕是有那么些年了。老咯!要不然呐我还想再爬上去看看呢。”

好吧。

谢过老人之后,按照他指示的方向两人果然找到了那么一条近乎已经消失了的小道,葛无忧开始带着杨厚土爬山。

太阳渐渐的落下,二人一路上经历了与不少蛇虫鼠蚁的斗争,汗流浃背浑身疲软之下终于是到达了山顶,没有落得个露宿荒野的下场。不过这一分钟两人已经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在夜幕即将降临的昏暗中,一座并不大的荒庙总算是出现在了二人眼前。

我勒个亲山神,您当年的信徒是得有多虔诚才会在这么高的地方给你整出这么一座房子啊!

“唉!我是真心羡慕你这个脚不沾地的,又不怕蛇又不怕蜘蛛...”杨厚土深深呼了口气看着在半空飘飘荡荡的老黑头一脸的羡慕,这货是真心舒服。

这一路上又没有开山刀什么的,这小路年久无人行走,植物早就长满了。就葛无忧和他,还能指望葛无忧打头阵么?所以,他就表演了好几个小时的手撕藤蔓,气盖世之徒手掰树枝....

想让这老货帮忙吧!人家直接下来伸手跟树枝藤蔓来了个对穿,然后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你这是嘲讽谁呢?”葛无忧阴阳怪气的问道。

“呃?没没没,我嘲讽我自己...我怕蜘蛛..”杨厚土见姑奶奶又要恼羞成怒连忙给了自己俩耳刮子,此时此刻自残才是最好的活命方式。

见两人总算到来,那山神庙门口看似等了许久的阴差连忙迎了上来道:“怎么这么久?要不是为了等你们,我这时候都该去换班了。”

那眼神,几个意思?你妹的,要不你来走走试试!你们飞直线,上下班跟上下楼似的....

不过这山神也忒名副其实了吧!

山.....神!还真是在山顶上......

两人一鬼在阴差的带领下进入山神庙,一走进这破败的山神庙杨厚土和老黑头就有些不自在。

不为别的,就因为里面东倒西歪的有不少大大小小的佛像,这些佛像因为年久无人打理早已经破败不堪。但在他们眼里,特别是黑无常眼里,这些东西都属于危险一类的存在。

因为他知道,抛开那些不想理这阴阳界之事选择转世的罗汉,这些佛像中还有着仍旧在阴间活蹦乱跳的存在。

而这些佛像就是他们在阳间的无数眼睛,虽然这早已破败的一双眼不可能随时都关注到,但躲藏了无数年的黑无常一直小心谨慎,这还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踏入如此多的的佛像集中地。

葛无忧是不知道这些弯弯绕的,进来之后倒是显得挺自在。

“阿弥陀佛,来的路不好走吧?两位道传施主一路辛苦,贫僧正心这厢有礼了。”

一踏入内堂,一声淡然的佛号声响起,杨厚土跟黑无常心里都是一沉。起先听到普陀崖这个名字他们心里在想最好别是个和尚,没想到这还真是个佛修的山神。

随着声音的传开,内堂四处摆放着的一根根蜡烛霎那间全部亮起,整个幽暗的佛堂内一下子灯火通明起来。

只见一个看起来约莫只有二十多岁很是年轻的和尚穿着简单的麻布僧衣正盘膝坐在当中那具佛像之下,身边站立着十多个阴气缭绕的阴差,那和尚居中而坐气质淡然出尘给人一种十分亲近之感。

身后佛像金身看起来同样是破败不堪,失去了香火的供奉,这山神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吧。

“山神客气了,来得匆忙没带什么好东西,清香两柱聊表敬意。”葛无忧轻笑着回了一礼从包里摸出了两柱香。

杨厚土看着那些阴差那原本淡漠的眼睛里居然迸发出了渴望的神色,唉!可怜的阴差们呐!想罢就碰了碰葛无忧的手递了个眼色,葛无忧心领神会的又从包里把剩余的贡香拿了出来。

天可怜见,在这么个荒山顶上办公,那得多少年月才能搞得到点儿香闻闻,真是,难为他们了。

那山神见状脸上居然露出了些许的不好意思的神情,冲杨厚土二人递了个善意的微笑。

这些年当官不容易啊!就连他....也饿了不少年了。

等待青烟散去,香已燃尽,也算是酒足饭饱了。

看那一屋子的鬼个个都面露满足之色,这时候杨厚土二人才说明来意问起那金沙商厦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