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85章 怀疑

正当杨厚土准备开口的时候,那山神突然问道:“不知这位是?”

他的目光看向了一直在杨厚土身后沉默着的老黑头,杨厚土见葛无忧准备接话连忙呵呵一笑,道:“这位是我杨家祖上豢养的家鬼,好几代了,但凡我杨家出了有灵根的人他都会陪同着走完这辈子,算是我杨家的老管家了吧!”

修道的养个鬼什么的本来就不罕见,有些没修道的还能动歪脑筋养养鬼玩儿呢。所以他这个借口实在是没刺可挑。

葛无忧虽然不明所以,但她很少见杨厚土这么一本正经的瞎说,便闭口不言。

那山神了然一笑,道:“清水杨家果然不凡,看这魂气,怕是已经到了大差级别了。想贫僧当年也曾是四级金身罗汉,奈何这香火不继,神力是一年不如一年了,现在虽说仍是一方山神,其实也就跟这位家鬼兄一个层次。见笑,见笑了。”

嗯?喔,这山神应该是通过先前阴差汇报的情况猜测自己是杨家人,杨厚土听得这山神称赞杨家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腰板儿,看来自己祖上是有人打下了不小的名头,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多人知晓杨家。

不过....杨厚土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的戒备,按老黑头说的,撇开大哥是冥王转世不提,就自己娘亲的魂魄被罗汉带走,那自己家的仇恨与这明王一脉已是注定了无解,这和尚看出了自己是杨家人,那他...

杨厚土眼神中的变化哪里能瞒得住这存在了不知多久的山神,他呵呵一笑道:“不用对我抱有敌意,我若是与他们志同道合,今日就也不会孤守此地眼看着神力逐渐衰弱了。不说别的,哪怕是在哪个景区下面给我立个一米的金身,我也能保住我金身罗汉的果位。”

说罢他端了端身子,摆摆手示意众阴差可以出去了,阴差们领命之后鱼贯而出,一下子整个山神庙里就寂静了下来。

葛无忧在一旁听的是一头雾水,杨厚土听完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老黑头,随即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食指和中指不经意的哗啦一下脖子,那意思很明显,要不要做了他!

自己一方两个灵师,最重要的是有黑无常这个老巡查阴差,干翻这个神力衰弱的和尚应该不在话下。

黑无常看了这示意心里万马奔腾,卧槽!你这小子是部队里出来的还是黑社会出来的?怎么动不动就这个动作,这动作古今中外是个人都看得懂,你当人傻的么?

果然,那和尚一见杨厚土的小动作当场脸色就变了,脸上的云淡风轻也一秒消散,“小伙子,我说你这人怎么有点油盐不进的感觉,我都说我不是那一党子人了,你还这个动作!干嘛,欺负我神力低微要干我?”

这话一出,别说葛无忧了,就连刚才还一脸杀气的杨厚土都一脸懵逼,这副面孔让他觉得有些熟悉。

这和尚是阴阳人么?刚刚还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怎么一下子话说的这么通俗,社会....怎么和尚都是三戒那个德行么?

不过,这怎么看起来有点儿色厉内茬的意思?

山神心里其实也是冒火的,这么多年了。

因为这个光头,因为自己是佛修出身,因为自己对那种极乐世界向往并没有达到那种狂热的境界。

好嘛!

佛修们排挤他,觉得他不是诚心向佛。

知道内情的道传敌视他,觉得他跟那些狂热罗汉没什么两样。

两头不讨好就算了,自己原本就是这地方修成的正果,哪怕是最后消亡于此地,那也是他内心能够平静接受的归宿。

可这么多年下来,他是真内心苦闷。

道传来过不少波,波波都想搞他。

有魂僵尸也出现过,也跟他打过一架。

就连百里外那山里的一个蛇精迷路了跑自己这地方来,还是跟自己打了一架。

你们以为我是什么?我他大爷的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真神啊!我招谁惹谁了我!

哪个能够修成真神的不是活着的时候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又或者是平平淡淡的好事做尽才能够得到民众的推崇拜祭成就神基。

哪怕是成神之后的无限时间里,思想滑坡性格转变什么的,那最初也是好的嘛!

那些狂热罗汉们以前不也是正常的么?只不过到了这个境界,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了所以才会狂热的推崇极乐世界。

我没变呐!凭什么你们就一定会觉得我也该狂热,来一波撸一波,把我当什么了?

佛也发火,今天我堂堂正正客客气气的接待你们,你们要是还跟之前的那些一样想搞我,那我也就跟你们拼了!

.......

“你想干什么?”葛无忧老早就感觉到了杨厚土的不对劲,这时候已经能看到他的面色明显不善所以不得不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杨厚土不想跟她解释这其中的弯弯绕,要是能给他选,他也不想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自己心里舒舒服服的过完这一生啥也不想的多好,怪就怪他喜欢问,那老黑头又喜欢说....

正当杨厚土刚向前迈了两步要动手的时候,老黑头一下子飘到了他面前阻挡住了他的脚步,道:“算了吧!不至于,看他现在的处境应该不是那些狂热的罗汉。要不然也不会让他一个佛修来管理这种荒凉之地。随便派一个巡查阴差就行了。”

杨厚土不是没想过这事儿,不过部队里灌输的守则就是斩草除根,千万不能让自己留下一念之仁的悔恨。

“你认真的?”

“嗯!认真的。”

见老黑头都能安心那他自己也没啥好担心的,反正人家要抓也先抓他,自己这还活蹦乱跳的,下面还不至于公然撕破脸来抓自己一个小小灵师。

毕竟下面就算再怎么乱,至少也坚持着不主动直接出手对付活着的有灵之魂这一基本原则。

“你厉害你说了算。”杨厚土耸了耸肩一屁股坐在地上嘿嘿一笑冲这光头山神道,:“咱还是聊聊那金沙商厦的事儿吧。”

山神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真不乱来了?”

“放心吧,当然前提是你可别告我们瞎状!”杨厚土有些威胁似的指了指老黑头,:“不用我们出手,他就能搞定你。信不?”

照现在阴间的形势来看,得罪一个佛系山神肯定比得罪一个普通阴神要严重得多。不得不多长个心眼儿。

那山神白了他一眼道:“告状?跟谁?难道是那些早就破烂得只剩个石头茬子的佛像么?我这地儿不知道多久没人来查档案了。每次还得我自己整理好之后,跑到临市的阴阳路下去交工作报告。小地方,又是后建的城市,连个自己的阴阳路都没有,说起来都是泪。”

阴阳路乃阴阳两界的固定通道,属不可人力打通的天然类存在。

所以并不是说大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阴阳路,而是大城市自古从建城选址之始,当权者都有请道传或者风水师这类人来看看风水可否的传统。

而这些人在看风水的同时又几乎都会得到大大小小阴神的授意,将选址之地落到个个风水尚可的阴阳路旁。

长此以往皇朝更替,这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格局,看似每个有着悠久历史传承的大城都有着自己的阴阳路方便亡魂来往阴间。所以,不是城有阴阳路,而是阴阳路旁有城罢了。

近几十年新建的什么后线城市换做在当年都是不起眼的小地方,哪儿有那资格霸占着阴阳路。

像这花城就是其中之一,没有属于自己的阴阳通道,亡魂要通往阴间还得需要经过长途跋涉去到临市借道。

想想也是真心辛苦,不得不跟那些兢兢业业辛苦付出的阴差们点个赞。

想到这儿,杨厚土明显的看这光头山神目光柔和了几分。

试问一个能在这样的状态下还每个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长途跋涉的下地府汇报工作的人怎么会是个脑子狂热的人。

也不知道那些个狂热罗汉是怎么想的?那极乐世界就真的是个完美世界么?

要是人人都跟他们一样无欲无求,天天光吃香不种田的,那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全无活着还有个什么意义。

“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认真的翻看过那一片的府志了。”山神见杨厚土他们是真没要收拾他的意思也就平静了下来跟他们讲道。

“其实这花城现在看起来规模是不小,挺繁华的跟其他的市没什么区别。可这都是最近五六十年的事儿,以前这儿充其量也就三五个镇子而已,我基本上心里都能够知道个七七八八......”说到花城这山神可是如数家珍一般门儿清。

只见他摇头晃脑的越说越多越扯越远,一旁坐着的葛无忧听着脑子有些发胀,连忙道:“我们想知道的是那金沙商厦的事儿,您这从几百年前开始说,就算只挑重点,怕是也得说上十天半个月吧。”

“喔。对对对!瞧我这嘴巴,见笑见笑,这已经很久没有道传跟自己和和气气的聊聊天了,心里一激动就有些控制不住。哈哈,莫介意。”山神笑道,:“那包括金沙商厦在内的一大片是最近几年新划分的开发区,建筑几乎都是新建的。大部分建筑的原址都只是荒山而已,但唯独这金沙商厦有点不同。”

两人一鬼一听来精神了,有不同就有缘由,有缘由就希望嘛。均是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不同?”

山神神秘兮兮的道:“那地儿是大概七八十年前西洋传教士跑来修建的教堂。”

教堂?杨厚土二人对视了一眼,那这就说得通那个东西为什么一副杂交天使的造型了。教堂不就是洋玩意儿嘛。

“之前听了下属的汇报,趁着你们还没到。我亲自去了一趟那个所谓的金沙商厦,那里的确有些古怪...”说到这,那山神仿佛有着什么顾忌一般欲言又止。

老黑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轻声叹道,:“你也觉得像那个么...”

山神脑中正在回忆着什么,突然听到这一声叹息不由得心中一震,他猛地抬起头盯着老黑头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是谁!”

一般的野神家鬼不应该知道那种气息与什么相似!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也不敢靠近?”

黑无常的话一针见血,山神只能点了点头道:“没错!感觉到那股气息之后,在摸不清深浅的情况下我实在是不敢靠近。”

神的根本也是个人,生前身后谁会没做过点违心事。

特别是成神之后,在这大形势之下迫不得已的做一些事情来保护一些人或事也是在所难免。

这些事埋藏在心中逐渐积累,慢慢的,就会化成心中阴暗面的执念,也就是外人所说的心魔。

心魔就犹如一颗种子,深深的埋在灵魂深处。

常人尚能将之深深隐藏,更何况是神仙一流的存在。

有阴必有阳这是阴阳界的不变法则,这阴阳界就有一个独特的大神,而他恰巧就拥有一眼看穿人心魔之中所有罪孽的能力!

他就是曾经叱咤阴阳的一级阴神,阴阳总判官----酆都!

“不可能!那位在双王还未真正开始大战的时候就已消亡,那是真正的神魂俱灭。这事儿虽然没有人亲眼所见,但这确是地藏明王亲口所说,不可能有假。”山神摇着脑袋不知在否定着自己还是老黑头的想法,喃喃着说道:“况且,这一道气息实在是太过弱小,只能对我们这层实力的人产生威胁,若是残魂也说不通,在佛皇手下哪怕是强如那位也不可能逃得出残魂的。”

老黑头冷哼了一声,你面前站着的还是当年赫赫有名的一级神煞神黑无常呢。

我就是残魂跑掉的咋地了,这世界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