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91章 真跪了?

这一刻所有的不爽已经不存在了,先走为上!黑无常这老货贼精贼精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顺利躲了这么无数年。

杨厚土二话不说抄起葛无忧的手拉着她就要开跑,当然他是想朝外跑的,毕竟他可是大活人,不受这鬼气场的影响。

谁知,刚迈出两步,他整个人就像是被钉在了当场一般再也挪不动步子。

“厚土!”这一愣神的时间葛无忧已经跑前了两步,冷不丁的被杨厚土定住这么一扯差点没把她给扯倒在地。回头一看她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杨厚土这一刻已经被无数的黑气所缠绕,那些黑气就如根根的丝线将他整个人都死死的缠住不得丝毫的动弹。

黑色天使如影随形般出现在了杨厚土的身后,嘴里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剥离...”

“啊!”两字一出,杨厚土突然惨叫出声,他整个意识突然开始模糊,身体感官不断的传来了麻痒之感。这种感觉他很熟悉,上次下阴间的时候他体会过一次,这是灵魂即将出窍的征兆。

“敢勾你二大爷的魂!给我回去!!”杨厚土咬紧牙关强行凝聚神智调动灵觉,身上的灵力开始疯狂的涌动。

他知道,魂就是一口气,这一分钟要是憋不住,他就输了。

丝丝的青光出现在了他的体表,那些青光同样化成了无数的触手一般仿佛在与那些能够抓扯灵魂的黑气相斗。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

眨眼间,那些青光便直接像是玻璃破碎一般直接被那些黑线彻底粉碎,杨厚土的生魂也被直接的从身体之中拽了出来。

“杨厚土!”葛无忧见到这一幕惊叫喊道。

她心慌了,也被吓到了。跟着他爷爷吃这个饭这么久,几乎都是不费什么力气便手到擒来般完成了。

自从遇上杨厚土之后她才真正的面临过危机,也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杨厚土运气差,这次出来居然又这么惨。就连魂都让这东西给扯出来了。

杨厚土的脑子只感觉嗡的一声,浑身就轻飘飘的了。他知道,自己怕是得玩儿完了。

可事情总是不按照他的剧本发展,就在他觉得自己这把输光了的时候。

那黑天使突然没预兆的顿住了,就连牵引包裹着杨厚土生魂的黑气也开始收缩。

“功德身?”这句话杨厚土听得真切,这是他第一次从这个鸟人的嘴里听到了其他语调。至于这功德身嘛他是知道的,上次做完冥蛟那档子事儿之后他就有了功德加身。

不过具体能有什么好处,连葛念都摸不清楚。更别说他了。

飘飘忽忽的生魂状态之下,没了黑天使的束缚,杨厚土这才来得及打量了一下自己。

这一打量之下把他都给惊

呆了,这是自己的生魂?

与上次灵魂出窍不同,这次他的魂体上居然包裹着一层淡淡的彩色光晕。

这就是功德之身的效用?感觉没什么不同呀,灵魂还是飘飘忽忽的,就多了个上色功能?

“功德身...无罪!”黑天使说完这句,身上的气息轰然溃散。一黑一白的形象再次出现在了杨厚土眼前,他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化作一股气流朝着大厦内消散而去。

看样子,是去抓黑无常那个没义气的老梆子去了。

这.....算个什么事儿?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杨厚土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

你到底是个什么鬼?前前后后就这么十多分钟,自己从战斗到现在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到现在让人把魂都扯出来了。

你倒好,屁都不放一个就走了。看不起我么?

“你...没事吧!”杨厚土一愣,转身正好撞上葛无忧那关切的眼神不由得心里一暖。看她眼眶微红的样子,应该是刚刚被吓到了。为了自己能被吓哭,这哪儿叫有希望啊!这压根儿就站在希望的田坎之上好不啦!

看着自己心中女神这副模样,杨厚土心里又开始乱跳了。

我要不要扑上去亲她一口...她会不会炸?

不行,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今天一定要干点儿什么!

按耐不住自己体内隐藏多年的洪荒之力,杨厚土张牙舞爪的朝着葛无忧就扑过去了。老黑头?爱谁谁了....

原本一脸关切看着他的葛无忧见状大惊失色,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这杨厚土一脸狰狞,莫不是灵魂错乱了?

一秒后,身后传来了杨厚土低沉的声音:“我们还是赶紧去探一探这灵物的情况吧。老黑头也不知道咋样了,唉!真不让人省心。”说罢直接跟孙猴子似的顶着一身七彩光晕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剩下葛无忧一人一脸的茫然...

“玛德,你妹的魂体...曰了狗!”飞上二楼,杨厚土心中不住的暗骂自己白痴,刚刚要不是灵魂体状态,极有可能他就成功了...闹了个对穿对过,还好没让葛无忧看出什么。要不然就糗大了。

静下心思,杨厚土这才开始打量起了四周的环境。

原本敞亮的大楼此刻一个人影都瞧不见,光线从四面投射进来反而给这空无一人的场景增加了莫名的阴森感。

每层楼的格局都差不多一个德行,一个空空的走廊,两边大门紧闭的一间间办公室...

这怎么开展工作?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老黑头说找这玩意儿的灵身,可这么大的地儿。从何找起啊?

教堂?杨厚土眼睛一亮,这里的前身是教堂,那玩意儿又长得一副西方货

的模样,莫不是那灵身与此有关?

“你干什么?”

正想着呢,葛无忧突然从杨厚土身后出声问道。杨厚土吓得一哆嗦,一身的光晕都给吓得颤抖不止。

这妞儿啥时候上来的,走路没声音蛮...

“人吓人吓死人,我现在是生魂!能不能小心点儿,被给我吓散了。”杨厚土郁闷道:“我这不正在想怎么找这东西的灵身嘛。还能干嘛!”

葛无忧闻言甩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儿,“毛病....”

说罢,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黄符嘴里念道:“寻灵探魂,疾!”

黄符应声燃起,化作一团散发着淡黄色光晕的光团。那光团稍作停顿之后便开始在通道之上缓缓行进。

呃,瞧我这猪脑子....灵物嘛!探灵符不就完了么....杨厚土一拍脑门儿嘿嘿一笑直接长身而起飞到了葛无忧身旁默不作声的跟着。

“你干嘛不回自己身上去?飘着好玩儿么?”走着,葛无忧头也不回的问道。

杨厚土咧着嘴笑道:“你难道不喜欢飞么?离开身体一小会儿没事儿的。这样方便。”其实他心里知道,因为这样子飘荡着随时注视葛无忧的样子,她....察觉不到。

探灵符所化的黄光一路缓缓前进,二人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跟着。

想开了,他们其实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那玩意儿看起来好像并不会再对他们出手,而原本那东西压根儿就没有对他们主动出手过。反而是杨厚土先出手挑战了人家某一根神经他才会被收拾的,严格说来,就是这货欠抽....

既然如此,做自己的事儿就行了,无需多想。

顺着探灵符走着,二人没有再继续再大厦内徘徊,而是渐渐的离开了大厦的主楼,一步步的往紧挨着的一栋附属矮楼走去。这矮楼看起来应该是这栋大楼的物业公司所在,只有三层高,门口还挂着一个烫金的牌子。

虽是小小三层,但看起来很是宽阔大气。

不得不说这谷总真的是很看重这栋招牌大厦。

走到门口,问题来了。那探灵符光球直接就飘进去了,杨厚土也进去了,葛无忧....挡门口了。门上了锁,葛大小姐进不去。

“我先进去看看吧!”杨厚土回头看了她一眼,道:“这东西看起来并不凶险,万一有事儿我再出来叫你。”

也只能这样了,葛无忧点了点头道:“万事小心。”

杨厚土应了一声之后转身穿过大门进入小楼。

一脚踏入,杨厚土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头。

空荡的空间内与一门之隔的外面完全是两个感觉,这里非常压抑,来自于灵魂的压抑....如杨厚土这般灵魂存在都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仿佛脑中有很多

东西在乱窜,双眼迷离头晕目眩的有些脑仁发疼。

那感觉...就像..就像是被谁剥光了一样,好像是自己的一切都在被人浏览!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水主阴阳,极灵出!”杨厚土抬手唤出极灵,水龙现!裹挟着淡淡的青光盘旋在杨厚土的灵台处,霎时间那种奇怪的感觉消失,杨厚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没来错,光是气场就能这么夸张,那东西的灵身十有八九就在这里面!

到了这里,已经不需要再找那个探灵球了。

顺着威压缓缓强大的方向,杨厚土一步步的朝着一个个阴暗的房间走去。

“砰”杨厚土一脚踹开了一道实木门,探头一看,没异常。

第二道,第三道....

接连着踹开了五六道门之后,杨厚土抬脚踹开了第七道,里面的场景让他愣住了。

房间内异常宽敞,整齐的摆放着一排排的工具和杂物,看起来像是个大型的工具房。这个杨厚土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里面的场景。

房间中间部分空着的地方此刻正跪着十多个灵魂状态的人,一个个的都跪在那里嘴中不停的喃喃念着:“我有罪...我有罪...”

这正是那十多个生魂,看着这些生魂杨厚土心里有些发堵。

因为他们的身上已经出现了丝丝的黑气,这是生魂阴气过重开始往阴魂靠拢的体现,若是再这么下去。就算回了阳身,也没什么卵用了。

看他们双目无神不停的念着,那精神状态与之前看到他们的时候完全是两回事。

当他们完全没有意识之后,便是已成阴魂之时,没有下过地府的无意识阴魂....

往前看,当首跪着一个身着黑衫的高大男人,他与其他人不同,并没有在赎罪般的念叨。而是浑身抽搐着像是在挣扎一样。

“老....老黑头?”杨厚土惊呼一声。

这老梆子...还真跪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