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92章 十字架成精?

“无罪之人,退下..”

杨厚土愣神间,一个淡漠的声音传来。

抬眼一看,这些人所跪的前方赫然坐着那个身材伟岸的天使,只不过,此刻的他是浑身漆黑如墨的...恶身!

简单的几个字带给杨厚土无比的压力,他的魂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仿佛,自己的潜意识在告诉他自己就应该听从他的话。

不行,稳住!杨厚土强行催动灵力,头上的水龙的青光也明亮了许多。在极灵的刺激下整个人霎时清醒了不少堪堪稳住身形。

“嗯?”那恶身天使仿佛有些意外,他缓缓的站起身。

“厚...厚土...”老黑头在地上跪着艰难的抬起头朝杨厚土道:“这..这是他的本体恶身,能..能打...”

打你二大爷....

杨厚土心中不住的暗骂。你那鬼眼是不是眼白多瞳孔小看不出来我跟这东西不是一个层次的么?

没有多余的动作,那恶身一步步的靠近已经让杨大湿有些hold不住了。

极灵不能动,需要护住自己的灵台不受侵蚀。见那东西与自己越来越近,杨大湿有些慌乱的把净水碗扣在手中。顾不上疼痛,咬开指尖将鲜血在碗底抹了一把。

“清水寻因,忘川求果。起!”

清水一脉被很多人知晓并接纳的很大一个重点并不是清水术有多么的厉害,而广为人知的便是杨厚土现在用的这个术法,看因寻果!

农村里现在还有很多地方的人如果家里有个什么大病小痛或者觉得惹上了脏东西的时候,都喜欢请道士帮忙“照水碗”。这个照水碗便是从清水一脉的寻因术流传演变而来。

此术并不是一个适用于战斗的术法,而是用来寻缘探因的。能够根据人的精气神投影出意识中想要知道的画面,让施术者能够找到解决办法。本来一个很好的东西,经过时间的流逝和传承的崩塌,到现在却大部分都演变成了泡符水此等唬人骗财的把戏。

在这关键的时刻,杨厚土灵机一动想到了寻因术,不为别的。

而是因为这东西能够探查人的意识,杨家寻因术与这东西的长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你用刺刀戳我,你二大爷就用菜板儿给你撸回去!

净水碗在阳血与灵力的催动下青蓝色的光芒骤然大盛,无风自动嗡嗡旋转着飘起。

“喜欢看人隐私是吧?来来来!看个够!”杨厚土挥舞着手臂砰的一下抽在了净水碗碗底上,净水碗嗖一下就朝着黑天使极速飞去。碗口中冲出无数蓝光罩向了那天使。

原本两人的距离就只有几米远了,那天使恶身猝不及防之下被这蓝光一照瞬间就定住了。

嘿!有效!

杨厚土心中一喜,这东

西应该并不厉害,厉害的是他所拥有的特长!不管是人还是鬼,碰上他这种能够直接影响意识的异能谁见谁头大。

净水碗散发出的青蓝色光芒中在片刻之后开始投影出一段段的画面在迅速转换着。

画面中有山水,有人物,有各种的场景。

杨厚土扫了一眼就知道,这应该是这东西本体的经历。

寻因术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净水碗能够投影出的也只是个大概的画面以及其他的东西。并不能跟看电影似的直接直指源头,这需要施术者在看过之后结合委托人的经历来判定。

杨大湿这一分钟有个毛的时间来看这个,趁着那恶身沉迷在过去中的时候他连忙甩开脚丫子跑到黑无常面前问道:“怎么样老鬼,有事儿没?”

恶身沉迷,黑无常没有了他所加持在身的压力自然也就清醒了过来。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碍。

“这什么味儿。。”杨厚土闻着老黑头身上一股子臭味儿捂着鼻子一脸的嫌弃。

黑无常那棺材脸罕见的出现了一丝尴尬,没吭声。

卧槽,这老货该不会是躲到厕所管道里让人给揪出来了吧,杨厚土有些无语心中猜测着。

人家说下水道污秽之极其性阴暗,阴魂一类有时候就有喜欢钻那地方的习惯。这老梆子居然会露出这神情,哪怕不是钻厕所也不是钻的什么好地方....

阴间煞神被人追得钻厕所?哇哈哈哈哈....

“正事不干你盯着我笑个什么劲?”黑无常恼羞成怒的喝道:“那边,这东西的本体就在那儿!”

杨厚土没有理会老黑头的扎刺,人艰不拆嘛!看破不说破,我可是有素质的人。

他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布包,从里面取出一根银针皱着眉快速的在手心戳了一下。然后照着葛老爷子教他的手决一掐喝道:“魂来无踪魂隐无迹,藏魂!来!”

十余个跪地不起的生魂应声化作一道道清风钻入杨厚土掐着手印的手掌之中消失不见。

摊开手,掌心多了十多个细微的白点。

成了!

杨厚土拍了拍手笑道:“这下子我把你们藏在我的身上,绝对能把你们给带出去!”

说完他这才问老黑头:“哪儿呢?”

顺着老黑头指的方向看去,一排排的工具,什么除草机呀,铲子什么的一大堆。哪儿有什么长得像洋玩意儿的东西...

咦?那是?

杨厚土轻咦一声朝着那货架走了过去。

在一排排的工具之后他隐约看到了一个有些不一样的东西摆在那儿。

“十字架?”

走上前去,杨厚土伸出双手从货架后面拖出来一个一米多长的木质十字架仔细的打量着,道:“你说那玩意儿本体是这个十字架

?”

黑无常点了点头。

嗯!应该是这个东西没错了。杨厚土片刻之后也感觉到了这东西的与众不同。

虽是木质的,但从上面一阵阵散发出来的迫人气息直接表明了这玩意儿不是个死物,而且这东西一看就是个老东西。

“这上面还有这么多泥,难道是最近才挖出来的?”杨厚土疑惑的道。

黑无常耸了耸肩:“应该是吧,要不然早该出事儿了。怎么会这时候才闹腾。”

杨厚土前后左右再次仔细的看了看这十字架,除了上面雕刻着的那个被钉死在上面的西方神有些渗人之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难道就单独的是个十字架成精?嘿!又长见识了。

“嗯?这是个啥?”

翻转十字架,杨厚土看见这木头背后有个东西不由得惊呼一声,“老黑头快看!这有个东西。”

“这是....这是!!!”

十字架背面同样有一个人形雕刻,但这个与正面的很是不同。正面的那个有着明显的人脸轮廓,但这一个的头部却是一个怪异的东西。

一个说不出材质的指甲盖大小类似于什么东西破碎后的碎片镶嵌在十字架背面的人身之上,看位置,像是把它当作了头颅代替一样。

看这情况像是原本就长在这树里面。之后才被砍掉之后做成十字架裸露出来的。

这碎片黑白相间,与十字架的原材颜色十分契合,虽然乍一看仿佛镶嵌得有些突兀,但多看两眼之后却又觉得毫无违和感。

原本精神有些萎靡的黑无常在看了一眼杨厚土所指的地方之后一下子情绪变得很是激动,呼的一下冲到了十字架旁边颤抖着手想要去触碰那个怪异的东西。

“果然!果然呐....”老黑头仿佛有些神情恍惚,喃喃道:“我就说这世间怎么会毫无征兆的诞生出象征着裁决的东西,原来...还是与你有关....”

杨厚土听的是一头雾水,还未发问,老黑头就转头对他摆了摆手道:“别问了,你先盘膝坐下,注意守住灵台清明。”

“这难道,这难道就是你说的那东西?”

黑无常沉默着点了点头。

他伸手想要触碰那碎片,谁知就在此刻,异变横生!

“大胆!”

突兀传来如雷般的大喝把刚坐下的杨厚土吓了一大跳。

随着这声落下,那十字架突然爆射出了刺目的白光,老黑头当即身形爆退拉着一脸茫然的杨厚土一下子倒飞出了好几米。

天使恶身应声消散,净水碗也失去了目标哐嘡一声掉落在地。

杨厚土有些心疼的赶紧两步上前捡了起来,纯银的啊!可别摔坏了。

“冒犯主神威严!尔等必将承受地狱之主的审判!”

虽然话说得很

是霸气,但杨厚土听这声音怎么听怎么怪异...

洋腔太重!你这普通话不漂准啊...

果然,白光消散,一个浑身散发着乳白色光晕的天使手里捧着那十字架凌空而立出现在了杨厚土的视线之中。

玛德!有完没完,这么黑的没了,这又冒出来个纯白的...而且...着翅膀怎么变成四只了?

这是...这是真正的天使!杨厚土心中突兀的冒出来这个念头。

“哼!藏得够深的。”黑无常盯了一眼那天使手中的十字架,十字架的底端刚才被泥遮挡住了没注意到,现在他一眼就看明白了。在底部赫然有一个四翼天使的图案正闪闪亮着。

照现在看来,这些洋鬼子跑到这在当时原本属于鸟不生蛋的小地方来大费周章的盖教堂根本就是起了偷鸡之心呐!

“看来这裁决之力早已被你们发现了,只是怕闹出动静惊出大神所以在这里跟做贼一样吸收这裁决之力!”黑无常冷哼一声盯着那四翼天使道:“野路子就是野路子!尽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地狱之主?什么玩意儿?一个连二级神都够不上的一只六翼鸟人还想判我?”

喝!壮我华夏神威!瞧咱这煞神话说得,够范儿!

杨厚土心中默默的给老黑头点了三十二个赞。

“主神仁慈,刑罚天使凯尔!赐你们,炼狱!”

天使缓缓低头注视这杨厚土这一人一鬼手中白光升起,一把散发着炙热光华的大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几个意思?要砍人?

杨厚土撸起袖子转了转脖子冲老黑头道:“老黑头,说吧!怎么玩死这个鸟人。”

老黑头默默的飘起魂体,道:“有些东西,让不得!有些事情,退不得!”

“放心吧!保家卫国什么的是我强项,今天我跟你干了!对了,话说回来。这四翼天使换做我们这边算个什么实力?”没了那劳什子有裁决之力的天使恶身,杨厚土调动着极灵有些跃跃欲试。

“差不多...四级神将吧!”

“卧槽!老梆子!你又坑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