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94章 这...这不科学!!!

葛无忧的身体被神力冲击之后抑制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当场昏迷,而杨厚土与黑无常两人属灵魂状态,现在同样也是魂身惨淡奄奄一息。承受着无边撕裂之痛的杨厚土仿佛用尽浑身力气才艰难的睁开双眼。

尘烟散去,原本有序的绿化被灵力的爆裂冲击得东倒西歪,空气仿佛也因为灵力的剧烈摩擦碰撞散发出一阵淡淡的焦味。

“无..忧...葛无忧...”

葛无忧瘫倒在地没有一丝回应,杨厚土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她...没死...”黑无常虚弱无比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杨厚土有些困难的撇过脸看去。只见老黑头现在正无力的靠在墙边,整个魂体已经虚弱到近乎透明的状态了。

看来,这次是栽彻底了。

他的脑袋里一片空洞,别说灵力了,现在就连这轻如鸿毛的魂身想要站起来都难如登天。

“你们...不该来...”

刑罚天使凯尔恢复了天使身形凌空漂浮着注视杨厚土他们淡淡的说道。

这一击对杨厚土他们来说是毁灭性的,然而对他来讲也并不好受。神力空虚的他强行动用自己的最强一击,相当于在燃烧他的神魂来换取胜利。此时的他同样属于强虏之末,身上散发着的白色光晕也不再刺目,柔和得如同那即将熄灭的烛火。

但无论如何,他也是胜利者,比之杨厚土他们的状态要强上不少。

身为西方掌握刑罚之职的他并不是邪恶之辈,要不然也不可能称为刑罚天使。然而,为了主神为了自己的坚持,这些人必须得消失掉。

伸出手掌,神力在手掌之中燃起一团炙热的白色火焰,凯尔神色复杂:“你们非我西方之魂,我凯尔不能给予你们公正的安排。所以,你们....消散吧!”

杨厚土的眼角抽搐着,眼睁睁的看着那白色火焰缓缓的从凯尔的手中升起,那速度在他的眼中奇慢无比,一团...两团...三团...他不断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心中有着太多牵挂的他不能死在这儿...可身上的无力感让他无比的绝望。

到这里来只是为了挣点老婆本,谁知竟要搭上性命,而且还要搭上自己喜欢的人....

这种火焰与他见过黑无常所使用过的那种能够焚尸燃魂的火焰很像,他知道,当这火焰碰到自己的时候,自己就完了...

渐渐地,他的脸颊仿佛感受到了朝着自己飘过来的白色火焰传来的炙热。

杨厚土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爷爷...奶奶...孙儿怕是得先走了....孙媳妇儿...娶不上了。

这灼魂火焰一燃起,怕是没机会再轮回了....

“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

在杨厚土闭上眼之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幻听了...在这种时候他居然好像...听到了一首很熟悉的歌?

紧接着,一个声音突兀的传到他的耳朵里。

“妖怪住手!你李大爷来也!”

还来不及睁开双眼的杨厚土只感觉身旁有一阵阴风掠过,“砰”一声沉闷的声响传来,只听那凯尔闷哼一声仿佛是遭受了什么重击。

他连忙睁开眼睛,只见自己前方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一身黑雾缭绕的正站在那儿。而刑罚天使凯尔却仿佛被击飞了一般不住的拍打着翅膀倒退着。

这是个什么东西?

杨厚土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站在前方的那男子看起来跟他差不多也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那一身的阴气确是实打实的强烈,两只手臂像是变异的一样粗大得有些过分。

这也没啥大不了的。让杨厚土最为惊奇和看不懂的是这男子身上除了那股阴气之外,还有着明显的阳气参杂在内。

他....是人是鬼...

关键,这货也有够扯的。站在那儿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就算了,腰上还别着一个老版随声听,没插耳机就这么放着那首很多年前红遍大江南北的超流行歌。

真心是...自带音效的男人呐。

凯尔原本就同属强虏之末,就连催动神魂之火都有些勉强了。现在突然出现这么个怪物他的心渐渐的沉到了谷底,后退了十余米后才拍打着翅膀堪堪稳住身形沙哑着道:“你是谁!胆敢冒犯主神荣光!”

那男子甩了甩手臂嘿嘿一笑:“真是天使?嘿!好神奇,我从来没碰到过你们这种传说中的东西耶!”说完还一副有些激动的神情,可劲儿的搓了搓手,“我嘛。一个吃阴阳饭的小子,不足挂齿啦。经济紧张做的火车,紧赶慢赶刚刚赶到,真的不好意思啦!刚刚在大楼里转了半天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完事儿走了呢。还好感觉有些不对头不死心又跑到后面来看了一下下...”

前半句是看着凯尔说的,后半句嘛当然是冲要死不活的杨大湿说的。

杨厚土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虽然很好奇这男人的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矛盾的气息。但现在明显不是八卦的时候。

有了这个突然加入的生力军,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杨厚土心里突然一空,这简直就是逆风翻盘啊!

“之前谷老板说有天使,我还以为是他神经错乱了呢。嘿!没想到还真有。不过,这天使怎么感觉有些弱喔!怕是连个恶鬼都比不上,啧啧啧...西方的东西差劲,太差劲!”一通摇头晃脑的嘲讽没把那天使怎么的倒是差点把杨厚土给气得背过气去。

尼玛!会

不会说话?老子们打这么个差劲玩意儿差点全军覆没好不?你现在看到的只是个站都快站不稳了的瘟猪子懂不懂?感情这货压根儿没有半点站在巨人身上的觉悟啊....难不成,你以为我们进来二话不说直接就躺着儿了?前面没过程的?

刑罚天使凯尔脸色有些阴沉,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选择。

“裁决神力...百年相伴,若是无法将你带回主神手里,那就让你在我手中绽放一次吧!”他喃喃着将手中的十字架用力插到地面,双手合十诵念道:“善恶有终,裁决万物!以裁决之神的力量审判汝等生命中的一切恶行!恶之审判!”

一声大喝代表着凯尔的意志爆发,从刚开始面前的这个年轻人那一拳的力道来看,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去与这突然出现的人搏杀了。虽然这力量在他全盛时期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最后的力量,也是他最后的神魂根本被他完全催动,原本暗淡的身躯突然变得再次刺目。

“裁决!!!”

神魂化为一道白光如闪电般冲入插入地面的十字架之上的裁决碎片当中,与之相背的十字架正面那人身面部双目中爆射出了让人颤栗的神华。

“快闪开!”杨厚土见那人跟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还冲他呵呵的笑不由得心中大急连忙喊道。

话音刚落,那十字架上的主神双目中的神光已经如一把利刃一般直接飞射而出,男子完全没有丝毫反应的情况下被照个正着。

玛德智障啊!!!

杨厚土心中悲呼....原本以为你是个王者,结果你居然是特么这么个....

人生的大喜大悲不过如此,在杨厚土眼中这货简直就是上天派来玩弄自己的,希望刚来又要体会绝望...一天两次,能不能痛快点儿。

凯尔的身影在神华激射出后缓缓显现出来,他重重的出了一口气,主神保佑!居然神魂未耗尽。虽然他现在已经近乎透明了,但是他仍是笑了,笑得很是开心。

他赢了!这世间没有人是纯洁无暇的,至少他成为刑罚天使之后从未见到过。

而裁决神力是最为诡秘的存在。据说被它沾上之后,但凡有过阴暗的人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若是恶中之恶直接剿灭灵魂也是有可能的。虽然自己与之相伴百余年,也一直在汲取其中的力量。但这力量是为主神准备的,他不敢据为己有,一直将它深藏于神魂深处,直到这一刻才将它激发出来做最后一搏。

所以,对于裁决神力的具体情况他也是一无所知,可他就是知道,当眼前之人被裁决之力直接覆盖之后,绝无翻身可能!

剧情完全在按照凯尔的剧本在上演。

那男子被裁决神光覆盖之后果然突然

就抱着自己的头颅不停的惨叫着。仿佛此刻他的脑中识海正在承受着无与伦比的痛苦。

“呵!好好体会一下来自于你们这方天地所诞生的神奇力量吧!”凯尔撑着自己惨淡的神体脸上露出畅快无比的笑容,第一次看着自己守护了这么多年的东西爆发出它神异的一面他很是激动,这股力量将是主神完善西方神系的绝佳神力。也是自己以信徒下神对于主神最虔诚的贡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分钟,两分钟.....

整整十多分钟过去了,就连杨厚土这闭目等死的人都又重新睁开眼睛看着那位倒霉催的智障仁兄。这什么情况?你到底还死不死了啊!老子在这边都已经把这辈子最牵挂的人和事回忆了三四遍了,感情都快耗尽了。你要死赶紧死,我这儿等的难受啊!

凯尔此刻也发现不对头,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笑容,毕竟....谁没事儿能笑十分钟,神也不行啊!

“啊~~~~痛啊!!”

地上的青年还在惨叫着,时不时的还在地上打着滚,看起来依旧一副陷入极端痛苦的样子。

可奇怪的是,这人身上的阴气和阳气却没有半丝要熄灭的征兆。

再次催动裁决?开什么玩笑,凯尔现在估计风吹大了都能给吹飞出去,现在就算能点火也只能弄得跟火柴似的没杀伤力了。虽然心中有些狐疑,但他也只能等下去....他相信!裁决神力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你特么到底死不死啊!鬼哭神嚎的闹得人心烦....”杨厚土是在受不了了坐起身来扯着喉咙就骂了出来,咦?缓了这么久,他感觉自己状态好像恢复了一点,至少,能骂人了....

还别说,杨厚土的这一声骂好像还真的奏效了,地上的男子突然不动了...

死...死了?杨厚土目瞪口呆...不至于吧!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一愣神的功夫,那男的突然猛地抬起头盯着杨厚土。

卧槽!诈尸啊!

“好像...好像演过头了...抱歉抱歉哈!”那男子坐起身来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平时身边没个伴儿什么的,无聊得很。演着玩儿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收住....”

杨厚土:.........

“不!不可能的!”凯尔凌乱了,这男的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难道是裁决神力出了问题?

这不...这不科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