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95章 卧槽...这也行?

“不...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仿佛是心中的某种信条被推翻,又或是为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翻身之机,凯尔有些失魂落魄踉跄后退了两步。

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本来就被欺负惨了的老实人又被人狠狠的在精神上吊打了一般,青年看着有些不忍,道:“那啥..你也不用这个样子,我听你这招是要审判什么恶行的是么?实话告诉你....我三魂七魄中的恶魄跑了。我也一直在找来着...”

“什么?”也许是因为对东方三魂七魄之道不甚了解,刑罚天使听完后一脸的迷茫...

杨厚土瞠目结舌...还有这种操作?

道传都知道,人的灵魂并不是一个单一的魂,而是跟麻绳一般由三魂七魄凝结而成的一个整体。

天魂、地魂、人魂,三魂相辅相成,七魄分别主喜、怒、哀、惧、善、恶、欲。

有道是人无完人便是如此,拥有着如此复杂本性之魂的人这一生哪有可能没有半步踏错,有错有悔有弥补有执念,这样的爱恨情仇才能够完美的组成让人贪恋怀念的一生。

所以,三魂七魄是不可分的这是定律!跟发动机里少了个零件之后没办法运转是一个道理。就算杨厚土的道理知识还不算深,可这一点他还是敢肯定的,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算有人因其他外力因素导致自己三魂七魄不全,那也绝对是躺着的,最少都是个痴傻。哪儿会像这位仁兄一样活蹦乱跳的。

难怪自己觉得这人这么怪异,阴气阳气都有。加点儿光芒特效估摸着能给投个阴阳鱼出来...敢情这货这么奇葩!

“怎么,听不懂?”青年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道:“看你怪可怜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我到底还要不要打死你...可要是不打,我就收不到钱。没饭吃啊!”

多实诚的孩子啊....杨厚土的眼角抽搐着。这货要不真是个老实人,要不就是个变态!有这么当着面儿说的么..

凯尔听完原本黯然的脸上居然笑了,那笑容好像是释然了一般笑得极为畅快。这一刻的他仿佛才是双面刑罚天使中的至善一面。

“想不到这百余年处心积虑如履薄冰般一心想要将这裁决之力献与主神,到最后居然坏在了一个身上没有恶的人手里。哈哈哈,这天地真的奇妙,哪怕身为神一般的存在也不得不相信天意啊。”凯尔有些出神的看了看天空,天空之上蓝天白云的自在让他突然有些向往。

沐浴在主神的光芒下,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活了多少年了。这一刻,在这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之后,他突然感觉自己很累,倦了...

最后,他带着深深的善意看了那青年一眼,道:

“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把这十字架藏于这荒山之中吧。我神魂已经不全,回不了西方了。有主神十字架的陪伴,我想我也可以安然长眠。”说完,他看向了一旁的杨厚土道:“你们东方很奇怪,明明拥有裁决之力这般存在的力量来平衡规则,但却反而没有我们世界的那种单纯。希望,这力量会在你们手中发挥出它本该拥有的光芒吧。”

说完,他脸上带着惨笑闭上了双眼伟岸的身形轰然崩塌化为了星星白点缓缓的进入到了十字架之中。

杨厚土眼中复杂,他知道,这凯尔就算没死也跟死了没啥区别了。

神魂都崩碎了,沉睡于这十字架之中。哪怕有万一,不知多少年后他再次苏醒。那苏醒过来的还是他么?到那时,怕从这十字架里出来的才是真正的由这十字架为主体,残魂为辅所诞生出来....妖。

“呀!什么情况?不用打了?”那青年原本还一脸纠结,突然看见这状况有些惊奇。“这难道跟那阳顶天看到媳妇儿偷情似的,突然走火入魔嗝儿屁了?”

杨厚土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这货比喻的...还真恰当。

按刚刚这情况来看,凯尔应该不至于神魂直接崩碎的。究其原因,应该还是自己心里的信念受损引起的连锁反应。一个狂热信徒成就的神!信念就是他的全部。当他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的时候,那颗道心就已经碎了。

“呼...总算结束了。”一切归于平静之后,杨厚土长出了一口气。他笑了笑问那青年,“你叫什么名字?”

那青年乐呵呵的道:“我叫李波,来自蓉城。这次真谢谢你们了。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要是没你们在前面我哪儿能捡到这个漏呀。跟白捡钱一样,嘿嘿!刚刚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哈。”

呃...哪一句...杨厚土郁闷了。

他摆了摆手道:“别这么说,要是没有你这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今天是真的栽在这儿了。真的,谢谢!”说完,他双手做了个道门礼对这叫李波的青年拜了拜,这人的确是救了自己三人,一码归一码,得谢谢人家。

李波哈哈一笑连忙躲开道:“快别这么说,这一趟我可是挣了整整五万块。多久没捡到这么肥的佣金了,家里那两个吃了半个月泡面的哥们儿得乐死。我谢谢你,谢谢你哈!不过话说你们这么卖力,又是有本事的真道士,这趟应该能跟我比我多拿点儿吧?可别吃亏了喔。介绍活儿的人说这谷老板可是个大方的人,拼命的勾当,不拿白不拿嘛!”

看着他那一脸的兴奋杨厚土嘴巴张了张没好意思接话...说什么...难道说为毛你才拿这么点儿么?算了,还大方呢。这谷老板对你也是够

抠门儿的了。

随着凯尔的消散,空旷狼藉的场中静立的十字架变得有些显眼。对于后来的李波,他对这玩意儿有些好奇,便走上前去想要看看这东西有什么神奇之处。

“住手!”

手还没碰到十字架,身后一声大喝吓得他一哆嗦连忙回头看去。

只见杨厚土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鬼影。那鬼影看起来魂影漂浮,吃这行饭也有这么久了,以他的经验来看,这鬼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凶的样子!

玛德!敢吓唬你李大爷!

“兄弟小心!”李波大喝一声急速冲了过来,甩开那麒麟臂上沙包那么大的一对拳头照着鬼影就开干。

杨厚土一愣,随即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连忙喊道:“别...”

可声音刚出口他就知道已经晚了....

只听“砰砰”声不断响起。

这夯货难道是武术队出身么!就在杨厚土回头之际,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拳头砸在了那鬼影之上。也不知道这个叫李波的神人是什么来路,居然能什么都不借用,直接打鬼.....哪怕是他也需要借助灵力才行,他居然直接就能上。

“啥?”李波单手掐着脖子,把已经被打到半跪着起不来身子的黑无常就这么愣生生的提了起来。嘴里问着手里不停,挥着另一个拳头又在老黑头的脸上一通乱砸。

“我说别,别打了啊!自己人,哦不,自己鬼!”见老黑头那惨样杨厚土捂着脸有些不敢看,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呐。

“呃?”李波听了有些发愣,自.....自己人?他把脸上都被打得全是坑鬼气都修复不过来了的黑无常提了起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虽然这东西好像很弱,但从气息来看,这明明就是个恶鬼嘛。”

杨厚土无语,人家是巡查阴差级的大鬼好不好。

虎落平阳被你当恶鬼打....这黑无常好像自打碰上自己之后就没见到过他威风过....你说你老黑头也是,没事儿瞎咋呼啥?

“行了行了,你别这么提着了,赶紧把他放下吧。”

在确定这东西真是杨厚土的自己鬼之后,李波脸有些发红。自己这趟来好像啥也没干,捡了便宜不说还把人家战友给打了一顿...这..这怎么好意思...

愣了愣后连忙把这鬼给杨厚土提,哦不,扶了过去放到他身边。放下之后双手不好意思的搓了搓然后又在裤子上磨了两把,那感觉别提有多尬了。

黑无常抬了抬眼皮看见这家伙的神态不禁有些苦从心头起老泪上眼,想我堂堂黑煞神呐!我是黑煞神呐!老子躲了上千年都没让一个人这么打过....你!你良心不会痛嘛!

“厚...厚土,那碎片,你去把它取过来...

你有功德之气护体,不会有排斥。”老黑头心里泪流不止,被打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杨厚土点了点头没废话直接转身朝那十字架走去,自老黑头说了那事之后他心里就一直有些期望。他口中那神秘的种子居然真的近在咫尺。此刻虽说没有实体,但他还是抑制不住的浑身有些颤抖。

他即将得到一个别人做梦都得不到的机会,一个道传难以想象的造化。

十字架依然静静的立在地面,没有了凯尔的威胁这十字架现在在杨厚土眼中就是一扇通往解脱之路的钥匙。

深深呼出一口气,杨厚土走到十字架近前看着那平淡无奇的黑白色碎片缓缓的伸出右手。

身上的彩色光晕虽随着他受到的伤害弱了不少,但还是包裹着他整个生魂。手掌轻易的伸进了木质的十字架身杨厚土用力一抓,一团黑白相间的光球就被他直接抓了出来。

“这?”杨厚土有些愣,他还以为能把那石头抓出来呢。

黑无常见状连忙道:“快盘膝坐下,用灵识牵引它,还记得以前你牵引九瓣冥莲的方法么?”

杨厚土点了点头双手捧着这黑白光球一个盘膝直接临空半米悬空坐了下来。

神种!

灵台在之前遭受到了重创,此刻操控起来非常的吃力。但杨厚土丝毫没有觉得辛苦,脑中传来的阵阵刺痛现在只能在他身上化为一阵阵的兴奋。

孱弱的灵识缓缓的外放,包裹着手中的裁决之力逐渐升起。

那黑白光球果然没有丝毫的排斥感,在杨厚土的灵识牵引之下反倒是像个与他亲近的灵物一般温顺。

可当他心里刚升起这一念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那黑白光球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吸力,刹那间杨厚土只感觉一阵的虚弱,仿佛这一刻不是他在牵引它,而是它在吞噬自己。

“快!不要想着去驯化它,用你所有的功德之力把它包裹住!”就在杨厚土手足无措的时候,老黑头的声音及时传来。

杨厚土不再犹豫,双目猛睁生魂一震将自己身上包裹住的功德之力一丝不剩全部都注入到了已经与自己视线齐平的黑白光团之上。

光球被包裹住之后像是一个有灵之物一样开始剧烈的挣扎颤抖。

“纳入灵台!!!”老黑头焦急的大喊。

光球仍在颤抖挣扎,杨厚土根本无法将其收入灵台之内。

在这关键时刻,他的光混性格再次爆发。只见他一咬牙,面露狰狞。双手伸出一把抱住那光球头一仰直接照着那玩意儿就撞了上去。

“嗡”

杨厚土保持着双手按住额头的姿势直接扑到了地上,那光球消失不见,硬是被他愣生生的以这种直白的方法给弄进了脑中灵台....

黑无常目瞪口呆的爆了句粗口.....

“卧槽...这也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