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96章 诶?我指甲刀呢!

病房内,十余个生魂在三戒那庄严的阵阵佛音中一次又一次的洗涤着身上的阴气。

病房外,谷磊以及一众公司高管大气不敢出一口的焦急等待着。

杨厚土守在隔壁葛无忧的病床前对这一墙之隔的事有些没放在心上,他就这么紧紧地握住她的手静静的坐着。

早在第一次从医院出来之后就马上给三戒这个安魂专业户去了电话。为了避免出现意外,他不得不麻烦三戒这大忙人放下手中那分分钟好几百上下的寺中之事前来搭把手。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正确的,要不然把这一群已经繁生出了阴气的生魂完好的弄回身躯这事儿他还真搞不定。

之前在大厦里他靠着一股子狠劲儿强行把裁决之力纳入灵台之后,也不管黑无常闹腾着让他先稳住灵台里的东西,直接回归肉身头晕脑胀的抱着昏迷不醒的葛无忧就冲到了医院。

仔细检查后,好几个医生都摇了摇头表示不解。虽然这姑娘看起来嘴角带血的样子有些严重,可经过了医院的各种检查,愣是没查出来一点儿异常。

给的结论就是:估计是脑震荡了,先住院观察。

得知肉身无碍杨厚土就松了一大口气,他不是医生,对这方面一窍不通。看着葛无忧的样子他还真的担心那股冲击给她的肉身带来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就糟了。

脑震荡在道传中人看来就是三魂七魄受到了强大的外力伤害与肉身有些不契合所造成的,杨厚土仔细的检查了葛无忧的灵魂状态,完整无缺。应该没有大碍了。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紧张的一直拉着人家的手搁那儿坐着不起来。

原因嘛.....那不废话么?这要是醒了,哪儿还有机会这么吃豆腐....

老黑头从大厦出来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他说他要去找找看这花城有没有什么不值得同情的恶鬼一流,有的话就直接吃了,恢复一下元气。杨厚土不是卫道士,这点儿他不抵触。只是提醒他长点儿心,就他这状态一个不小心让恶鬼反杀了就悲剧了。

至于那裁决神种,老黑头告诉杨厚土不用担心,看现在的状态好像没什么反噬的征兆,就让那功德之力作为它的养料好好的在他灵台内生根发芽吧。

就这么孕养着,等到它真正觉醒的时候,那才能是真正的与他浑然一体为杨厚土所用。

唯一让杨厚土感到有点儿不爽的就是自打这玩意儿进入灵台之后,眉心那儿不知道咋滴多出了一个印记,跟个眼睛似的竖在那儿整得像那二郎神一样让他无比别扭。

走到这医院里路过的人都会怪异的看一眼他的额头,这让他有些郁闷。

“嗯?”正享受着病房内短暂温馨,突然感觉到隔壁气息的异样,杨

厚土狐疑的抬起眼,三戒完事儿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佛力洗涤,十余条原本已经沾染上不少阴气的生魂已经恢复到了返身的最佳状态。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谨记,返身七日内每日朝阳初升之时于向阳面静坐一个钟头,平时多在阳光下走动让肉身灵魂与阳气好好的融合。七日之后便可无碍。知魂知善恶,此次受难皆由诸位平日有恶所致,希望诸位施主后半生广积阴德求得来世好报。”三戒面露庄严缓缓告诫道。

生魂们均感激涕零的跪下双手合十虔诚冲三戒拜了几拜后开始各自回到自己的身躯。

杨厚土走到门口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切心里有种莫名的不适,想不到自己这无意的举动居然又给佛道增加了十多个信徒。不难想象,这些有过如此经历的人在往后的半生中对此道信仰会有多么的虔诚。

经过他们对身边人的亲身言传,又会有多少人加入他们这也难以估量。这是他这个知晓其道的道传不愿意看见的。

可事已至此,也没必要过于纠结了,毕竟三戒并没有错,他所坚持善的也没错。错的只是那些被时间扭曲了思想的老顽固而已。信徒嘛!亿万生灵中也不在乎多这几个。

“行了,这事儿到这里就算完了。”杨厚土转身对身后依然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焦灼的谷磊道。

谷磊闻言脸上狂喜,连声道:“真的?真的好了?”他忍不住伸着脖子朝病房里看了一眼,脸又垮下来了,“他们没有醒过来啊!”

你以为这些人是钢铁侠么?通了能量就直挺挺的给你蹦起来。杨厚土撇了撇嘴道:“慌什么!过会儿就会都醒过来的,毕竟这么久没回身体了,得适应一会儿。”

说完他仿佛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儿,一把把谷磊抓住,道:“那什么...嗯...东西呢?”

“什么东西?”谷磊一脸茫然。

耶?这奸商咋这会儿脑子不灵光了。非要我明说啊!怪不好意思的...支支吾吾了好半晌,杨厚土见着看起来鬼精鬼精的谷总还没明白过来只能伸出右手做出了那个国际通用手势。

搓.....

谷磊见状这才恍然大悟,连忙笑着告了句抱歉转身对身后的助力吩咐道:“赶紧的,把杨师傅的善缘给转过去。”

杨厚土听得这话那是浑身一激灵,想起那金额自己就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

“那什么,我这儿有卡,转这里面就行了。”杨厚土连忙笑着说道,这一分钟谁还管吃相好不好看呐!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来着。能买多少大腰子啊....

如果说得到神种让杨厚土心里亢奋的话,那这钱即将到手的心情就是这种亢奋翻三倍的那种快感,嗯不,还得在地上摩擦摩

擦更舒爽的那种。不能说他贪财,这只是身为一个兜兜里一直没什么钱的人突然富起来的正常心理。

“好的好的,您稍等,我这就出去给您办。”那助理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个礼貌而不失内涵的笑容接过了杨厚土手中的卡转身离开了。

嗯,杨厚土满足的准备转身到葛无忧病房,可想了想,他还是顿住了脚步转身对仍旧对着病房翘首以盼的谷磊说了声:“对面有个山神庙你知道吧?”

谷磊点了点头,身为本地人的他虽然没去过,但这还是知道的。

“那里面有个有灵的山神,如果可以的话,去帮他重塑个金身吧。对你没坏处。”说完杨厚土不再言语转身走了。

刚离开没两步,抬头便看见那光头山神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护士台的地方身后带着几位阴差静立着。可能是听到了自己刚才对谷磊说的话,此刻正面露笑意看着杨厚土。

“你们怎么过来了?”杨厚土上前问道。

山神笑道:“你们把我的事儿都做了,我还不能来看看?”

杨厚土一愣,随即脸色有些不自然的问道:“你...上报了?”他心里有些不踏实,之前走的匆忙,没有来得及好好的检查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那裁决的气息残留,若是被那些老佛陀看出点什么蛛丝马迹自己怕是就麻烦了。

山神正待说话,突然!杨厚土感觉眉心印记处传来一片火烫,他连忙下意识用手去摸。

谁知手还没有触碰到那印记,突然他额头之上一下子爆射出一道黑白光线直接射向了山神。

猝不及防之下的山神被照了个透彻,霎那之间那山神就定在当场。杨厚土见状心中大急不断地收拢意念想要约束这不听使唤瞎乱搞的裁决神种。

“头儿!!!”山神身后的阴差见状也是面色大变高声疾呼。

收!收!收起来!杨厚土尽力调动灵台中所有的灵力以及功德之力想要将那光柱收回。

可就在这时,山神突然动了。

他双手合十身上出现了一阵七彩神芒将其包裹,高声诵了声佛号。

功德?杨厚土见状不由得惊呼。这东西他太熟悉不过了,他自己身上就有。

裁决之力与功德神光相遇之后,突然就停住了。不待杨厚土反应过来直接就退回了他的灵台消失不见。

“山神你没事儿吧!”杨厚土连忙上前问道。

山神有些错愕和震惊瞪着一双眼睛盯着杨厚土,道:“施主,这是?”

要遭!露馅儿了!杨厚土心里一沉,现在该如何是好!

谁知那山神忽然展颜一笑,道:“施主好深的造化啊!贫僧在这里恭喜施主了。”

杨厚土一愣,他听出了山神那语气中透露出的那股真诚和欣喜,这...

咋回事?

“其实我...”杨厚土张嘴想要解释。

光头山神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笑而不语,他走到病房门口平静的注视着那些正待苏醒的人们。

三戒此刻刚收功起身,突然看见个跟自己一样的光头一下子愣住了,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了杨厚土所说的山神立马双手合十道:“前辈大德,晚辈锦城大悲寺住持弟子三戒这厢有礼。”

“不错,安魂有术引魂向善。我佛慈悲,阿弥陀佛。”山神笑着还了一礼看着三戒的目光很是慈爱。修佛之人就该如此,保持自己最初的那颗佛心,不参杂派系之争信念之斗遇人引善此方为佛之道。笑罢他轻声对三戒道:“记住!保持着你这颗心里最初向佛的善,一心一念一条路,走下去.....”

三戒听完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他还是正色点了点头。

山神笑了,他转身对杨厚土点了点头说了声:“此事贫僧并未报与地府上佛,小施主敬请放心。而且,我会替你保密的。另外,方才之事,贫僧谢过。后会有期!”说完也不停留,带着几个阴差大踏步离开。

看着几人在走廊中缓缓化为无形杨厚土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没有节外生枝那便最好不过了。刚刚不光是山神,就连他身后那些阴差看他的眼神都透露着善意,估计是因为自己之前那番话吧。

自己也只是随性而言,这么好的山神,不应该被时间遗忘所消亡。谷总好歹也是一方杰出人士,在他的帮助下,这山神的香火应该会有些起色,不奢望能助他重回四级神将的修为,也至少能让他多撑些年头,也算是间接的为这一方百姓谋福祉了。

看来这山神真的是一心只做自己手里的工作不想去理会那些争权之事吧。要是换一个人,刚刚怕是当场就得把自己拿下下去领赏去了。从山神的表情和语气来看,十有八九他已经看透了自己眉心印记的来历。

算了!不想了,想多了掉头发。

回到病房,杨厚土默默的坐到了葛无忧床边伸手就又把那纤细的柔荑握在手中。

“你...干什么?”葛无忧中气不足有些恼羞的声音传到杨厚土耳朵里。

“没干嘛,牵你手呗!”杨厚土低着头仔细看着那被自己握在手中的雪白玉手随意答道。

嗯?杨厚土一愣,随即一把将手放下连忙站起身后退了两步。只见葛无忧正躺在床上瞪着眼睛看着他,那眼中....有慌乱,有娇羞...还有....杀气!

“我...我刚想着帮你剪个指甲来着。你看你..你的指甲这么长,里面还脏了。”杨厚土口不择言的慌忙解释着。“真的,不信你自己看嘛。诶?我指甲刀呢!”

“嘿?无忧你醒了呀!”这时候

三戒也跟那边交代完了走进了病房,见葛无忧已经转醒高兴的走了过来检查着她的状态。“嗯!不错不错,没伤害到根本,不过接下来你怕得好好静养一下了。我看你身上的灵气很是纷乱,应该是灵根还没恢复过来没办法疏导流畅所致。别用道术静心修行一段时间才能复原喔。”

葛无忧点了点头,然后又转过头盯着杨厚土。杨大湿做贼心虚让人抓个现行自然是坐立难安,他冲三戒使了个眼色,道:“刚刚我让你帮我拿的指甲刀呢。”

三戒一脸茫然,“什么指甲刀?你要剪指甲呀。”

“我刚刚不是让你去拿指甲刀去给无忧剪指甲吗?你就给忘了?”杨厚土急忙继续向他使眼色。

“无忧?无忧要剪指甲?”

你是猪队友吗???杨厚土捂着脸简直无颜再立于此了,直接啥也不说就跑了出去。

“诶?二娃师弟这是怎么了?无忧你又欺负他了?”三戒仍是一脸懵逼,这货咋了?撞鬼了么。怎么跟受气的小媳妇儿一样。

“噗嗤”

“哈哈哈哈....”

葛无忧在病床上看着杨厚土掩面而去的狼狈样先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最后更是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三戒:.....毛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