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97章 杨二娃你这畜生!

花城好吃街的一家火锅店里。

“你好像跟我差不多大,我也就喊你一声杨兄了。杨兄!说实话,我最敬佩的就是你们这种有真本事的道门弟子了。来,为了我们的相识,走一个!”李波端着满满一大扎杯啤酒满脸通红的说完就仰着脖子往肚子里灌,看那样子是已经喝大了。

杨厚土也是乐呵呵的端着杯子回敬一下咕噜咕噜三两下就把那满杯给吞了下去。一抹嘴,吃菜吃菜。

三戒作陪也是笑容满面,看得出来这哥们儿蛮对他胃口的。一来二去三人聊着这阴阳事就没个完,那种相见恨晚的场面,大有一副酣战到天亮的架势。

一旁静坐着的葛无忧脑袋还是有点晕,没什么胃口。只是象征性的夹了点菜之后就没怎么吃了。看着这个拿了五万块酬劳之后开心得心飞扬的男人葛无忧有些无语,听杨厚土说他本事还不错,本事不错还能混这么惨?

听着这男的讲起他的日常葛无忧都觉得有心辛酸了....与杨厚土他们一样,这李波也不是一个人混,同样拥有着自己的队伍,唯一跟自己这边不一样的是,他的两个同伴一个是假和尚,一个是假道士....和尚会念点儿超度经,道士会做点儿鸡血符什么的。平时几人是玩儿得有上顿没下顿的,还兼职卖菩萨卡什么的骗人玩意儿。

包括这个李波在内,都是没灵根的人。三人也是阴差阳错的吃上这碗饭,不上不下很是难熬。

最奇葩的就属这次。那李波接了这单生意之后,三人才发现只够钱买一张火车票了。

这不,李波就只能一个人风风火火的杀过来了。

三人一直喝到半夜十二点过才在火锅店那一众眼中已经爆出杀气的服务员注视下一个个摸着滚圆的肚子走了出来。

“杨哥!以后有什么事儿可千万记着小弟喔。别忘了,一定喔。”李波打着酒嗝眼神迷离的不断拉着杨厚土的手说着。

三戒摸着自己的光头一脸社会的道:“放心吧兄弟!以后不好做了到锦城来找我,妥妥的安排。”

葛无忧在路边帮李波叫了辆出租车之后想要把那李波扶过去,她皱着眉,这货看着站都站不稳了这会儿去坐火车能成嘛。杨厚土眼疾手快的一把拉过李波笑道:“我来,我来。你可不许碰其他男人...呃...”

今晚趁着酒劲儿,杨厚土厚着脸皮跟葛无忧表白了。

台词很简单,以后你爷爷就是我爷爷,你爸就我是爸。你要不同意,那我就说不准哪天趁你不备.....

当然,这话还没说完就被葛无忧一个大耳刮子扇脸上了。

可杨厚土是那种怕被扇的人?我退伍兵来着,你是我女神,你怎么都行。反正你必须得同意,不然我还是

会趁你不备...

接连着被扇了好几个大耳刮子,就连一旁的三戒被那掌风都差点把酒吹醒了,杨厚土还是顶着几十个指印的大红脸不依不饶。

最后,葛无忧扇累了,不扇了。

杨厚土吃个火锅把脸都吃胖了一圈儿还是酒精上头乐呵着呢。拉着看得心惊肉跳的三戒大笑着道:“看到没有!我连长说的,追女孩子必须得脸皮厚。你看,不反对了吧!哈哈哈”

桌子另一头的李波目瞪口呆,还有这种土办法?嗯!不行,自己回去也得借鉴一下跟自己女神表白了。怎么的,应该...不会被打得跟这哥们一样吧。

看着的士车远去,杨厚土心满意足的摸着肚皮跟三戒说:“走!整烧烤去。我请。”

葛无忧秀美一皱,道:“差不多得了,我头有些晕想早点回去休息了。再说,你也好意思你。人家这么艰难就拿了五万块回去救急,你倒好。收了这么多钱吃个火锅都让人家买单。你好意思么你?”

杨厚土听完双眼一瞪,打着酒嗝拍着胸脯道:“我有啥不好意思的,嘿!这可是我的老婆本儿。能省点儿是点儿嘛。喏!给你给你。嘿嘿!”说完从口袋里把那银行卡摸出来直接塞葛无忧手里,道:“不管哈,收了我的老婆本儿你就必须嫁给我。不许反悔!以后如果我们修行不成,下到地府被那些秃驴折磨的时候,我可得陪着你。必须陪着你....”

原本想要将银行卡推开的葛无忧听到杨厚土后面的话时顿住了,虽然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醉眼迷离,但他那眼中的真诚葛无忧看了个真切。也许,如果,真的有他在身边,也许....也不错...

她咬了咬嘴唇看着杨厚土道:“你喝醉了,这卡我先帮你收着,别弄掉了。”

这一分钟轮到杨厚土懵逼了,这...这还真收啊!后心一凉也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给吓的,他只知道,好像自己的钱快要离自己而去了。

“秃驴?什么秃驴...秃驴为啥要折磨你们?有老子这个大秃驴在,看谁敢!”三戒一听,怒了....大喝一声,直接栽倒在地...

...................

第二天上午,杨厚土和三戒少有的放弃了晨修睡了个自然醒。

一壮一胖两个大男人穿着大裤衩睡一张床上各种纠葛,把进来叫他们起床的葛大小姐眼睛辣得生疼。杨厚土还好,那身材至少还能养养眼,可三戒那一身的膘子肉看起来就真的有些上头了。关键是,这货在花城这一年四季都气温偏高的地方居然还穿着条大红色的秋裤...

真心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知怎么的,葛无忧鬼使神差的忍不住又红着脸瞄了两眼杨厚土

身上结实的肌肉。

这么看起来还真的有点儿帅...呸...我在想什么呢。她心里暗骂了一声魔障。

“飞机不等人,还不赶紧给我滚起来!”葛无忧把两人的衣服抱起来扔他们脸上喊了一声红着脸一溜烟跑出门去。

“啊~~~~”一分钟后,房内传出杨厚土的一声惨叫。“你!你对我干了什么!!!”

在门外的葛无忧听见里面的惨叫声忍不住又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三戒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咂着嘴,“我...我干了什么....”

看着杨厚土捂着胸怒瞪着自己,他才缓缓的回过神看了下自己的秋裤又看了看杨厚土。“你...我....”

“啊!!!杨二娃你这个畜生连出家人都不放过~~~”

.............

花城机场。

杨厚土和三戒二人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提着包跟着葛无忧像两个无魂僵尸一样走着。

在房间里,两人将昨晚断片儿之前的事儿捋了捋,三戒啥也不记得了,但杨厚土记起来了,他好像...好像把自己的全副身家都给了葛无忧....自己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肚子还饿着的吧?喏,先吃点垫垫肚子。”杨厚土正发呆呢,一个汉堡在他眼前晃了晃。抬起头,葛无忧微笑着拿着汉堡看着他。他茫然的接到手里。

“愣着干嘛?吃呀。”

“嗯?喔。”杨厚土还没回过神。一旁的三戒一把把那汉堡抢了过来,“嘿!不吃我吃,昨晚尽喝酒了正饿的前胸贴后背呢。”说完张口就咬。

谁知葛无忧一把把那汉堡抢了过来没好气的道:“要吃自己买去!”说完又把东西递给了杨厚土。

三戒目瞪口呆。

“师妹你中什么邪了?干嘛呢这是....跟你认识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给我买过早饭。”他恨声恨气的道:“昨晚也不知这个畜生到底对贫僧做了什么,我现在浑身都没力气。你还这么对我...有奸情...哼!绝对有奸情...”

这一分钟杨厚土回过神了,他那呆滞的眼神突然爆射出了一丝光彩。

她....她难不成是...是同意了?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那仍旧有些红肿的脸他有些不敢置信,耍流氓....还真成功了?连长说他就是这么追到嫂子的,难道真没骗我?

“发什么愣,你吃不吃!不吃我扔了。”葛无忧见杨厚土这么盯着她脸上有些发烧,那眼睛贼亮贼亮的怪吓人的。

三戒见状又想要伸手,葛无忧瞪了他一眼,“扔了也不给你吃!”

“我.....”三戒悲从心来,想我堂堂锦城城中一住持,你居然连一口汉堡都不愿意给我!

眼见那

杨厚土盯着葛无忧傻笑着像个痴汉般啃着汉堡,静立的葛无忧面露羞红....

哇呀呀呀呀~~~~好一对狗男女!!!

两个人明明想要靠拢,中间却还隔着一层窗户纸的朦胧暧昧感让杨厚土有些迷醉其间,心中的狂跳和脸上的滚烫时刻麻痹着他的大脑。幸福来得太突然,此时此刻他仍旧犹如处于梦幻中般难以置信。

“哦耶~~~哦耶~~~”

突如其来的浪荡铃声把杨厚土从放空中抓了回来他手忙脚乱的浑身摸着手机,这一分钟这电话来得太不是时候,这铃声也配得不是很好....

玛德!谁这么不开眼打断本大师的幸福时光。

嗯?葛老爷子?怎么会打到我这儿来了。他疑惑的看了看来电显示之后接起了电话。

“爷,爷爷好!”现在他已经把自己的身份与葛老爷子的孙女婿画上等号了,这一分钟直接厚着脸皮喊上爷爷了。葛无忧在一旁捂着脸都不知道该这么说这家伙了。

电话那头听到这称呼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一个年轻人有些迟疑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打错了?”

耶?杨厚土把电话拿到眼睛面前又确认了一次,这是葛老爷子的号码没错呀。卧槽....第一次厚着脸皮喊爷爷还特么整错了...

“你是谁?老爷子呢?”确认无误后杨厚土皱着眉问道。

“你是杨厚土吧?”

“是。”

“葛老爷子现在还在昏迷中,昏迷前他让我给你打电话,这边可能需要你过来搭把手。”

听到这话杨厚土心里一惊,葛老爷子昏迷?他连忙道:“老爷子怎么了!我们现在已经在机场了,马上就赶回锦城!”

葛无忧一听这话突然愣住了,忍不住焦急的看着杨厚土。

“我们在云来。你尽快过来吧!就打这个电话。”

云来?杨厚土一愣,老爷子什么时候跑那儿去了?云来距离锦城可有千多公里之遥。按他的秉性不会随意跑这么远的。

“你到底是谁!”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道:“赶尸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