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99章 魂牵梦绕

三戒听完这一切之后陷入了沉默,突然,他想到了自己那个同样招不到魂的爷爷连忙问道:“按你这么说的话,佛修亡故之后灵魂是不是会受到优待或者是其他的?我爷爷自去世之后便再也没了消息,这又是为什么?”

姜浪深深的看了一眼有些急切的三戒,顿了顿有些犹豫,但片刻后他还是道:“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但佛修故去之后会受到所谓的小西天接引是没错的。”见三戒面露疑惑,他道:“明王地藏在阴间为罗汉菩萨们专门开辟了一片空间,外人称之为小西天。没有外事所扰的菩萨罗汉们一般都在里面潜修。新亡之佛修一般也会被接引到那里。但....”

说到这里他顿住了。

“但什么你说呀!”三戒面露焦急。

姜浪叹了口气道:“其中也不乏有与小西天众佛理念不同的佛修,在阳世之时便知晓其间纷争。故死去之后不愿陷入此泥潭,选择....直接轮回。当然,你爷爷的情况我不了解,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性存在。”

三戒默然,自己爷爷的性格他了解,生前还为葛念老爷子故意疏远他而神伤过很久。他.....真有可能这么干。

“那....你们告诉我之后,对我是怎么想的?”三戒看着葛无忧与杨厚土问道。

二人对视一眼,杨厚土盯着三戒郑重说道:“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不应该隐瞒。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我都觉得我们不应该变成敌人。”

“敌人?”三戒一愣,“为什么要变成敌人?”

“呃....”杨厚土一口气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这货到底能不能get到重点。他道:“我们,我们阵营不一样啊!”

“喔...你意思是怕我死后变成跟那些老古董一样类似于黑寡妇一样的存在吧。”三戒撇了撇嘴,“你觉得我会是那种抱着炸药包带头冲锋高喊着极乐世界万岁的人间极品?”

这话一出葛无忧与杨厚土明显一愣,这....这货还真不像那种狂热分子。

“毕竟,你信的...”

三戒摆了摆手,“我还天天喝酒吃肉呢...我信的是善,修的是心。其他什么的关我卵事...”

丝毫对三戒没有了解的姜浪瞠目结舌...若世间佛修都如此人这般通透,那道传日子怕应该是另一副光景吧。

杨厚土愣了半晌,突然大笑一声擂了这个可爱的光头一拳,道:“我差点觉得我要失去你了。哈哈,死秃子你真可爱。”说罢就要去抱他。

“死玻璃滚开...”三戒一脸嫌弃的推开杨厚土转而对葛无忧道:“师妹,我觉得我的信仰受到了伤害,心中很是悲痛...我需要安慰。”嘴里说着身子直接就往葛无忧身上靠去。

...........

一个小时后,杨厚土和三戒以及姜浪三人从医院走了出来。

葛无忧由于灵根受损还未恢复不想成为累赘,再加上葛念需要人照顾,所以就主动留在医院照顾葛老爷子。他们的任务很明确,那就是在这乱成一锅粥的云来市里找寻一个结果,一个所有人都在找的结果。

“现在我们去哪?你比我先来,要不我们就听你指挥了。”三戒捂着自己的脸揉着自己的大翘臀瓮声瓮气的问道。玛德陀佛!自己不就想蹭点儿安慰,这对狗男女至于不?女的给自己一巴掌男的给自己一脚....

姜浪点了点头,道:“现在城中已经被各方仔细的搜过了,在你们来之前我看那些从阴间上来支援的巡查阴差们还是带着一队队的阴差四处搜寻,好像并没有什么结果。我想,我们应该把目标放在城外。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去见一个人。”

“与这事儿有关么?”杨厚土问。

“有。”

...........

云来市属于一个三线以外的小城,城区并不大。二十分钟不到,杨厚土三人便乘坐出租车穿城而过从城东直接来到了西城。

下了车,姜浪直接朝着公路对面一个居民区走了过去。

小区门口站着一个年纪约莫二十四五岁的女子正翘首以盼的四处张望着。看到姜浪出现,连忙朝他挥手。

恩?这货不是抽空来找姘头的吧,杨厚土心中邪恶的想道。这女的看着长得只能算是一般,看起来跟个家庭主妇似的,难不成这赶尸人好这一口?

“在家么?”姜浪走到女子跟前问道。

女子连忙点头,“刚回来没一会儿。”

姜浪没在说话,直接就往小区中走去。他头也不回的对身后二人道:“这个人是我们现目前唯一的线索,之前葛前辈与我盘问过很多的亡魂,最后才把目标锁定在这个人身上。谁知就在我前往准备摸一下情况的时候,葛前辈便在外面遭到重创。”

“什么?难道我们现在要面对的就是你说的那个东西?”杨厚土大惊,之前姜浪说的葛念老爷子是被一个精怪伤的,而且出手极快。以葛老爷子地师的修为居然都撑不到数百米之外的姜浪赶来援手便已经重伤昏迷。

姜浪摇了摇头,道:“不是,现在那东西已经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连一丝线索都摸不清楚。所以我才会再来这里。希望能从这个人身上找到些线索。”

挺大的一居民小区,身后的二人身上带着疑惑一路跟随他和女子在小区里走了七八分钟这才进入了一个单元门。

“你...上去么?”走进单元门,姜浪突然停住脚看着女子问道。

女子闻言身子一顿,脸上露出

挣扎之色。不过只是片刻,她便咬着牙点了点头道:“我要上去。”

姜浪不再多言,直接示意她带路。三人这才顺着楼梯上到了三楼。

摸出钥匙打开门,杨厚土在一旁都能感受得到这女子身上的阵阵颤抖,他很疑惑。这明显就是她自己的家呀,是什么东西能够让她怕成这样?

刚一进门,里面就传来了一个男子亲昵的呼声:“回来啦!”

“回...回来了。”女子的声音中抑制不住的惊恐让杨厚土越发的好奇。

屋内一个男子带着笑走了过来,抬眼一看见有三个陌生人的时候一愣。当他看见站在最后的三戒头上那和尚特征明显的光头戒疤的时候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后腿了两步。

什么鬼?我长得很丑还是咋地?三戒不高兴了。

姜浪对这一切仿佛早已了然于心,冷着脸没有一丝的表情。

倒是杨厚土在这男的后退的时候发现了一丝端倪,这男的身上阴气很重,但看起来又明明跟个活人没什么分别,只是脸上没有血色有些苍白而已。这就奇怪了,这人身上好像...没有阳气?

就连三戒这时候都吸了吸鼻子皱着眉咦了一声,修行之人对于污秽之气是十分敏感的。这男的身上怎么...他偏过头正好看见杨厚土也皱着眉头看着他。尸气!这男人身上有尸气。

“你...你知道了?”男子好像是明白了什么,反而平静了下来看着女子平静的问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女子在男子的注视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她蹲坐在墙角把头埋在膝盖里不停地抽泣着:“好几天了...我知道你不在了,我每天都给你喷香水,只是因为你身上的气味...直到今天早上,我发现你的衣服上竟然到处都是脓水...我受不了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原来...如此...”男子自嘲的喃喃道,“这几天光顾着给你做好吃的,连这最基本的都没注意到....抱歉...”

说着,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冲女子道:“我今天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鱼和酸辣肘子,你先尝尝,很好...”

“我不吃!我不吃....”女子惊叫一声不住的蹬着腿,尽管她已经在墙角了还是控制不住的重复着这个动作,看得出来,她的心...已经崩溃了。

杨厚土脸上露出怜悯之色,原来这女的早就知道男人已经死了,能够熬这么多天直到自己的枕边人在自己眼皮底子一点一点的腐烂到今日。不能怪她决绝,难以想象这得是多么强悍的爱情才能让她撑到这一刻才崩溃....

男子表情哀伤,沉沉的叹了口气...他自嘲的笑了笑,到了此刻他才

感觉到,自己就算叹气发出的都是一阵的腐臭...苦了她了。

他转身自顾自的走回了客厅坐在沙发上沉默着,饭桌上摆着几盘刚出锅不就还冒着热气的菜。若是他身上的味道没有这么重的话,这些菜倒是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看来你身上的事情已经不需要我再挑明了。”姜浪面无表情的坐到了男子的对面道:“在打听到你的情况之后,我见过你...”

男子点了点头,“前两天在楼下超市,我记得你的长相。当时只是觉得你有些特别,但没想到你就是来找我的....”

两人就如老友般轻描淡写的说着,杨厚土拉着三戒把女子扶了起来坐到了距离稍远的阳台旁。女子的情绪很不稳定,所以还是尽量离得远一些比较好。

“我对你身上发生的事很好奇,你...很特别。”姜浪仔细打量着男子,道:“你这种情况很类似于传闻中的魂牵梦绕,但你却又与这魂牵梦绕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你明显知道你已经死了,这一点,我已经从附近的亡魂口中得知。但你却又完全符合魂牵梦绕亡人的条件,我想问,这是为什么?”

杨厚土闻言一惊,魂牵梦绕葛老爷子跟他讲过,一个人在死的时候若是有远超常人的执念。极有可能魂不离体,在强大的执念引导下依旧做着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情。但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此人必须是一个意志强大到可以完全催眠自己的强人。也就是说他的执念需要能够强到把自己都骗过去。

完全忘却掉自己已经死掉的事实,才能魂不离体驾驭着肉身做着心中未完成的事情。

但这样的人意志之可怕是非常罕见的,所以一般极少会出现这种事情。

而这种人也是非常可怕的。

当心中的执念了却之后,这类存在极有可能变成恶魔中的恶魔。

男子摇了摇头,道:“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但自那晚之后我已经知道自己肯定不是活人了...”说罢,他缓缓的撩起自己的衣衫。

场中众人在看到那衣衫里的情形之后均是皱着眉脸上有些不自然,那女子被这情景一刺激直接哇的大叫一声直接朝着卧室跑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别说正常人了,就连杨厚土这样算是见过世面的退伍军人都有些肠胃翻滚。

只见那男子身上有着一条像是斜劈而下的刀伤,那伤口约莫有三十余公分,直接从胸口的地方拉到了腹部。身上的皮肤早已开始溃烂,那道口之处应该是被男子自己用粗线自己缝合的,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此刻...一股股臭不可闻的黄色液体正时不时的从那外翻的伤口接缝处不断的往外流淌着。那是代表着腐烂的脓液....

他平静的放下衣衫淡淡的说道:“里面的肠子被那一刀砍断了,我扔了....”说到这,他洒然一笑,道:“请问,如果你见到自己这副模样,你会觉得自己....活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