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00章 石头杀人!

姜浪神色一动,道:“你现在是不愿意走,还是不能走?”

男子看着他脸上闪过一丝痛苦,道:“两者皆有吧。我想多看她几眼,把她喜欢吃的东西多做一点给她。以前经常加班,为了供房子为了存钱以后要孩子根本没时间给她好好的做几个菜,我做菜其实很厉害的。”

说着,他绪好像回转了一些,继续道:“至于说不能走,我想,应该是我这伤口的缘故。曾经有好几次我的灵魂轻飘飘的好像要飘出体,每当这个时候,我的伤口就会变得火烫火烫的,然后我的灵魂就又恢复了原状。我也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经过最初的惊恐与挣扎,看到人对自己的惊惧,他好像已经想通了很多事,说起这些已经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的遭遇般平淡。

“我来找你,只是想问你一些事。问完了,我会送你走。你应该还不知道,像你这样的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到了最后。你的灵魂会在**中逐渐扭曲腐朽,而她....极有可能会是你第一个残害的对象。”姜浪盯着男子一字一顿的说完最后几个字。虽然面前这男子与魂牵梦绕之人有些许不同之处,但他知道,结局肯定不会有太大差异。

换位思考,就算是他姜浪,一天天的看着自己臭...腐烂...内心不变得暗暴虐才怪了。

男子听完面色一僵,他那双已经有些黄的眼珠死死的盯着姜浪。仿佛姜浪的话点中了他心中某处隐藏的东西。

半晌,他收回目光沉沉的叹了口气,道:“我心里的确冒出过这种想法,想要....想要把她带走...”

“人之常...”杨厚土在一旁接过了话,他怜悯的看了男子一眼道:“你不知道间的事,有这种想法很正常。但我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真的用这种方式将她带走,那你注定无法与她在间相会了。我去过间,对那里的事还算有些了解。如果你放手,等你人百年之后,若她与你真的是缘分未尽。到那时,也许你们还有着不短的缘...”

姻缘缘....杨厚土在不久之前才明白了这两个字的真正意义。姻缘二字本来就由缘而来....

男子闻言仿佛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了一根藤条般看着杨厚土,目光中带着希翼急切道:“真的?”

杨厚土点了点头,道:“前提是你未娶,她未再嫁...”这条件是苛刻的了,要知道,阳间人在丧偶之后有几人能真正的守着那份思念孤独终老?间也同样如此,那等待轮回的漫长时间中,难保也会碰到与自己看对眼结伴而待的亡魂...两人都还年轻,未来的事儿,谁也说不准。

“我不嫁....”杨厚土话音刚落

,后便传来了女子的声音。他回头一看,那原本跑回房间闭门不出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又再次出现在了客厅的角落,颗颗泪珠从她眼角滑落,声音中带着一股子坚定。“我不会再嫁人了!”

“沈倩!”男子抑制不住上的颤抖站起两步跑过去将女子抱在怀中,这一刻他恨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毫无人的自私念头,对于人来说,这种自私真的会在一念间酿成悲剧。

尽管男子上散出的臭味已经有些刺鼻了,但女子还是像只小猫一样窝在他怀中埋头抽泣着。这是她最的人,这也是她最眷恋和依恋的怀抱。

杨厚土看着这一切心中想着,没准儿。这一对还真的能等得到相守之时。毕竟,在知道的确有间,有人在那里等待的时候,心里便不会那么空寂。有了盼头也许结局便不一样了。

待得两人绪稍微平定之后,男子松开手,转对姜浪道:“您有什么问的我知无不言,但求能将我送走,不要...不要给我伤害她的机会。”

姜浪点了点头,示意男子坐下。道:“你曾告诉过附近的亡魂,你是在城隍庙附近被伤的没错吧?”

男子牵着人坐下之后听到这话点了点头。

“我希望你把那晚事生的时候你知道的都告诉我,这很重要。”姜浪沉声道,现在他们最被动的就是连葛老爷子这样的前辈都倒下了,而自己一方连那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他真的不愿回忆那晚,如果真的有如果....他绝对不会选择从城隍庙路过....

男子叫秦宇,在一家房产销售公司工作。干他们这行的经常会加班到很晚,这晚自然也不例外。他带完客户看房之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选择回到门店将客户的跟进信息录入系统。

对于工作他一直很认真,因为他刚结婚,也刚贷款买了房,现在的目标就是赶紧存点儿钱生个孩子让老人高兴高兴。诸如此类的目标和压力几乎是大部分都市青年的常了。当然,有很多的人还挣扎在没结婚没买房的上一个阶段。

一切弄完,他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了。

这时候,家里应该有宵夜给我着的吧?他嘴角带笑的想着。老婆沈倩虽然比他小两岁,但对于家庭的经营来讲真的是甩他两条街。同样在上班的她把家里的家务这些安排的井井有条的,从来不需要自己netbsp;

每次自己加班回家之后,锅里总是会着各种各样的吃的。这让他不管加班到多晚,心里都是暖暖的。

一摸口袋,他心里一凉,没钱!

公交车这时候早就已经收班了。而他不抽烟不喝酒的每天就让媳妇儿给他二十块现金,这已

经变成了他和沈倩的习惯。想打个电话给沈倩,结果悲催的是手机不知道啥时候自动关机了。

中午吃了个饭十三块,看着手里抓着的七块钱他郁闷的叹了口气。这钱怕是打车打不回家了。

想了想,他决定打车到城隍庙那边,估摸着也就六七块,到时候走回去也不过二十来分钟吧。

到了城隍庙下了的士他长出了一口气。

差点儿就翻表了,真心后怕加尴尬...

临近十二点,进入深夜的城隍庙街除了有些黄的街灯之外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夜里路过这里好几次的秦宇早已见怪不怪了,这里不是夜场集中的南门片区,那儿估计这会儿才刚开始闹呢。想着家里还等着自己的老婆他紧了紧挎包加快了脚步。

虽然来过几次,但每次这条街夜里的死寂和冷总是让他感觉不舒服。

刚走过城隍庙没多远,“轰”的一声!一个类似于炸雷般的巨响突然响起把毫无防备的他吓得呆立当场。随即他连忙转头四处打量,并没有现有什么异常。

他疑惑的抬头看着天空,天空之上星星点点的也没有要下雨的征兆。不过,刚刚刮过那阵风还吹得人蛮舒服的。

“神殒雷...”说到这儿,姜浪喃喃的说道。

杨厚土二人对视一眼没有接话。神陨雷二人都知道,它并不是什么真正的雷声。而是一个神的神魂连带着浑的愿力炸开之后所产生的类似于雷鸣般的声响。

神陨雷一响必有神明陨落....而秦宇口中那阵吹着让人很舒服的风,应该就是神陨雷之后的灵力反馈大地的过程开始之时。

神之所以为神究其根源便是来自于信徒的愿力,当神魂陨落之后。浑所有的愿力便会化为一阵无形的灵力反馈给这一方天地。这灵气虽不强,但会让人神清气爽,也能让枯木逢。

这便是一个神陨落之时最后的灿烂。

秦宇顿了顿继续开始讲述。

当时心中嘀咕着怪事的他不想在这里多待,强行按捺着心中的不安加快脚步走向了那只有两百米不到的街口。

谁知就在这时,原本昏暗寂静的街道上突然刮起了一阵迷眼的狂风。这原本穿短袖还有些嫌的天气让这风一刮居然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咚~~咚~~咚~~”一声声闷声从后传来,他连忙转过眯着眼往后看去。

一看这下差点没把他给吓死,只见一个足有近三米高的巨大人影正朝着他大踏步走来,那咚咚声正是他每一步踩到地面时出的沉闷声响。

那巨人形虽然巨大,可度丝毫不慢,很快便靠近了站在原地陷入震惊中的秦宇。

他挥动着手里一截像是剑一样的东西直接就朝着好像有

些挡住他去路的秦宇劈去。秦宇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哪里见识过这样的东西。一动不敢动的他直接就被劈飞了出去。

倒飞而出的他只感觉自己腹间传来了一阵剧痛。“砰”一声撞到城隍庙街的墙壁之上后他缓缓的瘫倒在地失去了知觉。

当他醒来时那巨人早已不见踪影,而他,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很糟糕,非常糟糕。

看着自己那副像是被开膛破肚般惨状,一地的鲜血都已经开始结块了。低头看见那四散的内脏他心中不知怎么的居然没有起一丝的波澜。因为...他已经看到自己那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了。

不管怎么样!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吃我老婆给我留的饭菜。

就这样,他简单收拢了一下自己,咬着牙撑着这副已经完全失去生机的体一步步朝着自己的家走去。

杨厚土看着牵着人的手平静讲述着这段不幸的秦宇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难过,辛苦在都市中刚组建好的小家庭,就这么破碎了....若是他上多几块钱,又或是他手机没有关机,他都不会在那时那刻如此碰巧的碰上这种事。

他心中有些纷乱,在他眼中原本已经信了自己,但在很多时候他又很是奇怪这些无数的巧合,难道真的就是当事人所谓的命么?

命从何来,现在地府连冥书都没有,拿什么来运转这一切!不可能为了让此人的命到此为止而牺牲一个神吧?若非如此,那这冥冥之中又到底又有没有所谓的安排?

乱!越想越乱!杨厚土有些头晕,他奋力的眨了眨眼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些念头从自己脑中甩出去。

“别想这么多...”一旁的三戒见杨厚土这一刻的状态连忙说到,“命运这个东西不要去揣测它,常人揣测无所谓。我们修道之人若是妄想去过度的想像,会疯掉的....”

闻言杨厚土心里一惊连忙凝神静气把自己的思维拉回现实。

“你想想看,那个伤害你的东西有什么特征么?”姜浪问道。

秦宇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下他突然抬起头道:“那巨人看起来,看起来很笨拙的样子,好像...好像个石头人一样。对,就是石头人。”说到后面他与其中带着一丝的肯定。

“石头人杀人?”三人对视一眼。

“不,他还杀了神!”姜浪一字一顿的说道。

ps:不知不觉一百章了!一路行来,感谢道友们的默默关注与支持,贫僧会狠狠的加油码下一个一百章的。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