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02章 卧槽!真的好大一根...

“你不是逗我玩儿的吧....”杨厚土目瞪口呆,心中着实有些了狗的感觉。自己那失踪老爹到底以前做了多少事儿?那隐藏在山里的邪道跟他有仇就算了,现在居然跟茅山当代天师又有三角关系.....实力坑儿么?

“这事儿我可不敢乱说,原本吴道前辈就结识马玲珑前辈在前,谁知道让你爸半路截了胡。你说....换你能心里舒坦?”姜浪看着杨厚土的眼神有些怪异继续道:“听我家长辈说,吴道前辈就为这事儿至今未娶,由此可见他心里一直放不下你母亲。并且在你母亲出事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就跟了疯一样在跟地府做对,期望若你母亲并未魂死道消,有一天能够从地府将你母亲救出....”

杨厚土沉默了,虽然这人有些怪。但若真如此,那他对自己母亲的感还是真的值得钦佩的。至少,目前看来比自己那便宜老爹听起来也不逞多让。

出城之后三人一路朝着最近的山脉行去。到了山下,已经没有公路能够前行了,几人只能下车徒步前行。

这会儿天已经快黑了,凉爽的山风吹得人很是舒服。

云来之外的山很多,连绵不绝的山脉将整个云来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而云来属于后期力建设的城市之一,对于山脉之美还来不及开。所以虽然才出城不久,他们便已经踏入了荒无人烟的群山之中。

三戒郁闷的跟着呼哧呼哧的爬着山心里暗骂:“为毛每次都是挑我穿皮鞋的时候上山....”

三人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也没有使用类似探灵符一类的东西来带路。那玩意儿在这山里用起来不怎么实用,这小路时有时无的压根儿没有什么规则可言,应该是偶尔上山踏青的人踩出来的。探灵符是走直线的,遇见个什么山坳啥的难不成他们也直接飞过去?

再者说,这山看起来灵气充盈,诞生出精怪一类的机率不小。要是没事儿用探灵符找出来个黑熊精啥的那不是悲催得慌....

“嗯?”走着走着,杨厚土突然一顿挥手示意大家停下,他缓缓的降低了子警觉的盯着四周寂静的山林悄声道:“有人!”以他还未抛下的退伍兵直觉他敏锐的捕捉到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之后的异样。这种长期训练得来的直觉在山林之中特别准。

在这黑灯瞎火看东西全靠月亮的山里,碰上啥东西都不怎么好玩儿。

谁知姜浪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道:“没事,是我的本命尸。”说罢他眼中闪过一丝妖异的蓝光,蓝光一闪而逝。随即,月光下暗的树林中,一个高大的影缓缓从中走出。

待那黑影走近之后,杨厚土这才借着月色看清了大汉的形。

他一米八出头

,这大汉高了他一大截儿,目测怕是得有两米的样子了,一壮实的肌同样甩杨厚土两条街。上穿着一运动服把那爆裂的材衬托的更加的雄壮。只是头上一顶三拐运动帽把他的整张脸都隐藏在了月色的暗之下无法看清具体的面容。

姜浪走近大汉前伸出手轻轻一弹,他的食指便冒出了一颗豆大的血珠。他嘴里默念着什么,将血珠抹在了他的额头上。

“他在干嘛?”杨厚土冲三戒疑惑问道。

三戒甩了他个白眼儿没好气的小声道:“我也就比你多懂点儿经书,我咋知道...估摸着是养尸的常吧。”

血珠在大汉额头上瞬间隐没,两点红芒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做完这些,姜浪转对杨厚土道:“这是我的家传本命尸,名为阿普。与我赶尸姜家传人代代相依,是我最亲密的伙伴。现在城市繁华人多,带着他入城有些不方便。所以就将他留在城外了。应该是感应到了我出城之后的气息这才跟了过来。”

随着他的话语声那大汉像是通灵一般往前踏出两步站立在杨厚土与三戒前,吓了二人一个哆嗦。杨厚土目光微抬,这才看清了他的面容,一个脸上棱角分明的汉子,有点儿...有点儿帅来着。

“呵,别怕。阿普虽然是本命尸属于无魂僵尸,但这无数年下来已经诞生了些许灵智了。现在的他虽然同样与我意识相连,但已经拥有了一些自我思维,已然半只脚踏入精怪一类的范畴。在我姜家世代熏陶下,他对人很亲近的。”姜浪笑道。

无魂僵尸还能修成精?杨厚土心里震撼不已。他知道,无魂僵尸乃灵魂已经离开之后被天时地利后天养成的凶物,没有思想,极端嗜血。这东西在城里是见不到的,一般都常年掩埋于深山奇之中不会苏醒。可一旦受外力惊扰苏醒之后,那绝对是场灾难。

与有魂僵尸相比,虽然有魂僵尸实力还在无魂僵尸之上。但打心眼里道传还是不愿碰到前者那种疯子一样的东西。

随着踏入这一行的时间渐渐久了,他倒是想见识见识那些隐藏于活人之中的有魂僵尸。面对他们,有时候是可以讲道理的。

“你...你好!”杨厚土冲面前这大汉僵尸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那僵尸目光微动但并未回应。三戒在一旁有些无语,都说了些许灵智了....

有了这个插曲,杨厚土他们的队伍变成了四个,也是有了这个强打手在边,杨大湿走这夜路仿佛心里踏实了不少,居然时不时的还哼起了小曲儿。

随着夜色减深,一行四人也逐渐深入到了没有路的深山之中。这里的树林比外围的要密上不少,仅靠着手机照亮,行走起来极不方便

“要不,我们干脆想办法抓一个弱点儿的妖怪来问问路算了。这么跟没头苍蝇似的乱撞也不是个事儿。”杨厚土可劲儿的拍打着上的蚊子有些恼火的说道。这鬼山里也不知道哪儿来这么多花蚊子,一咬一个包还奇痒难忍。

姜浪白了他一眼,这货怎么跟个愣头青一样,妖怪...你以为大白兔么?想抓就抓。

正当三人一尸有些郁闷的时候,三戒咂了砸最刚想说点儿什么,突然耳朵里好像传来了一阵响声。他连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一看他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揉了揉眼,不是幻觉?他扯了扯一旁的杨厚土道:“二娃师弟,你看看那边是我产生幻觉了么?我怎么...怎么好像看见一根好大的人参在狂奔!”

杨厚土无语,这胖子大半夜的瞎扯什么蛋。可当他转过头一看当即也是张大了嘴:“卧槽!真的好大一根....”

两人的对话把姜浪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来,一看。果然!

经常与灵气交融,道传的视力比普通人要好得多。而这郊外野山之中的月光又非常皎洁明亮。

放眼望去,那距离几人只有约莫二百余米的斜坡空地上真的有一根高约半米多长得跟个矮木桩子一样的东西正甩开了双脚提着一地的根须朝着几人狂奔而来。

这.....就连姜浪这一分钟也有些懵。这远远的看起来还真的跟个放大版的人参在玩儿夺命狂奔。

就在几人目瞪口呆之际,那怪东西已经呼哧哧的眼看着就快跑到几人跟前了。

“卧槽!”仿佛是突然在这山里看见几个大活人反倒是把那怪东西吓到了一般,它嘴里冒出了一句通用语之后连忙来了个紧急刹车。谁知自己度太快,有点儿刹不住。当形定住的时候,惯已经将它带到了杨厚土的前,很近....触手可及的近。

随着它快奔跑后裹挟着的清风,杨厚土吸了吸鼻子...好香!

其他人也闻到了这股子提神醒脑的气味,三戒眼珠子里冒出了阵阵绿光,他大喊一声:“呀!真的是个人参。人参精啊!”

那老人参一见这帮子人看到自己两眼放光的样子嘴里骂道:“玛德,真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说完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道:“你们别过来,你!说的就是你,麻烦你把你嘴上的口水擦一擦,我可不是那种随便被吃的人。”他指着已经开始流哈达子的三戒喊道。

“看你们样子是道传吧?我可告诉你,我们精灵道传一家亲,有规矩的。你可不能随便打我的歪主意。”参精此时已经感应到了三人上的灵力波动一口便点破了三人的份。

杨厚土疑惑的看了看姜浪,姜浪点了点头,

道:“因为明王的压迫,我们道传先辈与善良的有灵生物都达成了共识,和谐共处以抵御未来不知何时明王将会掀起的风暴。”

那参精一听一下子绪稳定了不少,嘿!碰上能讲道理的就好,就怕遇上那种道传里的黑心人就惨了。谁让自己是人参成精呢!想起来都一肚子泪,人见了他眼绿,哪怕是妖怪同类见了他也是忍不住想抱着他啃一口。子难过啊!

三戒有些不甘心,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啊!难道就真的这么放过了?他又扯了扯杨厚土的衣袖,低声道:“你不是还有个么?难道就不想整点儿回去让她老人家延年益寿什么的。这葛老爷子躺在病上这东西也是大补啊!没准儿吃点儿下去就活蹦乱跳了呢。”

杨厚土一怔,随即转过头看着参精的目光又开始生了变化。是啊!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啊....此刻月黑风高...

两人这番交流哪儿能瞒得过参精,拜托!现在月黑风高的,深山里没别人你又离我这么近,你那叫悄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好不!

他警惕的看着杨厚土二人道:“要孝敬老人可以,我给你们两根胡子就行了,包治百病!你们可别过分!我告诉你,我是有份证的,在这云来城买了房安家落户的,你要是真起歪心思。我可报警了啊!”

说完,在杨厚土几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他从自己的根须里面扯出了一部智能手机,在上面熟练的按出了三个数字....11*

杨厚土:.........

三戒:..........

姜浪:..........

阿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