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03章 这...这么暴力的吗?

好吧....时代变了,谁也阻止不了妖精们踏入电子通讯纪元。

“我说,这位...”杨厚土看着眼前这大号的人参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有点儿尴尬。

“我叫申青,喏...这是我份证。”那人参说着像是变戏法一样又从那一堆胡子里摸出一张....份证。他拿着证件在杨厚土眼睛面前晃了晃,道:“看清楚喔,我可是云来市的合法居民。现在可是法治社会,麻烦你控制一下旁边那个看起来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的同伴。还有!我跟你们一样,讨厌和尚!”

三戒闻听此言下意识的抹了一把嘴角,这个口水他誓,绝对不是香出来的,是给这老人参的言行给惊出来的。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佛经念多了跟不上时代了。怎么现在都是这么玩儿的吗?

姜浪摆了摆手道:“我们没有其他的意思,来这山里也只是想找个人而已。我想问问,这云来众山之中,有石精么?”瞌睡遇到枕头,今天还真是运气好,植物成精和地脉水脉成灵差不多,二者相较于动物成精更是难了数倍不止,所需要的时间也是成倍的。如此想来,这参精绝对是这云来山脉中的老居民,最老的那种。这种事儿问他最合适不过了。

果然,姜浪话音刚落,那参精就瞪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道:“你们找他干嘛。大家道灵一家亲,别说我不提醒你。石精那呆子不知怎么回事,这次回山就跟疯了一样,吓人得紧!”

嘿?还真知道!三人脸上都浮现出一丝惊喜。杨厚土连忙问道:“这石头精你认识?”

参精白了他一眼,道:“这问的还真新鲜。云来山脉就这么大,成精的也就巴掌之数。就这么两个邻居谁还能不认识。”

经过一番的盘问,三人终于对这看不到边的云来山脉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此山深处,成精有灵的精怪共有四个,其中又以这老人参年纪最大。山中无岁月,具体多大年纪他自己都弄不明白。只知道他诞生灵智的时候这云来还只有两个小村子呢。

其次是西面儿山坳里住着的那条蛇精,然后南面还有个熊瞎子。而那石精与老人参是真正意义上的邻居,人参成精之时就在那大石头下面诞生的灵智。只是这大石头成精较晚,是这云来山脉里四个精灵中最晚的一个,也是最木讷的一个。

随着云来人气的渐渐提升,人们的足迹开始朝着山里蔓延,他们四个妖怪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不得不一次次的往深山之中迁徙。大家虽然物种不同,但成精之后就都把对方视为同类,平时没少走动所以平里大家关系也都还不错。哪怕是偶尔一起去城里转转大家都是结伴而行。

可就在之前的一次他们再次去云来城体验生

活的时候,怪事生了。

一般到了城里,大家也就是相互打个招呼说说哪天回山之后就自己玩儿自己的了。毕竟都是有房子的人,时不时的还是得去自己房子那儿看看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要知道,他们精怪赚钱也难的,买个房不容易....

城里的差知道他们的底细,可现在精怪融入社会是大趋势,他们也不会管,来城里他们也不会做什么坏事,就跟普通游客一样看看转转再买点儿东西,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相安无事。

可那夜,一声巨响把窝在家里看电视的几个妖怪惊得不轻。

为妖怪的他们因自灵气的原因经常会被雷电误伤,所以对那自然天雷是再熟悉不过了。这决不是那种雷声!随着巨响散去之后扑面而来的灵气扩散,见多识广的他们第一时间就知道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

此地不宜久留,他们连忙联系对方准备返回山里。

其余三人都相互告知了,而就是那石精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这可急坏了其他三妖,这石头小弟跟他们一起修行了这么多年,都把它当小弟弟看待。现在这况也不能抛下他不管呐。没办法,三个妖怪只能在城里四处寻找石精的下落。

大家只求赶快找到那石精之后度离开这风暴的漩涡中心,神陨雷能修成妖怪的谁人不晓?生了这种事下面肯定会马上派人上来的。

自己几个可是精怪,本就天生自带嫌疑。被抓住那还得了?那些和尚找到借口抓住妖怪之后可没听过谁还能从间跑出来的。反正传闻是这样的,空不来风还是早走为妙。

结果,找是找到了。但那石精的状态却把来找他的人吓得不轻。

他们在城隍庙旁终于找到了那失联的石精,可让他们有些心惊胆颤的是。他们到那儿的时候,现平时老实木讷的石精不知为何居然狂大,正挥舞着手中一把像是剑一样的东西屠杀着那些差。

第一眼看到这景他们以为是自己修炼傻了眼花,以石精的品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只见石精红着一双大眼见着东西就砍,边为数不多的差被他眨眼间就都杀得魂飞魄散,甚至,甚至连一个路过的活人都让他直接砍翻在地。

杀红眼的石精在灭掉所有差之后居然连来找他的三妖都想砍,三妖正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时候,石精突然又顿住了。像是没了意识一样一动不动的立在那儿。老人参他们三个这才逮着机会把愣石头给搬回来了。

“就是他!”听到这,杨厚土声音有些寒,那秦宇应该就是这孙子杀的。秦宇和沈倩伤离别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好好的一个家庭就让这鬼东西给坏了。

老人参的话被打断

了,他狐疑的看着三人道:“你们就为这事儿来的?”

姜浪点了点头,随即问道:“你知道他手里的那个像剑一样的武器是什么吗?”

“我哪儿知道那是个什么鬼东西,也不知道这傻缺从哪儿搞来的。”老人参捶顿足的道:“我就说嘛,这事儿闹大了!回来之后石精那呆子一声不吭的,任我们怎么问他都只字不言,就握着那东西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好像又变回石头了一样。”

这么看,那城隍怕是也因此遭劫。姜浪听完沉默不语。果然如他所想,那兵器不寻常!

“我刚看你在跑,你这是在运动?夜跑?”杨厚土问道。

参精一听连忙叫道:“哎呀!跟你们说事儿忘了正事了。我这不是正跑去找老蛇来帮手啊!那呆石头又狂了,那死蛇精电话打不通,估计是没电了。不说了,我先去找老蛇和熊瞎子去。”说完撩起自己的人参须就要开跑。

三戒一把拉住他,道:“你先说说他在哪儿啊!我们也正找他呢。”

老人参指着后的一座黑压压的山峰道:“就在那山的山腹位置,有一个不大的瀑布,他就在那儿。”说罢转头就跑,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杨厚土目瞪口呆的看着消失的参精想到,原来长辈们说人参会跑是真的啊!瞧这跑得怕是世界冠军都能被他甩八条街。

“喏。你两根我三根,赶紧收起来。”正当他愣神的时候,三戒一脸贼笑的拍了他一下伸手递给他一团细长的线状物。说罢他还冲姜浪招了招手,“你要不?要不我这儿分一根给你?”

“这是?卧槽!你啥时候搞的?”杨厚土接过东西一看,这不是那参精的须嘛!这秃子也太鸡贼了。

三戒贼笑道:“别说搞这么难听,刚刚拉着他他自己跑太快不小心扯下来的。放心啦!几根胡子而已,连他自己都没觉有啥大不了的。”

杨厚土冲他竖了个大拇指,干得漂亮!

姜浪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拒绝。冲三戒道了声谢后小心的将这根须收了起来,毕竟家里有长辈很需要这个。

看着远处那座直插云霄的山三人深吸了口气继续上路,按老人参这么说来,三人应该是第一拨前来的,不管这石精是为何狂他们都必须赶在其他人到来之前摸清楚。

道传虽凋零,但6乘风前辈的死不能没有个交代!

有了目标,三人明显加快了度,远处的山已经越来越近,有了本命尸阿普的加入,在这山路中前行明显比之前要容易了很多。阿普那高大的子就像是个开路机器一样平伸着双手直接在前推进,两边的枝丫什么的全都让他顺手给折了。后跟着的三人只需埋头跟着走就行了。

“吼~~

~杀!!!”

远远的,他们已经听到了那山里传来了阵阵的吼声和撞击声。姜浪心里一动,难道有人已经在他们之前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想罢,三人开始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奔跑,阵阵怒吼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终于,他们到了。

吼声并非来自参精所说的山腹,而是在山脚。三人赶到的时候,山脚处一个巨大的石人正与一头大号的黑熊缠斗着。方圆十余丈的密林都被他们的争斗给夷为平地。

看现在场中形,那黑熊仿佛是处于下风。因为它好像非常忌惮石人手中的武器不停的闪避着。场中砰砰声不绝!两个都是笨拙庞大类型的,打起架来那是真的很粗暴!

“吼~~~”黑熊被石人一拳头给砸得倒飞出十多米,它再次站起猛烈的拍击着自己的膛嘴里出震天的怒吼,“石头!你给我醒来!!”

那石精对黑熊的怒吼充耳不闻,只是提着手中的武器一步步的朝着黑熊靠近,嘴里不断喃喃着:“杀....杀....”

“这...这么暴力的吗?”

杨厚土看着两个妖怪的暴力战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种...这种战斗他们真的能插手么?

双方都是目测三四米的高,跟他们比起来,旁边的阿普大汉就跟个未成年一样。他们玩儿的可是纯物理攻击啊!这要是被呼上一巴掌,怕是那啥都给打出来了吧.....

“怎么办?那什么,姜哥!不是我怂....而是这场面好像跟我想的不怎么一样。”三戒咧了咧嘴表有些不自然的说道。精怪嘛,得天地之灵气而成精,咱能不能文明点儿?耍点法术什么的多好,非得玩儿得这么暴力干哈。

这一分钟,不用说他们都知道葛老爷子为什么会伤这么重了,开玩笑....那老胳膊老腿儿的,碰上这力气大得跟妖魔一样的东西,一拳人了都....结局只能有一个。

更别说,人家还是坨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