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04章 诡异断剑

黑熊精是个直子,他不想这傻石头就这么疯下去,再继续这样下去不仅会毁了他自己而且会毁了这生他养他的云来山脉。见石精丝毫不理会,顺手抄起旁边被刚刚他们的打斗弄断的一棵海碗粗细的棵干就又冲了上去。既然你不清醒,那就打得你清醒。

场中野蛮的激斗再次开启,可黑熊始终是血之躯,对上了疯的石精非常的吃亏。碗口粗的树干抽在石精上一下子就抽断了。一根,两根,三根.....

杨厚土再次咽了口唾沫,不行不行!这种争斗打死他也不愿意参加,分分钟出人命的。

“我看...如果这黑熊不跑的话,怕是会被这疯石头给玩儿死在这儿。我们就这么看着?”三戒道。他还有后半句没说出口,如果要看的话现在看的也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从长计议....

三戒修的是金刚僧,号称修成之后能成金刚不坏之体万法不侵。杨厚土同样有水灵将附体这招也算是一种另类的金刚体了,可他们看着那拍在地上都能激起地面震dang)的熊掌和石精那小背篓这么大的拳头.....他们实在是不敢去尝试。

姜浪有些犹豫,仿佛他也有些吃不准深浅。魂作祟什么的在他这赶尸传人眼中已经是家常便饭,可面前这两个大家伙打斗的场面实在是太过野蛮,看得他都有些眼角抽搐。

“能行么?”他看着静立在侧的阿普问道。阿普是他家传了很多代的本命尸,一代代下来他们都把他当作家人般看待,这种战斗,他不愿意让他去冒险。

“吼~~~”阿普不会回答,只是盯着场中的巨兽眼中闪过一丝血红,喉咙里出一声如兽般嘶吼。

“哎哟!”大黑熊之前专注战斗,一直没注意旁边来人。此刻乍一听到阿普的吼声一个分神被石精手里的武器在手臂上哗啦了一个大口子。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让他龇牙咧嘴的往后一跳接着倒退了好几步。低头一看,整个手臂血流如注,伴随着一阵青烟,一股焦糊的味道传来。

这他大爷的什么兵器!要知道他们黑熊本来就皮糙厚的,更别说他这个成精的黑熊老祖了。以他现在的防御程度,哪怕是一般的步枪都难以破开他的皮。可刚刚这一刀明显只是自己分神的时候被刮到一下而已,这么严重?

“你们是谁?赶紧离开!这里危险。”见石精又朝他冲过来了,他捂着手臂连忙吼了一声又抬起单手扯着根树迎了上去。那刀实在太过古怪,自己受伤的那只手臂在这短短片刻居然感觉抬不起来了一样。

这简单的一句话赢得了杨厚土等人的好感,自己都这德行了还不忘提醒他们离开。看来,是个好熊熊。

“阿普!”姜浪深深吸了

口气喊道。

“吼吼~”阿普仿佛早就在等待着指令一般,姜浪话音刚落他便如猛虎出笼般大吼一声直接冲了出去。

阿普的躯虽然高大,度却是奇快。只见他在奔跑中双手上的齐刷刷的伸出长约十多公分闪着幽蓝光芒的指甲,双目中的赤红也霎那间绽放,在黑夜中犹如两个红点一般看起来格外的刺目。

临近战团,他的子居然直接飞窜而起凌空朝着石精扑了过去。

“飞尸!”三戒大惊。

姜浪点了点头盯着场中道:“极品飞尸。”

二人闻言心中震撼,无魂僵尸分四品,跳尸、飞尸、血尸、旱魃!而常人所指的乡下扑人那种起尸其实是连跳尸都算不上。跳尸必须要经过天时地利才能形成,可就算这种刚入品的怪物,对普通道传来说已经是灾难级的存在了。它们凭借着本能的嗜血从古至今不知在这华夏犯下过多少的杀孽。而他们因其体僵硬只能跳着行走,故称之为跳尸。

飞尸从字面意义上就可以理解,已经脱离跳尸范畴能够短时间临空飞行而得名。除了比跳尸更加凶猛之外,他已经拥有着不管是人还是妖物都忌惮的能力-吸取阳气和灵气!

看着阿普那眼中炙的腥红,杨厚土心中震惊,不愧是极品飞尸。这不就是即将化为血尸的征兆么!若是有朝一化血尸....他深深的看了姜浪一眼,还好他是自己道传一方的,如若不然这仅次于旱魃的存在简直就是移动的核武器啊!

“哗啦”一声,阿普直接扑在那石精巨大的躯之上双手上的指甲如那无坚不摧的利器直接插入他的石之中,“吼吼”石精吃痛一脚将前挥舞着树干的黑熊踹开伸手要来抓死死钉在自己背上的阿普。

“小心他手里的兵器!”黑熊倒飞而出大叫着。他心里郁闷,这石头有几斤几两他还能不知道么?天知道这愣石头吃了什么兴奋剂了,居然能把他打得如此狼狈。

手中武器倒刺而来,距离太近来不及闪避眼看阿普就要被砍个正着。姜浪连忙通过意识控制着阿普闪避,本命尸与他意念相通,战斗的时候他就是阿普的另一双眼睛。一个及时的简单侧避免了的重创,可只听“噌”的一声,他的左手指甲应声其断。差之毫厘阿普的手都怕保不住了。

姜浪后心凉,这一刻他真正意义上的对那石精手中的神兵产生了极深的忌惮。阿普指甲的凶残谁也没有他清楚,那可是真正的削铁如泥的僵尸爪啊!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斩断!

“用术法,想办法将那东西拿到手!”不再犹豫,姜浪对杨厚土二人道:“阿普正面迎敌,不会让这大石头近我们的!那东西实在诡异,先把它弄下来

再说!”

“明白!”二人同声应道。

“地术,灵气枷锁!起!”姜浪率先起术,一阵强大的灵力从其上澎湃而出,山风呼啸!杨厚土他们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灵力。

地...地师?杨厚土瞠目结舌,这货居然是个地师?他有些郁闷,之前没问还以为他至多也不过就是个灵师而已,比自己年长些也不过灵师巅峰吧。现在....你说你一个地师做事还需要我俩干嘛,两个低级狗给一个满级打辅助么?

山中水灵气很是浑厚,杨厚土召唤出水灵将加入战团。

事实很尴尬,也很残酷....

那看着已经高大了一圈儿的水灵将刚冲过去就被缠斗中的石精挥手一个暴击直接打碎了。

“卧槽!大兄弟,好歹是灵师,咱能不能走点儿心!”三戒刚运起佛力差点没让杨厚土的这一波cao)作给整得走火入魔。

杨厚土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抱歉抱歉,走神了,这就重来!”

水灵将再聚,杨厚土凝神不再去想其他开始专心的cao)控水灵将加入战团,他目标很明确,扰加偷袭!帮僵尸阿普找机会。

“困!”随着姜浪的大喝,一股股有别于灵气的澎湃气息在场中升起,地面上土层翻滚,层层的土浪掀起朝着石精涌去。

石精狂暴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奈何飞尸阿普的度太快在吃亏之后根本不跟他正面硬抗,而是依靠着飞尸的灵敏忽前忽后的不断攻击着,一旦找到机会他便会直接蹿到石精头顶之上张开獠牙大嘴深深的吸一口石精的灵气。

吸灵夺魂,这便是飞尸品级的僵尸对灵物致命的威胁所在。

而杨厚土的水灵将每当石精在准备回刺飞尸的时候都会找准时机着那长枪狠狠的给他一下,饶是他皮糙厚坚硬耐磨也扛不住这种恼人的攻势。

“平魂化戾,唵嘛尼叭弥吽。”

石精狂暴之中双目开始泛起青色光芒,正在此时三戒的支援到来,佛音阵阵化作黄光直接笼罩在石精的头颅之上。只见他双目中的青光在佛音的笼罩之下开始淡去。

就在石精愣神之计,土浪袭来,地面轰的一声窜出两只大手直接将石精的双脚牢牢的束缚住,他挣脱佛音骤然清醒,怒吼着奋力挣扎。可地上那双大手像是不知疲倦似的踏破了又会有新的窜出来拽着他。一旦挣脱不及,那大手就会化为土流不断的向上攀爬想要将他的双腿完全包裹。

“阿普!手!”看着场中战局变化姜浪心中大定,这石精真的不像他们预想中这么厉害。那么现在,就是夺取那东西的绝佳时机。

飞尸收到指令嗖的一下窜到了石精一侧在石精狂暴挣扎的时候他看准时机直接挥舞着僵尸

爪狠狠的朝着石精握着武器的那只手斩下。

“噗!”

石精的手掌被僵尸爪砍个正着,在那锋利的爪芒之下石精握着兵器的手掌应声掉落。

成了!杨厚土三人心中雀跃。没了这武器石精在飞尸阿普的攻势下将不再具有致命威胁。

“石头!”瘫坐在一旁大口喘着粗气的黑熊精见石精的手掌被削去焦急的大喊道:“诸位道者手下留!”

可怜这大黑熊,被人家打成这样还不忘关心着自己同伴兼邻居的安危。

也不知为何,那石精在被砍掉手之后居然像是一个机器人被关掉开关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真的就跟个石头一样杵在那儿。

“阿普!停手。留他命!”就在众人被黑熊吸引注意的时候,飞尸阿普已经爬到了石精的肩膀上张开他那獠牙大嘴就要开吸。姜浪见状连忙叫停。石精修行不易,让自家僵尸这么吸怕是得把人家吸回石头去了。

阿普顿了顿有些不愿的从石精上跳了下来。杨厚土惊奇的看着,这极品飞尸居然真的有绪了?这该不会逆天的朝着有魂僵尸展吧。这....这怕是有点儿跨行了。

为怕石精反复,姜浪动用地气将他完全包裹住只露出一个大脑袋在外面。这才率先走向了那掉落在地的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杨厚土有些疑惑的看着那断掌手中牢牢握住的东西。

那东西看起来只有不到三十公分长,在脱离了石精之后光芒已经暗淡下去但其上仍然流淌着阵阵的青芒。这看起来....

“剑?”

“断剑?”

姜浪和杨厚土同时道。

什么剑能这么牛气?杨厚土忍不住想要去摸那残剑,姜浪惊呼道:“不可!”

可杨厚土伸手可及已经触碰到了残剑,触手的冰凉一下子传遍全。他连忙挥手想要甩开那东西可让他惊惧的是那东西好像粘在他手上一样甩都甩不掉。。

就在这时,他灵台之中已沉寂许久的裁决神种突然躁动。眉心之上的那只竖眼绽放出黑白光华。在光华的照耀下,那残剑骤然脱手被杨厚土狠狠的摔在地上“噌”一声直接没入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