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06章 禅师座下敕妖佛

“乌巢禅师座下敕妖佛见过这位道传小施主。”

那声音由远而近,就在杨厚土等人惊疑间。一道耀目的金光从天边飞驰而来,话音落,一个丈许高的巨大金色影已经临近。

姜浪闻声见状不由得脸色大变,佛!只有拥有等同于三级神神力的神佛才能有资格自称为佛。他心中暗道不妙,倒不是这佛会对自己等人做什么,毕竟现在大家明面上都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这敕妖佛应该还不至于对自己这种后辈出手。但对待这些妖就难说了...

金光落地,两个影子从光幕中狼狈飞出直接狼狈的砸落在地,杨厚土见状心里一沉,他认出了其中一个,正是之前与他们道别跑去找蛇妖帮手的人参精。而另一个同样狼狈的男子八成就是他口中的蛇精了。

那金色光幕落地之后逐渐散去,显现出来人的形。

来的不是一个,而是三个!均是头上无的明王地藏一脉神佛。

当头一人单手立佛掌着明黄色的僧衣缓步上前,目光扫过杨厚土二人之后并未言语,只是对站在他们后的三戒慈眉善目的点了点头。三戒见此连忙回了个佛礼道:“后辈锦城住持三戒见过上佛。”

“佛运昌隆!阿弥陀佛。”那自称敕妖佛的僧人微笑着道。他后的两个同样装扮的佛陀也对三戒微微一笑。佛本一家,自从地藏明王在地府开辟出小西天之后,在所有神佛的心中能够称得上同道二字的,怕是也只有同为佛修之人了。

“敕...敕妖佛!”黑熊见蛇妖与人参精被这么对待心中大怒,可猛然想起这自报家门和尚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他吼道:“我云来四妖并未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为何敕妖佛会无故登门并打伤我兄弟。”

杨厚土神色一动正想要说些什么,姜浪连忙扯着他的衣袖对他摇了摇头。小声道:“明王地藏座下二级尊佛乌巢禅师,为明王所封的专管阳二界妖精之佛。这敕妖佛,便是乌巢禅师手下的头号战佛,不可乱来。”

对这类小声提示敕妖佛充耳未闻,只是嘿嘿一笑,道:“云来之乱我受禅师之命率两位金罗汉彻查,此间你等对话我已知晓。尔等既属妖精一类,便更是我敕妖佛分内之事,你说....贫僧算是无故登门么?”

“可是...”黑熊正待反驳,敕妖佛理也不理直接挥手对后两个金罗汉道:“拿下!”

“尊佛旨!”

两大罗汉低头领命。

黑熊绝望了,他们是妖怪没错,可他们修炼至今一直与人为善未造杀孽,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两大金罗汉都是四级神,那敕妖佛更是三极神佛中的翘楚。这让他们如何能够兴得起反抗的念头。

可不反抗又如何

!为有灵之物落在他们手中还能有其他下场可选么?那不是秘密的秘密几乎已经灵尽皆知,谁能奢望逃脱。

“住手!此事仅我一人所为,与他们无关啊!请上佛明察。”石精轰一声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喊道。“妖识修成不易,请上佛念在我等从未造过杀孽的份上绕过诸位妖友,请抓我一人。”

姜浪心中长叹,石精还是太过单纯。在这灵修为蚕食的大环境下,但凡是有借口,谁能逃脱....

果然,敕妖佛对石精的话选择双耳失聪了。那脸上的祥和淡然在杨厚土看来就是自心底的淡漠。

就在这时,原本呆坐在地一副束手就擒样子的蛇妖突然暴起霎那间从人形变化为一条数丈长的巨蟒,那水桶般粗壮的尾巴朝着走向他们的两个罗汉扫去。嘴里大喊道:“逃!!!快逃!!!”

蛇妖本就比石精和黑熊两个傻大个要精明得多,他心里很清楚,不管今天结果如何自己都是没活路了。还不如搏一搏,至少,死得舒心一点。若是三位兄弟能够逃出一位,那就是他们赚到了。

与他同样原本萎靡的参精在这一刻也同时唰一下闪到石精黑熊前伸出长须卷起二妖就跑。此时并不是抒愣神的时候,蛇妖既然已经这么做了,那就必须抓住机会。论度,参精在这山中绝对要高于二妖。

“孽畜敢尔!”

两个罗汉冲天而起避过蛇尾的横扫,爆喝一声唤出法器就朝蛇妖扑了上来。

“哈哈哈!想我束手就擒?我蛇妖修行数百年,是怕死没错!可我更怕生不如死!”蛇妖盘起那巨大的蛇高高的昂着头颅出震天怒吼,“想要我的灵?来拿吧!”

说完,他张开巨口吐出一颗散着白色光晕的珠子。

“妖丹!”看着那周散着强大灵力漂浮于空的珠子姜浪惊呼。

冲向蛇妖的两位罗汉仿佛也认出了此物不由得在半空之中停住形。为金罗汉的他们这一刻眼中居然闪过一丝忌惮。

“阿弥陀佛!妖修不易,真打断自爆妖丹?我想你应该明白,就算如此!你的同伴也照样逃不出我的佛念感知....”远远静立的敕妖佛看这蛇妖祭出妖丹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只是淡然道:“为何你们总是这么冥顽不灵,成为命书的一部分难道不值得你们这些妖物感到荣耀么?”

蛇精闻言怒喝道:“放你娘的!你们这些和尚这么想要那破书出世,为什么你们自己不去当养料而是找尽一切借口抓捕我们灵族!不管是灵族还是其他有灵之物,从来一切业债都是后之事,到了你们这儿居然可以直接乱来了。把这天地弄得如此混乱的你们居然还有脸满嘴慈悲。我呸!我看你们这群秃子

才是那祸乱阳的孽畜!”

说罢他大喝一声开始凝聚全的妖力,“我知道我哪怕自爆也最多伤到这两个罗汉,做不到同归于尽!他们能跑多远是多远,哪怕跑不掉,我也走在前头!我做了我该做的,念头通达你不懂么?而且...我只想说一声,光头傻子!看得到拿不到的感觉爽不爽?哈哈哈哈”

妖丹之上妖力狂暴,两个罗汉见状面色一变疾倒飞而回。

一个近千年修行的蛇妖,哪怕蛇妖还未踏足半步妖王之境自爆妖丹其威力足以重伤金罗汉。

杨厚土皱眉手中双拳青筋暴起,他看着场中的蛇精一脸决然的样子心中不忍,道:“他们...一直都这么干么?”

他所问的自然是指这些神佛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有眼睛和耳朵的他自然看出来了这是这群和尚在利用石精的事乱来。从蛇精的表现不难看出,这些和尚做的事绝对不是一次两次,要不然,蛇精会命都不要了这么做么。

姜浪沉默着点了点头。

“那我们这算什么?看着他死?”杨厚土咬牙,踏入道传,与这天地灵物便同属常人之外的异类,而且大家都被同一条锁链所束缚,见而不为与那直接参与行凶又有何区别!

“唉...”姜浪何尝不是心中不忿,可这又有何用?难道冲出去给这和尚凭添战果么。要知道虽然这敕妖佛一口一个小施主的看起来蛮客气的,可一旦是触犯到他让他找到理由,那自己等人与这几个妖根本就不会有区别。

“毕竟我们好好修行,将来还能有机会....”姜浪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这个话说得有些牵强,可这也是他长辈对他说的话,不该插手的就莫要插手,道传同样不易...

眼看那妖丹在妖力的凝聚中急旋转着绽放出炫目的光芒,杨厚土知道,这时蛇妖生命最后的璀璨。而反观已经退到敕妖佛后的两个金罗汉此刻也没有了一丝的慌乱,反而是恢复了一脸的淡漠冷眼看着。

三位神佛,同样的淡漠深深的刺痛了杨厚土的心脏。此刻于他们而言,仿佛蛇妖对不甘的控诉在他们的眼中只是无谓的调剂而已。他们不珍惜也不在意这颗妖丹,也不在乎蛇精魂飞魄散。

同样的境遇,哪怕我只是道传灵师,我....不应该是旁观者!

眼见着蛇精状若疯狂,他终于按捺不住一步踏出骂道:“去他大爷的隐忍,老子忍不住了!死秃驴欺人太甚。蛇妖大哥,我来帮你!”

“别冲动!”姜浪连忙想要拉住这个愤青,结果已经晚了一步。

杨厚土大骂着抬手就凝结出一根水灵刺目标直指敕妖佛。

“嗯?”

正欣赏着蛇妖自爆表演的敕妖佛轻咦了一声伸手一挥毫

不在意的就将那如奔雷般袭来的水灵刺打散。他没想过在场的人居然还有敢对他动手的。

敕妖佛缓缓偏过头看向杨厚土所在方向嘴角牵出了一丝笑容,道:“小施主,意何为?”

“不何为,看不惯而已!”杨厚土向前踏出两步脸上带着嘲讽,道:“怎么?看我小小灵师不相信我会撸你?”

“哈哈哈,有意思。”敕妖佛脸上的笑意更盛。

“小兄弟不可!”疯狂凝聚着妖力已到顶峰的蛇妖被杨厚土这么一搞顿时也愣住了,率直的他连忙对杨厚土喊道:“此乃我们兄弟的事,与你无关。千万别惹祸上!”

杨厚土哈哈一笑脸上满是洒脱,他冲蛇妖道:“修行修的就是那颗心,虽然我踏入这行不久。可要是我今天看着你死在我面前无动于衷,那今后的半生,我还修个什么鬼!无妨,我晓得后果。”

说罢,他双手一挥,两个水灵将一左一右的出现在了他的旁。看着旁焦急的二人他轻笑了一声有些自嘲的说道:“说实话,我也蛮讨厌我自己的。就我这德行怕是连那两个金罗汉的任一一个都能轻易收拾我。不过....这暴脾气改不掉,又能如何呢?唉!伤脑筋。”

杨厚土人就是如此,一个矛盾的存在。说他贪财,他只承认有一点点。说他好色?嗯,也只是一点点。说他是个小人?偶尔,他也会如现在这般血起来嫉恶如仇....怎么说呢。反正就是光棍个,顺心顺意仅此而已。

看着那两个幽蓝的水灵将,敕妖佛微微眯了眯眼。

“清水杨家杨厚土!”杨厚土一字一顿的寒声说道,“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你们这些贼秃!还我母亲魂来!”

好胆!敕妖佛双目怒睁。

“阿弥陀佛!杨家传人?哈哈,甚好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