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07章 法相么?我也有!

敕妖佛听得杨厚土自报家门先是有些意外的一愣,紧接着就是一阵的大笑。

“方才贫僧只是怀疑,想不到你还真是杨家的那位小传人呐。善哉善哉,果然有缘!如此,小施主便也随我走一趟吧。”说罢,那敕妖佛没有知会左右,连看都没有再看那蛇妖一眼居然亲自朝着杨厚土飘了过来。

原本一脸决然准备再霸气哔哔两句的杨厚土见这况有些懵bī),几个意思?怎么感觉哪里有点儿不对的样子。他连忙冲那笑盈盈朝他飘过来的秃子摆了摆手喊道:“你等等等等,我怎么感觉你听到我的名字比抓他还兴奋?我们捋一下捋一下先。”

还别说,那敕妖佛被杨厚土这么一喊还真的顿住了,这小子怎么突然换了副嘴脸。难道刚刚的大气是装出来的?见惯了各式悲壮的他还没见哪个道传这德行的。

杨厚土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们找过我?”

敕妖佛点了点头,道:“没错。之前下层命书曾新记录杨家又出了个传人,我们曾派过人去寻过你。很不巧,你已离家。”

“找我干嘛?当时我还是个刚入门的灵士吧....难道...难道又是为我那老爹?”

谁知那敕妖佛又点了点头,头一次脸上显出沉之色,道“你父杨山林与葛家传人葛长笑曾数次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伏击神佛,甚至灭杀神魂!此行径早已为阳两界所不容!所以,杨家传人,你...明白了?”

不光杨厚土,就连姜浪与三戒听了这话都目瞪口呆....这简直...这简直...干得漂亮啊!

我就知道....又是那个实力坑儿子的便宜老爹!杨厚土暗骂了一声。不过他心底也升起了一丝自豪,这老爹真心厉害啊!神佛,带佛的。那可是与这死秃驴一个级别的三极神一样的存在。牛啊我爹!

“明白了,那就....干?”杨厚土撇了撇嘴,得!头一次牛bī)哄哄的自爆家门居然能这么拉仇恨,悲壮的话他说不出口了。干就干吧!谁怕谁!老子英雄儿好汉嘛。在听闻到他老爹的战绩之后他心里豪气顿生。

见这杨家传人一副要拼死一战的样子敕妖佛不由得有些佩服这年轻人的无知了....一个灵师,居然妄想着跟他堂堂敕妖佛动手?现在的道传真是很傻很天真呐。还是现在年轻一代道传都这样?若不压一压,这歪风邪气一起,怕是是个道传都想跟他们神佛较劲了。这可不是什么值得表扬的事儿。

想到这,他眼中升起了一层金光。将此子抽魂炼魄之后,由不得你杨山林不出来!

“阿弥陀佛,施主执念已起,贫僧只能为小施主好生度化解了。”敕妖佛扬起手掌状似悲悯,话音一落,他那扬起的佛

掌手指弯曲向前一抓,喝道:“渡魂,起!唵嘛尼叭弥吽。”

佛光骤起,见势不妙的杨厚土取出净水碗运起灵力。水灵将霎那间受到增幅壮大,两个水灵将挥舞着长枪抵御在前。

“地术!御灵。”地气升腾,一条地气凝聚的土龙冲天而起直扑敕妖佛。

事已至此,姜浪再也没办法袖手旁观,他虽然是地师,但也是刚刚步入这一门槛。灵力层次仅与那金罗汉相当,与三级神佛依然有着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但此刻的形势已由不得他多想了,只能运起地气攻向敕妖佛。

而那敕妖佛只是嘴角冷笑,“不自量力!”那完全由佛力凝聚的手指成爪直突突的抓向杨厚土,佛爪带着无边霸道的气势瞬间冲破了土龙透过了水灵将直接抓在了杨厚土的额头。

“小杨!”

“厚土!”

姜浪与三戒惊呼。

“哈哈!魂来!”敕妖佛笑着收回佛爪,此为佛家拈魂爪。专取人魂,凡人!防无可防。

就在姜浪二人心中焦急万分之际,异变出现了。

只见那深深嵌入杨厚土灵台之处的佛爪居然没有在敕妖佛的笑声中收回,而是像碎玻璃一般“哗”一声崩成了碎片。

“嗯?”敕妖佛皱眉,有古怪!

杨厚土纹丝不动的站在当场,在那佛爪落下的一刻他脑中巨震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而让他惊异的是,被那敕妖佛这么一抓正好抓在了沉寂在他灵台之中的裁决神种之上。

那黑白光团这一刻仿佛被这佛力侵袭给刺激到了释放出耀眼的黑白光华在他的灵台中鼓dang)。

“厚土,厚土?”三戒见杨厚土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担心他出了什么事儿不停的摇晃着他的子。他心中后悔,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刚才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运起佛力帮助他抵抗。若是自己的佛力加入,就算不能让他免除灾劫,至少,问心无愧吧。他暗骂着自己心中升起浓浓的懊悔。

杨厚土的双眼,睁开了。

但睁开双眼的他却把一旁的姜浪和三戒都吓了一跳。因为他的两颗眼珠,一颗黑如暗夜一颗白璧无瑕,看起来无比的渗人。

“佛....”杨厚土张嘴突出一个字,那声音低沉悠远完全不似之前杨厚土的本音。

“哼!装神弄鬼!”敕妖佛虽然不知这小小道传上生了什么,但他深信,一个灵师不可能在他手中翻腾出浪花,一丝都绝无可能。他缓缓合十,双掌之中金光骤起。“佛心为向魂归极乐,小施主且看贫僧渡魂掌!”

敕妖佛冷哼一声双掌拍出,一愿力宝相庄严化为一人多高的巨掌拍向杨厚土。力道他控制得很好,不至于拍死这杨家后生。当然,也不会让他好过。挑衅佛威之人必须

受到惩罚。

对边人的呼喊杨厚土完全不为所动,他缓缓抬起头看着那如排山倒海般朝自己当头拍下的手掌脸上波澜不惊。

“散去...”一声淡然两个字,那即将临近的佛掌居然奇迹般“嗡”的一声在他前消散于无形。

“佛者?呵呵...”杨厚土嘴角轻笑着伸开手臂整个子缓缓的凌空飘起,后的两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哥们儿是撞什么邪了只能干瞪眼。就连天师在世也不能直接飞行啊!眼前这是个什么况。

“不可能!!!”敕妖佛脸色一变道。别说敕妖佛不信,在场的人、妖、罗汉谁能相信眼前所见?一个拥有着佛号的三极神佛,哪怕是随意拍出一掌也够姜浪这种初入地师级别的道传喝一壶的,而眼前这杨家小子明明就只是个小小灵师啊!

“你到底是谁!”若是此刻他还感觉不到不对劲也妄他抓了这么多年妖怪了。他神色沉的沉默了片刻后,念了声佛号森然道:“施主难道不知天师不可插手阳事么?若是想打破规则,后果,我怕你担不起!”

阳界从最初孕养命书之事传开之后,天下震动!每个道统能够完整的延续,其后都有着顶梁柱的存在,而这些存在不满明王一脉的所作所为带领着后辈们纷纷揭竿而起与明王地藏一系对抗,大战持续数十年时间,三界动dang)轮回崩塌。

战火覆盖了整个华夏阳界,虽然神与佛者们占据着先天优势一直都是压着这些反抗者打。可无奈的是那些领头羊们虽然打不过他们,但却有能力在他们手中逃脱,等逃走之后再图谋那些实力不如他们的。

如此反复不断,最后甚至闹得是连三级神佛这类存在都不敢落单的尴尬境地。

拥有大能力的神佛们无奈,只能疲于奔命的四处围捕,可仍然收效甚微。如果继续下去,再持续百年....阳界将被搅得天翻地覆人神无序。

这个结局地藏不愿看到,抗争者们虽同样不愿如此,但却早已深陷不争即无路的尴尬境地。

最终,明王地藏亲自现主导稳定局面。冥书已无,命书将为稳定阳的根基,不可阻挠!但,他也做出了让步。天师、妖王以下凡妖道传之流,死后必须无条件进入间。而若修得天师魂褪去凡,则无需遵守此约。然,达到此境界者不可插手阳事,否则视为扰乱秩序,诸神灭之!

诚然,明王所定下的条款与抵抗者而言无异于屈辱信条,但形势如此他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战到如此境地已经让他们深感后继无力,大能者就这么多,并不是个个都能够那么好运每次都能逃的一线生机,真的是拼一个少一个。

为求得缓冲空间,他们不得不咬着牙

同意了。

自此,大战结束。阳二界也因此重新恢复了那貌合神离的“太平”。大能者们一个个都隐藏于天地间再不插手阳事,这也成为了道统得以延续的一种另类的震慑。

无数年下来,也不是没有出现过看不过眼按捺不住插手的。但他们都在疯狂之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纷纷在神佛压迫之中不愿魂归地府自燃其魂消散于天地。

而今,能够言出法随般随意崩灭自己愿力的存在,在敕妖佛眼中,不是此类隐藏之辈还有什么人能够做到?这一刻,他看着这凌空而起的杨家小子双目如勾如临大敌。

“喔?规则?没听过....”杨厚土笑着拧了拧脖子,道:“曾经我被一个和尚..杀了...今天,让我报个仇如何?”

淡然的话语中透着厚重的杀机,敕妖佛被那黑白双目盯得心中有些莫名不安。观其上散出来的气势已经完全不亚于自己,若是对方硬要鱼死网破今天怕是还真不好办了。

“阿弥陀佛,不知施主何人。据老衲所知,杨家虽传承不短,但好像已经没有在世天师护佑了。若非过命交,还望施主莫要冒着魂死道消的风险干涉老衲之事。如若不然....”敕妖佛面色低沉,一愿力疯狂凝聚之时后出现了一座高达十余丈宝相庄严的神佛投影。

“乌巢法相!”蛇妖惊呼,乌巢禅师为明王座下专管妖族之事的最高佛他的法相为老妖的蛇精自然能一眼认出。敕妖佛隶属乌巢麾下,最高的虔诚信仰自然是奉与乌巢禅师,所以他才能够凝聚出自己信奉者的法相。

法相为愿力的另一种体现极致,玄妙之极。有此法相傍的敕妖无异于在自实力之上再次上了一个强力的后手,可唤出法相辅助战斗。乌巢禅师位列二级尊佛,哪怕这法相只能爆出相当于他十分之一的力量,那也是远三极神佛巅峰的手段。此威力绝非常人能够想象的,碾压寻常天师存在轻而易举!

“噢?法相么...我也有!”杨厚土面对乌巢法相同样的云淡风轻。敕妖佛双眉紧锁,他实在是看不出这人是什么目的,一个后辈而已,还不是自己的直系后辈。原以为在自己亮出法相之后此人会选择退去,可看他表哪里有半分惧怕。法相?敕妖佛心中冷笑,一个无名天师居然妄言法相,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黑白双眸中闪过一丝追忆,杨厚土低声呢喃:“无私,无偏,持心如衡。法相...裁决!”决字落,众人只觉空间仿佛陷入了霎那的静止,落叶静空。

“嗡”空间震动,天地之间黑白汇聚。山脉四周突起黑雾将整个山脉笼罩。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一个高达百丈的擎天巨影在杨厚土后缓缓浮现。

法相!百...百丈!!!

敕妖佛仓惶后退惊叫道:“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