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之主

裁决之主

更新时间:2021-07-21 21:15:29

最新章节: ()三年后,锦城。大悲寺内香火鼎盛,在值日僧的层层游说下,不少香客都破财求愿选了价格颇高的大龙香朝拜神佛。“好,好啊!好一个日进斗金的周末。善哉善哉,哈哈。”后院阁楼之上,一个肥头大耳的青年和尚眼见那透明功德箱中的钞票渐满,不由得摸着自己圆乎乎的肚子畅然一笑。“佛,佛者,这是否太过市侩...”站在他身

阴阳乱起 108章 酆都之威

“你到底是谁!!!”敕妖佛再也无法保持他那颗不动佛心,百丈法相!那可是传说中的一级主神才能够拥有的,在阳界一级主神总共才几个?连他堂堂神佛都只闻其名不得其踪而已啊!何谓一级主神,神主一道即为主神。亦可称之为帝!

不可能,不可能的....他心中咆哮!哪儿来的一级神。冥王一脉早已凋零,麾下一级神黑无常死白无常降,难道是那早已逃出无踪的牛头马面两位大神?这不可能,这两位大神在阳界的香火供奉已被清扫,早已如丧家之犬哪儿敢再现世间!黑白...黑白!难道?

就在他思绪纷乱之间,那黑白光影所汇聚的入云法相终于现出真容。

皎洁的月光下,高耸入云般的躯被柔和的月色衬托出一股另类的威严。高高的帝冠之下,一张菱角分明的脸庞没有一丝表。而他的躯同样是一半黑,一半白。在夜空之下,目光可视的白面透出令人敬畏的压抑,而深深隐藏在夜色之中只能仿佛得见其轮廓的暗面却释放出透彻人心的恐惧气息。

“酆....酆都大帝!!!”敕妖佛在看清法相的第一时间惊呼出声,也不理会同样陷入震撼的两个罗汉,转便化为一道金光朝着远方遁去。

酆都半张白脸嘴角牵出一丝淡笑,“既然现,你....如何能够走得了。”

说话间,他双目中神光爆,黑白两道光柱在夜空中如两道诡电般裹挟着奔雷之势朝着远遁的金光飞而去。

“啊!”远远的众人便听到了那敕妖佛的惨叫声,“禅师法相护体!!!”

乌巢禅师法相升腾,庄严的佛同样被黑白锁链捆绑,一的金色愿力炙刺目,正与那纠缠在敕妖佛上的裁决之力抗衡着。

酆都大帝法相之丝毫不在意他们的抗拒,缓缓的伸出双手。左手之上一本闪耀着洁白光芒的册子幻化而出,上书四字“生死善恶”。黑雾缭绕的右手之中一只煞气奔腾的巨笔同时出现。

“酆都!你本为冥王座下统管善恶主神,早已魂死道消。今你安敢判我敕妖佛!”被裁决神力牢牢包裹的敕妖佛见到那代表酆都大帝威名的生死簿和善恶笔出现心中惊惧万分。此物为酆都本源裁决根基所化,在其之下哪怕是隐藏于灵魂深处的秘密都无法隐匿。

众所周知,酆都为主神。动笔只判神佛与人杰妖王,而判官笔一下,恶者神魂俱灭。

而神佛所为哪怕是坚持心中的极乐梦,在佛心中为正。但对于灵族而言确是说穷凶极恶都不为过。哪儿能经得住判官笔之威。

“裁决之道因天地而生,秉世间万物之善恶而存。神佛而已,有何不能判。”酆都嘴角微微扬起,“真是怀念呐

!”说罢,他双目如电直视远处狼狈不堪的敕妖佛嘴中吐出滚雷般数字:“地藏座下,三级神佛敕妖听判!”

如煞似雾的判官笔在酆都话语之下高高腾空而起,捆绑在敕妖佛上的黑色锁链与其遥遥相接,黑雾传回,判官笔在夜空之中极起舞开始书写无数年后的第一次恶状。

“敕妖佛,父母赐名赵呈.........”在判官笔的挥舞下,敕妖佛的一生洋洋洒洒的在夜空中呈现。成年,出家,修佛,缘,斩缘,成佛再到成佛后的种种善恶都一清二楚的化为光字书写于夜空之上。而那些字在呈现之后都化为流光飞入丰都大帝左手中的生死善恶册中。

当判官笔书写之时,敕妖佛便如失魂一般毫无神智的跪坐在地低头闭目。似乎在等待着宣判一样。此乃判官笔的又一神技,锁魂听判,此刻的敕妖佛所有神识感知都已被封闭,只能等待结果的诞生。

众人都屏住呼吸见证着这一刻,这只存在于故事中的景。

片刻之后,判官笔龙飞凤舞般疾书了敕妖一生善恶。天空中只留下了一个硕大的恶字停留徘徊。

“赵呈,本神一生从未不公断案,哪怕心中存着对明王一脉复仇之心也同样不会破例。今生死簿上书你善举三百七十六条,恶行两千四百六十七。判你为恶神你可有话说?”酆都淡然的看着闭目等待宣判的敕妖说道。

话音一落,敕妖佛恢复了神识。他知道自己今已无生路,反而是面色淡然了。盘膝而坐道:“酆都大神之判公正无双无人能辩,贫僧自然无话可说。但贫僧有一事不明,您封住这云来山脉也是怕您的法相被旁人所见从而被明王知晓吧。既是如此,您又为何非要与我佛为敌,难道只是为了灭我一小僧和保这杨家后人?”

酆都闻言沉默了,半晌后,他叹息道:“本神并不怕泄漏关于我自的一切,我本一残念,神魂已亡,何惧之有。封住山脉只是为了保这小子暂时安宁罢了。今若非你的佛力侵袭,我这残念也不会爆。仅此而已。”

听完酆都的话敕妖佛心中顿时一阵怒气翻涌,他双目怒睁盯着那明显已非本人的杨厚土。无数年下来,为敕妖佛的他,他擒下的妖物不知凡几,所拿插手之道传也不在少数。今若不是这杨家小子不知死活的横插一脚,突然冒出来自报家门自己又何至于落入如此境地!

“杨家!杨家!!!”他心中怒吼!什么佛心不佛心的这一刻已经不存在了,那满是庄严的脸上现在只剩狰狞。

酆都见敕妖佛那副图穷匕见的怨毒放声大笑,道:“我就喜欢看你们这些秃子暴露内心之后的样子,佛?哈哈哈....从最开始我就知道阳界会

乱,但奈何冥王对你们仍然抱有善意,认为你们是阳界一个能够引魂向善的新起点。这才没有在你们最弱的时候采取手段,最终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我并不否认你们之中有着济世之心的存在,与你们那些初代佛者我也曾抱着善意与其有过交集。但,在你们暴露出真实目的之后,那些怀世人的真佛可都还在?”酆都指着敕妖佛怒喝。

敕妖佛闻言沉默了。诚然,阳界现在佛道早已将道家一脉的传承打压得十不存一,可以说在这华夏天地之中论信徒之众,不论道家神又或是妖神,早已无人能与其争锋,当今社会,还有人会去普通的道传神邸小庙参拜么?就算有,与他们佛传各大庙宇的香火鼎盛相比简直就是沧海一粟。

神的神力渐衰弱,佛运一统只是时间问题。可就在这样完美的佛运昌隆之中,小极乐世界中那些潜修中的佛友们,仍然时不时的会有散去神魂斩断神基进入轮回的疯狂存在。他们...最终还是不认可地藏佛皇的极乐世界...

地藏佛皇曾言:极乐世界将洗去人心中的暗,永善者方为完人。

曾有佛友与他谈论过极乐世界,他觉得人应该保存有基本的恨仇七六才能称之为一个完整的人。在纠葛中走错,在悔恨中炼心,这才是一个人完整的心灵。而佛的存在不应该就是在其走错时引领这他走向正途么?在这其中,佛道应该只是一个指引之道,而非裁决之道。

佛家有着八戒、十善。这其中并没有戒恨,戒癫狂。

就算他们这样已经站在普通人需要仰视朝拜的神佛存在,不也同样有着自己心中的挥之不去的嗔痴之念么。

不过,为极乐世界的狂信徒,敕妖佛对此论嗤之以鼻,只是心中认为此佛友佛心不坚罢了。谁知,没过多久,这位佛友便斩掉神基踏入往生。

这件事对敕妖佛内心的震动很是不浅,要知道,这位佛友同样为拥有佛称号者,在阳界信徒比他敕妖佛还要广。假以时,定可以迈出一步成为那受万神尊崇的尊者行列。他曾无数次问自己,若是换成自己,是否能洒脱的放弃如此至高无上的佛路....答案是否定的。

也许,这才是为什么这种存在会被间的那些老牌神们自内心的称上一声“佛”吧。

“阿弥陀佛,贫僧敕妖!在乌巢禅师的指引下踏入佛途荣登极乐。极乐世界才是这阳界最终的归宿,吾!不悔!”感觉心中有些动摇的敕妖连忙稳定佛念唱了声佛号,他依然坚信自己的道,不愿在死前抛弃自己所秉持的荣耀。

酆都长叹一声,道:“道的可怕就是如此....也罢。信仰而已,无关对错,只是方向不

同。敕妖听判!”言罢他挥手翻开生死簿提笔疾书嘴中喝道:“恶神敕妖,为神不善残害灵族。今判剥去神基!”

“嗡”

敕妖佛那犹自闪烁着佛光的佛被裁决之力牵引直接将其神魂抓出体外,神力所化锁链直接穿透敕妖额头从中束出一颗金光夺目的光球,此为敕妖佛的神基核心。

“斩去神魂!”

神力如鞭将敕妖佛神魂高束于空鞭挞其魂,只见其神魂之上被裁决之力抽打之处不断的有光点溢出,神魂在一次次的鞭挞之下逐渐衰弱,最后“哗啦”一金色光点从其神魂之上直接崩碎。只剩下一具普通魂体仍旧被束缚在半空。

自此,敕妖佛成为了过去,天地间只剩下了一个本名为赵呈的孤魂。

片刻之间毁去一个三级神佛的千年修行,酆都脸色依旧古井无波。他看着那双目无神的赵呈魂体道:“你既然对你心中的道如此坚守,今吾也不曾为你准备了孟婆汤。所以,带着你的记忆,本神将你放逐出华夏之地。若轮回后你依然坚信你的道之所在,那本神无话可说!逐魂!”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判官笔在空中呲啦划开一道口子,裁决之力所化锁链直接将赵呈的魂体狠狠一甩直接甩入那夹缝之中。霎那间裂缝消逝,赵呈魂体再无一丝踪影。

看着这一切,酆都大帝久久不语。

半晌后,“杨厚土”轻轻一挥,酆都法相化作星光点点消逝不见。他看了看双手喃喃道:“多怀念有的子....”

“上神。”姜浪冲杨厚土深施一礼,双眼中有些莫名的戒备。

“杨厚土”那黑白双目看着眼前这个小辈哈哈一笑道:“别紧张,我仅是残魂而已,不会做那占重修的龌龊勾当。”远远的,他看着那两个站在封闭云来山脉黑雾前无法离去的金罗汉道:“念尔等修成罗汉不易,如愿自封百年护佑一方,本神不予追究。尔等可愿?”

随着酆都法相的消散,阻挡山脉的黑雾也开始散去。

可两个堂堂金罗汉却不敢升起半丝逃离的念头。

两个罗汉原本见到自己的顶头上司敕妖佛的下场早已心生绝望,乍闻此言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酆都大帝。

“嗯?不愿?”杨厚土闭目皱眉,语气貌似不善。

姜浪闻声上一颤....

“愿!我等愿!”两个罗汉连忙冲杨厚土施了一礼,二人对视一眼后不敢有半丝的犹豫同时盘膝坐下一明晃晃的佛力沸腾霎那间包裹住了他们整个躯。

不到片刻,佛光散去,只剩下两个栩栩如生的石像盘坐二立。

从此之后,他们意识将自封百年,只余本能神念护佑一方大地。

整个山中恢复了安静,山风呼啸而过。只

有杨厚土依旧闭目拔的站立着。

“好....好了么?”杨厚土依旧闭着双眼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度,可他那带着颤抖的声音明显出卖了他。

“可..可以了吧。”姜浪差点没让这小子吓得肝疼,刚刚他那声不愿他一下子就听出了是杨厚土本来的声音。还好那两个罗汉被吓破了胆,要是给识破了那今天怕是还是那个结局....

杨厚土颤抖着眼皮睁开一只,见远远的两个盘膝石人他一下子长出了一口气一股瘫倒在地。

我勒个去,酆都大神也这么不靠谱啊!